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即使是在盛夏,夜晚的海邊也是涼風習習的,遠方燈火的輝映會使海邊的氣氛增加幾許浪漫,這里無疑于也是情侶漫步的好地方.

可是對于兩個懷里抱著一打啤酒,喝的醉醺醺的人來說,朦朧的夜則可以讓人肆無忌憚的發泄心中的痛苦和不滿.

舒若拿著手中的啤酒重重的碰上林建豪的,哈哈大笑著說:"阿豪,同是天涯失意人,我敬你!"說完抬頭又是一陣猛灌!

"咳咳咳……"灌得太急,一下子嗆住了,舒若整個人跪在地上,劇烈的咳嗽著.

林建豪見狀也樂的坐到了一旁的沙灘上:"若若,你這個樣子好糗啊!呵呵——嗝!"

好不容易止住咳嗽,舒若抬起通紅的臉,大著舌頭說:"你以為你現在的樣子好看啊?腦袋上頂的跟個鳥窩似的,嘻嘻……"

"嘿嘿,鳥窩?"林建豪喝了一口啤酒,"阿紫以前就愛說我的頭發像個鳥窩,簡直是邋遢死了,既然她不喜歡我那個樣子,我就改!每天早上起來,我都要花上十分鍾來搞定……"他用手扒了扒自己的頭發,"搞定這頭鳥窩,可是她為什麼還是不喜歡我呢?"

舒若用啤酒瓶敲了一下他的頭:"你以為改變自己她就會喜歡你了,我告訴你,不會!只要是不喜歡,怎麼樣都不喜歡,都不喜歡,嗚……,為什麼他不喜歡我呢?為什麼他要這麼對我呢?"她坐在地上,把頭埋在膝蓋里毫不顧忌的大哭起來.

林建豪站起身來,搖搖晃晃的走到她身邊,伸手環住她:"若若,心里好難受,我也好想哭,我陪你哭好不好?"

"恩."舒若呆呆的點點頭,兩人就靠在一起哭起來.

海邊來往的其他人,都訝異的看著抱在一起哭的兩個人,臉上都是莫名其妙的表情.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兩人都慢慢的安靜下來,改成背靠著背坐著.

"若若,阿紫的婚期定了嗎?"

"嗯."

"什麼時候?"

"……下個月十號."說完,她感到身後的人強烈的顫了一下.

"呵呵……"林建豪低沉的笑了起來,接著轉為不可抑制的大笑,"哈哈……,哈哈……,阿紫!阿紫!"他大叫的跪在地上,用頭觸著地,淚水又再次從他眼中滑落,滴入了沙土中,"阿紫,你要這樣子讓我永遠記住你嗎?阿紫……"

聽著他痛苦的呼聲,舒若心里也是一陣緊蹙,她掙紮的站起身來,步履蹣跚的朝著海水走去,冰涼的海水漫過她腳踝的那一瞬間,她清醒了不少,抬起頭來看著滿天的繁星,她喃喃自語:"牧寒,你也在看星星嗎?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若若!若若!"身後傳來林建豪一聲聲的呼喊,她轉過身去,看到他正拿著兩瓶啤酒對她晃來晃去,"過來喝酒,喝醉了就可以什麼都忘掉了."

舒若微微一笑,又搖搖晃晃的走回他身邊,接過他手里的啤酒喝起來,喝醉了真的可以忘記嗎?可是為什麼她卻感到腦子越來越清晰,心里也越來越痛呢?

兩人你來我往的又不知道喝了多少,只知道天上的星星好像越來越多,眼前的人影也由一個變成三個.

一陣悅耳的音樂聲響起,兩人呆滯的相互看了一會,舒若敲了他一下說:"你的……手機."

林建豪摸了半天才把手機從口袋里摸出了,又用一根手指杵了半天才按下接聽鍵.

"林建豪,你這個混蛋,怎麼這麼長時間才接我電話,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剛接通,那天就傳來了熟悉的咆哮聲.

林建豪對舒若傻笑著:"是安安."

"嘻嘻,安安,我來接!"舒若搖晃著就要過去搶電話,腳下一個踉蹌,整個人摔在地上!痛的她眼淚差點又掉下來.

她拿過手機哽噎的叫了一聲:"安安."

"若若,你真的和阿豪在一起,你們兩個混蛋!你知不知道家里找你都找瘋了."

"安安……"舒若好像沒有聽到她在說什麼似的,還是委屈的叫著,"好痛!"

"好痛?什麼好痛?"

"肩膀好痛……"剛才摔得那一下又讓她撞到了右肩,現在好像更疼了.

"肩膀為什麼痛?……你們現在在哪里?"

"安安,好痛……"

對于她答非所問的回答,余安安氣的雙眼都快冒火了:"舒若,快點告訴我,你們現在到底在哪里,否則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你們一頓!"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危險奏效了,舒若不再喊痛,眼睛超四周張望了一下,然後說道:"海邊."

"海邊?你們現在在海邊?"

"恩……"

"好,你們等等,我們馬上……喂!駱牧寒,你等等我?"電話那邊傳來了余安安的大叫聲,接著手機就掛斷了.

舒若拿著手機看了好半天,滿臉的困惑,安安剛才是在叫牧寒嗎?

"若若,喝酒!"林建豪看她接完電話,又沖她嚷道.

"哦."不再想其他事情,她爬起來又開始喝起來所謂的"解愁藥".

不知過了多久,她感到自己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里,手中的啤酒也被人拿走了.

她費力的抬起頭看著眼前的人,然後呆呆的用一只手固定他的頭:"不要晃啊!我看不清楚啦!"她踮起腳尖,幾乎湊到了來人面前研究了好半天.

"嘻嘻,你好像牧寒啊!"舒若整個人傻笑起來,不一會又把頭靠在了來人懷里哭了起來,"牧寒在哪里?我好想他啊!"

來人輕輕的捧住她的臉,溫柔的說道:"若若,我是牧寒."

"牧寒?"舒若看著他,然後搖搖頭,"不,你不是牧寒,牧寒才不會來找我,不會,嗚……"

駱牧寒有些心疼的看著眼前如同孩子般的舒若,低頭輕輕地吻去了她臉上的淚水:"若若,我真的是牧寒,我怎麼可能不來找你呢?"

剛才他下車以後,遠遠的看到她整個人幾乎趴在地上,一股說不出的異樣難受充斥了他整個胸腔,讓他不顧一切的跑過來緊緊的把她擁在懷里,知道懷中傳來了熟悉的觸感,他的不安才稍稍平複....

,:..

上篇:第二十五章     下篇: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