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一一七章  
   
第一一七章













"若若阿姨……"孟子維笑著沖進她的懷里.

舒若接住他的身子,頗為吃力的把他抱起:"維維,爸爸和媽媽呢?"

孟子維胖胖的小手往後一指:"媽媽在後院,爸爸正在喂媽媽吃飯."

舒若點點頭:"維維,阿姨找媽媽有點事情,我們去後院好嗎?"

"好."孟子維晃了晃腿回到了地上,拉著舒若的手就往後院走去.

看到舒若一大早就來了,孟宇軒和連依依都有些驚訝,尤其是舒若臉上顯而易見的憔悴之色,更讓他們奇怪,他們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都有著疑惑.

"若若……"連依依微笑的看著她,"快來坐."

待舒若坐下以後,她問道:"這麼早來找我們有事嗎?"

舒若看了看一旁的餐盤:"我來的是有些早了,等你吃完飯以後再說吧."

連依依輕輕搖了搖頭:"我已經吃完了,有什麼事就說吧."

舒若看著他們笑了笑,低下頭遲疑了好一會:"你們知道……娃娃是誰嗎?"

連依依和孟宇軒同時一愣,看了看對方都沉默了.

"怎麼了?你們知道她對不對?"從他們的神色可以得出答案了,"那麼可以告訴我她和勳之間是怎麼回事嗎?"

"若若,"連依依溫柔的看著她,"為什麼……你不去問勳?"

舒若苦笑著搖搖頭:"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她順了順頭發,努力的勾起嘴角,"面對你們,我或許可以平靜的把所有的事情聽完."

猶豫了一會,孟宇軒握住連依依的手點點頭:"好,我們告訴你."

連依依微笑著看著他,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若若,你還記得上次你和勳出車禍的時候,在醫院里我對你說的那句話嗎?"孟宇軒看著舒若問道.

舒若凝眉想了一會,搖搖頭:"我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句."

"我當時說,勳當時受的傷,給我們以前過的日子相比,簡直是輕多了."

聞言,舒若輕輕勾起嘴角:"我記起來了,當時我對你還有些不滿呢."

孟宇軒微微一笑:"我當時說的那句話,沒有一點誇張,"他轉過頭去,眼神落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從十四歲開始,我和勳就已經開始混幫派了……"

聽到他這麼說,舒若難掩心中的訝異,連忙看向連依依,後者微笑著點了點頭.

"我是個孤兒,勳除了有家有父母,有一些經濟來源之外,他跟孤兒沒什麼兩樣,某一天,我們碰到了面,相互打了一架,就成了朋友.勳的內心是孤獨的,他渴望愛,渴望家的溫暖,可是卻沒有辦法得到,為了不讓自己每天都回到那個寂靜的有些可怕的大房子里,為了不讓心中感到那麼冰冷,我們兩個加入了幫派,開始不停的打斗,爭地盤,還有收保護費什麼的,不為掙錢,只為了派遣心中那滿滿的孤獨……"

聽到這里,舒若感到心上好像被人狠狠的滑了一刀,好痛,她似乎能夠看到少年時的邵煜勳孤獨的坐在角落里舔舐傷口……

"那幾年,我和勳都沒少受傷,流血,骨折是經常的事,勳受傷最厲害的一次是斷了四根肋骨,左手脫臼,腿上動脈大出血,差點……就玩完了."

舒若用手捂住嘴,來阻止即將要溢出口的嗚咽.

孟宇軒回頭看了她一眼:"如果不是碰上依依和娃娃,我和勳可能早就變成一捧黃土了……"他溫柔的笑著,緊緊的握住了連依依的手.

"娃娃這個名字是勳起起得,娃娃的原名叫江迎晨……"

"江迎晨?"舒若低呼,"那她和江迎曦是什麼關系?"

孟宇軒一愣:"江迎曦?她回來了?怪不得……你會知道娃娃的事情."

"什麼意思?"

孟宇軒悠悠的歎了口氣:"江迎曦是江迎晨的妹妹,一直愛著勳,只不過三年前突然失去音訊,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她們是姐妹?"舒若輕蹙雙眉,"是雙胞胎嗎?"

"不是,"連依依搖了搖頭,"她們相差了兩歲."

"這樣啊……"舒若低喃著,"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雖然不是雙胞胎,長的卻是一模一樣的人呢?"

"一模一樣?"連依依奇怪的問道,她看著孟宇軒,"她們兩個是有一些相似,但是離一模一樣差的還遠呢."

舒若看了她好一會,遲疑的說道:"昨天我見過江迎曦,回家之後,我看到了江迎晨的照片,她們看起來就是一模一樣啊……"

"竟有這回事?"孟宇軒皺著眉想了一會,"難道是她消失的三年中發生了什麼事?"

連依依擰著眉考慮了一會,然後握了握他的手:"先不要管江迎晨了,還是……先說說娃娃和勳的事吧."

孟宇軒抬頭看了看舒若,然後點點頭:"迎晨是個非常善良溫柔的女孩子,她身上仿佛有種魔力,僅僅是看著她,就會讓人感到很舒服,很溫暖,勳第一次見到她是在一次受傷後,勳在垃圾堆里躺了一夜,是迎晨把他帶回了家,為他請醫生,為他包紮傷口,還親手為他做了早餐粥,從那之後,勳好像就迷上了迎晨,每次受了傷都要去她那里尋求慰藉,而迎晨早就愛上了勳,所以勳每次去的時候,她都會給予她最大的溫暖.也是在迎晨的勸說下,勳離開了幫派,為了一個男人的擔當,為了他愛的女人,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罪,最後慢慢撐起了'win’,可以說,沒有那時的江迎晨,就沒有現在的邵煜勳."

聽到這些話,說不吃醋是假的,但是舒若還是十分感激江迎晨,是她在邵煜勳人生的道路上扶了一把.

"那……江迎晨現在在哪里?"

孟宇軒長長的歎了口氣:"她死了."

"死了?怎麼回事?"

"是血癌,迎晨身體本來就不好,後來又換上了血癌,所以不久之後就去世了."

舒若愣住了,她猜想江迎晨可能已經死了,但是沒有想到是這樣去世的,她在勳心中這麼重要,在她彌留的那段時日子里,勳的心該有多痛啊?

仿佛看穿她的心思似的,孟宇軒緩慢的說道:"自從迎晨去世以後,勳就再也沒有笑過,冷漠是他唯一的表情,在他心中再也沒有什麼值得他留戀的東西了,如果不是迎晨在臨死前讓他發誓,不管怎麼他都不能再去墮落,恐怕勳現在不知道在那個角落里放任自己呢.正是有這個誓言存在,所以不管過麼孤獨,不管心中有多麼冷,勳都在努力的活下去.唯一讓他關心的恐怕只有迎晨的忌日,每到迎晨的忌日他都會去迎晨的墓前待上幾天,回來的時候就像個流浪漢似的……"

聽到這里,舒若好像想到什麼似的連忙問道:"迎晨的忌日是什麼時候?"

孟宇軒說了一個日期,聽到這個日期,舒若無力的坐在椅子上,她就是那幾天第一次碰到邵煜勳的,怪不得他當時一身邋遢,就像一個流浪漢,從那天起,開始了他們的糾纏.

她輕輕啃著指甲問道:"勳為什麼會看上我?因為我和江迎晨有相似的眼睛嗎?"

孟宇軒愣住了沒有說話.

連依依看著她輕笑道:"我覺得不是眼睛,是你的笑容,若若,難道你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美,有溫暖嗎?就像太陽似的,能溫暖周圍的人……"

"太陽?"舒若輕嗤一聲,"對于勳,或許我只是一個替身,一個類似于他心中所愛之人的替身,又或許他只是把我當成了他心中已逝的太陽."

孟宇軒悠悠歎了口氣,他起身走到舒若身邊,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若若,或許剛開似乎勳是把你當成了另外一個人,但是我敢肯定,現在在勳心中深深紮下根的人是你,讓他愛的發狂的人是你,相信我!"

舒若抬起頭努力的勾起嘴角:"真的嗎?"

"旁觀者清不是嗎?"

**********************

從孟宇軒家中出來以後,舒若沿著馬路走了很久,腦子里一直在想著江迎晨和邵煜勳的事,對勳來說,江迎晨在他心中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因為她給予的溫暖,把他從陰冷的冰窟中拉了出來,就如孟宇軒說的那樣,沒有江迎晨,就沒有邵煜勳.

或許真的如他們說的那樣,勳已經愛上她了,否則他怎麼會用生命護著她?一個男人把一個女人看的比自己的性命還重要,難道不就說明了一切嗎?

想到這里,她再也忍不住了,她要去找勳,她要讓勳親自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她.

伸手攔了一輛計程車,她飛快的跳了上去.

二十分鍾後,站在家門上,她努力的抑制這內心的澎湃,掏出鑰匙打開門走了進去.

"嘩啦……"手中的鑰匙掉在地上,眼前的一幕讓她整個人呆在了那里……...

,:..

上篇:第一一六章     下篇:第一一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