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一零二章  
   
第一零二章













"什麼?"舒若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勳回澳門了?腳步有些虛浮,她連忙扶住樓梯的扶手.

看到她怔愣的模樣,安姨擔心的問道:"若若,你沒事吧?"

舒若緩緩的抬起眼眸看著她,嘴角勾起一抹無力的笑,她輕輕的搖了搖頭:"我沒事,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了."說完轉身慢慢的向樓上走去.

安姨張口想叫住她,但是被邵卓成阻止了,她疑惑的看著他:"為什麼啊?我還沒有跟若若說清楚."

邵卓成笑了笑:"那就先不要說好了."

安姨猶豫了一下:"這樣真的好嗎?"

邵卓成給了她一個莫測的笑:"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

安姨看了他好一會,才遲疑的點了點頭.

回到房間以後,舒若沒有開燈,藉著淡淡的月光,她走到床邊,然後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她靜靜的趴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床頭那個華美的點心盒子,他……就這麼離開嗎?他這次真的要放棄了嗎?她還沒有把答案說給他聽呢,難道……太遲了?

她緩緩的撐起身子,然後伸手把那個盒子拿過來,放在眼前仔細的看著.好奇怪,她走了,為什麼她竟然沒有心痛的感覺.

真的,心一點都不痛,只是……只是身體感覺空空的,好像什麼都沒有了,呼吸,心跳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具空殼.

她掏出手機,靜靜的凝視著上面的畫面,他現在應該在……飛機上了吧.

盡管知道他已經關機,她還是按下"1"號鍵她撥通電話,把手機放在耳邊,聽到了預料的聲音"你撥打的用戶無法接通……"

掛斷,重新撥通,掛斷,重新撥通……

她一直在機械的重複著這個動作,直到手機電量快要用完的提示不停的閃動,她才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看著那個電量不足的符號好半響,她才打了兩個字發了出去,剛剛發送完畢,手機就自動關機了,她把手機放在胸口,然後閉上了眼睛……

因為邵煜勳的突然離去,家里的所有人剛開始都是小心翼翼的看著舒若,好像害怕她會有什麼驚人的舉動似的,反倒是舒若倒像是沒事人,從第二天開始,她每天白天去醫院照顧駱牧寒,晚上就窩在房間里的畫設計稿,表情非常平靜,平靜到仿佛從來沒有過邵煜勳這個人似的.

她的舉動連賀哲峰都感到非常奇怪,這麼多年來,他第一次讀不懂舒若.

像前幾天一樣,舒若又打完了那兩個字,然後發送了出去,邵煜勳走了一個已經星期了,這段時間他一個電話也沒有打給她,甚至連短信也沒有回過她,而她期間曾給他撥過兩次電話,得到的都是無人應答,所以現在她只有在晚上臨睡前給他發一條短信,短信的內容始終是相同的兩個字.

在床上靜靜的躺了半個小時,她還是了無睡意,凝視著窗外皎潔的月色,她突然有股沖動想去走一走,沒有任何遲疑,她換上衣服,就來到了院子里.

舒若坐在躺椅上,仰著頭一動不動的看著天上的月亮,月清如水,一如看月人此時的心情,清清涼涼的.

倏的一瓶牛奶出現在她面前,她連忙抬起頭,對上了賀哲峰含笑的雙眸.

她接過牛奶笑了笑,什麼都沒說,然後繼續抬頭看著月亮.

賀哲峰笑了笑,在她身邊的位子上坐了下來,順著她的眼光看了一眼月亮說道:"在睹月思人嗎?"

舒若低頭看著他,輕咬著下唇,然後說道:"你也睡不著嗎?"

賀哲峰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指了指她手中的牛奶:"喝牛奶有助于睡眠."

舒若低頭笑了笑,把那瓶牛奶放在臉頰上,沉默不語,好一會兒她才慢慢抬起頭,眼睛亮晶晶的.

"原本……我打算等勳幫安姨評估完公司就一起回澳門的."

聽了她的話,賀哲峰臉上出現了淡淡的訝異.

看著他的表情,舒若淡淡的笑著,她吸了吸鼻子接著說道:"只是計劃總是跟不上變化,沒想到會出這種事."

賀哲峰心疼的看著她笑容里的哀傷.

舒若把雙腿曲起來,將下巴放在上面輕笑著:"我知道他一直在等著什麼,我想回到澳門再把答案告訴他,因為……那里是我們兩個相識相知的地方,所以那里該盛滿我們所有美好的回憶……"

"若若……"

舒若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似的,依然說著自己的話:"是我……傷了他,讓他失去了信心,或許……或許我該早點告訴他."頓了一下,她又輕輕的吸了吸鼻子,"看著牧寒落寞的身影,我只會心疼,可是……僅僅是聯系不到勳,我就六神無主了,那天他消失了一天,我整個人就像丟了魂似的,心里好像有上千萬只螞蟻在爬,但是當我見到他時,力量瞬間就回到了我身上,內心充滿了狂喜,如果沒有他,我不僅會心疼,更會心碎……"

"可是……我沒有想到,我竟然已經明白自己心的情況下,還是傷了他,我……"她哽咽的說不下去了.

賀哲峰歎了口氣,伸手將她攬入懷中,他已經聽柔柔說了那天的事情,輕輕為她拭去眼角的淚水,他猶豫了一下,然後問道:"你那天的反應很……"他頓了一下,仿佛在斟酌著該怎麼說.

話至此,舒若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直起身來淡淡的說道:"或許因為愧疚感."

"愧疚感?"

"嗯,如果不是因為我,駱牧寒不會單獨去另一邊看貨,他應該會留下來和勳,瑞齊一起討論公司的事,如果他不是單獨一個人的話,所有的事情可能就不會發生了.如果……他有什麼事的話,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

邵煜勳輕輕的摸著她的頭,就像以前那樣:"若若,愛情中是無法判斷對錯的."

舒若低下頭輕聲說道:"可是卻有人會受傷,會心痛."

聞言,賀哲峰的動作僵了一下,眼中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他緩緩的抬起頭看著空中的月亮,嘴角勾起淡淡的笑,難掩哀傷.

心中低語:"就像愛上不屬于我的你,注定是我心中永遠的傷."...

,:..

上篇:第一零一章     下篇:第一零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