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一室暈黃,借助淡淡的燈光,舒若看清了出現的自己床上的"異物".

她驚訝的瞪大眼睛,手指顫抖的指著床上的人,費了好大力氣才從嗓子里擠出一句話:"你……你怎麼會……會在這里?"

邵煜勳睜開眼睛,臉上有著剛剛睡醒的茫然,他用臉在枕頭上摩挲了幾下,然後才輕聲問道:"你怎麼才回來?"

看到他的樣子,舒若簡直快要吐血了,這……這算什麼事啊?晚上一回來竟然發現自己的床上睡著一個男人,而且這個男人還自在的就像在他自己家一樣.

瞪了他好一會兒,舒若才氣沖沖的轉身奔出臥室,她徑直的跑到敏佳面前,一手掐腰,一手指著自己的臥室吼道:"那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會在我房間里?"

看著她因為生氣皺在一起的小臉,言敏佳笑了笑,然後"咔嚓"咬了一口薯片說道:"我剛才就想告訴你,可是你說如果不急的話,就明天再說,我看你好像很累的樣子就沒說啊,反正你進了房間就會看到他了,呵呵……"

看著她開心的吃著薯片,舒若無語的坐在了沙發上,閉上眼睛,用手輕揉著自己隱隱發痛的太陽穴.

"我來幫你,"說著,言敏佳把手中的零食放到了桌上,然後跪在沙發上,輕輕的幫她按壓太陽穴,"若若,他今天下午六點多的時候就來了,你不知道剛看到他的時候我嚇了一跳,他的樣子就跟我們第一次見他那樣,頭發亂亂的,胡子長長的,就像流浪漢一樣."

聽到她的描述,舒若愣住了,許久她才慢慢的睜開眼睛問道:"他有沒有說什麼?"

言敏佳搖搖頭:"見面第一句話就問你在哪里,打你手機打了半天,你也沒有反應,他在客廳里坐了大概十多分鍾就跑到你的臥室去了."

舒若坐直身子,緊蹙眉頭,雙手環在胸前問道:"你就讓他去我臥室?"

對于她顯而易見的怒火,言敏佳鼓起兩腮做了個鬼臉,然後一臉神秘的笑著:"沒辦法呀,誰讓他是那麼優的男人呢?"

"言,敏,佳."

慘了,倏地一下言敏佳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然後一路跑到自己的臥室門口,她轉過身對舒若笑了笑:"若若加油啊,這麼好的男人可不能輕易放過啊."然後迅速的開門進入,隨後而至的抱枕只能無奈的撞在緊閉的房門上,然後滑下.

舒若關了電視,盯著自己的臥室房門看了好一會,才咬了咬牙往回走去.

她回到臥室以後,看到邵煜勳已經坐了起來,後背靠著抱枕,聽到她進來的聲音以後,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後又閉上了.

舒若惱怒的看著他泰然的態度,她往前跨了幾步說道:"這是我的房間,請你馬上離開."

閉著雙眼沒有動.

再跨幾步:"馬,上,離,開."

依然沒有動.

再跨,彎腰吼道:"聽到沒有?馬上……呃?"

還有兩個字沒有說出來,舒若就感到腰部一緊,接著身子一陣翻轉,整個人已經躺在了床上,邵煜勳也很"自覺"的用手緊緊攬住她的要,把頭埋進了她的頸窩處.

頸處傳來的溫熱氣息讓她渾身顫了一下,手腳僵硬的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擺放,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用力的推打著他壯碩的身體.

"邵煜勳,你太可惡了,走開,走……"她一下子啞了,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一動不動的躺在那里,頸部的濡濕感讓她瞬間變得安靜,他……哭了嗎?

靜默了好一會,她抿了一下雙唇,然後抬起手遲疑了好一會才拍了拍他的胳膊,輕聲叫道:"邵煜勳?"

聽到她的聲音,邵煜勳沒有說話,只是收緊了兩臂.

緊縛在腰上的力度讓舒若有些不適,她輕蹙了雙眉,什麼都沒有說,在她印象里,邵煜勳是個強勢的男人,張揚霸氣,看起來悲傷好像跟他一點也掛不上關系,可是……可是現在他卻像一個無助的孩子似的,擁著她哭泣.她可以厲色面對那個霸道的男人,可是現在的他卻讓她一時間無法適從.

既然不知道該怎麼辦,就不要想了,索性等他哭完了再說吧.

她沒想到這一等就讓她等了半個小時,都說女人是誰做的,那麼男人呢?現在她覺得男人應該是雪做的,融化了之後比女人的水都多.

"我母親今天早上去世了."

這是邵煜勳今天晚上說的第一句話,聲音粗噶沙啞.

"七天前,我接到了醫院的病危通知……,堅持了那麼久,她……她終于沒有挺過去."

原來這就是他這段時間消失的原因,聽到這個消息,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說"節哀",還是其它的?這時候恐怕說什麼對于失去親人的人來說都是沒用的,他心中的痛不是幾句例行公事的安慰就可以撫平的,她覺得他現在需要的只是一個傾聽者.

"她一直在等著我父親,雖然她的身子已經很痛了,已經快要承受不了了,可是她還在很努力等著……"停了一會他接著說道,"我母親就像菟絲花一樣,緊緊依附著父親而活,在她的眼里只有丈夫,除了父親之外她什麼都看不到,她甚至都忘了我這個兒子的存在……"

"在我五歲那年,我父親因為另外一個女人離開了她,她做了所有她能想到的方法去挽留他,哀求,盯人,自殺……,可是卻始終無法挽回我父親的心,最終……她患上了嚴重的憂郁症,被送進了療養院……"

"去年,她又患上了胃癌,整個人已經神志不清了,每次見到我,她嘴里喊得名字都是'邵卓成’,在她的腦海中根本就沒有'邵煜勳’的存在,直到她臨死那一刻都一直在念著父親的名字,可是我父親卻沒有出現在她面前……"

他的話里透露著濃濃的落寞和失意,舒若仿佛看到了一個五歲的看著渴望的看著他母親的背影,期望著母親能夠回頭看他一眼,可是他面前的母親卻總是在癡癡的看著他的父親,從未回頭,從未轉身……

"你……恨她嗎?"

"不,我可憐她……"

………………………...

,:..

上篇:第六十三章     下篇:第六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