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01 冷血殺戮  
   
001 冷血殺戮

血色的大火映染了泰半個漆黑的夜空,本該是萬物俱寂的黑夜卻因為這囂張的顏色而顯得不平靜了,劈哩啪啦燃燒的聲音在某些人的耳里卻只代表著催命的音符.

"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顫抖的聲音將他心中的恐懼表現的一覽無余,整個人狼狽的跪在地上,明明雙腿已經無力支撐起身體,但是卻強撐著跪倒在地上,肮髒的錦袍依稀可見昔日的名貴,平日里梳理的一絲不苟的頭發此刻散亂的披散滿頭,整個人只能用'喪家之犬’四個字來形容,此刻的他,眼里哪有平日的自傲,只有著刻入骨髓的恐懼,面前的女人簡直就不是人,柳葉彎眉,明亮水眸,筆挺鼻梁,粉嘴,白皙剔透的肌膚在火光下透著潤,一身白色衣裙更顯得她整個人纖塵不染,明明該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絕色美女,但是,所有的絕色卻被覆在了厚厚的冰霜之後,好比那冰雪的化身一般,就算面前是滔天的大火,也絲毫融化不了半點,在男人的眼里,她代表的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地獄而來的索命惡魔!

"求求你……"

冷玥冷冷的看著跪倒在她面前的男人,冰冷的水眸中沒有半絲緒,更別是頭發絲大的憐憫,哼,這就是所謂的正道人士,為了自己的生存,妻兒子女都被他獻了出來,以求自己的苟活,誰會知道,此刻他背後的那一場滔天火焰不是她放的,而是面前這個昔日飽受正道人士追捧的一方俠義人士慕容山莊的莊主慕容靖南,難道他就聽不見那火光之中,他妻兒子女的哀嚎嗎?

"求求您放過人,人已經用全家一百三十八口的性命來換人一條命了,您的規矩是以命換命,人……人可以走了嗎?"心翼翼的臉上充滿了諂媚,生怕一個辭不好惹惱了這煞神.

冰封的容顏出現一絲裂紋,卻只是百分之百的鄙夷,這副嘴臉,真該讓那些所謂的正道人士好好看看,粉的唇瓣首次張開,吐露而出的聲音如同她本人,冰冷無溫度,"你的命……不值這個價!"

"是是是,人的命不值錢,人是一堆爛草,一坨爛泥,人不值得您動手,求求您就高抬貴手放了人!"聽見那冰冷的聲音,男人的心中閃過一絲竊喜,好似在滅頂的海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聞,冷玥眼里的嘲諷更深了,冰冷的視線只是看向自己右手上那柄寒冷刺骨的利劍,光潔的劍身上沒有絲毫的汙漬,就好像它的主人一樣,明明是雙手沾滿血腥的無殺手,可是給人的感覺卻是冰清玉潔的雪地傲梅.

"我還有一個規矩……"冰冷的聲音在繼續,卻在那慕容靖南錯愕抬頭之時,粉色唇瓣首次彎起一朵絕美冰花,"我的劍出鞘便不留活人!"

慕容靖南臉色巨變,雙手一交錯,急向冷玥拍出,狗急了還跳牆,心知沒有了活命的機會,孤注一擲,他倆隔的這麼近,集合了他數十年功力的一掌,足矣開山裂石,就算打不死這殺手,也足夠他逃命了.

可是,終究,他快,卻快不過冷玥手中的那柄劍.

冰冷的銀色弧度劃過,慕容靖南拍出的一掌如同被按下暫停鍵一般,戛然而止!

圓瞪的眼里充滿了不敢相信,臨死也不敢相信,有人的劍快到了這個地步,幾乎只是在他心念的一線之間,冰冷的感覺已經吻上了他的頸脖,不痛,只有一點冰冷的感覺,下一刻,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思維.

火依舊在熊熊的燃燒,白色的身影不帶絲毫感的飄然離去,只剩下一個跪立在大火之前的男人,恍若慢動作一般,那圓瞪著眼的頭顱慢慢的,慢慢的從脖子上滑下,滾在地上,染上了塵土,但是那不甘的眼依舊睜的圓圓的,下一刻,滿腔的鮮血,從斷裂之處沖天噴出,如同奔嘯的火山一般,將積攢的所有能量在這一次用盡,剩下的,只有那漫天的血霧……

(呃,那個,正文快要結局了,偏偏腦袋打了結,有一些還沒有理順,憋啊憋啊,所以應某人的要求啊寫了番外這老爹老娘的故事,正好換一下思維,這個更新不定時,親們無聊的時候再來逛逛,當作閑暇時刻的調劑品好了.)

上篇:133     下篇:002 首領賜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