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車子剛剛停下,舒若就打開車門沖了出去,跑回了房間,駱牧寒怔怔的看著她的背影,聲音像被封住了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游樂場發生的那一幕,此時像一塊大石頭一樣壓在他的胸口,他當時整個人都慌亂了,什麼都顧不得了,只想知道云雅柔有沒有受傷,直到賀哲峰的聲音傳來,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忽略了什麼,看著舒若倍受打擊的樣子,他感到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壓抑.

賀哲峰看著他的眼神有絲光芒閃過,接著他走到車子的另一側,把云雅柔從車上扶下來,攬著她的腰也走進了房間.

在車旁靜靜的站立了好久,駱牧寒才走進房間.他看到云雅柔正偎在安姨的懷里輕輕抽泣著,看情況,她的情緒還沒有平複.

"你們不是去游樂場嗎?發生了什麼事?"安姨看了看賀哲峰和駱牧寒問道.

賀哲峰看了駱牧寒一眼說:"可能是一輛小推車上的箱子歪到了,砸到了他們,當時我去取車了,具體什麼情況也不清楚."

安姨點點頭,然後又看向駱牧寒,後者看到她眼中的疑問點點頭說道:"事情就是這個樣子."

安姨連忙拍拍云雅柔的背說:"柔柔,有沒有受傷?"

云雅柔在她懷里搖了搖頭.

"那若若呢?她有沒有受傷?"

安姨的問話想大錘一樣砸向駱牧寒的胸口,安姨都能第一時間想到舒若,而作為她男朋友的自己,卻……,他回想起游樂場門口的那一幕,貨箱掉下來的時候,好像……好像是若若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云雅柔,想到這里,駱牧寒呼吸一窒,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安姨,若若呢?"駱牧寒吃力的問出.

安姨有些奇怪的看著臉色難看的他,然後說道:"她剛回來就進房間了."

"我去看看她!"說完就朝樓上走去.

賀哲峰看著他離開的身影,雙拳緊緊的我在身側.

舒若一回來就沖進了房間,連鞋子都沒有脫就跑到了床上,用被子緊緊的裹住了自己,好冷,真的是好冷!

她無神的蜷縮在床上,駱牧寒滿臉擔心擁著云雅柔的情景想電影一樣,在她面前一遍又一遍的放映著,每看一次,身體就顫抖一下,她現在整個人都亂了,腦子就像漿糊一樣無法思考,她不知道為什麼好好的一場約會會變成這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前一秒鍾自己還幸福的好像在云端之上,下一刻卻如同置身在冰冷的地獄中,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緊緊環住自己的身子,好像只有這樣,才能夠抵擋住從心底散發的那股寒意.

"咚咚咚……"一陣輕微的敲門聲響起,舒若聽得心中一顫,不過她還是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動也沒動.

"若若?"駱牧寒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聽到她的聲音,舒若無意識的搖著頭,現在她不能見他,不想見他,不知道該怎麼見他,

"若若?"駱牧寒的聲音稍稍提高了一些,聽著他有些不正常的語調,舒若有些呆愣的想著,他……在擔心嗎?不,不行,不聽了,不能再聽了,她用被子包住頭,雙手緊緊的捂住耳朵,企圖通過這種方式來阻隔外面的一切聲音,不要再喊了,至少現在不要讓我聽到你的聲音……

駱牧寒在門外站了好長時間,可是房內卻一點動靜也沒有,如果不是門的縫隙處傳來的燈光,他會以為里面根本就沒有人.

"若若?"他又輕輕的叫了一聲,讓後仔細的聆聽著,希望聽到房內有人走動的聲音,可是他失望了,接下來門縫處的光亮也消失了.

她不想見他,這個認知讓他心中一痛,想起先前舒若對他的閃躲,心中的不安加深了.

他的頭靜靜的靠在房門上,深呼吸了好幾次才稍稍平複了內心的焦躁.

"若若,你有沒有不舒服?"

門內一片寂靜.

駱牧寒又想敲敲房門,可是舉起手來就停住了,無奈的歎了口氣:"今天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他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下,不是談事情的好時機,讓若若好好休息一下吧,自己……自己也需要時間來想些事情.

聽到房門外逐漸遠去的腳步聲,舒若沉默無語,淚水從眼角滑下.

第二天一早,駱牧寒就趕緊洗漱完走出房間,走到舒若門口時,他站了一會,若若她起床了嗎?昨天晚上有沒有睡好?他的手舉起又放下,反複了幾次,終于放棄,又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然後朝樓下走去.

剛進餐廳就看到除了他和舒若外,其他人已經坐好了,他看到云雅柔已經不像昨天那樣激動,整個人顯得神清氣爽,恢複了差不多了.

看到他進來,云雅柔笑著說:"牧寒,才起床啊,快吃早飯了."

"柔柔,你沒事了吧?"

"呵呵,真不好意思,害你們擔心了,我已經沒事了,昨天哲峰在房間里陪了我一晚上,我現在又可以生龍活虎了."

賀哲峰陪了她一個晚上?駱牧寒臉色微微一黯,接著坐了下來.

靳瑞齊翻了翻白眼:"柔柔,昨天你回來以後可真是把我們嚇壞了,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呢!你呀,真要學學若若,若若可真是要堅強許多!"

若若,這兩個字又讓駱牧寒身子一震,他知道若若堅強,是因為她不得不堅強啊,柔柔回家可以偎入媽咪的懷抱里尋求安撫,可是她卻只能自我安撫,而唯一能做為她臂膀的自己卻又在那種情況下把她冷下,想到這里他的心又是一陣刺痛,抬頭看著舒若依然空著的位子.

"若若怎麼還沒有下來?"云雅柔奇怪的問道,"她一向都起得很早的."

張媽這時把早餐端上來說:"若若小姐一早就出門了."

"她已經走了?"云雅柔驚呼.

"恩."

若若已經走了,突來的消息又讓駱牧寒不可抑止的一顫,她……還在生氣?本來打算在上班的路上好好和她談談呢,可是……,他面色凝重的拿起面前的三明治,無意識的吃起來,腦中依然是舒若那張泫然欲泣的小臉.

餐桌另外一頭的安姨默默的看著他,什麼都沒有說,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

上篇:第二十二章     下篇:第二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