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舒若整個人都僵住了,駱牧寒的聲音如同一根重錘狠狠的砸向了她,她握著門把的手關節已經微微泛白,身在也在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是……是自己聽錯了吧?她不斷的安慰著自己,如果慢放的鏡頭一般,緩緩的轉過身子,看著床上依然緊閉上眼的人.她慢慢的想床邊走去,雙腿仿佛有千斤重,耗費了她所有的力氣.

"柔柔……"床上的人再一次的低吟徹底的把她打入了地獄,她無力的癱倒在地上,感覺內心不斷的散發出一陣惡寒,她雙手抱膝緊緊的環住自己,沒有聽錯,真的沒有聽錯,駱牧寒剛剛喊得的確是柔柔,他的囈語令她心頭一絞,痛的幾乎無法呼吸,她的身子緊緊的蜷縮在地上,不斷的抽搐著,仿佛只有這樣,才可以讓已經心不再疼痛.

好半響以後,她才緩緩的直起身子,以灰暗的眼神看著他,牧寒啊牧寒,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什麼,我對于你來說到底算什麼?

她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站起來,眼睛無神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如果一個沒有生氣的娃娃似的,蹣跚的向外走去.

好渴,好干,好熱啊,她感到自己的胸口仿佛一把大火在熊熊的燃燒,自己似乎就快要被吞噬了,她跌跌撞撞的跑到廚房,雙手顫抖的拿過一個杯子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可是還沒等她把水杯送到嘴邊,杯子已經從她無力的雙手之間滑落,"啪!"的一聲響在寂靜的夜里格外的刺耳.

舒若呆住了,傻傻的看著地上的碎片,她感到自己想哭,可是……眼角卻擠不出一滴眼淚,自己的心是不是也想這個杯子一樣,破城了碎片呢?

她無意識的蹲下身子,收拾著地上的狼藉,眼神卻穿過了地上的碎片,落在了不知名的地方.

"唔——"手指突然傳來的刺痛讓她低吟一聲,她緩緩的低下頭,看著食指上漸漸滲出的血珠,心里竟然有一種被釋放的感覺,她如同被控制了一般,整個人瞬間沒有了意識,撿起地上的碎片,緩緩的向自己的左手腕移去.

"若若!"一聲驚呼拉回了她的思緒,她一驚,抬頭向廚房門口望去,只見賀哲峰正一臉焦急的看著她.

賀哲峰緊緊的盯著蹲在地上的舒若,她的動作讓他心驚膽戰,怎麼回事,因為擔心舒若,他一直沒有睡熟,剛才杯子打碎的聲音徹底的驚醒了他,一種不好的預感滑過他的心頭,沒有多想,他起身套上衣服就來到廚房了,沒想到剛到門口竟然看到若若她……,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意會錯了,但是他敢肯定若若剛剛就是一個死氣沉沉的洋娃娃似的,讓人心驚.

舒若手指上的殷紅讓他心頭一顫,他連忙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毫不遲疑的握住她的手,把她的食指含入口中,輕輕的吮吸著.

舒若呆呆的看著他的動作,不知道他要干什麼,直到手指傳來的酥麻感讓她打了個激靈,整個人才回過神來.

"哲峰——"她掙紮著想要把手抽回來,自己的手指被賀哲峰含在嘴里,這個動作……太曖昧了.

賀哲峰用眼中制止了她的動作,好一會才把她的手指拿出,然後低頭自己的審視著她的傷口,直到確定不再流血才作罷.

"等一下."說完,他站起身來,走到一旁從醫藥箱里拿出一個ok繃,然後仔細的將她的傷口包住,接著他將地上的碎片全部打掃乾淨,扔到了牆角的垃圾桶中.

所有的事情都收拾好之後,他才拉起還在地上蹲著的舒若.

舒若因為蹲的太久了,站起來的時候頭有些眩暈,身子不自覺的晃了幾下,差點跌倒,賀哲峰一臉擔心的趕忙把她接住,攬入懷中.

"若若,你怎麼了?"他輕輕的抬起舒若的下巴,雙眼不斷的在她臉上搜索著.

"我……我沒事……"舒若氣弱的回答道,哲峰今天好奇怪啊,他的眼神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真的?"

"……嗯."

賀哲峰仔細的審視著她,不對,肯定有什麼事,眼前的若若精神有些恍惚,好像一副受了很大打擊的樣子.

"若若,你的臉色很不好."

"啊?是嗎?"舒若低下頭輕撫著自己的臉頰,勉強的笑道,"呵,可能……可能是我有點累了吧?"

是這樣嗎?以前若若也熬過夜,但是從來不會像現在這麼萎靡,整個人仿佛生氣都被抽掉了似的.

看著他探究的目光舒若有些慌亂,而且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和他處在同一個的空間內竟然讓她有股想要逃開的沖動.

"我……呵……我真的沒事……我真的只是累了……我……我先回去了……"說完越過他就要往外走去.

賀哲峰猛地抓住她的胳膊,緊緊的看著她一句話也不說.

舒若抬頭看了一眼,接著被他眼中的灼熱嚇得趕緊低下了頭,怎……怎麼回事?他為什麼會那樣的眼神看自己?

看著舒若有些躲避自己的舉動,賀哲峰心里猛地一緊,不由自主的開口道:"若若,不要怕我……"身在也慢慢的向她傾過去.

"啊!"舒若低叫了一聲,連忙從他手中掙開,"呵,呵呵,我累了,要趕緊去休息,我……我先回去了."說完頭也不回的向樓上跑去.

看著她消失在拐角處的身影,賀哲峰雙眉緊鎖,抬手狠狠的朝牆上捶了一拳,自己剛剛嚇到她了嗎?為什麼?為什麼沒有控制住自己呢?

腦海中又浮現了舒若有些迷離的眼神,賀哲峰把頭輕輕的靠在牆上,低聲呼道:"若若……"

舒若回到房間以後,靠著牆無力的坐到了地上,賀哲峰剛剛到底怎麼回事?他的眼神好燙人啊……,不對,應該是自己看錯了,剛才自己一直恍恍惚惚的,一定……一定是自己弄錯了.

她伸手握住了頸上的心形項鏈,慢慢的打開,看著里面開心的笑著的兩個人,淚水奔湧而出.

牧寒,……你的心到底在哪里?...

,:..

上篇:第三十六章     下篇:第三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