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一零九章  
   
第一零九章













站在酒店房間的門口,舒若猶豫了好一會,才抬起手來,輕輕的按下了門鈴.

她想起在咖啡廳里埃蒙特告訴她的話.

"舒,知道為什麼我會推薦你參加這個大賽嗎?"

舒若看著他遲疑的說道:"難道是因為我為eblin改的那條長裙?"

埃蒙特輕輕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這是一個原因,但是還不足以說服我?真正讓我看到你實力的是因為一個人."

"……是誰?"

"琳達."

"琳達?"

埃蒙特笑著說道:"不錯,我剛到澳門的那天,琳達就對我說,在她展示的二十件設計里面,她希望有六件是你的設計."

"什麼?"舒若驚訝的看著他,仿佛聽到了什麼天方夜譚似的.

"開始我並沒有同意,我很看重琳達的才華,我希望她盡可能的展示出來,雖然只是少展示六件設計,但是對她多多少少會有些影響,而我,不希望任何影響出現."

"直到服裝發布會的前一天,當我看到你為eblin修改的長裙時,我發現你是一塊可以雕琢成器的璞玉,但是……當時我的想法還是沒有改變.那天晚上琳達又來到酒店見我,目的仍然是希望我能答應她的請求,你道我最後為什麼會答應她嗎?"

聽了他說的這些,舒若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她看著埃蒙特艱難的搖了搖頭.

埃蒙特長長的籲了一口氣說道:"因為琳達說的一句話,她說,你是一個有靈氣的人,她希望你的才華能通過一個平台得到肯定."

這句話如同一把重錘,狠狠的砸向了舒若的頭,她沒想到琳達會給她這麼高的評價,那日琳達在辦公室對她的嘲諷,還時時的出現在她的耳邊,可是她竟然會對埃蒙特這麼說.

看著舒若的表情,埃蒙特似乎猜到了什麼,笑著歎了口氣:"琳達……是個很別扭的女人.正是因為她這句話我才同意了她的請求,因為在很少能夠找到這種會極力推薦別人才氣的人了."

舒若緊皺著雙眉,內心充滿了愧疚:"是我……錯怪她了……"

"舒,難道你沒有看關于那場發布會的報道和雜志嗎?如果看了的話,你會發現那六件衣服下面,標注的設計師名字就是舒若,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可以順利的推薦你參加這次大賽……"

舒若無力的搖著頭,服裝發布會結束以後,她在房間里關了五天,出來以後也拒絕看任何關于那場發布會的報道,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是這個樣子,那……那"lm"正式聘請她為設計師,應該也是這個原因了.

…………

想到自己對琳達的誤解,舒若充滿了不安和愧疚,就在她忐忑之際房門打開了,琳達出現在她面前.

看到是她,琳達似乎有些訝異,不過神色很快恢複正常:"舒若?你有什麼事嗎?"

看著她淡漠的表情,舒若緩緩的低下頭說道:"琳達,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琳達靜靜的看了她好一會,轉身向房內走去:"進來吧."

走進房間以後,琳達轉身問道:"想喝點什麼?咖啡?"

舒若搖了搖頭,輕聲說道:"牛奶就好了."

琳達頗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拿了一瓶牛奶遞給她.

舒若低頭沉默了好一會,握著牛奶的手也緊緊的:"琳達,當時你為什麼不跟我說清楚?"

琳達看了她一眼,然後大大咧咧的往貴妃椅上一靠:"說清楚什麼?"

"就是……就是那六件衣服的事,為什麼要讓我誤會你?"

琳達喝了一口咖啡,淡淡的說道:"我懶得解釋……"她本來就不是個習慣解釋的人,而且她認為舒若一旦看到了相關報道,應該就會明白.

看著她無關痛癢的態度,舒若有些懊惱,不由抬高了聲音:"如果你不解釋的話,別人就會誤會你,兩個人都會傷心啊!"

"傷心?"琳達輕笑道,"我一點都不傷心,反正已經習慣了,反倒是你這個傻丫頭,別人碰到了這種事,肯定會大哭大鬧的,不過哭鬧的原因是因為設計被偷了,可是你傷心的原因卻是因為我,你認為我放棄了自己的原則,為我痛心是嗎?"

"我……"舒若揉了揉鼻子沒有回答,她咬了咬下唇問道,"當時……那天……那個你……你在辦公室里為什麼要對我那麼說,聽了你的評語,我真的很傷心……"

看著她皺在一起的小臉,琳達歎了口氣:"舒若,你的才氣不錯,但是為人太溫和了,而且在對自己的才華你沒有太大的自信,我只不過想通過這種方式看到一個我想看的舒若罷了."

"啊?"舒若愣愣的看著她,直到現在她才明白琳達的用意,先用傷人的語言打擊她,然後服裝發布會以後,她會看到自己設計的服裝得到肯定,這樣就可以激發她心中的那股急需得到肯定的意識,增加她的自信.

明白了她所有的用心,舒若動容的看著她:"琳達,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琳達好似不耐的擺了擺手:"現在弄明白了,你可以走了吧,我今天太累了,想休息了,那瓶牛奶你拿著出去喝吧."

"琳達……"

琳達直直的看著她,涼涼的說道:"我真的很累了,ok?"

"哦."看了她好一會,舒若才慢慢的點點頭,"明天我就要回澳門了,你……"

"我沒空送你,自己回去就行了."琳達趴在貴妃椅上,悶悶的說道.

舒若抿了抿雙唇:"我知道,我是說……"她頓了一下,然後說道,"那你好好休息吧,謝謝你,琳達."說完就轉身離開了房間.

聽到關門聲,琳達緩緩的抬起頭,臉上有一抹少見的溫柔.

從小她就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父親是個酒鬼,每天不是喝酒就是打她,在她十五歲那樣,死于酒精中毒,一個偶然的機會,她進入服裝設計的領域,她過人的才氣讓她得到了不少肯定,同時也帶來了諸多嫉妒和打壓,為了生存,為了保護自我,周圍的環境鑄造了一個生情刻薄,刁鑽古怪的她.

沒有人會在她身邊超過三個月,不是自己離開,就是被她罵走,曾經有一位助理臨走時忿忿的說道,像她這麼刻薄的人,注定孤獨一生,因為沒有人可以受的了她.所以她從來不會對周圍的人投入過多的心思,因為每個人最後都會因為受不了她而離開她,直至舒若出現,她沒想到舒若竟然在她身邊待了兩年,而且從來沒有生過氣,臉上總是暖暖的,溫和的笑,看著她的笑容,琳達覺得自己的心也暖暖的,仿佛所有的憤懣都消失了……

許久之後,她重新趴回貴妃椅上,低喃道:"該說謝謝的人是我,你是第一個沒有放棄我的人……"...

,:..

上篇:第一零八章     下篇:第一一零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