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絕色妖仙 第十一章:黑色火焰  
   
第十一章:黑色火焰

天生靈力,血統高貴?木白離敏感地捕捉到了這幾個詞語,心下更是疑惑,齊凌到底是個什麼身份?

那翀額還要繼續說下去,卻見一把飛劍破空襲來,雷霆之勢,夾雜著呼呼風聲,"雕蟲小技!"翀額將手伸出,青蔥玉白的手指成爪,莫不是要徒手接劍?

卻見那飛劍飛到她面前的瞬間幻化成多把,翀額倒也未變色,十根手指指甲唰的一下長了幾寸長,仿佛鋼鐵一般發出金屬光澤,指甲與飛劍相擊,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響,片刻那些幻化出來的飛劍俱都被打散,而齊凌的飛劍也返回手中,只見他眉頭緊鎖,手上青筋爆起,顯然翀額是個十分難纏的角色,木白離將丸子緊緊抱起自己施了個隱身法決想要偷偷溜到翀額的背後,才走幾步就發現自己無法動彈,定定地立在那里,身形也顯現出來,"不自量力的丫頭!"那翀額一扭頭,如絲長發如同鋼針一般迎面襲來,木白離心下大驚,遭了,這次要被射成窟窿了.

千鈞一發的時刻,身體前憑空出現一道屏障,齊凌左手掐訣,右手掌劍,墨黑從袖中飛出瞬間變成原型,通體烏黑的巨蛇騰空而起,粗大的蛇尾朝著翀額甩去,這當頭一擊要是中了估計會讓她筋骨盡斷,那翀額不敢大意,眉頭略皺,突然只見身形虛晃,木白離完全沒看清楚她的動作,只覺得眼睛一花,翀額就落在了一丈開外,墨黑的尾巴直接掃了個空,倒是將地板劈開了幾道裂縫,土石飛濺,威力無比.

這邊齊凌結成的屏障開始虛晃,木白離無法動彈,齊凌也無法分心,墨黑的攻擊威力雖強,但翀額勝在更加靈活,以至于墨黑的每次攻擊都落了空,還招來了翀額的恥笑,"都快要修煉成神獸了還如此不濟,就算讓你成龍也必是蠢龍!"

一席話讓墨黑大為冒火,寶石眼閃冒精光,越來越亮越來越亮,到最後數道光束從眼中迸射出,所落之處火光彌漫,那翀額面上一凜,半邊嘴唇像是譏誚的一笑,手中憑空出現一面鏡子,將那些金光盡數反射回去,弄得墨黑嘶嘶直叫,由于身形巨大躲閃得十分狼狽,但也不忘時不時的轉過蛇頭眼淚汪汪地望一眼木白離,煞是可憐,不過木白離此刻也無心管它了,眼看那屏障越來越淡,而那些發針卻絲毫沒有掉落的跡象,齊凌的額頭也已經滲出了汗,現在要是沖過去擋住白離也已經來不及了,只怕一動那屏障就會破開,到時候,後果不能想象,心里給墨黑下令,"墨黑,不要纏斗,先將白離卷過來再說!"

墨黑得令之後立即改變方向,任由那些攻擊落在自己身上尾巴朝著木白離卷去,哪知被那翀額看出端倪,手中鏡子一個翻面,變成了一個八卦盤,柱粗的金光從盤中發出直朝墨黑襲去,墨黑也豪不懼怕,拼命地要將白離卷離發針的攻擊范圍,准備硬生生地挨下這一擊,哪知道那金光打在尾巴上不痛不癢,卻讓墨黑身邊的環境陡然變幻,就這麼一下,墨黑就撲通一聲掉在了地上,砸起了厚厚的灰塵,而它躺在一堆碎桌椅中央,蛇頭享受的點著,嘴角邊還流出了哈喇子,看來又被幻境迷住了,那八卦盤就應該是那件上古魔器了.

該是催動魔器耗費了很多的精力,翀額的身體此刻又起了變化,本來的半張臉此刻慢慢蛻變,最終那張臉完全變成了一塊白板,看起來煞是恐怖,木白離心下雖驚,卻並不懼怕,剛剛她並沒有坐以待斃,真氣轉了一周又一周,雖然依舊不能動彈,全身卻已然熱了,特別是胸口的位置,更是滾燙,連帶著抱在胸前的丸子身上粉紅的毛色也變得深了許多,隱隱泛著紅,看起來十分的怪異,木白離倒不自知,只覺得周身燥熱無比,連血脈都奔騰起來,仿佛要爆炸一樣,胸中仿佛有什麼東西要蹦出,卻又被生生扼住,好難受!

"啊!"齊凌身子一個踉蹌,已然力竭,那屏障破了登時心中猶如撕裂一般的疼痛,不顧一切地沖過去,那眼角滑落的東西是什麼?為什麼嘴里有咸咸的味道?腦子里忽然就一片空白,連眼睛都不敢睜開,白離……

齊凌跪倒在地,為什麼自己不夠強?整個人都仿佛被掏空了,好難受啊,眼淚模糊了雙眼.

"齊凌!你快起來啊,我沒事!"是白離的聲音,清脆卻顯得很急,是幻覺麼?原來剛剛白離身體滾燙難受過後抱著丸子的手就一酸,丸子便掉在了地上,而她也驚奇地發現自己能動了,此刻屏障以破,發針盡數襲來,白離卻發現自己的眼力和動作都更加靈活,飛劍格擋,竟然將那些發針的來勢擋住,但也是十分吃力,只得呼叫齊凌.

齊凌一抬眼,就看到木白離正站在自己面前,手中飛劍舞得虎虎生風,劍光更是異樣的紫紅色,那麼密密麻麻地發針竟然被她全部挑了開去,只是此刻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正將劍橫在胸前,而身子卻擋在了自己的面前,面對著翀額的方向,思緒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昏睡間,有個模糊的小小身影擋在自己面前,說,別怕,我保護你,一直以為是夢,此刻卻重疊在一起,當年那顫抖的小腿,和如今這有些脫力的身子,齊凌緩緩地站起身來,將木白離拉到了身後,聲音溫柔如同羽毛輕浮過水面,"別怕,我會保護你的,永遠……"

飛劍丟到了地上,齊凌深吸一口氣,拳頭緊緊地握著,瞬間變得通紅,而整個身體仿佛燃燒了一般,轉過頭,"站開些,免得灼傷了你!"木白離依言退後了一步,可是卻有一點兒納悶,那火焰呈黑色看起來十分的詭異,連那翀額都是一臉警惕,身子有些畏縮仿佛那火焰有多麼的可怕,但是自己卻有些想接近,甚至覺得很溫暖,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竟然是傳說中的黑火焰,黑火焰……"翀額一邊後退一邊發出近乎于絕望的苦笑,"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不公平?"仰頭長問一聲,身子卻猛地變幻顯出原型,本以為這翀額原型會十分的可怖,哪知道卻嬌小可愛,通體毛色漆黑油亮,眼睛如豆卻晶亮無比,只是此刻充滿了怨憤悲哀等人類情感,顯得有些詭異,一條毛茸茸的長尾巴,將它襯得更加可愛,是了,翀額是以微笑為食,本來是和善的獸類,為何會變成如此模樣?

"我苦苦修煉八千年,卻還是不能修出完整的人身,為什麼要這麼不公平,以微笑為食,最近千年食物越來越少,我的修為進展更加緩慢,就差這麼一點兒,就差這麼一點兒,為何要阻止我,你們為何要阻止我?"翀額看樣子已經進入了癲狂的狀態,聲音尖銳淒厲,倒讓木白離生出一股惻隱之心,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可能是看出了木白離對齊凌的重要性,翀額一個沖刺想要從空中越過齊凌直接繞到木白離背後,剛剛落地一個轉身迎接它的卻不是木白離驚惶的背影而是黑火環繞的拳頭,那黑火仿佛長了眼睛一般,本來翀額已經躲過了拳頭,那黑色火焰仿佛活物一樣吞吐火舌纏繞了上去,沾上了它的皮毛就如同星火燎原般猛烈燃燒,翀額頃刻間變成了一個火球,淒厲的慘叫讓人一陣心悸....

,:..

上篇:第十章:妖獸翀額     下篇:第十二章:一路急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