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44 云兒會功夫?  
   
044 云兒會功夫?

起身,披上外衣,拉開房門,發現下人都向一個地方而去.

"夫人!"門外,云兒正手執一塊濕巾候著.

"云兒,發生什麼事了?"一手接過濕巾擦拭著手,一邊問著.

云兒向那方向看了一眼,不屑之味盡顯,"表姐鬧著要自殺!"

"自殺?"一挑眉,看向那邊,她想玩願死也不願意當尼姑的把戲?

"聽表姐一頭青絲在一夜間被人剃光光了,而她居然毫無所覺,所以現在發脾氣要自殺."云兒嘴角有著忍不住的笑意,仿佛知道溫含玉被人剃成光頭很趁她的心意.

"剃光?"忍著到嘴的笑意,雖然想象著溫含玉光著腦袋的好笑樣子,但是,同樣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爺爺掌管著一方水運,被人無聲無息的潛入房間剃光溫含玉的頭發,不管是出于什麼目的,都是對他的一種挑戰.

"嗯,真是大快人心!"云兒略帶興奮,幸災樂禍的著.

"究竟是誰?目的是挑戰爺爺嗎?"凌軒洛喃喃自語道,雖然聲音極低,但是站在身邊的云兒卻聽的一清二楚的,愣了一下,揚起一抹笑,"才不是,肯定是看不過表姐的壞心思."

凌軒洛一愣,"你怎麼知道?"

"我……我猜的啊!"對上凌軒洛恍若琉璃般透徹的眼神,云兒心中一凜,不自覺的聲了下去.

"哦!"不在意的回了聲,若有所思的看著溫含玉住的那邊,不注意的手上的濕巾突然滑落.

伸手再撿來不及,干脆就任它落地.

"誒……"云兒一聲驚呼,忙伸手搶救,終于在快要落地之際抓到.

"夫人……"還好拿到了,憨憨的笑了一下,又將濕巾遞給凌軒洛.

凌軒洛接過濕巾,繼續擦拭著手,也不話,看著自己白淨的手指半晌,突然,右手握拳直襲云兒左肩,兩人相距本就近,加上凌軒洛出拳成風又出其不意,云兒不識功夫,斷然沒有躲開的道理.

偏偏,事就是那麼出乎意料,就在凌軒洛的拳頭快要襲到云兒肩頭的霎那,云兒反射性的一側身,居然躲開了凌軒洛那如風的一拳.

"夫人……"一聲驚呼,不明白為什麼自家夫人會出手襲擊她,轉瞬,好似腦袋里的某根弦突然接通了一般,潤的臉頓時煞白,眼里漸漸湧上不安,好似犯錯的孩子一樣,"夫人……"

凌軒洛看著她,眼中的溫度漸漸冷卻,就這樣冷冷的看著云兒,水眸中的冷意漸漸凝結成霜.

在這樣的視線下云兒越來越不安,夫人的眼光好陌生,她……,她……開口正要解釋,哪知凌軒洛再冷冷的看了一眼之後,什麼也沒有,轉身走進屋子.

"啪……"輕輕的一聲聲音,門漸漸在云兒的面前關上.

"夫人!"云兒驚呼,雙腳一軟,'撲通’一下跪倒在凌軒洛門前.

"夫人,我錯了!夫人,對不起,我錯了!"帶著哭音的聲音充滿著無措和驚慌,她只想保護夫人,她只是不想夫人受到傷害.

但是,卻沒有想到她的隱瞞卻是對夫人最大的傷害,剛剛那冰冷的眼神讓她無措,在她面前關上的門更是讓她心慌,她怕夫人就這樣不要她了.

"夫人……"云兒叫著叫著,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怎麼辦,夫人不要她了,怎麼辦?

越想越是心慌,單純的心思里一股腦的認為自己的夫人不要自己了.

"咚……咚……"一聲聲沉悶的聲音傳來,坐在房內看著手上濕巾發呆的凌軒洛不得不從仲怔中回神,眸光複雜的看著那扇緊關的門……

"吱呀……"一聲門開的聲音讓云兒抬起了頭,額頭上的猩刺激著凌軒洛的眼,光潔的額頭已經在青石板上磕破了皮,鮮的液體在她直起身子的時候,順著額心流下.

皺皺眉,將手中的濕巾遞給她……

有點不知所措的接過凌軒洛的濕巾,又眼睜睜的看著凌軒洛轉身進屋,這次不同的是,房間門沒有在關上.

夫人……夫人原諒自己了?

急忙起身,快速的擦拭乾淨額頭上的血跡,忙跟著進房間,看著凌軒洛站在窗邊,背對著門的背影,又'撲通’一下跪了下去.

"夫人,云兒錯了!"

好半晌,在她以為凌軒洛沒有准備回答自己的時候,凌軒洛淡淡飄渺的聲音卻傳了來:"錯在何處?"

"云兒不該隱瞞您,我學習武功的事."

輕歎了一口氣,轉身,居高臨下的看著云兒那雙眼:"我不怪你學習功夫,但是,云兒,你太魯莽,在簡家動手,是對爺爺的直接挑戰,你以為他不會追究嗎?要學會沉住氣,這樣才能保護自己,不將自己陷入被動.知道嗎?"

"夫人,您……您不怪我跟乞丐師父偷學武功?"怕自己聽錯,云兒愣愣的再重複一遍.

凌軒洛突的一笑,將云兒拉起來,"怪啊,明明知道我想快點學到功夫,你這丫頭學習功夫不叫上我.乞丐師傅?哦……"突然想到,她們接觸的乞丐也就那個老乞丐,當日就覺得他不簡單,看樣子確實是不簡單,只是沒有想到,云兒會跟著他學習武功.

"啊……"一愣,沒有想到聽到的是這個打趣的答案,腦筋有點銜接不上,眼球只有跟隨著凌軒洛轉來轉去.

卻聽著凌軒洛繼續著:"有功夫是好事,至少幫我做了我想做,現在卻做不了的事,但是,記住,現在不要讓別人發現你有功夫,那事,靜觀其變吧!現在……我餓了!"摸摸肚子,她也不用去湊熱鬧了,相信現在看熱鬧的人多的不差她一個,大宅門內的親,比一張紙還薄,相信這會兒也沒有什麼人有心思去用早餐了,她自力更生比較好.

"嗯……"眼里再度燃起亮光,轉身沖出房間,為她家夫人准備早餐,夫人沒有怪自己,真好!

這一天,在凌軒洛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溫含玉不停的哭鬧,老爺子氣憤下令嚴查之中過去,但是,就算溫含玉怎麼鬧,依舊改變不了她被送去靜心庵的命運.

黑夜,漆黑的夜空沒有半顆星子,天地見只聽到不是風吹的聲音嗚嗚的閃過,明明白天都還是晴空萬里,偏偏卻在入夜的時候突然變了天,烏云密布,好像要下雨一樣,偏偏又只是遮住了滿天的星光,想象中的大雨一直未落下.

簡水生的房間內,搖曳的燭光讓倒影在窗戶上的幾個人影不時的詭異搖動著,在漆黑的夜里,伴著不時刮過的嗚嗚風聲,平添了幾分鬼魅,房內有六人,從倒影上看出,六人坐在一團,好似在討論什麼事一樣.

驀得.

"啪嚓……"一聲極脆的閃電攸的劈在半空,如同一道強光驀得撕開了漆黑的夜幕,原本如同黑洞一樣黑暗的世界在這一瞬間突的變的明亮.

與此同時.

"殺!"

窗內突的出了聲,本是一聲極大的聲音,卻恰恰好被那突起的一聲閃電聲掩下.

過了半晌,閃電暫歇,燭光也熄滅,幾個鬼祟的黑影從簡水生的房間內偷偷走出,轉瞬間又沒入黑暗的夜幕中,一切又歸之于平靜.

上篇:043 娶她,因為願意!     下篇:045 泥人尚有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