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33 相安無事  
   
033 相安無事

黑澤走向大床,發現背後沒有絲毫的動靜,回頭,卻看見依舊仲怔在原地的凌軒洛,驀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氣的笑容.

"心兒,還不歇息?"微微偏著頭,暈黃的燭光撒在他的側臉,溫暖的光澤暖化了那平日里稍嫌冰冷的臉部線條,竟也是那樣的蠱惑人心.

不得不承認,簡隨心的夫君,確實是擁有萬千風華的男人,不笑的時候,冷峻如冰,犀利的一個視線可以讓大男人心驚膽戰;但猶如曇花一現的笑容卻又徹底的暖化了他的冷漠,飛揚的劍眉,斜挑的鳳眼,霎那間的風華足矣讓人炫目.明明身為商人,卻沒有商人該有的銅臭味,一舉一動只有著透體的貴氣,那份不怒而威的氣勢,足矣讓所有人都趨之若鹜.

"啊……"被他一叫,驀的回神,看著已經解開外袍的黑澤,神智突的回籠,自己在亂想些什麼,簡隨心的老公帥不帥關她什麼事,何況,自己看男人向來是有沒有能力,長相什麼時候成了她評判的標准了,黑澤今天奇怪,怎麼自己也跟著奇怪了!(迷糊語:這女人,咋老忘記自己現在就是簡隨心涅,唉……)

"夫君不回去?"心翼翼的問著,身子卻紋絲不動,腳更是不願意再動上分毫.

黑澤卻慢條斯理的脫掉外袍,燭光之下,勾唇一笑,忒是魅惑,"心兒叫的即是夫君,夫妻之間,哪有分房而睡的道理,還是……心兒在怪我?"

"沒……沒有!"

"即是沒有,那心兒,我們能安歇了嗎?"含笑看著凌軒洛,背對著燭光,讓凌軒洛看不真切他的表,更讓那雙眼更顯的深幽.

"呵……"干笑一聲,用媲美烏龜的速度慢慢的向那邊移過去,甚至有一種要掉頭向外奔的沖動.

黑澤眉一挑,下一秒……

"啊……"

一聲驚呼,人已經置身于那張軟綿的大床之上.

黑澤坐在側邊,身子斜壓而下,在凌軒洛離面五寸的地方停住,溫熱的呼吸噴撒在她的臉上,黑眸含笑,語帶揶揄,又似乎帶著埋怨:"心兒太慢了!"

凌軒洛急伸手抵住黑澤的胸膛,制止他繼續往下壓,腦袋飛速運轉著,死男人,下半身思考的動物,難道她今天躲不掉?

腦筋雖然動著,臉上笑容未變,"夫君都忙完了?"

黑澤挑眉,對她的抗拒不以為意,"忙完了."

"那楚家的事也都解決了?"

"有劉管家在,我放心."

"那其他的都沒有了嗎?"

"都沒了!"

Kao!凌軒洛要在心底罵人了,平日里都忙的不見人影,今日居然什麼都沒有?是故意的還是無心的,但是那張臉上卻讓她看不到究竟.

"那……那……"腦袋快轉動,想想還有什麼事可以讓他分身乏術……

"心兒……"呢喃般的語氣,伴著此時暈黃的燭光,曖昧的因子越來越高.

"你問題太多了……"低低一語,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柔軟的觸覺在唇邊炸開.

抵觸的手被黑澤扳至頭頂,未反映之際,唇瓣已經遭到'襲擊’,和解弄星不同,黑澤如同狡猾的獵人般,極具耐心的只是用唇舌在凌軒洛唇瓣四圍舔舐,細細的描繪著她完美的唇形,讓凌軒洛准備咬他的牙齒空無用武之地.

在凌軒洛感覺來,時間仿佛過去了良久良久,久到她覺得自己閉著眼睛很久都適應了黑暗,黑澤才抬起頭來,砸咂舌,舌尖在下唇從左至右慢慢舔過,似在回味……

"心兒的味道,真甜!"貼在凌軒洛耳邊,略顯低啞的聲音猶帶著笑意,而凌軒洛卻恨不得舉腿踢去,但是也只能想想,黑澤很狡猾,側身壓住她的上半身,讓她上半身無法動彈,雙腿卻無用武之地,根本踢不到人.

凌軒洛定定的看著他,眼底潛藏的怒火在眼波中巧妙的掩飾下,急起伏的胸部不知是因為動缺氧,還是因為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怒氣騰騰,反正在黑澤看來,身下女子嫣的臉蛋,迷蒙的眼神,急喘的細微呼吸,起伏的完美胸型,無一不讓他的男性本能舒醒,不管現在是基于和解弄星打賭,還是自己對她的好奇,他都有種將她秘密一掘到底的沖動.是什麼讓她一時柔弱如風中楊柳,一時又自信的光芒四射?睿智的心中,一時無解!

平日沒有發現,此刻近看才發現,黑澤那瞳仁的深處,竟然有一抹墨綠,再眨眨眼,墨綠依舊在,不是自己看錯,黝黑的瞳仁,深處的墨綠,就算在現代,也很少見到這種奇異的瞳仁.

"你的眼……"話出口,急忙收口,才發現,自己居然不知不覺中將腦海中的話了出來.

再看向黑澤,發現他臉色一斂,剛剛的笑意不在,黑眸中蘊藏著暴戾風云,心中一動,聰明的不在話,誰女人變臉快,男人也同樣,剛剛溫笑語,這會兒烏云密布.

黑澤慢慢起身,離開那具軟玉溫香,似有些懊惱的扒扒頭發,單一拂,室內驀的黑暗.

就在凌軒洛決定是否要起身離開的時候,一只溫熱的手臂已經搭上了腰側,低沉的話語伴著溫熱氣息從身旁靠近耳窩,"睡覺!"

凌軒洛僵了半刻,見黑澤沒有了其他動作,隨即軟下身子,她本來就是涼性身子,沒有想到這具身體也是同樣,哪怕現在是夏天,她依舊是手腳發冷,既然現在有免費的火爐,暫時又沒有攻擊性,那她何必客氣,自然是舒舒服服的挪動幾下,找了一個舒適的地方,安然睡覺.

而,黑暗當中,黑澤瞪著自己懷中女人的後腦勺,她倒是愜意,認定了自己不會怎麼樣了,居然越發囂張……

這一夜,某人有了暖爐酣然好夢,某人……一夜無眠.

*惑妻首發

第二日清晨醒來,黑澤不知去向,蜷曲在被窩里,懶懶的伸了伸舒適了的筋骨,竟然有點不想離開著泛著暖意的被窩了,平日里自己都早早爬起來,只因為,她向來對自己要求嚴格,更加上就算睡了一夜,被窩里依舊是冰冷的,她不願意多呆,床之于她來,僅僅只是提供她補充精力的地方.

"叩叩叩……"三聲有節奏的敲門聲傳來,伴著云兒乖巧的聲音."夫人!"

她知道昨日莊主在這里睡下了,也替自家夫人高興,莊主終于不在忽視夫人了.

"進來!"

"夫人,老太爺派人送來帖子,莊主讓我拿給您."著,將手中一張色帖子送到凌軒洛手中.

"老太爺?"這又是何方人物?

見她擰起眉心,云兒上前一步,"老太爺是夫人的爺爺."

"哦!"恍然大悟,若非云兒提醒,她早就忘卻了在這里,這個身體還有一大家子的親戚.

打開那個印著破浪巨船的帖子,迅速掃視了幾眼,原來是再過半月是老爺子六十歲生辰,特意要簡隨心回家一聚.

回簡家?自己一個人不識得,難道,又用那套失憶的法?

"去回送帖子的人,我們會回去的,請他先去回話,我們隨後就到."

(勒個,討論一下,俺想改文名,《酷妻不好求》,《惡魔嬌妻吃定郎》,《狂霸妻心》,《巧擄狂妻心》,哪個好?親們給個建議,表看見不話啊……偶想改,偶想改,看見了要留給我.5555,還有,萬一某天看到書架上面來了一本陌生滴書,表急著刪啊,先看看是不是俺滴,嘿嘿……)

上篇:032 利益分析     下篇:034 准備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