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舒若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近在咫尺的俊臉,唇上傳來的酥麻觸感讓她整個人都呆住了.

看著她呆滯的樣子,邵煜勳的眼里染上了濃濃的笑意,不過他沒有停下動作,仍然像品嘗美味佳肴似的吮吸著她的雙唇.

這個吻溫柔纏綿,動人心弦,少了一絲*,多了一份呵護,令舒若不由的慢慢閉上眼睛,這種被珍惜的感覺……真好……

"啪!"一聲響拽回了她飄遠的全部思緒,讓她整個人回過神來,她倏地睜開眼睛,用力推開了覆在自己上方的邵煜勳,接著在床上翻滾了一圈,然後迅速的跳下床來,緊緊的盯著他.

邵煜勳沒有防備,被她推到在一邊,他側躺在床上,用手撐住頭,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她如臨大敵的樣子,讓他心情大好,抑不住的笑聲從嘴角泄出.

聽到他的笑聲,舒若更加懊惱了,她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沉迷在他的吻里,而且還會覺得那麼安心……

邵煜勳斂下雙眸,抑住滿眼的笑意,他坐起身來,把掉落著地上的藥箱拎了起來,微微的歎了口氣,唉!就是它打斷了他的纏綿啊……

他把藥箱打開,沖著舒若笑了笑,然後拍了拍身側的位置說道:"來吧."

舒若雙手環在胸前,防備的盯著他:"干什麼?"

邵煜勳敲了敲面前的藥箱說道:"上藥."

舒若看著藥箱愣了一下,然後把頭一撇:"不需要,你只要馬上出去就可以了."

她的拒絕讓邵煜勳臉上的笑容變了一下,似乎……變的有些危險了,他微眯著雙眼輕聲叫道:"娃娃……"

聽著他魅惑的聲音,舒若不由的顫了一下,她悄悄的轉過頭去,正好對上他熾熱的眼神.

"娃娃,是你自己過來,還是我過去?"邵煜勳非常"溫和"的問著她,臉上的笑意始終不減.

舒若偷偷的用眼神目測了一下目前自己與房門之間的距離,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在他抓住自己之前離開房間.

"娃娃……"她不斷飄忽的眼神逗樂了邵煜勳,沒想到她竟然想以逃離房間的形式來躲避他,"我發誓,在你的手還無法碰到房門的時候,就已經在我懷里了."

呀?舒若倏地瞪大眼睛看著他,沒想到……他竟然看穿了自己的心思,臉頰上不由的一陣燥熱.

看著她可愛的表情,邵煜勳覺得自己越來越開心,這種感覺……好像很久都沒有了,不過當他的眼神觸及到舒若臉上和身上的傷痕時,黯然了許多,他抬起頭看著她說道:"過來吧,我替你上藥,"看到舒若又想拒絕,他連忙舉起右手,"我發誓,我覺得不會亂來的."

舒若注視著他看起來很"真誠"的表情,猶豫了片刻,終于慢慢的挪動腳步,向床邊走去,待她坐好之後,邵煜勳從藥箱中拿出藥水和棉花,仔細的為她身上的傷痕上著藥.

開始的時候,舒若身子繃得緊緊的,眼睛也牢牢的盯著他,如果發現他有什麼越軌的動作的話,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給他一巴掌,可是看著他認真的表情,她竟然慢慢的放松了.男人什麼時候最有魅力?男人認真的時候最有魅力,而且是因為自己認真的時候更有魅力.

舒若有些呆愣的看著他,這是他第二次給她上藥了,第一次是在賭場,他替她額角那塊小小的淤青上藥,這次……他又為她身上的傷痕上藥,他的手指很溫柔,好像怕弄痛了她似的,他的眼神很專注,仿佛現在做的是一件多麼重要的工作.

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及時趕到的話,她恐怕會成為一個被人蹂躪的女子,是他救了她,救了身處險境,孤立無援的她,她想起那時他眼中的憤怒,疼惜和不舍,那些情緒……也是為她嗎?為什麼?為什麼他會對一個僅見過三次面的人露出那麼令人沉迷的眼神,為什麼他會選擇她,一個平凡的她.還有現在,他的舉動好像是在呵護著無比珍貴的寶貝似的,她對他來說有那麼的重要和特殊嗎?

她感到自己整個人都深深的陷入他的氣息中,周圍是令人感到安心的味道,她……有些茫然了.

邵煜勳遵守了他的誓言,整個上藥過程中沒有對她做出任何"不軌"的行為,只是最後他輕輕的在她頭上印下一個吻,輕聲的說了句:"娃娃,晚安."轉身就離開.

直到他離開許久之後,舒若還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坐在床邊,今晚……注定無眠.

***************************************

勾勒完最後一筆,舒若坐直身子,滿意地看著自己設計的圖紙,嘴角勾起了愉悅的笑容,終于又完成了一件作品.

在閑暇時分,除了完成琳達安排的工作以外,她總是不斷的搜集靈感,然後將腦中的想法實現在圖紙上,完成一個又一個的服裝設計圖案,她從來沒有讓別人看過她的圖紙,這是她的小秘密,是她靈感的凝結.

她用兩根手指夾住筆,不斷的晃動著,一邊在轉椅上輕輕擺動著,眼神直直的看著桌上的圖紙,笑容也越來越大了.

"啪!"

一個輕微的聲音響起,她低頭一看,手上的繪圖鉛筆的筆尖碰斷了,她聳了聳肩,伸手拉開了一旁的抽屜,尋找著削筆刀.

一條斷了的項鏈靜靜的躺在抽屜里,看著項鏈,她愣住了,距離那天晚上已經有一個星期了,這一個星期來,邵煜勳沒有再出現,甚至連一個電話也沒有,她每天晚上去"win"上班的時候,也沒有見到他,他就好像突然從這個世界上蒸發了一樣,她慢慢的將項鏈拿起,說不出心里究竟是什麼感覺.

項鏈斷了,她和駱牧寒之間的一個見證消失了,為什麼,是不是臉上天也在讓她放開曾經的那段感情?她辦的到嗎?心底的那股疼痛為什麼如此明顯呢?

她緊緊的握住項鏈,不在乎心形掛墜狠狠的刺痛了她的手心,閉上雙眼,靜靜的感受著心底的那份痛楚……

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聲響起,接著停到了她的辦公桌前,琳達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舒若連忙收起自己悲傷的情緒,站起來看向琳達.

對于她慌亂的樣子,琳達什麼也沒說,她低頭看到了舒若桌上的設計稿,伸手把它拿了起來……...

,:..

上篇:第六十章     下篇:第六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