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大結局(下)  
   
續:大結局(下)

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馮岩做夢都沒想到自己以為的胸有成竹,在晏晟睿和梵狄面前竟是這麼不堪一擊。

馮岩倒下,他的保鏢目瞪口呆,主子都敗了,他們的結局可想而知。

一艘白色的海警船靠近,剛才開槍的正是一位穿制服的中年警察。

這就是晏晟睿和梵狄的援軍。

有什麼能比海警更適合在這種時候出現的?這比梵狄叫他手下來救援還更加有利。

海警顯然是跟梵狄挺熟絡的,一靠近就大聲打招呼,英武的海警控制了這艘船,馮岩被帶下去治傷了,他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他分明已經勝券在握了!

嫣嫣兩只眼睛都已經哭腫,此刻見大勢逆轉,一下子才反應過來,晏晟睿和梵狄原來早就已經布局好了,根本他就不是心甘情願要跳海,只是做做樣子的。虧她剛才還緊張得要死不活,心碎了一地,還以為這輩子都要與他天人永隔了。

晏晟睿已經將嫣嫣抱在懷里,心疼地摟著她,鼻頭發酸:“你撐著點,馬上送你去醫院……”

嫣嫣說話很吃力。渾身都在痛著,可她還是艱難地咬出幾個字:“小檸檬……回去……收拾你……”

說完,嫣嫣再也撐不住,兩眼一翻,暈過去了。

晏晟睿在這一刻感到了錐心的刺痛,望著這張腫得像包子的臉,血跡,淤青……只有他自己知道恐懼感有多強烈。

身後的兩位海警將嫣嫣抬到了他們的船上,有醫護人員進行救治,她死不了,但她身上的傷也足以讓晏晟睿心如刀絞了。

整個事件的策劃,原本可以說晏晟睿和梵狄是完勝馮岩的。監視台長時就已經考慮到馮岩也會盯著晏晟睿。所以,晏晟睿獨自一人出門,留下了嫣嫣。

但嫣嫣的出現是個變數,晏晟睿唯一沒想到的就是嫣嫣跟著他而去,還以為她睡得很沉,也不知道他手機上有追蹤軟件。

結果馮岩的人在跟蹤晏晟睿的車子時,發現了嫣嫣,馮岩即刻做出指示,要手下劫持嫣嫣以做為人質,這樣更能確保他能成功。

馮岩的最終目的不只是讓晏晟睿身敗名裂,他是要晏晟睿的命!

馮岩利用台長,他料到台長會被跟蹤,這一點,馮岩很精明,猜得很准。而晏晟睿和梵狄的想法也是將計就計,順著這條繩子往上爬。

台長只是個炮灰,馮岩用來引出晏晟睿的誘餌,將人引到船上,他再將船控制,開走前往公海。只要晏晟睿死在公海,他的目的就達到了。有了嫣嫣在手,馮岩覺得把握更大,而他又是個心理扭曲的人,在馮倩死後,馮岩還在精神病院待過一段時間才出來的。出院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找晏晟睿報複。

因此,馮岩會憎恨晏晟睿身邊的人,尤其是女人。紀雪薇算是個無辜的受害者,就因為在英國時,她認識了晏晟睿,馮倩被拒之後在給馮岩打電話時也說了紀雪薇經常和晏晟睿在一起,以為紀雪薇才是他的女友。

馮岩就記住了紀雪薇這個名字,一並看成是導致他妹妹死亡的凶手。

對于嫣嫣,馮岩當然也不會客氣,抓到之後立刻打了一頓。

嫣嫣雖然很強悍,但馮岩派去抓她的人有四個,都是他花錢雇的外國佬,一個個健壯如牛,嫣嫣一個人,孤掌難鳴,無奈被擒,受罪,打得臉都快變形了。

海警是梵狄事先就聯系好的,因為並不確定幕後主使者會在什麼時候出現,他只能先跟海警做個預備。他和晏晟睿在船上時,受到馮岩用嫣嫣作為威脅,晏晟睿用藏在袖子里的手機交給了梵狄,而他則與馮岩周旋,梵狄趁機撥出了手機,他一句話都不用說,那邊海警聽到手機里的聲音就知道該是出動的時候!

馮岩早就知道梵狄是本市的老大,他是在確認船上沒有梵狄的手下之後才行動的。然而他太小看梵狄了,這種時候,梵狄不動用手下,而是直接聯系海警,讓警察蜀黍來抓人,這才是最厲害的地方。

馮岩自以為很高明,不過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不能勝正,這就是最佳寫照。

所有的陰謀複雜之處都在于還沒看穿的時候,一旦看穿,便揭開了那層神秘的面紗,反之就能掌控全局了。

只不過,算來算去,沒算到馮岩看出了嫣嫣才是晏晟睿的軟肋而不是紀雪薇。

馮岩和嫣嫣見過一次,在學校時,紀雪薇那次被晏晟睿帶進醫務室,嫣嫣負氣而去,躲在一棵樹下流淚,當時那位遞給她紙巾的男人就是馮岩。

馮岩通過一次與嫣嫣的接觸,越發妒嫉晏晟睿有這樣的女人在身邊,而他心愛的馮倩卻只能陰陽相隔。他認為晏晟睿不應該得到幸福,甚至不該繼續活著,他原本是對馮倩又愛又恨的,後來憎恨全都轉嫁到了晏晟睿身上。

這種喪心病狂的人,思維會很怪異,不可理喻,正常人不能理解他們,有時干脆就稱之為瘋子。確實馮岩就是個瘋子,現在等待他的將會是牢獄之災,如果查出他的精神狀況依舊有問題,他也會在精神病院里長期被關著。

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關鍵是那位台長被送到了巡視組去,當晚就交代了所有罪行,還包括他如何受人指使害了晏晟睿,違背行業操作規范,在未清楚事實的情況下就允許張雨柔母女的采訪記錄播出,對晏晟睿以及鋼琴學校的名譽造成極大損害。

第二天的新聞報道,這一條被放在了頭版,另外還有張雨柔一家人的采訪記錄,他們也肯說實話了。另外還有張太太那位記者朋友站出來承認。這些種種加起來,才能為晏晟睿以及他的鋼琴學校挽回聲譽。

三管齊下,收到的效果當然是喜人的,還有不少有頭有臉的人物也出來力挺,包括晏晟睿在國外學校以及在國內辦鋼琴學校的經曆都被披露在網上,從未有出現過類似張雨柔的事件,湧現出的是更多不為人知的晏晟睿所做的善事。這些都足以證明他的人品,比人們想象中的更加高尚。

幾天的時間,從被陷害,被人們非議,到現在真相大白,贊譽比以前更多了,全都是一邊倒的良好評論。這當中經過的精神折磨和壓力,晏晟睿都挺過來了,並且也多了一些對人生的感悟。

尤其是嫣嫣的存在,她的陪伴和信任,都讓他深深地感動,而她受傷,又讓他心痛不已,現在守在她身邊,寸步不離地等著她醒來。

這是杜橙所在的醫院,現在他是院長了,洛琪珊也在這間醫院工作,副院長。

兩位醫術高超的聖手,親自出手為嫣嫣治傷,可以預見,她後期恢複是沒有問題的,只不過,最近幾天還得受點罪,傷口會痛,臉上身上的淤青也需要多加注意。

特殊病房里,很安靜。消毒水的味道已經被鮮花的香味蓋過,淡淡的飄散在空氣里,增添了幾分生機。

躺在病chuang的她,雙眼緊閉,面無血色,雙唇泛白,呼吸十分輕淺。

晏晟睿已經守了一晚,下巴冒出一點點的胡茬,臉色不太好,眼部有些浮腫,還有血絲,因為沒休息好,熬夜導致的。

現在是第二天中午,嫣嫣這一覺睡得可真沉。

望著她熟睡的容顏,晏晟睿腦海里不知不覺就浮現出兒時的一幕……記得有一次嫣嫣在鄉下被人欺負了,受傷去醫院,給他打電話,他就在母親的陪同下,去找嫣嫣。那時,他才七歲,就已經下定決心要保護嫣嫣了。

現在,他24歲,嫣嫣23歲,但她卻又再次受傷,傷得比以前還嚴重。他自責,難過,他這才驚覺,無論嫣嫣多少歲,無論她的跆拳道練到幾段,保護她,都應該是他最最重要的事情。

只因為……她牽動著他的心,她的傷,她的血,可以將他堅硬的心瞬間擊得粉碎!這是他在船上時最深刻的感受。

晏晟睿的嘴角不自覺地揚起,不經意就呢喃著:“看來,要讓我自己活得好好的,首先得讓你活得好好的才行。我這顆心,到底什麼時候被你偷走的,我也不知道……反正,依你的脾氣,你也不會再把我的心還給我,所以我只能把你看好了,這樣我的心才不會碎,不會痛……”

謝天謝地,這小子終于是開竅了。肯正面面對自己喜歡嫣嫣的這個事實。

他仔細回想這些年來,為什麼沒有交女朋友,不是因為他沒遇到好女人,而是他心里早就住著一個人,一直都占據著他的心,從小到大,她就沒將他的心空出來過。

只不過,他因為跟嫣嫣太熟悉了,從小就關系那麼好,像親人一樣的,長大之後,他很難從固有的觀念里轉變成為愛情。

所幸的是,嫣嫣沒有放棄過,堅定地相信她才是晏晟睿唯一的緣份,堅定地守在他身邊,不管他是什麼態度,她都一次次地用真誠真愛敲擊他的心門。

金誠所至金石為開。晏晟睿這塊水晶石總算是被嫣嫣撬開了。實際上,晏晟睿也是個潔身自好的人,從小家教嚴格,不像有的富家子弟那麼浮誇風.流,他花在鋼琴上的時間最多,花在女人身上的時間,幾乎是……無。

但或許以後不一樣了,他將會改變他的生活方式,因為他的世界里多了一個人,嫣嫣。

“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對你動了心思的?”晏晟睿在自言自語。

是那次上課時聽到你的歌聲嗎?是那次在演奏會時與你的琴瑟和鳴嗎?是那晚趁她熟睡時的偷吻嗎?是她闖進電視台時的彪悍豪氣嗎?

太多太多關于嫣嫣的畫面,在他記憶里翻滾,時間越往前追溯,仿佛還可以更久遠……猶記得,多年前當嫣嫣被父母帶著離開時,在機場,他曾說過一句話:“小媳婦,等我長大了,我要娶你當新娘子!”

多少年了,他沒提過這件事,可他心里沒有忘記過。只是,他錯誤地以為那是兒時戲言,如今才恍然大悟,那不是童言無忌,是他小時候就開始在心中紮根的願望。

但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對晏晟睿和嫣嫣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青梅竹馬固然是好,可畢竟都是大人了,中間分開的時間還不短,比起小時候,在思想和觀念上都有了一定的變化,需要在相處中去重新磨合,了解。

經曆一點小波折,讓這段看似平淡的感情有了起伏和波瀾,讓彼此更看清楚自己的心,加速了感情的進程,最後被馮岩那個人渣一催化,就讓晏晟睿徹底地守不住了,乖乖把心交給嫣嫣。

不經曆風雨不會見彩虹,真正的感情是會經受得起考驗的。多年前種下的果實,如今是時候收獲了。

晏晟睿情不自禁地握著嫣嫣的手,對著熟睡的她,他心里的澎湃難以抑制,眉宇間流瀉的一片柔情格外炫目。

“小肉墩兒,快醒來吧,你睡了很久,我不習慣你這麼沉默,你還是在我身邊嘰嘰喳喳的更好。沒有你陪我說話,這世界真是寂寞啊……如果可以,你就陪我一輩子吧,我想,很難找到像我們這麼有默契的一對了。”晏晟睿喃喃自語,聲音有些沙啞,很輕,溫柔得像羽毛。

驀地,chuang上的人兒忽然睜開了眼睛,正好撞上晏晟睿深情的目光,這小子頓時一愣,隨即驚喜不已。

“你醒了?”

嫣嫣很虛弱,說話吃力,但還是打起精神說:“我……我剛聽到你說的話了,你說讓我一輩子陪著你,那是什麼意思啊……求婚嗎?”

這妞,都傷成這樣了還惦記著。

晏晟睿尷尬了,立刻別開視線,指著桌子上的水杯:“喝水……你剛醒,肯定很口渴,喝水吧!”

這是靦腆還是在回避?

嫣嫣一激動就開始臉色泛紅,咳嗽著說:“你……你敢不承認?剛剛明明是你說的……你……”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個樂呵呵的聲音……

“哈哈,嫣嫣丫頭,晟睿不承認不要緊,我們可都聽見啦!”這居然是晏季勻,聽這口氣,他是高興得很。

晏晟睿驚訝的回頭,就見父母站在身後,笑得很是燦爛。

“兒子,該出手時就出手,我們支持你!”水菡還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

還沒等晏晟睿答話,病房外又進來兩個人,竟是很久不見的亞撒和蘭姐。

亞撒一臉鐵青,很不客氣地沖晏季勻說:“什麼承認不承認,我還不承認呢!”

這貨還是跟以前一樣的脾氣,始終不太看好晏晟睿,這次嫣嫣受傷,他更急躁了。

蘭姐沒好氣地瞪了亞撒一眼,趕緊地去嫣嫣身邊了。

嫣嫣驚喜,沒想到父母會來。可心里又有幾分忐忑,她現在負傷,不知道父母會不會把這筆賬算在晏晟睿頭上。

亞撒也到了嫣嫣身邊,看了看她的傷勢,一雙藍眸里盡是疼惜,但也有著幾分怒氣。

“爸媽,你們怎麼來了,不是說我下星期會回去麼……”

“哼,等你回來,還不如我和你.媽直接來把你帶走!看吧看吧,你把自己弄成這樣,鼻青臉腫,下周還怎麼參加哈吉的生日慶誕?都怪晏晟睿那小子沒照顧好你,這筆賬,就得算在他頭上!”亞撒嘴里說得凶,可對嫣嫣卻是緊張又心疼的。

晏季勻和水菡互相對望一眼,笑而不語,他們都知道亞撒的脾氣,刀子嘴豆腐心,不過這次嫣嫣受傷,確實讓人痛惜。

晏晟睿知道爸媽不開口的原因是想讓他自己去解決,他也覺得是該正面面對亞撒的時候了。

“亞撒叔叔,蘭阿姨,嫣嫣受傷,你們是可以怪罪我,不過……請你們相信,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了,我會……”

“以後?還以後?嫣嫣明天就跟我們回文萊,還有什麼以後?她受的罪夠多了,這次,將她帶回皇宮保護起來,才是最安全的。”亞撒表情嚴肅,看樣子是氣得不輕。

晏晟睿心里一緊,狠狠抽搐著……難道就這樣要跟嫣嫣分開了?好不容易他才確定自己的感情,怎麼可以就此放手?

蘭姐瞅著晏晟睿,美目里含著笑意:“晟睿,你干嘛不說話了?剛才嫣嫣問你是不是想跟她求婚,你可是自己不承認的,那她回不回皇宮,跟你有什麼關系呢?”

“我……”晏晟睿語塞,是啊,他剛才不過是隨口一說,雖然是想跟嫣嫣在一起,但用得著現在就結婚嗎?她才23歲,他才24歲啊。

“這個……亞撒叔叔,蘭阿姨,我和嫣嫣,我們就算要交往,也應該有個適應期的,按正常的發展程序看,最少交往半年才能談婚論嫁吧,我們還沒正式談戀愛,我們……”晏晟睿說得挺誠懇的,卻惹來嫣嫣一頓白眼,就連晏季勻和水菡都不由得搖頭。

“我說兒子啊,你這些古板的思維哪里來的?你怎麼比我們這一代人還保守呢?什麼交往半年才談婚論嫁,那是別人,但你和嫣嫣早就很熟悉對方了,最近一段時間的相處還不夠了解嗎?真是的,我晏季勻怎麼會有你這麼傻的兒子,見到好女孩兒不使勁追,等你想結婚的時候,說不定那皇宮里給嫣嫣安排相親的對象都排在宮門口了!”

“對啊,晟睿,你老爸說得沒錯,嫣嫣這麼好,你上哪里再找一個去?皇室的壓力你不是不知道,你不趁早娶了她,越等越會多變數!”

這夫妻倆當場對兒子進行感情教育了,看得出來是真心的為孩子焦急。

嫣嫣躺著,干脆閉上眼,氣呼呼的樣子,不看他。

亞撒不動聲色,冷哼著說:“咱家嫣嫣的婚事,皇室早就迫不及待了,前幾天有個中東石油國的王子來皇宮,現在還沒走,就等著嫣嫣回去呢。”

“啥?中東?不是吧,亞撒叔叔,那地方,嫣嫣會喜歡嗎?那種……那種渾身上下裹得像粽子的男人戴個頭巾蓄著大胡子,要將嫣嫣嫁過去,那……那……”晏晟睿一激動就泄露了他緊張的情緒,渾然沒注意,身後老爸老媽都差點笑抽了。

蘭姐憋著笑,亞撒這貨一臉憤懣地瞪著晏晟睿,很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都到這份兒上了,晏晟睿還沒明白大家的用意,這家伙在情場上實在太欠缺了!

終于,嫣嫣忍不住了,猛地張開眼睛,在蘭姐的攙扶下坐起來,沖著晏晟睿舉起了小拳頭,忿忿地說:“你……我問你,你記不記得當年我離開之前,你怎麼說的?你說我是你的小媳婦,說你長大後會娶我,可你現在拖拖拉拉的,是什麼個意思?皇室都在逼我回去相親了你還要跟我交往半年才結婚,你……你真是氣……氣死我了!干脆我就嫁給那個石油王子算了,總比你這個石頭疙瘩更懂風情!”

嫣嫣說完,不停地咳嗽,晏晟睿急忙過去,卻被亞撒給攔住了。

“你把我女兒氣成這樣還想靠近她?”

蘭姐也被晏晟睿這不開竅的思維給氣到了,皺眉說:“你對女孩子的心思一點都不了解嗎?怎麼這麼笨啊!”

晏晟睿急得眼瞪眼,到底哪里沒對?他怎麼笨了?嫣嫣為啥氣得這麼凶。

還是晏季勻精明,當機立斷,抓起水菡的手,將水菡手上的戒指取下來,然後再將自己的戒指也取下來,塞到晏晟睿手上。

“快去,向嫣嫣求婚,給她戴上,這樣,她就跑不掉了,她也不會再生氣!”演技與可急得啊,猛推晏晟睿。

晏晟睿呆了呆,然後恍然大悟,總算是明白問題出在哪里了。就是說,他現在求婚,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嫣嫣也不用跟石油王子相親了!

見狀,嫣嫣果真露出羞澀的深情,而亞撒和蘭姐竟沒有再阻攔,默默退到一邊。

晏晟睿心情激動,走到chuang 邊,緩緩彎曲了一只腿,半跪在她面前,笑得有點尷尬,將手里那還帶著父母體溫的戒指攤開來。

嫣嫣羞得滿臉通紅,心髒噗通噗通狂跳不止,原本虛弱的她,此刻也被激發了一點力氣。

晏晟睿深情地望著她,握著她的小手,虔誠而略帶顫抖的聲音說:“嫣嫣……你……你願意嫁給我嗎?”

這突然的求婚,事先沒有一點准備,晏晟睿反應局促,這是很正常的,緊張啊。

這一刻,是嫣嫣盼了多久才盼到的?終于被她等到了,激奮的心情加上滿滿的幸福感,她鼻子一陣發酸,眼眶泛紅。

“怎麼哭了?哎呀別哭……你臉上還有傷。”晏晟睿心疼地為她擦去眼淚,其實他都雙眼濕潤。

兩個孩子的家長都在身後,見到這一幕,也被勾起了許多回憶。時光啊,一轉眼孩子都這麼大了,值得欣慰的是,兩個孩子從小到大那份純真的情意沒有變,真希望孩子們也能像他們的父母那般幸福美滿。

嫣嫣哽咽著問他:“你現在不覺得我很丑嗎?我的臉……”

“不……你永遠都是最美的。”

“那你還愣著做什麼,快點給我把戒指戴上。”嫣嫣忍不住提醒他,顧不得女孩子的矜持了。

亞撒只能捶胸頓足,女兒啊,你怎麼這麼心急,好像生怕不能嫁給他一樣,真是……太主動了吧,這讓老爸很沒面子的,應該那小子主動點!

晏晟睿這回沒有怠慢,趕緊地為嫣嫣戴上了戒指,男戒戴在了他的手上。

這是晏季勻和水菡的結婚戒指,款式是以前的了,但寓意深刻,象征著他們對兒子和嫣嫣的祝福,希望他們也能相濡以沫,白頭到老,這是幸福的傳遞,比去外邊買的戒指更有意義。

水菡和蘭姐都忍不住落淚,兩個男人就在旁邊低聲安撫著老婆。

事到如今,晏晟睿也明白了,先前亞撒的態度是裝出來的,之所以會跟他父母一起出現,想必是四位家長早就碰面商量好了結果,亞撒不過是想試探試探他而已。

晏晟睿摟著嫣嫣,心滿意足,兩人都踏實了,兩顆心更加靠近,滿滿都是甜蜜。

但亞撒卻又告訴晏晟睿,想要娶嫣嫣,還得具備一個條件。

這話就深奧了,到底是什麼?

“咳咳……實話告訴你們吧,是你老爸老媽去文萊皇宮,做我的思想工作,說服了我,所以我才會同意你們的事,但是,有個很現實的問題,你不是皇室貴族,雖然你外公和你父親對文萊皇室有功勳,可你本人對皇室的貢獻度不夠,國王那邊,我很難去開口的,除非……”亞撒故意停了下來,眼眸中露出狡黠。

晏晟睿也機靈,立刻接口道:“除非什麼,您盡管說。”

“嗯……夠爽快!其實很簡單,只要你做出一點對文萊皇室有貢獻的事情,那國王會對你另眼相看,皇室也沒有理由反對你們了。”

晏晟睿這回反應夠快,馬上想到一件事,眼睛一亮。

“這樣,我籌劃一下在文萊開辦鋼琴學校,然後皇室的孩子們,由我免費負責教習鋼琴……行嗎?”

亞撒哈哈大笑,開心地拍著晏晟睿的肩膀稱贊:“好小子,頭腦很靈光嘛,說得好,就照你說的做!”

亞撒能這麼說,其余幾人都松了口氣,可晏晟睿緊接著又說了:“我在本市還有兩所鋼琴學校,所以文萊那邊我可能一個月最多能去兩次。”

“哈哈,沒問題,每個月兩次也好,不過你空閑的時候可要帶著嫣嫣在皇宮里多陪陪我們。”

“好,就這麼說定了!”

“中國有句古話,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

病房里充滿了歡聲笑語,就跟過年似的,兩家人成了一家人,就這麼速戰速決地將晏晟睿和嫣嫣的婚事訂了下來。

這當中,晏季勻和水菡可謂是用心良苦,夫妻倆說是去國外旅游,實際上是遠赴皇宮去說服亞撒,費了幾天唇舌才能把亞撒這固執的人給搞定。否則,晏晟睿和嫣嫣就沒這麼順利了。

父母永遠都是孩子最堅實的後盾,給予最溫暖最實際的關懷,默默地付出,無怨無悔,而他們收獲的也會是子女的愛和敬重,一個家,才會因此而和諧,圓滿。

哈吉國王的生日,嫣嫣沒能去參加,但亞撒和蘭姐回去之後卻帶來了好消息,國王哈吉為他們選好了日子,將會在皇宮舉行盛大的婚禮。

確實如亞撒所料,皇室的人原本還反對,可當聽到說晏晟睿會投資在文萊開辦鋼琴學校並為皇室人員當鋼琴老師,許多反對的人就閉嘴了。人家是對國家做貢獻,尤其是對下一代的培養,在文藝方面,他們確實需要優秀的導師,而晏晟睿是音樂界知名的年輕鋼琴家,他完全有這個資格。

進過這段時間的波折,晏晟睿是完全進入了角色,在家人有意無意的鼓勵下,他更加*愛嫣嫣了,成了晏家又一位妻奴,成了奶爸幫年輕的成員,繼承父輩們*妻的秘訣,他和嫣嫣未來的生活是可以預見的甜蜜。

婚禮在皇宮舉行,當天前來觀禮的人就多了。除了皇室和大臣們,晏晟睿的親友團也很龐大,杜奕銘也跟父母一起來了,還有梵狄小穎以及他們的雙胞胎兒女,以及晏錐和洛琪珊的兒子,還有在國外留學的晏晟睿的妹妹。

這是多年來幾家人最整齊的聚會了,該來的都在,就好像時光倒流,大家從不曾分開過,還是其樂融融的大家庭。

皇室婚禮,熱鬧而又尊貴非凡,禮儀繁多,收賀禮也收到手軟,歡騰的氣氛就跟過年似的。

一對新人從早上忙到晚上,一直都處在緊張又興奮的狀態中,直到這喜慶的婚房里沒有其他人了,晏晟睿和嫣嫣才能消停下來。

都說女人結婚那天就是一生中最美的時刻,這話果然不假。

此刻,嫣嫣穿著中式禮服,剛跟晏晟睿喝下交杯酒,她臉上已經紅霞飛了。

佳人在前,嬌豔欲滴,美得令人目眩神迷,那嬌羞的眼神勾魂攝魄,晏晟睿感覺自己一杯酒就已喝醉了。

嫣嫣也正打量著他,目不轉睛盯著眼前的俊顏,他好像會發光發電似的,他的眼睛有漩渦,總是能將她給吸進去。

不知是誰先握住了誰的手,肌膚相觸那一霎,仿佛是天雷勾地火,兩人同時一顫。

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先早就很清楚了,這也是最近一段時間兩人在確定關系之後,苦苦忍耐的結果。就是為了等結婚這一天,給予和享受最大的驚喜。

急促的呼吸聲想起,晏晟睿和嫣嫣已經吻得難解難分了,他今晚注定要化身成為一匹狼,勇猛精進。而嫣嫣的體力也不賴,她的熱情更是如火燙般能將他全部的激.情都點燃。

兩個乾淨的身體再合二為一的那一秒,房間里響起兩個叫聲……一是嫣嫣,一是晏晟睿。

“唔……老婆你很痛嗎?”

“嗯,第一次當然痛,可是你為什麼也叫?”

“我……我也痛啊,我也是第一次……”

“呀,原來男人第一次也會痛……嘻嘻……”

“……”

這*有多激烈,等到第二天看嫣嫣啥時候起chuang就知道了。

第二天下午才起來,晏季勻他們已經在機場等著了。

原來是晏晟睿和嫣嫣要開始蜜月旅行,而晏季勻一群人就去梵狄的小島上等著,十天後,這對新婚夫妻會去島上跟大部隊彙合。

這是晏季勻提出來的主意,說大家該帶著老婆重溫一下浪漫時光。

這主意得到大家的贊同,全都去了島上。

可一下子來這麼多人,住的怎麼解決?

這些問題,梵狄早就料到了,幾年前就將那座森林小屋重新翻修,還在旁邊加了幾個房間,這樣,不僅是他們這一代,孩子們一同前來渡假也不愁沒地方住了。

十天後。

夕陽落在了海面上,金色的余暉照亮了整個天空,與海水的碧綠色形成鮮明的對比,如夢如幻的景色,好像是另一個人間仙境。

岸邊,有兩桌麻將在進行著,幾個女人今天手氣好,男人們只有乖乖掏錢的份兒,不過一個個都是笑米米的。

不遠處,他們的兒女正在忙活著今天的晚餐。海魚,龍蝦,烤肉……還有晏晟睿和嫣嫣剛剛帶來的土特產,以及島上原本就有的水果。

梵狄的兒子長得跟他很像,可此刻,這位年輕的帥哥卻在烤魚,額頭冒汗,旁邊還有一個水靈靈的丫頭在教他怎麼做。

“晏靈萱,你好啰嗦,我知道要怎麼烤啦。”

“哎呀梵銳,你看你笨手笨腳的,虧你還是徐阿姨的兒子呢,怎麼能學到徐阿姨一半的廚藝?”

“切……我是男子漢,要那麼好的廚藝干嘛,我將來是要繼承梵氏公館的,我學的東西,你不懂。”

“哼哼……”

“……”

旁邊,梵家的雙胞胎姐姐,正忙著切水果,杜奕銘過去幫忙,兩人一邊切一邊吃,聊得倒是很投契,時不時還笑得很歡。

一位穿著白色體恤很斯文的男生正在殺魚,看樣子遇到了困難,但很快,嫣嫣就過去幫忙了,拿起刀,干脆利落。

“晏驊霖,拿刀的時候手別抖!”

“嗯嗯,知道了……嫂子果然厲害!”

“嘿嘿,這招是你堂哥教我的……”

“堂哥”就是說的晏晟睿,晏驊霖是晏錐和洛琪珊的兒子。

半小時後,晏晟睿大喊了一聲——“開飯咯!”

大伙兒笑著圍上來,直誇孩子們的手藝好,大小吃貨們豐盛的晚餐開始了。

這里,來自幾個不同的家庭,一共17個人,熱熱鬧鬧,相親相愛,享受著海邊的休閑時光,吹著涼爽的海風,吃著甜美的熱帶水果,新鮮的海產,還有各種自制的美味,身邊是親人和愛人的陪伴,在夕陽下,歡聲笑語飛上天空,沙灘上留下一雙雙腳印,點點滴滴都是幸福的痕跡。

親情愛情友情,這些年來,都在他們當中得到了最充分的體現,無論哪一種,都是值得珍惜的。都是他們快樂的源泉,是心里最純潔的淨土。

他們當中,有人已經是人生的贏家,有人也正在這條路上努力著。但不管怎樣,他們都有彼此的情意做後盾,不管是失意還是得意,歡笑還是淚水,都有人會不離不棄在身邊,這就夠了,人生如此,夫複何求?

美麗的小島,承載著他們的歡樂和溫馨,不僅是今天,在將來的每個日子,他們依舊會這樣過下去。

歲月無情,歲月是把刀,但有的東西是歲月無法抹去的,一如他們的愛,他們的血液里流淌著的刻骨銘心。

嘈雜聲中,晏季勻將一顆晶瑩的葡萄喂進水菡嘴里,輕聲問了句:“甜嗎?”

“甜,很甜。”

“只是葡萄甜?”

“這里……這里最甜……”水菡指著胸口的位置,深情望著他,彼此眼神的交彙,一如多年前那般纏.綿。

時間流失在歲月的長河,物換星移,不變的唯有最初凝望你的那一道怦然心動的眼神,沒有語言可以形容你在我心中的美,縱然有一天你已白發蒼蒼,我也不會忘記與你的每一個過往。愛你,是我要用一生去完成的事,在生命走到盡頭之前,我不敢放開你的手,你是領航的燈,照耀我每一次迷途都能找到回家的路……

【全本完】

此文大結局了,感謝所有支持這本書的讀者,是你們的不離不棄才讓我堅持寫到了現在,我雖不善言辭,但心里對你們是感激的,希望大家能像支持我的老作品一樣支持我的新書《一愛承情,首席的孕妻》在此文簡介旁的“其他作品”里第一個鏈接才是正文。

請大家先看了新書收藏一個,以下是新書簡介,這一部分字數是贈送的。

她是財團繼承人,卻在10歲那年因一場人為的事故而腦部受傷,致使她在19歲時,智力卻依舊停留在10歲。

她身邊的人,無不眼紅、覬覦,虎狼環伺,無數人想要擁有她手中的一切。

他是商界新貴,是從香港遠道而來的首席執行官,也是她想要每天粘著不放的男人,是除了監護人之外唯一能給她溫暖的人。

那時,她喜歡賴在他懷里撒嬌:“大叔,可不可以一直陪著我?”

青年才俊的他被人叫大叔,啞然失笑,溺*地在她額頭印下一吻。

她天真以為的永遠,卻不過是曇花一現。

當他親手奪走了她雙親留下的公司,當他與別的女人舉行訂婚禮,被蒙在鼓里的她,突然出現,卻又被不明來曆的人劫持,從此下落不明。

一別幾年,她再回故土,不但腦傷痊愈,還成了他生意上的競爭對手,她身邊更有一個帥氣的男醫生相伴,甜蜜得令人妒嫉。

然而,在重逢那一刻,眾目睽睽之下,他將她擁在懷中,霸道地宣布:“想拿回公司?跟我結婚。”

她優雅冷靜地笑著:“好啊,但我不負責履行妻子的義務。”

某夜,她不准他進臥室門,他被堵在了門口。

他蠢蠢欲動:“怎麼,我洗得香噴噴的,你卻讓我睡沙發?”

她一臉憤懣,舉起手里那透明的塑膠:“說,這個T為什麼會有針孔?”

他淡定地挑眉:“我紮的。”既然被發現,他也不隱瞞了。

“你無賴!”她怒,卻被他順勢帶入懷中以吻封唇,邪肆地低語:“如果每天耍無賴就能造出一個小無賴,我樂此不疲。”

她的心,從未如此慌亂。她不是不喜歡小孩,只是,她無法看透眼前的男人究竟有幾分真實?

這是一場棋逢對手的博弈,看誰先贏了誰的心動了誰的情。

終于,她懷孕了,這天,她的丈夫晚歸,她被寒冷驚醒。銀白的月光下,他手持雪亮的尖刀抵在她隆起的小腹:“尤家的人果然留不得,你害她流產,我是不是也該結束你肚子里的生命,為她流產的孩子陪葬!”

***********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我的付出,卻不是你所需。

他說:“我甯願你對我恨之入骨,也不願被你視若無睹。”

她說:“當你在遠方幸福著,我能給你的最好的禮物就是——忘記。”

幸福是什麼?就是每一次說再見之後,都能在下一個轉身看到你。

上篇:續:大結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