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大結局(中)  
   
續:大結局(中)

晏晟睿這是打算不帶嫣嫣一起去了。----他有個直覺,或許這一趟會發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或許會有危險,他私心地想要將她留在家里,現在她睡得正香,他就好趁機悄悄溜走。

望著chuang上那隆起的被子,那張純美無暇的臉,晏晟睿心里暖暖的,想著只要將事情解決了,他回來就能看到她,這好像是夫妻間才會有的感覺嗎?

一霎間,晏晟睿腦海里浮現出一些記憶里的畫面……爸爸每次出門,不管近還是遠,都會急著回家。那時的晏晟睿還不懂爸爸的心態是什麼,現在似乎能體會到一點了。

那就是,家里有人在等待,有牽掛。

晏晟睿沒有多耽擱,趕緊地去跟梵狄的手下彙合了。根據那邊傳來的消息,那位台長是要去碼頭,想跑路了。

就在晏晟睿走後幾分鍾,嫣嫣醒了,當看到身邊空蕩蕩時,她不禁呆了呆……混沌的意識驟然清醒,她記得昨晚是在晏晟睿房里睡的,可現在他人呢?

嫣嫣火速穿好衣服,被傭人告知,晏晟睿已經出去了。

嫣嫣焦急,卻不慌亂,慢悠悠地打開手腕上的高科技腕表。

“哈哈,小檸檬,我就知道你會有這一招,哼哼……還好我昨天趁你不注意的時候裝了一個軟件在你手機上,這樣,不管你到哪里,我都會知道。”

嫣嫣的腕表是現代最新智能的體現,追蹤系統十分精確,不但能顯示目標的平面路線,被她關聯過手機之後,晏晟睿的行蹤便一覽無遺了。此刻已通過衛星傳輸,將真實畫面輸送到了嫣嫣的手機,她能看到晏晟睿的車子出現在屏幕,周圍的街景全都一清二楚。

嫣嫣戴上頭盔,騎上哈雷,一路高歌猛進,很快就能望見晏晟睿的車尾了。

這就是摩托車的長處,當晏晟睿在市區中堵車時,嫣嫣卻在小道中穿行,當然能盡快追上了。

昨夜,梵狄手下就在台長家門口守到天亮,果真見到台長鬼鬼祟祟地出門,立刻通知了梵狄和晏晟睿,雙方都在趕往同一個地方。

c市的碼頭,一共有三個,其中一個叫做“渠灣碼頭”的地方是許多小型貨船只平常停靠的口岸,台長之所以往這里跑,說明他早就買通了某些關鍵人物,今天他就要借著出海的貨船去香港。

台長也是很拼,感覺到危機來臨,知道巡視組的下來了,跑到香港都比待在c市安全,走一步是一步,他不想坐以待斃。

只是這該死的肥仔,臨走都還坑了晏晟睿一把。

大約還有十分鍾到達碼頭,晏晟睿加快了速度,而這時,一輛原本跟在他後邊的商務車卻忽然調頭,朝著後方的哈雷開去……

渠灣碼頭。

甯靜的海港,澄淨的藍天,悠悠白云舒卷,清新的空氣里帶著幾分海水的咸濕,一排排貨船整齊地停泊著,有的在裝卸貨物,有的卻是空無一人。一動一靜的海灣,在初升的旭日中,美得有些炫目。

然而,陽光照不透某些藏汙納垢的地方,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手提著密碼箱,正在跟一位赤膊的寸頭男人說著什麼。

“我們不是說好了一萬塊的嗎?怎麼現在漲到五萬了?”

寸頭男不耐地說:“就是漲了,你到底要不要走?別啰嗦,我沒時間跟捏廢話!”

台長一愣,面露惱色。他平時作威作福慣了的,現在卻被人用這種態度對待,哪里會是個滋味,可他心里罵著,嘴上不敢多說什麼。他如今是急著要走,別說是五萬塊,就是十萬,他也得掏出來。

台長急忙給了寸頭男五萬塊錢,這下,他被允許上船了。

這是一艘貨船,有三個船員,這個寸頭男是老板。他讓台長能出港的計劃就是將台長偽裝成其中一個船員。

說來有點巧,台長的長相和一個船員有幾分相似,這樣,事情也就方便多了,偽造個證件,以假亂真,魚目混珠。

台長忙不迭地上船,進入駕駛艙,有人遞給他一套藍色的工作服,船上之後,頓時整個人的形象就變了,還真像個跑船的。

寸頭男吩咐台長在這里不要亂跑,一會兒貨船經過檢查之後就要出海。

台長這心里忐忑啊,巴不得立刻開船。等待檢查那時候,他是最緊張的。

不過,台長似乎運氣不錯,負責檢查船只的工作人員沒有發現異常,再過五分鍾就可以開船了。

台長如釋重負,長長地籲口氣,一抹額頭,盡是汗。

逃亡的感覺就是這樣提心吊膽,好像心髒隨時都要蹦出來。

台長就這樣等啊等,兩分鍾過去了,五分鍾過去了,可怎麼還沒開船?

台長坐不住了,想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一出艙門,迎向他的,不是先前那個寸頭男,而是一張熟悉的面孔。

“晏晟睿?”台長驚呼,同時心里巨震,瞬間感到不妙。

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太遲了。晏晟睿身後竄出兩個魁梧的壯漢,沖上去將台長給架起來,像拎小雞似的,仍在了甲板上。

台長臉色慘白,事已至此,他已經顧不得什麼尊嚴和面子了,死乞白賴地抱著晏晟睿的褲腿,哀求:“晏校長……晏校長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吧,我現在必須離開這里,否則我……我……”

“否則怎樣?”晏晟睿居高臨下望著這個不知廉恥的男人,冷冷地嗤笑:“你怕被巡視組抓到?但你知不知道像你這種人,本就該有報應,巡視組沒抓到你,我抓到,結果也一樣。”

台長渾身都在抖,恐懼地說:“你要把我交出去?不……不可以……我不能落到巡視組手里!”

他當然不敢了,若是落到巡視組手里,他這輩子都只能在監獄里渡過了。

晏晟睿沉沉的臉色蒙上一層冰霜,只覺得眼前這台長的嘴臉真惡心,可他沒有忘記自己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周台長,我可以給你一個改過的機會,只要你說出是誰指使你來害我,我或許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台長一聽,頓時來了精神,驚喜得兩眼發亮:“真的?你真的會放過我?”

“你如果還要啰嗦,我可就改變主意了。”

“好……我說……我說……”台長一個勁點頭,生怕說得遲了。

“是一個男人,他讓我找人將張雨柔母女帶到電視台上節目的。他沒有給我一分錢,但他承諾只要我到了香港就可以聯系他,他會送我出國。”

晏晟睿面無表情地聽著,只覺得好笑:“你這就信了?周台長,你不是沒腦子吧?”

“不……他有那個能力讓我離開,我知道的。他……他是我兒子在國外留學時認識的人,我兒子說過,這個人神通廣大,連通緝犯都能幫助偷渡離境,所以我……”

“所以你就信了?呵呵……就這樣的腦子,還能當上台長?”晏晟睿冷笑,可心里卻是暗暗驚詫,這麼說,害他的人,是國外的?

“那個人長什麼樣,你見過嗎?他叫什麼名字,現在在哪里?”

這下,台長只有抬頭的份兒了。

“我沒見過那個人,我只聽過聲音,好像不是很純正的中文,帶點歐美腔。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有個外號叫毒狼。我……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他和我約好了在香港碼頭會有人接應我。”

晏晟睿總算是明白了,台長是窮途末路,太想跑了,所以才會在那個沒見過的人身上下賭注。但這也充分說明了那個人的狡猾。

驀地,一個慵懶而又帶著冷意的聲音傳來:“叫毒狼的那麼多,你說了不等于白說嗎?”

隨之,一個穿著黑色襯衣戴著紫色墨鏡的男人出現了,是梵狄。

人到中年的梵狄,更有種成熟男人才具有的魅惑力,只是往那一站,便已經成為不可忽視的存在。

晏晟睿也是這麼想的,毒狼,這種外號太大眾化,不能說明什麼,沒指向。

可晏晟睿的腦子轉得很快,立刻又問:“你兒子在哪里留學?”

“英國。”

英國?晏晟睿就是從英國留學回來的。

難道是他在英國那幾年無意中得罪了什麼人?但至于這麼大仇恨麼?

再問下去也沒有效果了,台長已不能提供更多的訊息。

梵狄和晏晟睿互相交換一個眼色,立刻,那兩個彪形大漢又將台長抓住了。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不是說會放我走嗎?”台長驚悚了,差點要暈過去。

晏晟睿淡淡地一笑:“別天真了,我怎麼可能放走一個貪。汙犯?你就乖乖地去跟巡視組喝茶吧!”

“不……你不能這樣做……不……不……!”台長哀嚎,可他哭死也沒用,誰讓他遇到了晏晟睿和梵狄呢。多行不義必自斃!

台長以及兩名梵狄的手下先行下船去,此刻,船上只剩下梵狄和晏晟睿。

兩人正要准備下船,這船卻微微晃動,緊接著,船竟然開動了。

“怎麼回事!”晏晟睿趕緊地抓住扶手才不至于掉下去。

梵狄也是緊握欄杆,一聲怒吼:“誰在開船!”

是啊,誰在開船?那寸頭男和三位船員已經下去了,船上本該只有梵狄和晏晟睿,哪里來的第三個人開船?

但偏偏,船開了。

梵狄穩住了身形,和晏晟睿一起進入了駕駛艙,卻見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人正在把握著貨船的方向盤,嘴里發出陣陣陰惻惻的笑聲:“哈哈哈,驚喜吧,晏晟睿,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頭!”

只聽這聲音,便已經讓晏晟睿驚詫了。

“馮岩,原來是你!”晏晟睿認出來這是誰了,是他在英國時認識的一個女孩子的哥哥!

原來,這就是那個罪魁禍首,他竟悄悄潛入了貨船。

可現在貨船已經離岸,下邊是深深的海水,除非是跳海……

但馮岩顯然早就預料到這招了。

馮岩轉過身,這是一張看上去棱角分明帥氣的臉,但此刻,他陰森的目光確實像荒野里的狼,而他比狼還要狠毒。

“晏晟睿,你如果想跳海游到岸邊,我不會攔著你,但是,在你跳之前,我要讓你見一個人。”馮岩臉上露出獰笑。

晏晟睿心里的激憤可想而知,馮岩真是瘋了!

是的,這個人已經喪心病狂了,無法用正常人的角度去思量。

就在馮岩說完之後,晏晟睿和梵狄就看到了一幕令人震驚且心碎的畫面……

兩個高大的外國人,一左一右架著一個嬌小的女孩子,她披頭散發,狼狽不堪,一張臉腫成了包子,嘴角還有一縷血絲,她顯然是受到了虐待,渾身都痛得發顫。

有點面目全非了,可晏晟睿還是認出了她……是嫣嫣!

真是嫣嫣,那雙藍色的眼睛,他絕不會認錯!

晏晟睿瞬間血沖腦門兒,怒不可遏,立刻就要沖上去!

但馮岩卻更快,一把尖刀抵在嫣嫣的喉嚨,晏晟睿硬生生刹住了腳步。

心如刀絞,肝膽欲裂……所有的形容詞都不足以表達晏晟睿此刻的感受。他的心在滴血,有種想要殺人的沖動!

人啊,沒逼到那份兒上,就不會體會到什麼是心痛。此刻,晏晟睿嘗到了,卻是如此難過。

還是梵狄比較冷靜,拉著晏晟睿的胳膊,低聲說:“別沖動,你越失控,那人渣就越高興。”

梵狄說得沒錯,馮岩看到晏晟睿這副要殺人的表情,他就感到一陣快。感,仰天狂笑:“哈哈哈……鋼琴王子,音樂家……被逼急了不還是跟普通人一樣嗎?哈哈哈……我就是要讓你嘗嘗這是什麼滋味,是不是很爽?哈哈哈……”

晏晟睿的意識之剩下僅有的一絲絲清明了,渾身燃燒著熊熊怒火,他的眼神在看向嫣嫣時,卻是無比的溫柔疼惜:“你怎麼樣了?別怕……會沒事的……”

嫣嫣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氣若游絲,只能微微點頭,可她眼里是含著笑的。她對晏晟睿有信心,他說過會保護她的,她一直都相信。

晏晟睿沒問嫣嫣是怎麼落到馮岩手里,現在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能讓嫣嫣有事。

梵狄默然,也不知在想些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著急。

晏晟睿強忍著錐心的疼痛,怒視著馮岩:“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你結下這麼深的怨仇,但是你要害我就沖我一個人來,別連累其他人!你放了她!”

馮岩覺得很好笑,笑聲越發猖狂,但他的眼眶卻是紅的,神情隱含悲痛。

“晏晟睿,你還記得我妹妹嗎?馮倩,你還記得她嗎?”

晏晟睿知道,問題的關鍵來了。

“我當然記得,馮倩,是我在音樂學院的同學。”

馮岩一聽,臉上的表情猛地一沉,怨毒的目光猶如蛇蠍:“馮倩,她不是我的親妹妹,她是我父母領養的孩子。從小跟我一起長大,我們感情很好,我們曾經還打算以後要結婚……後來她去英國皇家音樂學院讀書,她變了,她不再搭理我,只因為,她有了另一個心上人,就是你!”

晏晟睿聽到這里,已經明白了幾分,但他不動聲色,另一只手伸到背後與梵狄相握。

梵狄更是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還對馮岩點頭:“你,請繼續……”

馮岩現在人很激動,想起了某些傷心事,他這條毒狼也變得跟凡人一樣了。

“馮倩本來很乖的,可是她迷上了你,她只想著要追你,從家里拿走大把大把的錢,說要給你買禮物……但你拒絕了她,你把她送的禮物原封不動還給她,還說你不想交女朋友……呵呵,沒過多久,馮倩就看到你跟一個病怏怏的女人在一起了,她很傷心,她想不通你為什麼要用不交女朋友來搪塞她。那晚,她給我打電話,她哭了很久,之後,她一個人喝醉了,開車出去,遇到車禍……”馮岩越說越激動,竟然還哭了,好像陷入一種癲狂的狀態。

“都是因為你!晏晟睿,要不是你,馮倩不會移情別戀,不會死!所以,我怎麼能看著你幸福?我最開始以為紀雪薇是你的女朋友,我派人開車撞了她,但後來才發現,原來你在乎的人,是這個住在你家的女人!我要讓你嘗嘗痛失所愛的滋味,你必須去地下向馮倩認罪!”最後這一聲咆哮,震耳欲聾,馮岩不愧是毒狼,發起狠來確實恐怖。

這下,事情的前因後果,總算是清楚了,但是,馮岩這個人太偏激了,馮倩的死,怎能怪晏晟睿?馮岩不過是因為用情太深,在馮倩死後,他需要找個目標來發泄那種恨,當然就找上晏晟睿了。

這種已經bt的人,哪里有理智可言?

晏晟睿暗暗心驚,也有幾分惋惜馮倩的死,可他只不過是說了實話,是馮倩自己要走極端的。

“馮岩,你妹妹的死,我也會難過,那畢竟是我的同學,但你因此而蓄意報複我,你不覺得太不值得嗎?且不論你做得對不對,即使你把我殺了,你妹妹她能活過來嗎?嫣嫣是無辜的,你要報仇,我奉陪到底,可你不能傷害她。你難道沒查過她是什麼人?如果她有事,你必死無疑!”晏晟睿狠厲的眼神放著冷光,威壓的氣場迸發出來。

他這不是危言聳聽,誰敢動嫣嫣,那文萊皇室就算用錢都能把你馮岩給砸死。

但馮岩神志已混亂,只沉浸在爆發的仇恨中,聽不進去晏晟睿的話了,以為只是在威脅他。

“少廢話!我做事不用你教!”馮岩兩眼發赤,手里的刀子在嫣嫣脖子上劃了一下,痛得她一聲悶哼,幾乎昏厥過去。

“住手!”晏晟睿驚得大喊:“馮岩你想怎麼樣,我都答應你,你說!”

這一刻,晏晟睿什麼都顧不上了,他只有對嫣嫣的心疼和恐懼,害怕她真的就這樣死在她面前,死在馮岩的報複之下。

“哈哈哈……你也會怕?晏晟睿,原來你也不過如此!”

晏晟睿沒有反駁,是的,他妥協了,為了嫣嫣,他甯願接受馮岩的報複。她身上的每一處傷痕都在催著他的心肝,他怎忍心再看她添新傷?

馮岩覺得游戲玩得差不多了,吩咐人將嫣嫣帶出去到甲板。

把玩著手里的匕首,馮岩眼中盡是嗜血的紅:“船在駛向公海,晏晟睿,你就從這里跳下去吧。只要你死了,我說不定能大發慈悲,放了你心愛的女人。”

晏晟睿還有選擇嗎?

馮岩太狡猾了,利用台長將晏晟睿引出來,然後不聲不響潛進貨船,控制了貨船,再將船開走,這樣,晏晟睿和梵狄就沒有後援了,只能任人宰割。

嫣嫣本來快暈了,可聽到馮岩這麼說,她一下子又被激發了一絲力氣,艱難地發出聲音:“不……小檸檬,你不可以跳海……”

可晏晟睿卻不怎麼想。即使他不跳,他和嫣嫣、梵狄,也不會安全,如今是肉在砧板,他沒有選擇。

“嫣嫣……只要你沒事就好。對不起,連累你了……我要先走一步,待會兒我跳海的時候你別看。”這話說得太撕心裂肺了!

嫣嫣心痛得不能呼吸了,她想要奮力掙脫,可無奈她都已經被人打得遍體鱗傷,能堅持著沒暈過去就算不易了。

晏晟睿決心以下,沖著馮岩說:“我跳。可是馮岩,你要答應我,放了她和我干爹。”晏晟睿視死如歸的表情足以讓人心碎。

馮岩又是一陣狂笑:“好,你就干脆地去死吧,哈哈哈……”

人都到了甲板上,晏晟睿腳上綁著一塊大石頭,這是確保他跳下去不會再活了。

望著茫茫海水,晏晟睿心情很複雜……還沒見著父母最後一面,就要死了?他才活二十幾年,就要死了?他到現在都還沒有跟女人xx過,就要死了?

人生啊,還真是……世事無常誒。

晏晟睿搖頭歎息,一臉悲痛,好像是很舍不得跳。

“磨蹭什麼,快跳!你怕死也沒用,今天,你必須死!”馮岩怒吼,手里的刀子還沾著血,在太陽下格外刺眼。

可晏晟睿卻沒有動作,只是看向梵狄,這種危機時刻,兩個男人此刻居然還笑得出來。

“馮岩,你誤會了,我不是怕死,因為我根本不會死。哎,你看看你身後吧。”晏晟睿淡然地說,還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著馮岩。

馮岩哪里肯信,以為這是忽悠他的。

“廢話,快跳!”

梵狄也一副悠閑的架勢倚靠在欄杆,活像是來欣賞海景的,慢吞吞地說:“虧你還什麼毒狼,當過幾天混混就叫毒狼了?我呸!告訴你,這是中國的地盤,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叫地主之誼!”

馮岩臉色一變,他知道這個叫梵狄的人是做什麼的,看起來確實有幾分大哥的風范,但他不會因此被嚇到的。

馮岩的兩個保鏢此刻也很焦急,望著馮岩身後的地方,用英文說:“老板,有可疑船只靠近!”

“什麼?”馮岩剛一轉身,空氣中忽地一道亮光閃過,砰——!子彈嵌進肉里的聲音……【新書《一愛承情,首席的孕妻》在這本書的簡介旁“其他作品”里點進去第一個鏈接才是正文啊!大家先收藏著,每天會更新的。這本舊書明天將會完成掃尾工作大結局最後部分!】

上篇:續:大結局(上)     下篇:續:大結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