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億萬總裁的淘氣小暖妻 第124章 老婆,恭喜你!  
   
第124章 老婆,恭喜你!

珂珂細想了想應該不是主辦方,這身禮服一看就是價值不菲,還非常的合身,就是為她量身定制的,如果沒有准確的尺寸,哪能這麼巧妙呢!

正當她在思忖時,門鈴又響了,這次是主辦方的負責人來接她去晚會現場,一個年輕的女孩.

田韻又從袋子里拿了一個鞋盒出來,打開鞋盒,里面是一雙鑲著水鑽的白色坡跟時裝鞋.

"胡小姐,趕緊穿上走吧!"田韻把鞋子提到珂珂跟前.

珂珂愣了愣,伸出白皙的小腳,小心翼翼的穿上,生怕弄掉鞋面上閃閃爍爍的水鑽.

這鞋子,出乎意料的合腳.

珂珂就算再迷糊也想到了,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還自以為是的認為他找不到她會很著急呢!

看來她還是沒能逃過他的視線!

田韻和珂珂一起離開酒店,走出酒店大門,田韻就告別了.

頒獎晚會場面很盛大,嘉賓大概有上千人,座無虛席.

衣著光鮮的嘉賓依序從紅毯走過,然後進入會場,珂珂看著一張張陌生的面孔和一雙雙驚豔的眼神,心里有點不自在,小臉上的笑容也變的有些機械化.

雖然不是第一次參加這麼盛大的頒獎會,但她第一次穿這麼耀眼,難免引人注意了!

珂珂的座位在第三排,坐下後,她整個人縮在舒適的椅子內,想躲開周圍人的目光,有男人過來主動打招呼,她也只是淡淡的笑一笑,再沒有下文.

要是會隱身術該多好,哎!被一堆陌生人盯著看的感覺真不好,為她安排了這一切,為什麼不出來見她?

徘徊著,遐想著,思忖著…

雜亂的思緒導致男主持人在台上連叫了三聲"胡珂珂"她都沒聽到,可能剛開始是一連串的日語和英語,她給忽略了.

那麼多前輩和大神級人物都坐在前排等著拿獎杯,她沒想過自己的作品會得獎,來這里純屬游玩湊熱鬧!

殊不知,無心插柳柳成蔭,她不僅得獎,還是最高榮耀獎.

"請第三排16號座位的胡珂珂女士上台領獎!"男主持的目光鎖定珂珂這邊,他已經是第四遍叫胡珂珂的名字了.

話音剛落,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射向珂珂.

珂珂這才回過神來,連忙站起身往主席台上走去.

"哇,漂亮!"男主持人誇張且不失幽默的嗓音高高響起.

珂珂羞紅了臉,盡量撫平內心的慌亂,邁著優雅的步伐上台,這麼多人面前她一定不能出丑.

台下更是嘩然一片,女人們嫉妒的唏噓聲,男人們驚豔的唏噓聲交錯在一起,還有漫畫粉絲們的尖叫聲,形成了濃烈喧鬧的氣氛,使得她的人氣無限量的升華了!

這段路好漫長,珂珂穩步的走向主持人,主持人一直在找話題渲染氣氛,不至于冷場.

終于走到主席台的中央,鎂光燈的聚集點,主持人優雅地抬手與她握手,禮儀小姐遞了個話筒給她.

"胡小姐,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你剛剛在想什麼?我可是叫了你三聲呐!"主持人伸出三個手指頭晃了晃,表情動作十分滑稽,惹得台下的觀眾哄然大笑.

珂珂雙手捏著話筒,燈光的照耀下,水藍色的禮服把她襯托的宛如仙子,白皙如玉的肌膚像是會發光一樣,迫使周圍飾物都變得黯淡下來,精美的小臉更是震懾人心.

第一次曝光在眾人面前,估計從此以後她的人要比她的作品更加吸引人了!

面向前方莞爾一笑,"可能是沿途有些累了,剛剛險些睡著,讓大家見笑了,很抱歉!"清晰優美的嗓音充斥了整個會場,她彎了彎腰,以示歉意!

台下的觀眾很配合地鼓了鼓掌,主持人也沒再追究這個問題,准備進行頒獎儀式.

當主持人說出頒獎嘉賓時,珂珂差點暈倒,這男人還真是神出鬼沒的,竟然跑來當嘉賓了!

給珂珂頒獎的有兩個人,一個是在漫畫界德高望重的木村一郎,也就是泉英社社長,珂珂以前的老板,還有一個是霍景延,他是作為特別邀請嘉賓出席.

倆人一前一後的走上主席台,台下即刻發出尖叫聲,這尖叫聲明顯是指向霍景延的,因為西裝革履的他帥的令人驚叫,把在場的男人都比下去了!

木村一郎面帶微笑的從後台走上來.

霍景延緊跟其後,俊朗深刻的輪廓,神情淡定如常,矯健優雅的步伐,一襲純黑色的西裝,高貴儒雅,風姿卓越,玉樹臨風,所有形容男人風采的詞用在他身上都不為過.

木村一郎把手里閃閃發亮的小金人遞給珂珂,珂珂很禮貌的與他擁抱,木村一郎拍了拍她的後背,說了些贊揚的話,珂珂依然保持著含蓄的笑臉,一雙水眸彎彎的,像一輪彎月,閃亮奪目,奪人心魂!

然後就是霍景延,珂珂勉強的扯出一抹笑意,輕輕地擁抱這個再熟悉不過的男人.

擁抱的瞬間,霍景延大手握住她纖細的腰,還不忘在她耳邊低語,"老婆,恭喜你!"

珂珂的眼眸閃過一絲莫名的亮光,被感動了一下下,大庭廣眾之下,炫耀的主席台上,她也不敢做出什麼舉動,只有微笑示人,小臉上的梨渦越來越深了.

不過,她心里已經把霍景延給踹了無數腳,做出這麼出乎意料的事,還好她的小心髒夠強大,要是有心髒病,肯定當場暴斃了!

珂珂發表獲獎感言後,主持人接過她手里的話筒,她向台下再次鞠躬感謝,然後轉身准備離開.

她剛挪出一步,台下的歡呼聲響起,"胡小姐有沒有男朋友,我們想知道!"聲音有些雜亂,但還是聽得清楚.

主持人求救似得眼神望著她,又把話筒塞到她手里,今天要是不讓她回答這個問題,恐怕台下的人是不願意了.

"我已經結婚了,謝謝!"珂珂簡短的說一句,把話筒轉交給主持人,然後起步從後台離開.

台下又是嘩然一片,失望的唏噓聲陣陣響起!

有一個男人倒是很高興!

果然,霍景延在後台等著她了,頎長的身軀微微依靠在化妝台上,俊朗的臉龐露出慵懶且迷人的笑容,渾身散發著魅力自信的光芒,像是什麼事都在他的掌控之內!

珂珂雙手提著裙擺,加快步伐走過去,下台階時差點絆倒.

還好,霍景延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她,要不然珂珂肯定要摔個狗啃泥!

"為什麼跟蹤我?"珂珂站穩身子,燦若星辰的黑眸冷冷地瞪著他邪乎的俊臉.

霍景延揚唇淺笑,他費盡心機討好她,這女人一點不領情,像是要吃人一樣,剛剛在台上巧笑倩兮的樣子一去不複返!

"老婆,玩夠了沒,我們回家吧!"霍景延對她的質問充耳不聞,大手捏著她的小手,寵溺地說道.

"哼,誰跟你回家,要回你自己回,我不回!"她想甩開他的手,可怎麼都是無用功,怒氣騰騰的小臉皺成一團.

小伎倆被戳穿,珂珂有點羞惱,小臉染上紅潤,嬌憨可人!

毫無防備下,在她的驚呼聲中,霍景延已經把她打橫抱起,"捉迷藏玩了一個多月,該結束了!"他低笑一聲,抱著她大步往外走.

這下可不得了,燈光閃亮的會場外,月光皎潔的夜空下,一群記者黑壓壓地圍了上來,這震驚的畫面被記者哄搶似的拍了下來,閃光燈在珂珂和霍景延身上臉上斑斑駁駁地閃爍著.

珂珂捂著臉,霍景延像個沒事人一樣繼續往前走,直到一輛商務車前停下.

司機打開車門,他把珂珂放進車內.

霍景延正欲關上車門,珂珂伸手拽住他的衣角,懦懦地問:"你去哪?"她怕他不管她,畢竟她剛剛的態度很不好,這男人陰晴不定的,真生氣了不理她也很正常.

"小笨蛋,我當然是要去那邊的門上車!"霍景延捏了捏她的臉頰.

珂珂左右看了看,似乎像那麼回事,"不用,我坐過去就是了!"她往另一邊的位置挪了挪.

霍景延傾身坐進車內,伸手把珂珂攬在懷里,珂珂剛剛的舉動很讓他欣慰,完全一副依賴他的小女人樣,他愛傷了這樣的她.

但是,在會場上,聚光燈的照耀下,眾人的矚目下,那樣的她美的奪魂勾心,他心慌了,怕她的美好被別人看了去,她只屬于他一個人,別人多看一眼他就會心里不舒服.

"先回長島酒店,我還有東西落在那!"珂珂對著司機吩咐道,她出來時只帶了錢包,行李還在酒店內.

"放心吧!我不是來抓你回去的,你想去哪玩我都帶你去,算是我們的蜜月旅行!"霍景延貼在她的耳邊吐氣如蘭,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臉頰上,酥酥的,麻麻的!

蜜月旅行,曾經是珂珂非常期待的,可是現在她心里有個大疙瘩,哪有心情跟他度蜜月.

同時,珂珂也很惱恨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的防護牆,被他輕易的給推翻了.

在這個陌生的城市,她很想依賴他,在他的庇護下,她特別有安全感,可以什麼都不去想,只要跟著他就對了!

無可否認,霍景延在她心里是多麼強大的存在,如果不是他准備的禮服,她今晚肯定要出丑.

而她在他心里是什麼樣的呢?是不是可有可無?

這女人又開始妄自菲薄了!

回到酒店,珂珂開始糾結了,這是單人房,只有一張床,她心里還有一股氣,不想跟他睡在一起,說不定在他的軟硬兼施下,她又要繳械投降了!

"你再去開一間房!"珂珂低著頭說,明顯的底氣不足,畢竟是夫妻倆,哪有分開兩個房間的道理.

霍景延不動聲色地拉她坐到床邊上,抬手在她的後背摸索著.

"你干嘛?"珂珂警惕性地往一邊縮了縮.

"你想穿著禮服去吃飯嗎?"霍景延挑眉看著她驚慌的小臉,心想你身上我哪里沒看過沒摸過沒親過,至于像防狼一樣防著嗎?

"我去換衣服!"珂珂提著裙擺站起身,從包包里拿了一條印花裙子走進浴室,說到吃飯,她還真是餓了.

霍景延滿臉的無可奈何,他今晚無論如何都要把事情交代清楚了,被她這樣排斥,他很受傷!

珂珂換好衣服,霍景延帶她去二樓餐廳,昏昏黃黃的燈光很有情調,還好是中餐,如果是生魚片壽司之類的,她甯願去買泡面吃.

沒想到日本酒店內還有國內最具特色的灌湯包,珂珂一連吃了好幾籠,那些海鮮肉食她基本沒碰過,一雙眼睛緊盯著熱氣騰騰的小籠包.

霍景延不禁感歎,這女人真好養活!

回到房間,珂珂指著沙發,"你睡那!"

"…"霍景延無語加汗顏,頂多一米五長的沙發讓他怎麼睡?

珂珂見他一臉的不情願,就只有委屈自個了,"算了,我睡沙發!"

霍景延迅速地在她臉頰上吻了下,邪魅一笑,"不行,我們一起睡床上,我有話要對你說!"

珂珂心理斗爭了片刻,還是想知道他會說什麼,于是就妥協了!

"我先去洗澡!"彎身從他臂彎下鑽出去,一溜煙跑到浴室.

半個小時後,她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黑發從浴室出來,身上披著寬大的白色浴袍,小手緊緊地攏在腰間,生怕一不小心走光似得.

霍景延放下手中的雜志,黑眸掃了一眼旁邊桌面上的吹風筒,朝她招手,"過來,把頭發吹干!"

珂珂走過去坐在他身邊,霍景延拿起吹風筒幫她吹頭發,動作顯嫻熟優雅,他調的是小風,很溫和,但是想要吹干這頭長發就需要點時間了.

珂珂先是端坐著,沒一會就感覺脖子酸,干脆就趴在他腿上,這個姿勢很舒服,他修長的手指穿插在她的發絲內,溫和的風輕輕地吹動著,如沐春風的感覺,舒服極了!

沒一會兒,珂珂就被周公召喚去了!

頭發吹干後,霍景延把她抱到床上,蓋上被褥,然後去洗澡,

睡夢中,珂珂被一陣溫涼的觸感給驚醒了,她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霍景延深邃的黑眸正在盯著她,小臉一片恍惚.

霍景延的雙手撐在她兩側,沒有完全壓在她身上,她完全被他籠罩,燈光只能透過周圍的縫隙折射進來.

昏黃的光線,從下往上看,男人的臉龐俊朗深刻,此時還帶著壞壞的笑意,就更加迷人了!

"老婆,醒了!"他的嗓音極致的低沉,像鋼琴的重低音那般深沉動聽.

"你…怎麼不睡?"珂珂眨巴眨巴眼睛,他在她的上方覆壓著,感覺有種很厚重的壓迫感.

幽深的黑眸凝視著她水嫩的小臉,霍景延稍稍抬起下顎,薄唇印在她的額頭上,呢喃道:"有話要對你說!"

珂珂縮了縮脖子,扭過頭,"趕緊說,說完睡覺,我困了!"

霍景延伏在她耳畔,三個重點一個總結就把珂珂糾結了一個多月的問題給羅列出來了.

"一,那個女孩,我只是幫她,別無他意.二,有些事情沒有告訴你是不想給你增加煩惱.三,從此以後我會謹記教訓,無論什麼事都跟你交代,這樣可以嗎?但是,你一聲不吭就走了,我很擔心,吃不好睡不著,老婆,你要怎麼補償我?"

這話怎麼聽怎麼都是珂珂的錯,他倒是把自己的罪名推得一干二淨.

一時間,珂珂無言以對,正當她在組織詞彙辯駁時,腰間的衣帶已經被男人給扯開了,嬌美的身軀像曇花那般瞬間綻放.

珂珂雙手勾住他的頸項,小臉清冷,"不准動我,你什麼事都不跟我說,我要是惹你不高興了,你有很多種方法懲罰我,可我呢?拿你一點辦法沒有."她垂下眼瞼,低聲嘟囔一句,"除了這樣我還能把你怎麼樣嘛!"

在他面前她也只有點小本事了!

粉嫩的唇瓣一張一合,男人聽在耳里看在心里,幽深的黑眸波光瀲瀲,喉結不由地滾動,想去吻她,又忍住了.

這樣已經讓他百感交集,痛不欲生了,她還想怎樣?

霍景延把她的手扯下來,按在自己的胸口處,"寶貝,對于我來說這就是最大的懲罰,你走的這一個多月,我很想你,你感覺不到嗎?"

其實,珂珂是個不記仇的人,一個合理的解釋,一句暖心的話,只要他肯說出來,她就可以不計前嫌原諒他.

直到他今天出現之前,她還對他失望透頂,又惱又恨又氣,心里無時無刻想著不見他,躲開他,可是,聽了他簡短且虔誠的解釋,她很快又原諒他了.

這個男人雖然有些大男子主義,有些霸道,但他很好,很愛她,這點是她是絕對肯定的!

珂珂抬眸仔細的看著他,五官更加突出了,他似乎瘦了,伸手在他的腰身上摸了摸,真的瘦了!

她微微抬起頭親吻他的臉頰,細如蚊聲地說道:"我們明天回家,我想嫣兒了!"

珂珂才是最苦逼的,霍景延只想她一個,可是她確想他們兩個,算來算去,還是她吃虧.

"不想度蜜月?"霍景延面露欣喜之色,珂珂肯跟他回家了,這小女人其實很好哄的,他心里暗暗下定決心,以後不能再惹她生氣了.

珂珂嘟了嘟嘴,思忖片刻,"不想了,以後再說吧,我想嫣兒了,再不回去,她都不認識我了!"

"那你有沒有想我?"男人的黑眸危險地眯起,嗓音沉了幾分,握住她腰部的大手也加重力道,像是在吃醋.

珂珂扭動著身子,小臉笑的詭異,使勁往下面瑟縮,抵在他的寬大的胸膛上,小聲嘀咕:"想,天天想著怎麼懲罰你!"

霍景延用力一拽把她提上來,俊臉緊貼著她的小臉,狂熱的吻猶如瀑布般傾瀉而下,密密麻麻地落在她臉上.

珂珂記不清被他折騰了多少次,身體像散了架似得,就差沒有把她拆骨入腹了!

男人的精力倒是旺盛的駭人,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了,珂珂睡得迷迷糊糊的,醒來時已經是在去機場的路上了.

看了看自己整整齊齊的衣服和紮起的馬尾,珂珂心里像一陣暖流穿過,美妙極了,這男人有的時候很細心!...

,:..

上篇:第123章 這次換我離開     下篇:第125章 有些人不值得你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