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42 人不同,命不同  
   
042 人不同,命不同

黑澤看了凌軒洛一眼,唇抿成了一條冰冷的直線,邪光四溢的眸子收斂住了所有邪魅,只是冷冷的,用好比北極冰川的溫度看著凌軒洛,仿佛要從她臉上看到什麼一樣.

笑意漸漸斂住,左右無人,她自然也犯不著作戲,無所懼的回視著黑澤.

風依舊吹著,滿池荷花依舊飄香,兩人的發絲被吹亂,隨風舞動著,不時在空中纏繞……

唯獨兩個一動不動的人,彼此對視著,不是深對望,也沒有脈脈含,有的只是冰冷和無懼……

過了良久,黑澤才從完美的唇型中溢出一句話,輕,卻是一句警告:"不要忘了,你還是我黑澤的妻子!"

"你可從來沒有把我當作妻子!"平靜的回了一句,無畏的視線沒有半點的退縮,她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雖然黑澤最近的態度有了改善,但是,憑她的直覺,這些只是表面的現象,心的深處,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怎樣?

邪眸眯了眯,幽深的黑眸仔細的盯著凌軒洛,細細的打量著,如同危險的獵豹正打量著他的獵物一樣,壓迫感不斷的加大,眸光莫測的變了幾變,"記住自己的本分!"

凌軒洛十指捏拳在腿側收緊,臉上依舊是盈盈的笑意,"隨心很清楚."

大約對凌軒洛的答案很滿意,臉上稍稍解凍,"你很久沒有過去,爺爺讓我來看看你."

"哦……走吧!"沒有再看向轉角,雖然她了'再會’也不討厭他,但是不代表,她會真的再相見,太純淨的人,她都不想招惹.

風拂過荷花池,吹起一池漣漪,飄飛的衣襟之間,吹亂了誰的心湖,只有各人自知……

熱鬧而又喧嘩的一天過去了,祝壽的人也相繼離去,大大的宅子里面又只剩下簡家的人和未走的三皇子了.

議事廳內.

沉悶的低氣壓一直環繞其中.

老太爺陰沉著臉看著跪在廳中央的溫含玉和那個無名子姜豐,不發語,內斂的眼里看不出絲毫的緒.唯獨能感覺到他身邊的氣壓不斷的降低.

凌軒洛和黑澤坐在他的旁邊,規規矩矩的坐著,沒有去看向跪的人,也沒有看站的人,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不動如山.

廳內人表各異,簡水鳳一家人則是擔憂,而簡水生則是掩藏著喜悅,沒有永遠的朋友,龐大的家產面前,少一人就自己多一份財產.

"爹……"沉默了半晌,簡水鳳試探著抬起頭叫著.

老太爺將視線從顫抖著身子的溫含玉身上轉到她的身上,不怒而威如同實質一樣,頓讓她覺得身上一下多出了莫干的無形壓力.

頭低了低,到嘴的話在喉嚨里轉了一個圈,最終還是囁囁的了出來,"爹,含玉不會做這種事,您要相信我們,一定……一定是有人想陷害含玉……"罷,狠狠的眼神盯著凌軒洛.

"哼,你們都當我老了,看不清楚事實了嗎?沒有想到我簡某戎馬一生,生出來的子女卻是這樣的好擔當啊!"突生的感歎讓凌軒洛愣了一下,老太爺確實戎馬了一生,為人光明磊落,只能好竹出了歹筍,生出來的個個不中用,中用的偏偏就是簡隨心的老爹,去世了.

"你叫姜豐是吧!"老太爺突然轉頭向姜豐,鷹眼眯了眯,上下打量了一番,威嚴的問著,"在簡家船運司管上下船貨物的登記對吧?"

"回老太爺,是!"男人恭恭敬敬的磕了一個頭,力圖鎮定,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姐的床,上.

"那讓你娶她,你可願意?"

凌軒洛挑挑眉,老太爺還真是直接,毫不拐彎抹角,再悄悄的看了一眼黑澤,當初他是不是也是這種待遇?卻發現,他看似平靜,實則眼里,嘴角全是嘲諷,複而視線調回,不看向他,這簡直就是對著人家的痛腳猛踩嘛,他能平靜的坐在這里就不錯了.

"外公……"

"爹……"

同時兩聲驚呼傳來,溫含玉和簡水鳳臉色煞白,對她們來,姜豐只是一個的下人,要她一個姐下嫁一個下人,然後跟著他過那種貧寒的日子,比殺了她還難受.

"外公,我才不要嫁給這個卑賤的下人!"溫含玉心急,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纖指指著旁邊的姜豐,臉色鄙夷.

"跪下,放肆!"聲音一厲,反射性的,溫含玉撲通一下又跪了下去,手撐在地上,臉朝下,手,腳俱在不斷的顫抖著,她剛剛吃了豹子膽,鬼上了身,居然這樣無視老太爺.

"姜豐,你可願意?"再次問著,這次無人再敢插話,除非是覺得自己太舒服了.

姜豐看了看旁邊的溫含玉,跪走一步,再磕一個頭後,才直身看向老太爺,"姐金玉之體,天仙之顏,的不敢高攀.還請老太爺見諒!"

凌軒洛一聽,樂了,敢這叫被拒親了啊,再看向簡水鳳和溫含玉的臉,青一塊,一塊的,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氣了,她們向來高人一等慣了,只有她們拒絕別人的,哪有別人拒絕她們的份,雖然她們心中是打死不願意和這人成親,但是,被他當面這樣拒絕,好比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一巴掌甩在了臉上,火辣辣的,不知道痛的是臉,還是面子!

果不其然,溫含玉沉不住氣,雙手在地上一撐,直起身子,怒視著姜豐,眼中都快撲哧撲哧的噴出火苗來,"你瞧不起我?"

"的不敢,姐金枝玉葉,的怎敢瞧不起!"語氣溫和,神謙恭,誠懇.

"你……"溫含玉被一句話堵的不知該如何作答,噎著一口氣,好比嘴里塞了一個雞蛋一樣,吐也吐不出去,吞也吞不下去.

"姜豐,你這是不願意?"老太爺聲音低沉了一下,鷹目眯了幾下.

"人上有老母需要侍候,且已經有一個幼年定親的未婚妻子,沒有母親同意,我貿然同意視為不孝,已有婚配卻反悔視為不義,人雖然只是老太爺家里一個的下人,但是,也萬不能作出這種不孝不義之事來愧對老太爺平日的教誨."一席話的誠懇至極,凌軒洛暗贊在心,打蛇打七寸,明知老太爺素來光明磊落,義薄云天,這人拿忠孝義氣來事,既對了老太爺的胃口,又將自己開脫.

"這……"果不其然,老太爺遲疑了.

"爺爺……"凌軒洛聲的叫著,"既然姜公子不願意,那如果我們一再逼迫,不是落人口實嗎?何況姜公子之前了,他是突然被人打暈了,醒來就已經……已經在姐姐的床上了,但是……女子貞潔重要,既然這樣了,爺爺,不如你就命令他們成親吧!相信他不願意背一個不忠的罪名吧!"

"那怎麼成,我豈是那種人!"不出凌軒洛所料,建議被老太爺駁回.

鷹目眯著看了他們半晌,手一揮:"將含玉帶到房間里,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踏出房門!我會安排靜心庵里來人接走!"

一語既落,溫含玉臉色死灰,頹然坐到了地上,兩眼木訥,靜心庵,尼姑院,這是要讓她出家當尼姑,別不能吃好穿好,連事都要自己做了.

凌軒洛依舊保持著自己的不動如山,靜靜的掃過下面的人,簡水鳳一家人的難看臉色看在眼里,她沒有那兌換角色的心,體會不了她們那三分感,既然她們敢那樣做,就要有做好最壞打算的准備.

"帶下去!"手一揮,左右兩邊進來用人,將地上頹然的溫含玉一左一右的拉起,走到門邊,溫含玉慢慢的抬頭,剛好看到凌軒洛.

突然,跟發了瘋一樣,使勁掙開兩人的手,指著老太爺身邊的凌軒洛,厲聲問道:"外公,為何當初她就能嫁給黑莊主,而我就得當尼姑清苦一生,外公,我知道你偏心,但是,我也是您的親孫女啊!為什麼?為什麼?"

一聲聲嘶聲力竭的厲喝,一聲聲泣淚,她不甘心,為何都是孫女,命卻相差這麼多!

上篇:041 皇甫云逸     下篇:043 娶她,因為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