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億萬總裁的淘氣小暖妻 第一百零一章 感情最終會輸給現實!  
   
第一百零一章 感情最終會輸給現實!

翌日,霍景延帶著珂珂坐上一輛黑色的加長版勞斯萊斯,珂珂興奮極了,趴在車窗邊看著外面飛速倒影的景觀,上次來這里沒有好好玩,這次可要玩夠了再回去!

一個小時過去,車子依然沒有要停下的意思,珂珂有些急了!

霍景延倒是一會沒閑,電話一個接一個,沒休止了!

"喂,我們去哪呀?怎麼還沒到?"見他拿掉了耳機,珂珂急忙問道,生怕下一個電話再打進來,她又得等.

霍景延不動聲色地把手機放到側邊的台面上,然後轉過身單手把珂珂拉入懷里,哄慰道:"累了吧!先睡會,大概還要兩小時."

"啊!"珂珂的小嘴張成o字型.

這哪是出來玩,在車上就要坐幾個小時,這一天也才12個小時好不好?

悲催!珂珂苦悶地皺眉.

"睡吧!到了叫你!"霍景延撫了撫她的肩膀,俊臉平靜如常.

兩個小時後,車終于停了!

還好這車內寬敞,珂珂在里面睡了個好覺.

不過,珂珂下車後首先入眼的便是色澤淡雅,質地細膩的法國石灰石構造的如碉堡似的房子,喜悅的笑容即刻消失了!

這里有什麼好玩的?

再仔細一看正前方的旗杆上,五星紅旗隨風飄揚,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駐美大使館?

"走吧!"霍景延沒有理會她的驚呆,拉著她的手往里面走.

從始至終,珂珂沒說一句話,因為她沒話說,疑慮萬千!

顯然,霍景延是來辦事的,里面安靜的只剩腳步聲,哪像游玩的地方.

半個小時後,倆人從里面出來,珂珂嘟著嘴跟在他後面,氣呼呼的!

抬眼一看,日當中天了,寶貴的半天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明天下午的飛機回國,進入倒計時狀態!

上車後,珂珂沉郁地看著男人俊朗淡漠的側臉,小聲嘀咕道:"我們不會就這樣回去吧?"

來時用了三個小時,回去也要三個小時,這一天就在車上度過了.

霍景延先吩咐司機開車,語速超快地說了具體的地點,珂珂豎著耳朵也聽不明白!

"不會,今天內都不會回去!"他伸手扶了扶她臉頰上的發絲,又問道:"肚子餓不餓?"

珂珂抿了抿唇,搖頭,垂眸看到台面上的文件袋,很好奇,"我們來這里干嘛呀?"

霍景延修長的手指敲了敲文件袋,黑眸睨著她,"辦國籍轉移,要不然回去怎麼跟你領證?"

珂珂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她還從來沒想過這事呢,領證?那就是合法夫妻咯!

珂珂咧嘴笑了笑,又往他懷里蹭了蹭,"你以後做什麼事情能不能提前告訴我呀?我腦子不好使,猜不到的,每次都事後才知道,事前都要郁悶好一陣呢!"

似乎在跟他商量,又似乎在埋怨他.

霍景延蹙了蹙眉,一臉深沉,被珂珂這樣一說,他才意識到自己可能有的時候太獨斷了,不跟她商量,不提前告訴她原因,好像習慣了安排好一切.

"嗯!"他輕哼一聲.

珂珂仰著小臉,很認真地看著他,一字一字地,像是在發表重要講話那樣說道:"我是你老婆,喜怒哀樂都要與你分享,以後你不能再把我當小孩子了,要不然,我可要生氣了!"

霍景延看她鬼靈精怪的小模樣,說出的話又是一本正經的,完全不搭調,勾唇笑了笑.

珂珂見他一臉的不重視,還出奇地笑了,嬌嗔:"跟你說正經事,不許笑!"

"好,我答應你!"他幽深的黑眸微眯,恢複冷酷的姿態.

"那好,我們下一站去哪?"她馬上問道.

霍景延感覺上當了,本想給她一個驚喜的,看來是不行了!

"去看一眼自由女神像."

自由女神像是美國的標志之一,到紐約是一定要去瞻仰女神風采的,上次來沒有機會帶她去,這次一定要帶她去看看,不過早上臨走前,蘇怡提醒過霍景延,珂珂在懷孕初期不能太勞累,所以,他沒打算帶她坐船近觀,遠遠看一眼算是過了.

聽到自由女神幾個字,珂珂開始聯想在哪個美國大片里見過,沒注意聽霍景延說的"看一眼"三個字.

到達目的地,珂珂伏在岸邊的圍欄上眺望著遠處的自由女神像,眼看旁邊的游客都在陸續登船,她也急了,拉著霍景延往前走.

霍景延單手攬住她的腰身,柔聲道:"你現在不能坐船,遠遠的看一眼就好!"

珂珂不滿地凝視他,反駁道:"車都能坐,為什麼不能坐船,不行,我一定要去近距離看看,好不容易來一趟,就這樣看一眼,多浪費!"

"沒有提前訂票,怎麼上船?"霍景延抬眸看著緩緩離開岸邊的游輪,淡淡地說出原因.

珂珂氣的直跺腳,"你故意的,就是不想帶我去,哼!"什麼心情都沒了,繞開他往停車的方向走.

岸邊的風有些大,珂珂穿的是淡粉色的羊絨毛衣,冷風一吹,頓感刺骨,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上車後,才感覺到溫暖,似乎她現在這樣不太適合出來游玩,算了吧!原諒他!

"我肚子餓了!"她拉著他大手把玩著,剛剛的怨氣消失了.

霍景延另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不生氣了?"

珂珂咧嘴笑了笑,搖頭,還是沒心沒肺的好,省的對什麼事都念念不忘!

接下來,霍景延帶珂珂來到華爾街有名的中餐廳吃飯,吃過飯後又帶她去百老彙看音樂劇.

揚名世界的百老彙表演真的是很棒,所有的聲音都好像是靡靡之音,極盡奢華與躁動,就連珂珂這個第一次看歌劇的外行都被迷的神魂顛倒.

從歌劇院出來,她的小臉笑的像是個耀眼的小太陽,美麗的東方面孔,輕盈的身段,仿若落入人間的仙子,擦肩而過過的西方人都忍不住多看她幾眼,要不是旁邊有霍景延這般帥氣倨傲的男人守護著,估計很快就被熱情開放的美國男人給圍攻了!

珂珂第一次感覺到歌劇是這麼好看,這麼吸引人,剛走進去時,她以為自己會睡覺,誰知,音樂聲想起,演員們出場後,她激動的身上每個細胞都在跳躍,眼睛不舍眨一下!

這下算是心滿意足了!

挽住霍景延的胳膊,穿著平底鞋的珂珂身高只到他的肩膀處,顯得格外嬌小玲瓏.

此時,天色已見黃昏,接下來該回家了吧!

誰知,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乳白色的猶如城堡類型的大房子前面,珂珂眯眼看了看,似乎有點眼熟!

"走吧!去mike家做客!"霍景延拉著呆愣的珂珂往里面走.

繞過諾大的噴泉,上了幾個台階,精致的雙開門緩緩打開,里面走出一個美麗的女子,一襲乳白色的修身長裙,棕黃色的長發高高挽起,精致的臉蛋化了淡淡的裸妝,很尊貴,很優雅!

"珂珂,好久不見!"美麗的少婦急步走到珂珂面前,熱情地拉著珂珂的手.

珂珂吃驚地看著她,一字一字地叫出她的名字,"郭—小—芙!"

闊別一年多未見,她的變化太大了,要是走在大街上,珂珂肯定認不出她來.

這邊,霍景延已經走進去跟mike熱聊起來.

"走吧,我們進去說話!"小芙拉著珂珂的手往屋內走.

"小芙,你變了,好漂亮!"

"你沒變,一樣的漂亮!"

正當倆人在相互誇贊時,一個長相精美張狂的外國女人從盤轉樓梯上走下來,妖豔的水蛇腰扭動的幅度很大,深邃的藍眼睛帶著不屑和輕視.

她的目光在珂珂和小芙的身上停留片刻,然後徑直走到mike身邊緊貼著坐下來,熱情地跟霍景延打招呼,跟剛剛冷傲的樣子完全不像一個人.

珂珂訝異地看了看一臉平靜的小芙,低聲問道:"她是誰?"

小芙抿了抿唇沒有說話,拉著珂珂上樓走進臥室,兩人在靠窗邊的沙發上坐下來.

小芙頓了頓神情,淡淡地回道:"mike的老婆!"

聽到如此震撼的介紹,珂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睜得大大的,滿臉的不可思議.

小芙拍了拍她的肩膀,緩緩站起身走到寬大的玻璃窗邊站著,朦朧的月光透過玻璃窗折射在她精美的臉龐上,顯得有些蒼白無色.

看著她瘦削落寞的背影,珂珂的心狠狠地揪起來,似乎有點透不過氣起來!

"為什麼?mike沒有跟你結婚嗎?"

"他怎麼會跟我結婚?就算他同意,他的家人也不會同意!"

"那你跟他在一起算什麼?"

"情人,床伴,說難聽點就是小三!"她苦笑.

"你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他怎麼能這樣對你?"珂珂氣憤地站起身.

小芙籲了口氣,柔美的眸子泛著點點亮光,語氣平淡的像是在說著別人的故事.

"感情最終會輸給現實,現實就是這樣,他必須娶那個女人,要不然就不能繼承家業,我只能沒名沒分地待在他身邊,等哪天他厭倦了,我也該走了!"

什麼情況?怎麼跟中國舊社會一樣,潮流前線,發達自主的美國也有包辦婚姻繼承家業這個說法嗎?

珂珂不相信,她認為肯定是mike花心,想左擁右抱,恣意人生呢!

"你不用為我抱不平,我已經很知足了!"她轉身淡漠地指了指周圍的一切.

"住著漂亮的房子,穿著名牌衣服,還有無上限的信用卡,永遠都刷不爆,這樣的生活有多少女人向往,我這麼一個平凡的人,能過上這樣奢華的生活,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如果還埋怨,就天理不容了!"

珂珂聽得出來,她是在自嘲自諷,她不開心,因為她不是一個愛慕虛榮的女人!

珂珂暗自腹誹,沒有去安慰小芙,她心里明白這個時候再多的安慰都是沒有用的,只能增加她的心理負擔.

等倆人從房間出來,首先入耳的是女人狂妄的笑聲,還不止一個.

珂珂扶著圍欄看著樓下的客廳的火熱景象,mike和霍景延被四五個金發美女圍著,個個穿著裸露,盡顯嫵媚!

談笑風生,好不歡快!

她的小臉立馬耷拉下來,氣呼呼的往樓下走,怎麼能這樣?自己的老婆還在旁邊,他們就這樣奔放,私底下還不更張狂!

"他們很開放的,經常開派對,你看你老公不怎麼說話,你也不用擔心,她們勾不走他的!"小芙跟在珂珂後面解釋.

"mike經常這樣嗎?"

"嗯!"

小芙淡然的回答讓珂珂無法理解,難道她已經被同化了?還是為了現在的環境,隱藏了自己的初衷?

她走到他們後面,幾個金發女人同時看向珂珂,然後接頭接耳不知道議論什麼.

此時,霍景延背對著珂珂,看到對面幾個女人驟變的目光,他轉身看了看.

"過來!"他向珂珂招手.

珂珂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目光灼灼地看著他俊朗迷人的臉龐,想必這些女人都把他當獵物來勾搭了吧!

"霍景延,我很不舒服,我要回家!"她直呼其名,像女王附體那般的驕傲恣肆.

mike放聲大笑,拍了拍霍景延的肩膀,故意調侃道:"珂珂又變凶了,你真的已經考慮好要跟她結婚?"

霍景延不以為然地對著一邊的外國女人解釋:"別見怪,被我寵壞了!"

幾個外國女人肆意地看著珂珂笑,還不停地小聲嘀咕著,那表情,那笑容,那眼神像是看怪物一樣,看的珂珂心里翻江倒海!

雖然他們說的的英文,珂珂還是聽懂了,她氣的炸毛,血液都是沸騰的!

珂珂憤恨地瞪了一眼mike,又冷冷掃了一眼那幾個女人,轉身跟小芙道別:"我走了,你要是不開心就回去,咱國家的好男人多了去了!"

說完,珂珂徑直往外走,這里真的待不下去了,就算她封建也好,不入流也好,但那幾個女人看霍景延的眼神分明就是饑渴的,她看著就不舒服,惡心!

珂珂走出去後用余光看了看後面,沒人跟上來,氣的不行,這男人真過分,就這樣眼睜睜看她獨自一人離開,也不說句話.

看著黑漆漆的馬路,珂珂也不敢走了,在一邊的噴泉岸上坐下來.

不一會兒,霍景延從房子內大步走出來,四處看了看,看樣子是在尋找珂珂.

珂珂看見他不為所動,夜深了,溫度很低,她凍得厲害,整個人縮成一團.

"珂珂——"

沒看到珂珂的身影,霍景延有些急了,強勁的肺活量,這一聲聲的呼喚,刺破了漆黑靜謐的夜空.

珂珂聽到了,眨了眨眼睛,葛然地笑逐顏開,白皙如玉的小臉照亮了那雙清澈的黑眸,也照亮了那仿若流星劃落的笑容.

很美,也很欠揍!

裝作沒聽到,惡作劇……她准備上演惡作劇!

誰知,很快,男人已經站到她面前,看著她像小貓一樣蜷縮著,他憐愛,氣憤,想教訓她!

但是,他不能,至少現在不能!

"胡珂珂,你是不是欠揍?我叫你,你不會應一聲嗎?"

他又氣又急,看她往外走,他簡單的跟mike道別就出來了,走到外面看不到她,他心都慌了,這女人竟然躲在角落里一聲不吭,明擺著讓他擔心,也只有她敢這樣在他面前放肆,要不是看她懷著孕,他真想好好扁她一頓.

對于他的憤怒,珂珂不以為然,傻傻地笑了笑,美眸直勾勾地盯著霍景延寒冰似得俊臉,嬌魅地咧著凍得有些發白的唇瓣.

只笑不語,想氣死人!

霍景延喟歎一聲,彎身把她抱起來,這時,車子的亮光籠罩了他們.

抱著她冰冷的身體,霍景延的心不由地刺痛了下,劍眉緊蹙,攏了攏身上的大衣把她包裹著,大步往車子的方向走去.

上車後,他吩咐司機調高車內的溫度,脫下身上大衣把她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個烏溜溜的腦袋瓜.

珂珂任由他擺布著,不言不語,清澈的水眸一眨不眨地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霍景延抬手在她臉前晃了晃,低斥一聲:"傻了?"

"很香豔吧?"她反問,輕飄飄的,酸溜溜的.

霍景延無奈搖頭,俯身在她光潔的額頭親吻一下,下顎抵在她的發頂上.

片刻後,他耐心地解釋道:"你別誤會,她們是我的大學同學,都結婚了!"

珂珂心底"隔"地一驚,她該相信他的,為什麼要生氣?為什麼要吃醋?

對,是因為mike和小芙的事情,她心里才難受的.

"我相信你,但是mike太過分了,他為什麼這樣對小芙?"

"那是他們之間的事情,我們管不了,你別多想,對身體不好!"

珂珂忽地從他懷里掙脫,凝視著他的黑眸,冷聲問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這事?"

霍景延如實點頭,對于mike他是很了解,mike是英國上流社會貴族的後裔,根本不可能會娶一個普通女人,更別說是中國女人,小芙能繼續留在他身邊,已經是極限了.

珂珂緊咬下唇,擰著眉,隱忍地撇過臉,他早就知道,為什麼他不說?是不是男人都認為女人只是附屬品,想換就換,可以無所謂的!

------題外話------

這麼久了,大家還記得小芙是誰不?不知道的可以返回《珂珂打人了》《四年後》那兩張去看....

,:..

上篇:第一百章 想念不如相見     下篇:第一百零二章 分開睡,哪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