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34 准備壽禮  
   
034 准備壽禮

下午,凌軒洛再度出門逛街,身後,沒有疑問的,依舊跟著一大堆的護衛.美其名曰出門為老太爺准備賀禮,實際上是想找楚若風,既然,楚若風和黑澤條件已經談妥了,那現在她該會會他了.

楚家的'楚瓷軒’很容易找,紫蘇城內隨便是誰都知道楚家的陶瓷,沒有什麼障礙的就到了'楚瓷軒’.

人未入店,站在店外看了一下,普通的裝修,看不出和其他的商家有什麼特別,唯獨,'楚瓷軒’那塊匾看起來很新,看樣子是楚若風回來之後又重新整頓了的,想也知道,楚家既然遭到滅門,肯定門下的產業會大受影響,楚若風若想恢複元氣,定先要將楚家的產業整頓.

效率也算蠻快的,只是十來天的時間,楚家的這些又算恢複如初了,看來當初滅門的人只是將楚家的人殺了,他們的產業倒沒有動上多少,這幕後的主使者到底是什麼企圖呢?若打擊楚家,為何不將他們的產業鏟除,僅僅殺人?若是仇殺,那為何楚若風和楚浩然已經高調出現了,卻沒有絲毫動靜?

算了!搖搖頭,這腦袋能不能消停一會兒,她現在該關心的是她的'錢途’,人家的私人恩怨,她傷什麼腦子.

"夫人,不舒服嗎?"身邊的云兒看著凌軒洛站在店門口不入,又不住的搖頭,以為她有什麼不舒服,連忙低聲問到.

"沒事!進去吧!"未進之前,楚家店鋪給她的印象已經大打折扣了,她站在店門口好一會兒了,居然沒有人出來招呼.

踏入店面,先四處打量了一番,店里面的貨架是新的,很傳統的那種,一格一格的方格架,所有的瓷器都擺在上面,微微皺了皺眉,所有的瓷器都是這樣擺著,不論大,高低,每一樣放一個方格.

一眼望去,給她的感覺就是參差不齊,擺放沒有規律性,三個貨架,大約唯一的規律就是,按照不同的等級放著的吧,稍劣的放一個貨架,稍好的放另外一個,除此之外,她找不到第二個好處了.

眉心再緊了緊,難怪楚家的銷售是短處,若不是她今日所見,還真不能知道,一家這麼好的燒窯世家,擺出來的貨居然是這樣的水平!

"這位夫人,請問有什麼需要?"談不上懶散也談不上殷勤的問話傳來.

轉頭一看,只見一個掌櫃打扮的人正在櫃台邊算著帳,這會兒了才抬頭看著她,渾濁的眼仿佛看不清一樣眯著.

難道這里連一個伙計都沒有?

"我看看瓷器,對了,掌櫃,你們這有沒有什麼特別一點的瓷器?"貨架上面的東西,她看了一眼不想看第二眼,或許這些在古人的眼中已經是很精細的了,但是在她的眼里,這些可以是差的等級了,沒有出彩的顏色,沒有出彩的造型,連擺設都沒有花心思.

"楚家的瓷器樣樣都是精品,連王公貴族都要用我們的,夫人可以好好的瞧瞧."老掌櫃沒有有還是沒有,反而吹噓起他們的瓷器,再度讓凌軒洛眉心打結.

作為商家,顧客的需要就是上帝,不回答也就算了,居然還暗諷顧客的眼光問題,請掌櫃請到這樣的人物,楚若風還真是失敗!

"喂,你怎麼話的!我家夫人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就算不是我家夫人,隨便誰來買東西,顧客問什麼,你當掌櫃的只需要回答就行了."凌軒洛沒有什麼,倒是身邊的云兒看不過去,只是一個當掌櫃的居然也和她家夫人頂嘴,夫人不他,也許是看在楚家少爺的份上才沒有出口責備.

"啪……啪……"剛完,店門口就傳來了一陣鼓掌聲,一道深藍的影子邁入店中,伴隨著激賞的男音:"的好!佟貴,你在楚家做了四五十年了,居然連這一點也不知道,真讓我失望."

熟悉的聲音,凌軒洛轉頭看去,楚若風!這曹操,曹操就到了.自己本打算讓這'楚瓷軒’的人傳話的,看來現在不需要了.

而佟貴嚇得立刻站了起來,趕緊迎了上去,一張老臉笑成了老樹皮:"公子,您來了!"

楚若風對他諂媚視而不見,看到一旁的凌軒洛也是一愣,轉而看到她身邊的一大堆人,明了的笑了笑,對著凌軒洛歉意的欠了欠身,"這位夫人真是對不住,楚某管教不嚴,讓您見笑了,我替他給您賠罪."

"呵……樹大枝多總有顧不上的地方,楚公子毋須自責."淡笑開口,她也當成初次見面,只是兩人的目標志同道合的指向了一旁的掌櫃.

"多謝夫人理解!"面帶這迷人微笑,但是再度轉向佟掌櫃的時候,臉上的笑容斂去了一半,"佟掌櫃,你是在楚家的元老了,居然也犯了這樣的錯誤,看來,佟掌櫃年紀適合回家頤養天年,我這地方,怕委屈了您."

佟貴一聽,居然哆嗦的跪了下去:"公子不要啊,我上有老,下有,一家人可全靠我養了,求求您了!"

的可憐兮兮的,凌軒洛不為所動,六七十歲的人了就算下有,也可以養活自己了,還需要他來養?

"這個佟掌櫃毋須擔心,你為楚家做了幾十年了,這養老的問題,我自然會考慮,我會請帳房在這方面多做一些預算."楚若風笑眯眯的著,溫柔貼心的樣兒倒是看來為佟掌櫃鋪好了後路.

"公子,我為楚家做了四五十年,從老太爺的時候就跟起,那個時候,您都還未出生,今日居然趕我就趕我,這……這讓老奴如何心服口服!"佟貴見軟的不行了,從地上爬了起來,利落的動作到還看不出之前的哆嗦.

"怎麼是趕您走呢,我是見佟掌櫃年事已高,該回家頤養天年了,這樣,也避免外人我楚家不知道體貼下人."的是軟話,給的可是硬釘子,鐵了心不要這種倚老賣老的人.

"高,去給佟老收拾收拾,請帳房盡快結算出來,不要耽誤了人家一家團聚."轉身鄭重其事的跟身邊一個穿著灰色衣服的年輕伙著.

"是!"年紀雖然輕,但是,卻可以看出個性極為沉穩,簡單利落的回答了,快手快腳的將佟老櫃台上的私人物品,以及內室的私人物品全數掃進包袱,然後看似扶起,實為架住不甘心的佟老,快速消失在'楚瓷軒’內.

凌軒洛眼底劃過一抹賞識,很快的辦事效率.

"夫人,為了賠罪,請內室一敘,楚家的精品將提供給夫人挑選."手向內室一擺,邀請著凌軒洛入內.

"好!你們留下,在這等我!"點頭答應,後又轉身要那些護衛留下,只帶云兒入內.

護衛們互看一眼,又觀察了一下整個楚瓷軒,才點點頭,安靜的呆在外間.

一入內,楚若風變掛上大大的笑容:"姑娘果然厲害,居然將一切都准了."頓了頓,再度開口,聲音卻有些莫辨,"黑莊主的夫人,原來如此聰慧."

凌軒洛一愣,看來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當即一笑:"既然楚公子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不覺得我勝之不武嗎?"

楚若風搖搖頭,眼里閃著灼灼亮光:"楚家雖然遭到大變,但是,我楚若風想要查一些東西,還是能查到的!"

"呵呵……"凌軒洛笑了一下,看來黑澤和妻子的不和諧,並不是什麼秘密了.

"而且,就算我知道姑娘和黑莊主的身份,我對姑娘的敬佩依舊不減,黑莊主,不是容易讓人擺布的人,更何況姑娘將他的反映都扣准了,楚某想不佩服都難,今日見到姑娘,只為了正式承認一句,楚家日後半數家產,所有人為姑娘."站起來,面對這凌軒洛,鄭重的著,從今往後,楚家的東西正式有了凌軒洛的一半.

"喝……"話音剛落,身後傳來的抽氣聲,凌軒洛起身看向云兒,凌厲的眼神探究著她,臉上帶著淡然的笑容:"云兒,今日之事,我不想第三個人知道!"

"是!奴婢知道!"云兒這次沒有低頭,反而迎著凌軒洛的目光,不躲避,不退縮,剛剛她聽到這樣的話確實很吃驚,萬萬沒有想到,劉管家查了那麼久的楚家合伙人居然是自家夫人,不過她也替著自己夫人開心,夫人果然不同于一般女子,這麼聰慧,她沒有跟錯人.

滿意的點點頭,清冷的了眼里染上了笑意,云兒越來越讓她滿意了,又回頭看著楚若風:"既然如此,我們簽訂協議吧."

從中拿出兩分羊皮紙出來,交給楚若風,"為了避免日後不必要的麻煩,楚公子看看還有什麼異議.若沒有,那我們簽字了各留一份."

楚若風點點頭,伸手接過凌軒洛手中羊皮紙卷,打開,細細的看著,上面所列的很公平,只是了,從即日起,簡隨心將獲得楚家所有產業的一半所有權,與楚若風擁有同等權利等等,沒有偏袒那一方,看完,點點頭,毫不遲疑的提筆簽下自己的名字,並且蓋上私人印鑒.

凌軒洛接過一卷羊皮紙卷,落款之處,猶如龍飛鳳舞的'楚若風’以及相對娟秀的'簡隨心’幾個字提醒著她,她,也擁有了自己的產業,雖然勝之不武,但是,她相信,對楚家來,並不會有任何的虧損!

"楚公子……"剛出口,卻被楚若風舉斷,笑盈盈的看著她:"既然都是合伙人了,那叫我一聲若風也不為過!"

"呵呵……若風,那既然如此,好像我不叫我隨心都不行了."爽朗一笑,現今如果她要交際,就必須忘記自己是凌軒洛,而是簡隨心.

"若風,對于店鋪恐怕要多費心一下,伙計的是熱好客,店內的擺設需要有我們自己的特色,貨櫃可根據瓷器的大來調整框格的大,另外,顯現的地方,總的有幾件精品吧!呵呵,對了,我這里有一張圖紙,你幫我看看,看能不能請燒窯師傅盡快幫我趕出來."

拿出一張圖紙交給楚若風.

展開一看,眼前一亮,眼里劃過不可置信和欣喜的光芒,猶如見獵心喜的人,瞬間的光芒讓凌軒洛側目.

"怎麼?有問題嗎?"奇怪的問著,不然他怎麼那樣一副表,連手都在微微的顫抖.

"隨心,這個……是你畫的嗎?"楚若風眼睛發亮的看著凌軒洛,里面的狂喜光芒,讓凌軒洛有點摸不到頭腦.

"對!"

"那……你能不能多畫一些?"急忙問著,手上的一幅圖讓他看到了商機,玉龍王朝乃至整塊大地上的燒窯技術都是千篇一律的碗碟瓶,很少有其他的花樣,現在他手上居然拿著一副不同其他的燒窯畫作,他能不激動嗎?

"再畫?"腦中精光一閃,原來如此,難怪她剛剛看到的瓷器都是那樣,不是沒有放精品,而是,這里的技術根本還沒有人想到做其他的東西.

"這有何不可,但是先幫我看看能不能燒這副瓷器出來."她給楚若風的是一副童子拜壽圖,一個討喜的孩,笑意盈盈,單膝跪地,手捧仙桃獻給壽星.

對她來是一副簡單的畫作,卻極適合輩給長輩拜壽所用.

"可以,我親自動手,一定在十天內將這個做出來."手捧著童子拜壽圖,愛不釋手,想了想,又看向凌軒洛,"隨心,不知道,這副我們可不可以多做,再賣?"

"這副不行,這副我用來給爺爺賀壽,我會再畫些別的,絕不會比這個差."既然知道了這里的瓷器精品這麼缺乏,那她就好辦了,從她手中過的走私古董那麼多,隨便一樣出來不是精品?

楚若風本聽到不行的時候,眼底暗淡了一下,轉而又聽到其他的不會差的時候,亮光再次亮起,手中的圖如同貓抓著他的心,迫不及待的著:"隨心,我先去做這些了,你自便."

而後,鑽進了內室一道暗門,凌軒洛和云兒面面相覷,這大約就是所謂的對自己所喜愛東西的癡狂了.

協約拿到手,壽禮解決,今日出來的目的都已經達到了,她現在只需要等到十日後,回簡家見識見識這控制水運之家的大家風范了.

(汗,今天一看留,眼花了.幾個名字各有各的擁護,弄得我繼續糾結了,死心了,繼續這個名字,親們當我當時神經搭錯了線……囧咪咪滴聲:我看到酷妻不好求,我就突然冒出來一個《酷妻難馴》這名兒,貌似不錯.嘎嘎嘎)

上篇:033 相安無事     下篇:第035 回 到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