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駱牧寒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靠著床邊坐了下來,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第一次見到若若是她十八歲那樣吧,她剛剛來到這個家的那天,當時他正在客廳里看書,抬頭就看到她站在了門口,那時候的她留著齊肩的長發,一雙大眼透露著茫然,無措還有倔強,他本是一個淡漠的人,但是不知道哪根心弦被她觸動,竟然放下了讀的津津有味的書,朝她走了過去.

看著她簡單的手提袋,他心底閃過淡淡的訝異,他從來不知道一個女孩子的東西居然會這麼少,在他印象里,柔柔的櫥子里堆滿了衣服和鞋子,梳妝台上也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化妝品和護膚品,而面前的小女孩所有的東西僅有一個手提袋,他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發現她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尤其是臉頰一側的那個酒窩,更為她添加了幾分調皮,可是在她的眼睛中,他卻讀到了不屬于她這個年齡的成熟,她生長的環境到底是怎樣的,第一次他對柔柔以外的女孩產生了好奇.

不過他對她的好奇並沒有停留太久,因為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紮根在他心底的可人兒占據了,云雅柔的一顰一笑總是深深的牽動著他的心.從第一次見到身體虛弱的她,她就一直滿滿的占據著他的心,小時候,每天和她在一起的時間是他最向往的時刻.

可是他慢慢地發現,在小小可人的心里也有一個人,可惜那個人不是他,這麼多年來,他總是在云雅柔身後癡癡守候著,可是她卻從來沒有回頭看過他一眼,因為她全部的心思都被賀哲峰占據了.

他傷心,難過,每天都活在苦苦的壓抑中,直到有一天他感到有一道溫柔的目光在深深的注視著他,順著目光看過去,他對上了舒若還來不及躲開的癡迷眼神,他不是青澀的小男生,當然知道她雙頰緋紅的原因,開始他對她的眼神沒有任何的反應,但是卻不由得開始留意她的舉動來,她會在他加班的時候找借口為他送來提神的咖啡,會在他忙的沒有時間吃飯的時候為他帶來便當,里面全是他愛吃的飯菜,在他生病的時候,她大大的眼睛中充滿著擔憂,在他談成一筆大生意時,她的臉上也會有掩不住的喜悅……

隨著對她越來越多的注意,原來平靜的心有了淡淡的欣喜,如果不是那天他從賀哲峰的電腦屏幕上看到了舒若的相片,事情還會這樣繼續下去.當時他在賀哲峰的辦公室里感到非常憤怒,此時他才明白為什麼賀哲峰總是對舒若愛護有加,為什麼總是會注意到她的難處,當時他的全部心思只考慮到云雅柔,心疼,憤怒吞噬著他的心,無論如何也要守護云雅柔是他唯一的念頭,如果她的全部心思都是賀哲峰,那麼不管是用什麼手段,他都會幫她留住賀哲峰,這樣的話,只有從根本上斷了賀哲峰的想念,所以那天從答謝會上回來以後,他毫不猶豫的對舒若表達了他的"愛意".

到現在他還記得舒若答應他的那一霎那,狂喜充滿了他整個心胸,他固執的認為開心是因為柔柔不會傷心了,而不敢仔細的去思考其他的原因.

不可否認,若若是個好女孩,她在用全部的心思愛著他,她用癡戀的眼神看著他時,他會欣喜,她對他說愛時,他的心都在狂跳.看著她笑他也會開心,看到她的淚水,他的心疼痛不已.工作的時候他會不由自主的想到她的笑臉,看到漂亮的東西時,他會想她是否會喜歡.一直以來他總是告訴自己,這麼做是為了更加牢牢的抓住她的心,沒有任何其他意義,可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子嗎?他……總是不願去考慮.

但是他卻不得不承認,兩年前的那段時光,是他這麼多年來最開心的日子,他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的輕松,如此的愜意,有時候他甚至會想如果事情一直這樣下去該有多好.

可是……事情總是難遂人願,他沒想到就在他祈禱後的幾天,所有的事情都再也掩蓋不住了,看著云雅柔傷心欲絕的表情,他的心複雜極了,除了滿腔的憤怒,還有濃濃的不舍,他無法判斷這份不舍來自于誰,但是……他固執的認為,或許他讓自己認為,那份不舍是因為云雅柔.

他躲開了舒若的眼神,他要讓自己好好的考慮一下,他的思路太亂了,仿佛這麼多年來一直牢固的根基倒塌了,可是還沒有等他理清頭緒,卻聽到了柔柔自殺的消息,霎時間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憤怒,只想狠狠的傷害每一個令柔柔傷心的人,血紅的眼神射向了賀哲峰……還有若若.

在醫院里,他說出了他的目的,說出了他真實的想法,他無情的踐踏了那顆愛戀他的心,可是當他看到舒若心碎的表情時,後悔和疼痛就已經用力的攫住他了,讓他根本沒有辦法呼吸,沒有辦法思考,她的一聲木然的質問,更是增加了他的慌亂,只能呆呆的看著若若離去時痛苦的身影,她的背影消失的那一霎那,他幾乎就要忍不住拔腿追上去了,可是最後他遲疑了,因為內心的不確定遲疑了,他沒有想到,他的一個遲疑竟然讓他錯過了她.

當他帶著滿心的沖動和希冀回到家中時,沒想到等待他的卻是人去樓空,面對空蕩蕩的房間,他的心好像掏空了似的,再也沒有知覺.

若若離開之後他總是告訴自己,他總是告訴自己她沒有那麼重要,沒有在他心底紮下根,可是為什麼夜晚當他抬起頭仰望星空時,每一顆星星都是她的臉龐,微笑的,嬌嗔的,調皮的,可愛的,……還有痛苦的,看著她一張張不同的面孔在他眼前晃動,他感覺頭都快要炸開了,疼痛由心開始蔓延,迅速的席卷全身,他把頭緊緊地埋在雙膝間,最後狼狽的逃回了房間,從那天開始他再也不去看星星了,因為每次都會心痛的窒息.

在辦公室里的某一天,他發瘋般的沖到停車場,不停的在車上搜索著,後備箱,車子的後座,每一個角落,每一個地方,他都細細的尋找著,終于在後座的一個角落里找到了那個白色的盒子,顫抖的雙手將盒子打開,一個光著屁股搖頭的蠟筆小新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將它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車子前面,呆呆的看著它,此時他才發現,原來這個小東西真的……真的很可愛.

他會開著車去那個溜冰場,一坐就是半天,現在再也沒有那個巧笑倩兮的女孩,為他一遍又一遍的寫著"iloveyou"了,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情感,他站在看台上大笑起來,笑得如此肆無忌憚,引來了所有人的注目.

"你看,那個人哭得好傷心啊……"耳邊傳來了同情的聲音.

哭?他哭了嗎?他明明是在笑,而且他還能聽到自己刺耳的大笑聲,……可是臉上的濡濕感是怎麼回事?他用雙手覆住臉,再也忍不住了,喊出了那個心底的名字:"若若……",一聲聲嗚咽從指尖流出……

為什麼,為什麼要等到失去之後才能看清自己的心,為什麼他沒有在心為她疼痛時就弄明白,為什麼他那麼愛她,卻又去那樣傷害她,為什麼啊……

幽幽的睜開了雙眼,駱牧寒低頭看著手中的手鏈,這是他真心實意送給若若的第一件禮物,她離開時把它留了下來,隨著它留下來的還有一句話:"你需要把它送給你心中真正重要的人."

他用力的握住了手鏈,任由它咯疼了他的手心,這兩年來,他不敢去找若若,不知道該以什麼資格去找她,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她,他從來沒想到,他居然也有著懦弱的時候.他在懲罰自己,用無盡的思念和心痛懲罰自己,他不知道他所承受的疼痛是否有若若當時的千分之一,他每天強迫自己拼命地工作,每天的行程安排的滿滿的,只有這樣他才可以從徹骨的疼痛中堅持下來……

仰頭飲盡了杯中的酒,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腦子里全是白天舒若對著邵煜勳笑語盈盈的樣子,恐慌狠狠的抓住了她的心,他能感覺的出來若若對邵煜勳的不同,面對邵煜勳時,她流轉的眼波讓人癡迷,那是……那是只有面對心愛之人才會有的眼神,難道若若的心真的要飛走了嗎?兩年的時間已經將他自她心中剔除了嗎?

從邵煜勳的眼神中,他讀到了相當深的愛戀,還有誓在必得的決心,即使是相對的立場,他也不得不承認邵煜勳是個非常有魅力的男人,而且……也是個積極的男人.

他握著手鏈的手輕輕的抵在疼痛的額前,把頭仰在床上,低聲喃喃:"若若,我還能夠觸摸到你的心……"...

,:..

上篇:第九十章     下篇:第九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