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43 娶她,因為願意!  
   
043 娶她,因為願意!

話一出口,簡水鳳急沖過去,捂住溫含玉的嘴,制止她繼續更多大逆不道的話.一邊忐忑不安的看著老爺子,其實她更擔心的是,禍從口出,本來現在老爺子還沒有怪罪到他們的頭上,不要連累她們也一起受罰.

老爺子看著他們半晌,利眼在他們臉上逗留半刻鍾,久久沒有語,神有些落寞,也有了絲讓人難以發現的疲憊.

大廳里陷入了可怕的沉寂當中,仿佛,就算現在一根的繡花針掉下去,也能讓人聽的一清二楚一樣.

凌軒洛低眉斂目,雙手相握放在膝上,不做任何反映,這個時候,她什麼都別了倒.驀的,一只大掌伸過來,握住了相握的兩只手,相對較深的膚色和凌軒洛雪白的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絲絲的熱力透過掌心傳到她一直都是冰冷的手上,手暖了,心……卻迷惑了……

同時,黑澤醇厚的嗓音也響起:"我會娶心兒,是因為我願意娶她!"

臉上認真的神帶著寵溺,緊緊相握的手更是增加了服力.

凌軒洛驀的抬頭,清亮的水眸卻看不透黑澤,沒有人比她更了解,黑澤有多麼的厭惡簡隨心,為何會出這樣的話?

轉瞬一想,其實黑澤這句話還有無限的想象空間,他娶她僅僅是因為願意娶,願意的前提條件並沒有,端看聽這句話的人怎麼想.

溫含玉眼底染上偏激的血絲,她絕對不甘心!一手拉下簡水鳳的手,一手指著凌軒洛厲聲喊道:"簡隨心,我恨你,我恨你!我詛咒你永永遠遠都不會過的幸福!"

老爺子眼一厲,本有些軟化的臉再度因為聽到這句話成功的鐵青起來,"帶下去!"

自己的這些子孫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的懂事,學會做人,自己不可能護著他們一輩子.

"簡隨心,我恨你,我恨你……"溫含玉瘋狂的聲音不斷遠去,但是,就像一個複讀機一樣,不斷的回放在議事廳中.

老太爺轉過頭來,看著眉頭微顰的凌軒洛,絲絲心疼漫在心底,不否認,他確實對這個孫女格外的上心,不僅僅因為她從喪父母,跟在自己身邊長大,更因為,在這樣一群不爭氣的兒女孫輩當中,唯獨心兒最貼心,體貼,不與人相爭,所以,他總會想把最好的給她,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埋藏在他心底多年的秘密,無人得知.

看著孫女和孫女婿兩人相握的手,心下稍寬,但是,剛剛溫含玉充滿恨意的話依舊回旋在心底,對著黑澤,不忘記囑咐:"澤兒,心兒的幸福就托付你了,要是讓我知道心兒過的不幸福,簡家就算拼盡全力也要討回來!"

"爺爺,放心吧!"黑澤緊了緊手,點了點頭,神穆嚴,認真.

位于兩人中間的凌軒洛靜靜的坐著,臉上是如常的微笑,其實她想笑,溫含玉的詛咒她並不在意,這些無稽之談也只有迷信的人會信,但是,如果她的幸福放黑澤手上,那就還真要應了溫含玉的話了,別想幸福了,幸福是什麼?對她來,只要活著,就是一種幸福!這些都只是要靠自己來把握的,誰也給不了!

只是,老爺子的好心無法相聚,漾起甜甜的笑容,嬌嗔著笑著:"爺爺……我會幸福的,您呀,就別操心了!"

"呵呵……"撫著胡子,看著自己打心眼里疼的孫女,孫女長大了,他是該放心了.

"爺爺,昨日累了一天,你去休息休息吧,很久沒有回家了,我想到處走走!"

"嗯,去吧!去吧!上次澤兒也沒有怎麼參觀,你也帶著澤兒好好走一下吧!"老太爺眯著眼,撫著胡子,剛剛的壞心在凌軒洛的幾次貼心下漸漸的飛散.

"嗯!"起身,卻牽動著拉著她手的黑澤也一起起身,兩人在一干人的注視下,走出議事廳.

走出門,沒有人看見了,凌軒洛將手從黑澤的手中巧妙的鑽了出來,用另外一只冰冷的手握住漸暖的這只手,很快,剛剛的暖意又被一片冰冷覆蓋.

手中乍然失去的柔軟觸覺讓黑澤微不可及的皺皺眉,緊了緊手,仿佛想要抓住那片柔軟,最終,還是松開,五指舒張,自然的垂放在雙腿兩側,眼中乍現陰鷙,盯著前面那個自顧自走的女人.

他這次跟著一起來的目的還有一個,就是要確認一下,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簡隨心,雖然他親眼所見她身上的印記,但是,依舊想讓簡家的人來確認一下,沒有想到卻看到這麼一出同根相煎的戲,明明自己可以嘲諷她們用同樣的手段來騙取男人的,偏偏卻沒有那麼做;明明剛剛自己可以不開口,冷眼旁觀看她出丑的,偏偏卻又開了口;明明自己該厭惡她的,偏偏,自己這會兒對她卻又有了些迷惑.

搖搖頭,大約是和解弄星的賭約在作祟,只有把自己都騙到了,才能騙到對方,自己太入戲了.

長腿一邁,幾步就追上了前面的凌軒洛,再度拉起那只冰冷的手,薄唇扯動:"爺爺可是叫你帶我參觀一下."

手上動了動,卻沒有掙脫開來,無計可施的任由他拉著,暗著翻個白眼,自己都還摸不清路,怎麼帶他參觀?

不過,反正他也不熟,那自己總可以亂晃吧.

但是,事實證明,好像她錯了……

因為……

"心兒,你確定要走這邊?這里好像是去廚房!"

"心兒,走這邊嗎?我沒有記錯的話,這里是去馬廄!"

"哦?走這邊了?這邊是下人房!"

"……"

凌軒洛無語,誰他不知道簡家的!明明就知道的一清二楚,自己走哪邊都不對,干脆,腳步一停,大姐她,不走了!

水眸含著怒氣看著依舊悠然自得的黑澤,櫻唇之內,兩排牙齒在暗暗的磨著……

"唉……為夫都快忘記了你失憶了,我帶你走吧!"懶懶一笑,好似才想起一樣輕拍了一下額頭,牽著凌軒洛的手准備走.

凌軒洛雙腳定在地上,就是不願意邁動,咬牙切齒的盯著某人的後背,"你不是這里是去馬廄嗎?"

黑澤轉頭,無辜的眨眼,"但是轉個彎就是去後花園啊!"

媽的!自己讓他耍了!黑澤腦袋塞雞毛了,居然還沖她眨眼.

手一甩,甩掉黑澤的大掌,冷淡的語從牙齒縫里面逼出來:"要去你自己去,我回房了."轉身,不顧他的反應,踏著重重的步伐離去.

黑澤看著仿佛燃燒著無明火焰的某人背影,嘴角的笑容漸漸拉大,見過了她懦弱的時候,見過了她平靜的一面,這樣怒氣騰騰的一面倒是少見,有趣!

凌軒洛邊磨牙,邊往房間走.

走近自己房間,卻發現,云兒居然立在門外,一見她回來,急忙迎上去,著急的眸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姐,你沒事吧!"

看著丫頭心急如焚的樣子,心慢慢轉晴,至少,這還有一個關心她的人.

"你這丫頭,我能有什麼事,你看,不好好的嗎?"著還轉一個圈,讓她好好看仔細.

"他們真壞,居然……居然……"的咬牙切齒,好像受害的是她一樣.

"居然怎麼?"奇怪的問著,好像沒有怎麼啊.

"居然那樣詛咒姐!"一跺腳,她擔心極了,姐還沒有當回事.

"而已,你姐我又不會少一塊肉,怕什麼!"拍拍她的手,不介意的走回房間,卻發現里面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更換了,回頭挑眉探尋的看向云兒.

云兒嘴一撇,"髒死了!"

凌軒洛好笑的搖搖頭,云兒比她還要義憤填襟.

"當尼姑真是便宜了她!要我,現在就拔光她們的頭發,讓她們見不了人!"云兒仿佛還不解氣,依舊憤憤不平的著.

凌軒洛不介意的任她著,丫頭,氣來得快,去的也快!

她當她而已,沒有去介意,反正這丫頭現在的膽子也越來越大了.

第二日清晨.

凌軒洛還在睡夢當中.

"啊……"一聲尖叫.

雖然在她這里聽著聲音極,但是一向淺眠的她還是睜開了眼.

皺了皺眉頭,大清早的叫什麼叫!

接著又聽到一陣哭鬧的聲音,雖然聽不清什麼,但是卻聽到一些凌亂的腳步聲?出什麼事了?

上篇:042 人不同,命不同     下篇:044 云兒會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