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48 鬼醫相救(修)  
   
048 鬼醫相救(修)

本是歡歡喜喜的要給凌軒洛籌辦一個熱鬧的生日,結果卻迎來了黑澤抱著渾身是血的人兒疾馳而來.

見慣了大風大浪的老爺子當時就踉蹌了一下,猶其是看到還插在凌軒洛左胸口的那枚箭,更是忍不住臉色一變,無力的後退幾步,滿府的熱鬧頓時凝結成冰,降到了極點.

"叫大夫,快叫大夫!"終究是陪著老皇帝打江山的人物,見慣了大場面,就算此刻再怎麼擔心,也明白只有趕緊治療,也許還有……剩下的不敢多想,只求老天爺能開開眼,要是心兒有什麼,他一死都不能謝罪!

大夫很快被人連拖帶拽的拉來了,還沒有來得及喘一口粗氣,就被一道強勢的力道拉到床邊,還未看清是什麼人,冷冷且包含殺氣的聲音已經在頭頂響起,"救她!"

簡單兩個字,不是請求,而是命令!

哆哆嗦嗦的按上那冰冷的手腕,老大夫幾乎不敢想像,要是自己現下里宣布床上之人已經回天乏術的時候,會不會馬上血濺當場!

飽含著精神壓迫給凌軒洛把好脈之後,老大夫一臉凝重,又是搖頭,又是點頭的……

黑澤眼一瞪,狹長鳳眸之中射出凌厲之光,嚇的大夫更是哆嗦的更加厲害,他今年犯了太歲了,出門忘記燒香,這麼大年紀了,被連拖帶拽的拉到簡府,還沒有坐穩,看個病人還被這年輕人用如同殺人般的眼光緊緊的瞪著,空氣冷凝的殺氣讓他都幾乎不敢呼吸.

"大夫,我孫女到底怎麼樣了?"見大夫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的,簡老爺子心呼啦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這……這……"老大夫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但是卻在黑澤危險的目光中狠狠的打了個冷顫,什麼委婉的話也不去組織了,一股腦的全出來:"這枚箭正中左胸,照理是完全沒有活命的機會,但是,姐的心髒生的奇怪,在右邊,所以才能活命到現在."

聽到沒有正中心髒,黑澤臉上的表松動了些許,但是老大夫接下來的話,又讓他松動的表再次凝結了起來.

"但是……這一箭卻射中姐胸間血脈,如果貿然拔箭,只會讓已經止住的血噴射而出,那姐……只怕也會回天乏術!"這就是他又點頭,又搖頭的原因了.

"大夫,你有辦法救人嗎?"老太爺急問.

"老夫慚愧,只怪老夫醫術不精,哎……簡老爺,您還是另請高明吧,老夫……唉……無能為力!"慚愧的拿起一邊的醫藥箱,搖著頭垂著背走了出去,醫者,救死扶傷,他現在卻束手無策,這是對行醫者最大的打擊.

聽到老大夫這樣,簡老爺踉蹌著後退幾步,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兩眼無神:"這老大夫是這醫術最好的大夫了,他都不行了……"無神的眼落到床上只有著微弱呼吸的凌軒洛身上,眼里竟然落下兩滴老淚……

"爹,您心身子!"一直陪在老太爺身邊的簡水生急忙站在老太爺身後,兩手扶著他的肩,垂下的頭掩住眼底的得意,哈哈,那死丫頭不行了,簡家龐大的家產他唾手可得了,哈哈……

"那是他醫術不行!"滿臉陰晦的盯著床上已經止住血卻滿身血汙的凌軒洛,邪魅的眼底連閃戾氣,"我就不信沒有一個比他更好的人!"

身形急旋出房,老太爺看著他的背影,再看看床上的孫女,"唉……"

不出半柱香時間,黑澤再度回到房間,身上的血汙衣服也還沒有更換,直接坐到凌軒洛的床上,大掌抓住那比平日還要冰冷的手,臉色陰沉,聲音冷酷霸道:"簡隨心,醒來!聽見沒有!沒有我的允許,不准你先死!你給我撐住!"

老爺子用口抹了抹眼角的老淚,看著床上的兩個孩子,無聲的歎口氣,緩慢的站起來,不再挺直的脊背仿佛老上了好幾歲,快到門口的時候,卻突然聽見黑澤開口.

"爺爺,讓人在院子等著一個帶著大鵬的男人,見到他立刻帶到這里來!"

帶著大鵬?男人?老爺子急轉過身,聲音有著難掩的激動:"你……你的是鬼醫夏寒月?"如今能救心兒的也只有鬼醫了,但是他素來只帶著一鵬走江湖,行蹤如迷,根本無法找到人,沒有想到黑澤居然能有法找到他,只是,能這麼快嗎?

再看了一眼床上的凌軒洛,才趕緊到院子里去等著,他要自己去親自等著才放心.

隨後而出的簡水生眼底藏不住震驚,鬼醫夏寒月素有從閻王手中搶人的稱號,他要救的人,只要還有一絲氣,他也能救回來!再次回頭恨恨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凌軒洛,眼里有藏不住的惡毒,只是,已經走出門的老太爺,和背對著他的黑澤都沒有看到.

……

痛!好痛!胸口一**的疼痛讓凌軒洛昏昏沉沉的,神智陷于半清醒,半昏睡之間,迷迷糊糊之間,好像聽見一個陌生的男聲,冷冷清清的清冽聲音:"死不了了,沒事少用我的千里香,我沒空每次這樣讓鵬兒載著我連飛一天一夜."

"我欠你一次!"黑澤?昏沉的腦袋聽的不是很清楚,欠他,欠誰什麼?

沉默了一會兒,剛剛的清冽聲音才響起:"欠我就下次別找我,我等的那朵千年雪蓮就只剩半個月開花了,走了!"

而後聽見'吱呀’一聲門打開的聲音,強光頓入,眼瞼微微的顫動了一下,終究還是無力睜開.

黑澤送走了來去匆匆的夏寒月,關上房門,又回到凌軒洛的床前,定定的看著床上已經收拾乾淨的她,已經換上一套乾淨寬松的中衣,但是失血過多的臉蛋就好似那衣服的顏色一樣,白的讓人覺得刺目,原本嫣的唇瓣是沒有色澤的慘白……

眼中眸光複雜難辨,幾許掙紮,幾許驚詫,幾許陰鷙,還有幾許……心疼.

那枚箭明明是朝自己發來的,她為何要擋過來……

慢慢的坐在床沿,握住那只手,皺了皺眉頭,手中的手依舊如同冰塊一樣散著寒氣,連同整條手臂都是這樣,回想起前些天抱在自己懷中的感覺,開始也是同樣冷冰冰的,才使得她後來越靠越近,在自己懷中縮成了一團.

握了好一會兒,手中的手還是執拗不願意回暖,眉頭擰了幾擰,脫掉鞋襪,掀開被子,側身睡在凌軒洛的右邊,心的避開她的傷口,將她整個人都圈在自己懷中,再次用自己的體溫來讓她盡快回暖.

躺好,護好,手搭在凌軒洛左手的手腕脈門上,感受著手指下雖然微弱但是卻頑強的脈動,不知何時提起來的心慢慢的放下,擔憂去掉,躺在舒適的床上,頭沾著綿軟的枕頭,兩天兩夜沒有合眼的疲憊湧了上來,不知不覺中,呼吸變得綿長,擁著凌軒洛漸漸進入睡眠.

(囧,開始想不到章節名,准備來借老大夫的話'回天乏術’滴,怕雷倒大群人,所以……嘿嘿)

上篇:136 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