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億萬總裁的淘氣小暖妻 第八十一張 愛她,就應該保護好她!  
   
第八十一張 愛她,就應該保護好她!

聽到他這樣說,她應該感到欣慰不是嗎?

可是…,為什麼心越來越痛,越來越沉重!

她心里明白,他是在乎的,因為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情不自禁的加重了手臂的力道,她被他捏疼了,小臉緊緊地貼在溫厚的胸膛里,呼吸困難.

"對不起…"現在除了這三個字,她不知道還能對他說什麼?

霍景延的心反複被刺痛,聽到珂珂一次又一次的道歉,他倒覺得是自己做錯了,說好了不再離開她,好好守護她,卻沒能做到.

現在她被人欺負了,他又有什麼資本去責怪她!

他疼惜地在她的額頭親吻,"寶貝兒,忘了它,以後我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你,我會保護好你,更加愛你,你只要記住,你的身體只有我碰過,只屬于我!"這聲音低沉厚重到極限,仿若肺腑之言.

他的大手輕輕地撫摸著她光滑的脊背,更像是在傳送一種無形的力量,此時,他懷里的小女人是那麼的柔弱,需要他的寬慰,不能再遭受任何打擊!

這綿延動聽的情話卻讓珂珂疼側心扉,他越是寬容,她就越覺得對不起他,灼熱的淚水潸然而下,為了不讓自己哭出聲,她緊緊的要著唇瓣,嬌小的身體在他的懷里輕輕地顫動著.

她纖細的手臂緊緊的纏繞在他精瘦的腰身上,唇瓣親吻著他的胸膛,她也只能這樣回應他!

休息一晚,珂珂漸漸恢複體力,餐桌上擺滿豐盛的早餐,她知道是他吩咐私廚做的,昨晚他還特意叮囑她,要好好吃飯,要是再瘦下去,他就要一日三餐盯著她吃飯,而且每頓都要喝一大碗湯.

珂珂最怕喝湯了,所以,她乖乖會的吃飯,爭取讓自己長胖一點點!

從公寓出來,她不想去工作室,吩咐司機把車開到霍氏大廈,她想他了,雖然分開還不到兩個小時,她心里空洞悲涼,強烈的渴望見到她,只有在他身邊她才能有安全感!

今天,珂珂穿了件米白色寬松的羊絨毛衣,這毛衣穿在她身上仿佛變成了輕紗,行走起來,飄逸靈動,包裹著她纖瘦曼妙的身段,有一種不言而喻的美感!

她的小臉白皙通透,表情淡漠,靜若仙子,邁著輕盈的步伐穿過大廳,進入電梯,一路引來羨慕驚愕的目光,公司的人差不多都認識她,知道她是總裁的未婚妻,可能也只有這樣一個美的不像人的女子才能走進冷情總裁的內心.

珂珂走到霍景延辦公室門口,正在辦公的吳秘書看見她,連忙站起來問候:"胡小姐,霍總今天沒來公司!"

"哦,那我去里面等他!"她勉強露出一抹笑容,心想他肯定出去辦事了,應該中午會回來吧!

進入辦公室,她看見自己的那張桌子還在,他還沒有撤掉,轉眼又看到他的辦公桌上堆了一疊文件,有點亂,她走過去慢慢整理,按照原來的順序稍微放整齊一點,這應該是他離開一個禮拜後積攢下來的文件,都是需要他簽名的.

看著這厚厚的文件夾,她的心在隱隱作痛,他肩上的工作好重,美國的公司需要他,這邊的公司也需要他,自己還總是給他惹麻煩,他該多累呀!

真的有資格做他的老婆嗎?也許他該找個精明能干的,可以幫幫他,例如像白舒那樣的!

珂珂又開始妄自菲薄,庸人自擾了,要是被大哥哥知道她有這樣的想法,肯定又要狠狠教訓她一頓!

眼睛掃過桌子的一角,側邊的抽屜半掩著,她隨手拉開,里面有個白色的信封,看起來很厚重,應該裝了什麼東西,不過肯定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東西,她無意識的拿出來翻看著,反正閑著也無聊,找個東西來翻翻.

當一張張刺眼的照片映入她的瞳眸時,她的瞳孔無限放大,小臉瞬間變得煞白,慌亂地跌坐在大皮椅上,這是她在王智軒公寓的情景,有在餐廳吃飯的畫面,還有她主動吻他的畫面,現在她終于明白了,為什麼王智軒一定要逼迫她主動吻他,原來他是有目的.

她的心似乎落入萬丈深淵,沒有重心的往下沉!

照片里,珂珂的表情雖然冷淡,但每一個動作都是她主動的,看不出來是被強迫,那他看到這些照片會是什麼樣的想法,為什麼沒有責問她?為什麼昨晚還對她那麼好?那麼溫柔的安撫她?

突然,她意識到什麼,慌張的把照片塞進抽屜里,飛快的跑出去,她知道他一定是去找那個壞男人算賬去了,那個壞男人那麼狡猾奸詐,他怎麼能打得過他,她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去找他,甯願自己死一百次,也不能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霍景延在珂珂心里,是正派的,是溫文爾雅的,是尊貴的,所以,珂珂認定霍景延不是王智軒的對手.

不過,這次霍景延在珂珂心中的形象要徹底顛覆了,從此珂珂就會更怕他,可能他一個拳頭就會要她的小命!

珂珂上車後,不停的要求司機加速,司機的表情很痛苦,因為霍景延交代過,不讓珂珂到處亂跑,可是現在他哪有機會說話.

她還打電話給劉易陽,請求他來支援,劉易陽好歹是個警察,要是大哥哥真的出什麼事,或許他能幫上忙,最好把那個惡男抓進監獄,判個無期徒刑!

正在警局處理公務的劉易陽,接到珂珂電話後,帶著槍,開著警車十萬火急的趕到王氏大樓,像是要執行什麼特大任務那般重視.

劉易陽幾乎跟珂珂同時到現場,可見他開車的速度有多快,這警察直沖進大廈內,也沒人敢攔,有幾個保安走上前來,他揮了揮自己的證件,那幾個保安灰溜溜的退下.

珂珂打霍景延電話,一直是無人接聽狀態,她快急瘋了,小心髒猛烈的跳動,白皙的小臉滲出細密的汗珠.

劉易陽拉著珂珂快步來到王智軒的辦公室,里面沒人,秘書說他跟一個樣貌不凡的男人上天台了,還吩咐不許任何人上去.

可是,這警察來了,誰敢攔?

兩人又乘坐電梯到達天台,現在已是深冬,天台上冷颼颼的,珂珂穿著毛衣,上去就感到冷風刺骨,身體不停的哆嗦著.

然而,此刻,天台的中間,兩個男人正打的狂熱,由于風太大,他們的頭發被吹亂,毫無形象可言,不過,這個生死緊要關頭,沒人會注意所謂的形象吧!

霍景延白色的襯衣沾染了血漬,精修的黑發垂落在額前,目光凶狠,像是要吃人的猛獸,兩拳就把王智軒打倒在地,王智軒幾乎沒有反擊的余地.

珂珂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恐怖的霍景延,她小嘴張的大大的,腦子里翻江倒海,轟轟作響.

她想要上前去,被劉易陽拉住,"別去,先看看吧!"他倒是擺出一副看戲的姿態.

珂珂又急又怕,當她看到霍景延把王智軒壓倒在地上時,急速的心跳才放緩了點.

"沒想到你未婚夫還有兩下子!"劉易陽看的津津有味,眼眸隨著兩人打斗的身影移動,這畫面太刺激了,現場直播看起來意味就是不一樣.

他最喜歡看拳王爭霸賽了,可惜的是,這次的對手有點慘!

此時,王智軒已經被打的面目全非,霍景延幾乎每一拳都精准地打到他的臉上,一張剛毅的俊臉恐怕要毀掉了!

這激烈的場面,跟在擂台上的拳王有的一拼,所以,劉易陽認定,霍景延肯定跟哪個拳王學過幾招.

乍一看,王智軒根本就不是霍景延的對手,胡亂揮舞拳頭,沒有一次打到對方的,全身力氣都耗盡在空氣中.

眼看就要鬧出人命了,劉易陽才拉著珂珂走到兩人跟前.

"大哥哥,別打了!"珂珂焦急的皺眉,手心急的冒汗,劉易陽緊緊的拉住她,她也沒法上前去阻止.

珂珂是怕霍景延把王智軒給打死了,這邊她還帶了個警察過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來幫王智軒的.

這要真的把人給打死了,可就證據確鑿,查案都不用了!

"霍先生,別打了,再打下去,他真的會沒命!"劉易陽不知道這倆人所謂何事打的這麼厲害,他潛意識地感覺到跟珂珂有關.

霍景延本來是跪壓在王智軒身上,聽到珂珂的聲音,一拳靜止在半空中,他轉頭看了一眼,臉色陰鷙,這丫頭膽子越來越大,還帶了個警察過來,最重要的是那個警察竟然牽著她的手.

王智軒被打的神志不清,面目青腫,俊臉變成豬頭,眼看對方的一拳又要打到他的臉上,他緊閉雙眼,決定承受這一拳,還好,有人來了,要不然他今天估計活不成了.

在自己的公司,被人給打死了,就算死,他也丟不起這人!

本來他沒把霍景延放在眼里,才能方面他是絕對佩服,可他怎麼會打拳?

"學長…別打了,我對天發誓,我真的沒有動她,那天她暈倒了,我只是帶她回去休息."他齒牙咧嘴的苦苦哀求,在死亡面前,人可以沒有自尊,可以變得卑微,就連從來不服輸的他,這一刻,他也認命了!

霍景延又狠狠推了王智軒一把,王智軒的頭重重的撞擊在地面上,疼的他咬牙切齒,面部猙獰不堪,看到他奄奄一息,他才矯捷地站起身來,拍了拍手,黑眸冷冷睥睨他.

"早就警告過你離她遠點,是你自己找死,再有下次,我一定讓你死的很慘!"

珂珂聽到王智軒這樣說,她的心情豁然開朗,自己還是乾淨的,沒被別的男人碰過.

呵呵,她欣喜的咧嘴笑了!

他霍景延大步走到珂珂身邊,珂珂低著頭不敢看他,劉易陽這才放開珂珂.

"拳法不錯,改天可否請教幾招?"劉易陽伸出手,滿心佩服的看著霍景延,現在的他可不像個警察,更像個武林同盟.

霍景延也禮貌性的伸出手與他握手,俊逸的臉龐滿是汗水,表情依舊冷漠,沒有絲毫的波瀾,根本不像是經過一番生死搏斗.

"你隨時可以找我!"他的言語犀利,透著一股強烈的自信.

而後,他頭也不回地往電梯口走去.

珂珂連忙走到一邊的欄杆上拿起他的外套,向劉易陽擺了擺手,算是道別了!

急忙又小跑著跟在霍景延後面,霍景延冷眼看著她,一言不發,無形的壓抑著她!

劉易陽走到王智軒身邊,蹲下身來,皺眉看著他淤青紅腫的面孔,"嘖嘖…,王總,你的拳法實在讓我汗顏呐!以後可別到處跟人打架了,你的這雙手也只適合數數錢!"明顯的冷嘲熱諷.

王智軒吃力的從地上爬起來,滿嘴的鮮血,估計是門牙被打掉了,口齒不清的呵斥道:"你到底是不是警察?為什麼不抓他?我要去警局投訴你失職!"

劉易陽緩緩站起身來,拿著自己的工作證在他眼前晃了晃,看他紅腫的雙眼,估計他也看不清,直接來個自己我介紹.

"很抱歉,我是屬于重案組的,只負責刑事案件,你們這打架斗毆不在我的管轄范圍之內,要投訴,我隨時恭候,看你應該傷的不重,自己叫救護車吧,再見!"

話音剛落,他轉身大步走向電梯,背對著王智軒擺了擺手,明顯的坐視不理,看戲類型,曲終人散!

剛剛王智軒向霍景延求饒的話,他也是聽在耳里記在心里,珂珂失蹤的那兩天,他也在四處尋找,沒想到是被王智軒給藏起來了,要不是看他差不多要掛了,他真的想再給他兩腳!

王智軒憤恨的跺腳,一個不小心又把自己給傷了,痛的他蜷縮在地,重新倒回血泊中!

劉易陽算是大發慈悲了,下樓時順便通知了他的秘書.

——

珂珂跟著霍景延上車,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她從包里拿出紙巾,想幫他擦去臉上的汗水,手還沒抬上去,就被他捏住手腕,好大的力道,她痛的皺眉.

"你是不是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他大聲呵斥,黑眸微眯著,剛剛的殺氣還沒有完全褪去,臉上有一層陰霾,看起來有些恐怖.

珂珂擰著眉目,手腕輕輕的轉動掙紮著,"疼!"咿呀地發出聲音,她的骨頭都要被他捏碎了,看他在氣頭上,她連大氣都不敢喘,更不敢反駁.

珂珂知道自己又犯錯了,昨晚還口口聲聲答應他不會再到處亂跑,這不,今天還帶了個警察跑過來,幸好,他沒事!

看她可憐巴巴的小模樣,霍景延滿臉的無可奈何,放開她的手,歎口氣,發動車子疾馳而去!

車子駛入公寓車庫,霍景延先下車,珂珂跟在他後面,手里還抱著他的外套,想把外套給他披上,又沒敢,像個古代侍奉主子的小丫鬟,生怕一個不注意就把主子給惹怒了,時刻觀察他的表情,憂心忡忡的跟在他後面.

霍景延當然是沒理她,大步走在前面,他萬萬沒想到,這丫頭會找到他,一向機智的他,現在也想不通了!

進屋後,珂珂才開口,"我去幫你放洗澡水!"低著頭就往浴室走.

不料,卻被霍景延一把抓住,他的臉上的汗水已經干涸,臉色鐵青,幾縷黑發垂落在額前,眼眸直直的盯著她試圖躲閃的小臉.

珂珂緩緩的靠近他,手胳膊被他抓疼了,她也沒敢叫出聲,這個時候該服軟道歉.

"對不起,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怕你出事…所以…"她看著地板游離思索,腦海里還回放著他揮拳打王智軒的片段,心想,那一拳要是打在她身上,估計要魂飛魄散了!

"你給我好好記住,這是最後一次,下次你再敢到處亂跑,信不信我打斷你的腿!"他的語氣異常的陰冷決絕,手上的力道再次加重.

警告她的同時,他的心也是起伏不定的,怕她受到傷害,可是這丫頭,怎麼就是不聽話.

珂珂咬著唇瓣,猛地點頭,"還好你沒事,我真的很擔心你!"一副乖順的小模樣,言語中帶著誘人的稚嫩.

霍景延心軟了,本來他是很氣憤的,想回到家一定好好教訓她一番,但是現在看她這軟糯的態度,他也無從下手,警告她一句就算了吧!

這丫頭總是讓他心神不甯!

他俯身靠近她,這距離如此之近,幾乎要碰上她的鼻尖,黑眸洞悉著她的小臉,"我可能要比你想象中厲害的多,所以,以後不要為我擔心,把你自己管好,什麼地方該去,什麼地方不該去,你應該知道吧?用不用我給你羅列一遍?"他就是指王智軒那里,她絕對不能再踏足半步.

珂珂連忙擺手,抬眸與他對視,"不用,我知道啦!"黑眼珠隨即轉動幾下.

其實,她心里在嘀咕,還不是為了你,要不然打死她都不會再去那個鬼地方!

"放水去吧!"幾秒鍾的功夫,他就轉移話題了.

"哦!"珂珂大腦短路片刻,才回過神.

這男人轉變的真快,她在他面前就像個智障兒,這樣下去,早晚都會精神崩潰!

霍景延洗完澡從浴室出來,穿著白色的浴袍,整個人看起來神清氣爽,面容恢複俊朗柔和,可見那陰霾已經散去.

見他出來,珂珂忽地從沙發上站起來,大眼睛撲閃兩下,"你…還去公司嗎?"很不自然的問道,兩只手緊張的不知該往哪放.

這氣氛有些曖昧了,他的眼神那麼灼熱,她意識到接下來,這個男人可能要把她吃掉!

霍景延大步走過去,靠近她一寸的地方停下來,垂眸看著她,他身上散發著沐浴後的清香,珂珂情不自禁的伸出雙臂抱住他,小臉埋在他的懷里,輕輕的呼吸著.

"有沒有想我?"他雙手放在她的小腦袋瓜上,輕輕的抬起,動作很溫柔,跟剛回來的態度完全不一樣,語氣也緩和很多,不再是一副教訓人的姿態.

珂珂抬頭仰視他,圈住他腰部的小手抬起,輕輕的觸摸他俊朗的臉龐,清澈的大眼睛像是會說話一樣,泛著濃濃的思念之情.

"想,很想,每一秒鍾都在想你!"她氣若游絲,語氣柔弱輕飄,每一個字卻帶著強烈的韌性.

回應她的自然是濕熱的吻,像是要把她吞噬那般的熱切,她也是熱情的回應他,心里的陰影散去,彼此之間再也沒有任何隔閡,有的只是想融為一體的*.

他口齒間呢喃:"勾心的小東西!"

珂珂緊緊的圈住他的頸項,眯著眼,釋然地笑了!...

,:..

上篇:第八十章 因為太愛你,所以不在乎     下篇:第八十二章 史上最霸道求婚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