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絕色妖仙 第九章:手心溫暖  
   
第九章:手心溫暖

"丸子!丸子!"丸子那圓嘟嘟的身體在地上滾了滾,猶豫不決的樣子讓木白離很是著急,"丸子,你怎麼啦?"走神的瞬間肩膀上又挨了一劍,紅色的血跡瞬間浸染了衣衫,這一劍傷得不輕,疼得木白離一個勁兒的吸氣,卻硬憋著不讓眼淚掉出來,勉強地招架著劍招,自己又不想傷到齊凌,在地上滾來滾去躲得很是狼狽.

就在這時,丸子仿佛下定了決心,紅寶石眼睛里迸射出堅定的輝光,一個急速彈跳以閃電般的速度瞬間撲向齊凌,朝著那脖子就是一口,頃刻間丸子全身的粉毛根根直立,像是被雷劈了一樣,那齊凌也好像被突然施了定身咒,愣在那里一動不動,緊接著丸子的身體直直地墜落下來,在地上摔得箜的一聲,四只小腳有氣無力地彈了幾下就不再有動靜.

"丸子!"這一下木白離登時更加慌亂,沖過去將丸子抱到懷里,還好,有心跳,只是此刻眼睛緊閉著有氣無力的樣子讓木白離非常的心疼,這是怎麼了,不就是咬了齊凌一口麼,怎麼會這樣?木白離顧不得肩上手上的傷口將丸子緊緊抱起坐在地上,眼睛瞧著齊凌依舊呆呆地站在那里,好一會兒才看到他的手指開始輕微的動彈,空洞無神的眼睛慢慢恢複了光亮,當下又十分欣喜,"齊凌!"

此刻見到白離,齊凌連偽裝的假面上都出現了一絲緋紅,眼神閃爍想要別過頭去卻發現木白離被鮮血浸染的肩頭,一瞬間便移動到她跟前蹲下身子,伸出手就要給她檢查傷勢.木白離身子輕輕往後一縮,讓他的手落了個空,"我沒事,你看看丸子吧!"說完將丸子遞了過去,她可不想讓齊凌看到自己身上的傷,一看傷口他就能看出是他所為,到時候肯定會內疚的吧!可是剛剛就是咬了他一口丸子才會變成這個樣子,會不會?木白離手停在了空中,牢牢地抓住丸子,表情很是多變.

齊凌剛要接過丸子木白離手上又是一頓,像是不舍又帶著點懼怕,那些動作讓齊凌心中湧起許多悲苦,原來她是這麼的不信任自己麼?眼前的情景與幻境里的虛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只覺得胸中如同巨石壓頂,堵得讓人窒息.

"白離!"強壓下難過和不適,齊凌又喊了一聲,看著她一瞬間有些驚愕的眼瞳里還彌漫著淡淡的霧氣,齊凌努力的調整了一下自己,輕輕的微笑想要讓自己看起來和善親近一點兒,到頭來因為心中的悲苦又變成了苦笑,只是他慢慢地低下頭去,輕輕的喚,"白離,白離"柔軟低吟仿佛塵埃里開出的鮮花,讓木白離一下子愣在那里,這人,莫不是齊凌?到後來那聲音已然帶著祈求的意味,"白離,痛不痛,讓我看看,好麼?"

"我……"木白離正要答話異變陡生,只見齊凌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順著那月白衣衫留下一道殷紅的血痕,嘴角上殘留的血跡與蒼白的臉色看起來觸目驚心,"齊凌,你怎麼了?受傷了?嚴重不嚴重?"木白離一下便更加慌亂,此刻連敵人的面都還沒見著,自己這邊就傷成了這幅模樣,笙歌更是生死未卜,她關切的眼神讓齊凌心中的郁結緩緩的消散,眼睛里充滿了內疚,"我沒事,讓我看看你吧!"

"不用,不用!"木白離頭搖得像撥浪鼓,"不小心受到的一點兒小傷,不礙事的!我已經止過血了!"師傅給的草藥還真是好用,此刻傷口麻癢癢的已經開始結痂,恢複速度快的嚇人.

"對不起,是我傷害了你!"

"啊!你怎麼知道!"木白離脫口而出之後又騰出一只手將口慌忙掩住,眼睛鼓得大大的,剛剛不是在無意識的狀態麼,他是怎麼知道的?卻見齊凌此刻笑了,眉眼與嘴角俱都微微的彎起,親近而自然,原來齊凌也可以笑得如此溫暖的麼?

他說,"因為我是你的靈獸啊!"

齊凌笑得春風般和煦自然,那笑容充滿了真誠和憐愛,"因為我是你的靈獸啊!"曾經的憤恨到後來心里那一點點兒的芥蒂如今都煙消云散,他甚至有些慶幸,白離,因為你是我的主人啊!他想告訴她,喜歡跟她一輩子永遠在一起,話到嘴邊卻是笑笑的搖了搖頭,是被剛剛虛幻的幸福沖昏了頭吧,自己必須跟她拉開距離,否則以後她會受傷害的,即使不會受到身體的傷害自己如果真的不在了也不想讓她心痛啊,為何自己的實力還是不夠強大呢?

那微笑讓木白離微微的恍了神,面前的少年與多年前的那個男孩重疊在一起,讓全身都湧起一股暖意,卻又在瞬間如同一盆涼水兜頭潑下,讓木白離以為剛剛的溫暖和微笑其實也只是幻境,心下一片黯然更是內疚,因為齊凌接下來說,"我傷害了你,所以,我受到了懲罰!"話里潛藏的意思是不是,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這個樣子?

"因為我是你的靈獸,靈獸是不能傷害主人的!"

"對不起!"木白離星般的眸子終又暗淡了下來,原來是這樣,"那你會不會有事?"

"不用說對不起!因為我剛剛並非本意所以內傷並不嚴重!"齊凌的語氣逐漸地降到冰點,看著她內疚的眼神萬般不舍卻也只是淡淡的補充了一句,"不用擔心,我沒事!"伸手將丸子抱了過來,"它也沒事!多休息幾天調養一下就會好的!"

"丸子怎麼了?剛剛它就是咬了你一口,結果就這個樣子了!"小心翼翼地將丸子接過抱在懷里,木白離好奇地問.

"它咬我了!"

"啊?"簡短的一句話讓木白離摸不著頭腦,"什麼意思?"

"跟我剛剛一個道理!"

這下,木白離懂了.

原來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肚皮上有八分相似小葵花標志的丸子,其實並不是她的靈獸,而是齊凌的!心登時就酸了,手輕輕地撫mo著丸子的長毛,眼淚填滿了眼眶,低垂著腦袋一聲不吭,隔了半響,才抬頭將丸子遞了過去,腦袋偏到一邊,將丸子遞到齊凌的面前,"還給你,你,你要好好的照顧它!"

此刻一直在齊凌袖子里跟著主人一起陷入幻境的墨黑正從化身成龍與一群龍妹妹嬉鬧的夢境里出來,從袖子里探出了小小的蛇頭,還暈忽忽地打著圈,等最終瞧見了白離興奮地從她伸出的手上纏了過去,蛇尾輕擺蛇頭一點一點還嘶嘶的吐著信子十分的高興.

手臂上的冰涼讓木白離回過頭,入眼就是興奮地直扭的墨黑,"它怎麼了?"

"可能是還沒從幻境里出來!"說完齊凌愣了一下,自己什麼時候也學會開這樣的玩笑了?

"是這樣麼?"興奮扭著的墨黑一下子怏了下來,剛剛主人受傷的時候自己還周旋在眾多龍妹妹之間,簡直是奇恥大辱啊,此刻被齊凌這麼說出來小尾巴也不扭了,蛇頭也不點了,有氣無力的纏在了木白離的手臂上.

"墨黑是齊凌的靈獸,原來丸子也是,齊凌真了不起!"木白離發誓,她這話確實是真心的,雖然有那麼一點點兒惋惜和不舒服的感覺,但是只有一點兒,莫非是因為無法超越的嫉妒?臉頓時紅了,自己怎麼能生出這樣的想法,真想煽自己一個耳刮子!

"墨黑啊!"齊凌頓了頓,臉也奇跡地跟著紅了,聲音有些低,"墨黑是我們的靈獸!"當時那個陣法出了差錯,陰差陽錯的讓他們兩人都做了墨黑的主人,只是白離自己不知道而已,不過丸子,倒是自己所有,但是,靈獸的靈獸,不還是白離的麼?想要笑一下卻深深忍住,結果嘴角形成了一次很詭異的抽動,看得木白離一陣心虛,"那個,你說墨黑,是我們的靈獸?"說到我們的的時候怎麼也覺得有些尷尬,這算是什麼事?可真是奇了,我們的?

"恩,我們的!"重複一遍齊凌也覺得好像有些歧義,假面下的臉孔已經紅成了一片,我們的靈獸,我們的孩子?語句和問法都很是接近啊,當下齊凌重重的咳嗽一聲,"丸子就讓你帶吧!"

"啊!"木白離圓溜溜的雙眼鼓得老大,嘴唇也半啟張開,很是錯愕.

話一出口齊凌就後悔了,這話不是更別扭麼,那個孩子你帶吧!自己在想些什麼?

"那個,我是說丸子你幫我照顧吧,反正它更喜歡你!"

"我……"

"走了!"齊凌打斷了白離的回答,"還要去找笙歌和破陣的方法,這里是結界中的陣法,我們要找到陣眼破壞掉才能出去!"說罷,齊凌轉身就走.

"哦!"木白離趕忙跟上.

眼前白茫茫一片,超過半丈距離就目不能視,害怕走散了木白離腳步有些急,又不能亂飛,只得叫道,"等等我!"半響也沒聽到回答,心下一陣難過,忽然手上一暖,自己的手被人牽住,掌心溫暖還隱隱有灼熱之感,是齊凌吧,沒想到那麼冰冷的一個人,手上會這麼的暖呢!...

,:..

上篇:第八章:迷失幻境     下篇:第十章:妖獸翀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