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邵煜勳的手輕輕的扶住了舒若的腰,微笑著看著她.

他的眼神讓舒若身子猛地一下子僵住了,後背也像著了火似的,灼熱無比,她連忙攬著言敏佳的腰往旁邊挪了兩步,低下頭不再看他.

雖然目光不再與他接觸,但是卻無法忽視掉他帶來的壓迫感,令她非常不自在,手腳都差點不知道該怎麼放了.

懷里不斷傳來的抽泣聲讓她無奈的翻了翻白眼,她輕拍著言敏佳的背說道:"不要哭了,我現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嗎?"

言敏佳抬起頭,雙眼通紅的看著她,聲音哽咽的說道:"你不知道我剛才有多害怕呀,我去員工休息室找你,可是里面一個人也沒有,打你的手機,也沒有人接,我都嚇壞了,嗚……"

舒若求救的向傑森看去,根據以往的經驗,不管是什麼事,只要是言敏佳哭了,沒有一到兩個小時,她是停不下來的,現在她的胸前已經感覺到濕意了,她可不願自己的衣服成為她擦鼻涕的手帕.

傑森沖她做了個鬼臉,然後走到她們面前,伸手將言敏佳攬到自己懷中,並輕輕擁著她往房間里走去:"敏佳,看你現在的樣子,別人會以為今天晚上不見的是你,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否則明天早上你又要敷冰塊了……"

臨進臥室前,傑森轉過頭來對邵煜勳點了點頭,然後又對舒若使了一個眼神,接著身影就消失在門後.

傑森他們離開後,整個客廳里就剩下舒若和邵煜勳了,舒若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然後轉身看向邵煜勳,雖然心里早就做好建設,但還是被他眼中的熱度驚了一下.

她斂住心神,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已經很晚了,你是不是該走了?"

邵煜勳低頭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嘴角微微上翹:"沒想到時間過的這麼快."

"是嗎?可能是每個人的參照不同吧,我可是度'秒’如年啊……"

邵煜勳好像沒有聽到她話里的嘲諷似的,依然是笑容不減:"謝謝你今天晚上的招待."說完就朝門口走去.

舒若看著他移動的身子,沒有任何反應,仍然是站在原地沒有動,門在那邊,他自己出去就好了.

走到門口,邵煜勳似乎察覺到她沒有動,止住了腳步,回頭微笑著看著她.

兩個人誰也沒有說話,僵持了好一會,舒若的耐心全被消磨光了,沒好氣的說道:"干嘛啊?你不是要走嗎?"

"我是要走,不過作為主人的你,是不是該盡主人之責,送一下客人呢?"

舒若本來是不打算動的,但是她看邵煜勳的眼神,很明顯的在說,如果你不送的話,我也不走,無奈之下,她只好快步的走向門口,然後一把拉開房門,笑得無比燦爛的說道:"邵先生請您走好."

邵煜勳走到她面前,視線凝結在她的臉上:"雖然笑得很假,但是……很漂亮."說完,他滿意的看到舒若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伸出手來,用指腹輕輕的摩挲著舒若的櫻唇,後者一驚,連忙往後倒去,可是邵煜勳的另外一只臂膀已經緊緊的環住了她的腰.

兩人身體之間貼合的一點都沒有,如此親近的接觸讓舒若深深皺起的雙眉,她抬頭狠狠的瞪著邵煜勳喝道:"放開我,你到底想要干什麼?"

原本在她唇上留戀的手指,沿著她的嘴角滑下,輕托起她的下巴,使她的視線再也無法逃避,只能直直的迎向他.

邵煜勳深深的凝視著她,她的容顏近在咫尺,他能夠感受到她呼出的氣息,能夠感覺到胸中劇烈的心跳.

緩緩的,他勾起一抹笑容,低頭湊近她的耳邊,輕聲的說道:"我要你……做我的女人."說完他在她唇上輕輕啄吻了一下,然後放開她的腰,轉身離開了.

舒若在門口呆立了許久,直到夜晚的涼風讓她打了個寒戰,她才緩緩的回過神來,她迅速的朝他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無力的關上了房門.

***********************************************

"我不愛你,和你交往,完全是為了若若!"駱牧寒一雙冰冷的眼眸直直的盯著她,口里吐出的話,更是讓她的心瞬間結成了冰,她仿佛墜入了無邊的黑暗中,周圍一點聲音也沒有,好像天地間只存在她自己似的,無盡的恐慌深深地攫住了她的心.

"若若,若若……"

是誰在喊她,她不斷的轉著頭看著四周,直到一角賀哲峰的身影慢慢的出現,他對她伸出雙手,充滿憐惜的對她說道:"若若,到我這里來……"

無盡的黑暗讓她再也無法思考更多,她站起身來毫不猶豫的朝他奔去,可是還沒等她靠近,云雅柔緩緩的出現在他的身邊.

"若若,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說完輕輕的揚了揚手腕,一抹鮮紅飛入她的眼中……

"啊——"舒若大叫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雙手緊緊的抓住胸前的衣服,後背仿佛也全濕透了,睡衣粘在背上的黏連觸感讓她輕輕皺起了眉頭.

已經好久沒有這樣了,今天晚上怎麼又做這種夢了?兩年前她剛來澳門的時候,幾乎每天都要做這種夢,每次她都會夢到自己在一個沒有邊際的空間里,冰冷,絕望是唯一的感覺,血紅是唯一的色彩……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接著傑森擔憂的聲音緊跟著傳來:"若若,你怎麼了?"

舒若摸了一把頭上的汗,翻身下床打開了房門.

傑森進來之後,拉著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後捧住她的臉輕聲問道:"又做噩夢了?"

舒若沒有說話,只是慢慢的偎進了他的懷里,就像兩年前一樣,每次做噩夢都是傑森或者敏佳陪在自己身邊,如果沒有他們,她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熬過來.

傑森攬著她走到床邊坐下,輕撫著她的頭發問道:"你已經好久不做噩夢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舒若頓了一下,然後搖搖頭:"可能是最近有些累了吧……"或者說是邵煜勳臨走前的那句話……

傑森看著她有些蒼白的臉色,疼惜的說道:"好了,明天不要上班了,請假在家休息一天吧."

"不行,"舒若連忙搖頭,"琳達明天就要回來了."

"可是你……"

"好了,我沒事,"舒若沖他笑了笑,"明天晚上'win’那邊該我休班,大不了明天早睡一會嘛!再說了,如果琳達回來看不到我,肯定又要發脾氣,嗯?"

傑森看了她一會終于不甘願的點了點頭.

"好了,很晚了,好好睡覺吧,"傑森起身看了她一眼問道,"今天晚上需不需要我陪你."

"不用了,我沒事了."

傑森點點頭,沒再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待他離開以後,舒若又躺回了床上,黑暗中,她的眼睛睜了好久……...

,:..

上篇:第五十四章     下篇:第五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