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舒若疲憊的睜開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上的吊燈,又是幾乎一夜沒有睡.

她掙紮著坐起身來,從床上下來走到浴室,看著鏡子中面色憔悴,黑眼圈可以媲美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的人,無奈的扯著嘴角苦笑了一下,自從那天駱牧寒的病好了之後,她就病了,呵,此病無藥可醫,是心病,每天晚上不管她有多麼努力,不管她數了多少只羊,可是睡神卻是一點也不眷顧她,連著幾天她都是睜眼到天亮,然後才能迷迷糊糊的睡一下.

她用涼水潑濕了臉頰和頭發,緊抿雙唇,她不知道自己現在該怎麼辦,想和駱牧寒好好的談談,想知道他心中真正的想法,可是……每當她面對他的時候,卻一句話也問不出來,她在怕,如果自己不問的話,或許還有一絲絲的希望,還可以給自己一些安慰,她怕一旦自己問出口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連目前的這種假象也留不住了,可是胸口好悶啊!

她深吸一口氣,把臉埋進了水中.

"若若,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是不是生病了?"舒若剛走進餐廳,蒼白的模樣就引來了云雅柔的大呼小叫.

靳瑞齊看了她一眼,連忙站起身來舉手聲明:"各位一定要見證啊,我的流感早就已經好了,這次肯定不是我傳染的."

舒若無奈的翻了翻白眼:"我沒事,只是有點累了而已."

駱牧寒起身走到她面前,雙手扶住她的肩膀仔細的看著她,蒼白的臉色,沒有多少血色的雙唇看起來是那麼的虛弱,讓他心里泛起一股疼惜.

"若若,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舒若下意識的避開他的眼神,嘴角微勾:"沒有,我很好,只是這幾天資料室的事太多了,有些累了."

"既然這樣,今天就不要去公司了,好好在家里休息吧."安姨說道,"再說了,今天是周末,本來就是休息時間."

"我……"舒若張口就想拒絕,她不想待在家里,如果她無所事事的話,又會胡思亂想了,再這樣胡亂想下去她會發瘋的,她必須找些事情來忙.

"什麼都不要再說了."安姨打斷她,"好好在家休息一天,否則下個星期我也不會允許你去上班."

"安姨……"

駱牧寒攬住她的肩膀輕拍了兩下:"聽安姨的話,好好的休息一下好嗎?你現在的臉色真的很難看."

舒若看了他一眼,最後無奈的點點頭.

看到她同意了,駱牧寒的臉色也舒展開來,笑著說道:"趕緊吃飯吧,公司里還有事,今天我不能在家陪你了."

舒若不著痕跡的退出他的懷抱,走到餐桌旁坐下,笑著說道:"嗯,你先去忙吧."

突然失去了她的溫度,駱牧寒感到懷中一陣空虛,他探究的看了舒若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覺得舒若這幾天一直在躲他,雖然也會對自己笑,但是笑容里似乎失去了以往的活力,舒若的這種變化讓他有些不安,總感覺自己好像要失去她似的,這個想法一出現在腦海中,他竟然有些慌亂.

"牧寒,吃飯啊."安姨看到他愣愣的站在那里,開口叫他.

駱牧寒緩過神來,沖安姨笑了笑,接著走到舒若身旁坐下,眼神一直沒有離開她,不對勁,真的不對勁,以往吃飯的時候,兩人坐下後,若若總會對他甜甜的笑一下,可是這次她竟然只顧著吃面前的培根,對他一點反應也沒有,他蹙著眉想了想,好像這幾天若若一直是這個樣子的,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又看了舒若一眼,滿懷心事的開始用起早餐.

對面的賀哲峰一直在看著他們兩人,若若的臉色讓他十分擔心,兩人之間的怪異氣氛也讓他有些困惑,好像從駱牧寒生病的那天晚上若若就有些反常,那天在駱牧寒的房間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早飯吃完之後,舒若借口想要休息,沒有送駱牧寒出門就上樓去了.

看著她的背影,駱牧寒沖動的想要沖上去,抱住她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沒有動,只是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車鑰匙,當舒若的背影消失在轉角處時,他雙唇緊抿,轉身出了房門.

賀哲峰看他出門以後,眼光也不由自主的飄到了樓上.

云雅柔漱完口之後跑到他身邊,挽住他的胳膊說道:"哲峰,今天你不會去公司了吧?"

賀哲峰搖搖頭:"不去了,我那邊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等會再發季風e-mail就可以了."

"真的?"云雅柔開心的叫道,"那麼我們中午出去吃飯好不好?"

"我……"

"好不好嘛?人家真的好想吃大閘蟹耶!"

看著她略帶祈求的表情,賀哲峰想了一下,然後淡笑著點點頭.

看到他同意,云雅柔興奮的跳了一下:"呵呵,謝謝你,哲峰!"說完踮起腳尖在他臉上吻了一下.

賀哲峰頓了一下,說道:"我先回房處理一些事情,中午的時候叫我."

"嗯,嘻嘻,你先去忙吧."

"啪!"舒若合上了手中的書,懊惱的把它扔到了一邊,不行,看不下去,腦子里太亂了,她倏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來回的在房間里踱著步.

不行,自己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現在自己的心里充滿了懷疑和嫉妒,如果在這麼下去的話,她會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她不想,不想成為那麼丑陋的一個女人,去問牧寒好了,哪怕……哪怕結果令自己無法接受,但是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再胡思亂想了,不會生活在無端的猜疑和自我折磨中.

想到這里,她拿起手機,好像怕自己後悔似的快速的撥通了電話.

"喂……"當低沉的聲音從電話另一端傳來時,她猶豫了,真的……要問嗎?

"若若?是你對不對?為什麼不說話?"聽到她這邊一點動靜也沒有,駱牧寒有些著急了.

舒若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開口:"牧寒,我有事想和你談談."

駱牧寒愣了一下,若若終于要和他談了嗎?這幾天若若的反常讓他非常不舒服,或許談過之後兩人就能夠恢複成以前,畢竟他現在連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知道.

"好,什麼時候?"

"中午一起吃飯吧."

"好,我回去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你就行了."

對于她的拒絕,駱牧寒沉默了一會,然後說道:"好,我等你."...

,:..

上篇:第三十八章     下篇:第四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