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一二七章  
   
第一二七章













舒若停下車子以後,沒有轉頭,眼睛仍然是直直的看著前方.

"到家了,你下車吧."

……邵煜勳在辦公室睡了一個多小時才醒過來,看他虛弱的樣子,今天應該沒有辦法工作了,靳瑞齊立即趕他回家休息.

他沒有任何遲疑的點點頭,站起身來溫柔的看著舒若:"娃娃,可以送我回家嗎?"

"我沒空."想到沒想,舒若冷然的拒絕.

聽到她的拒絕,邵煜勳臉色黯了一下,抿起雙唇淡淡的笑了笑,捂著胃部慢慢的向門口走去.

舒若強迫自己不要去看他微彎的身影,她轉過頭用力的瞪著靳瑞齊,後者看到她凶凶的眼神,無謂的聳了聳肩.

"我也很忙,沒有辦法送他回去,只好讓他自己回去了."

舒若閉上眼睛,腦中全是邵煜勳蒼白的臉色,輕捂胃部的樣子,直到開門聲響起,她再也忍不住了,轉身沖了出去.

看著她奔出去的背影,靳瑞齊撇撇嘴:"干嘛裝作不在乎,這個傻丫頭."

邵煜勳慢慢睜開眼睛,看著她僵直的側面,輕笑著:"進去坐一下好嗎?"

"不必了!"她不想再踏入曾經稱之為"家"的地方,她……怕看到她用心經營過的地方,卻再也找不到熟悉的痕跡.

話音落下以後,又是長時間的沉默.

邵煜勳點點頭:"好,那我回去了."

他打開車門,慢慢的挪下車,腳步踉蹌了幾下,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子.

關上車門以後,他轉過身笑著說道:"娃娃,……我看著你離開……"

放在方向盤上的手緊了又松開,舒若瞟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就踩下了油門.

車子緩緩的駛離,她從後視鏡上看到邵煜勳孤寂的站在那里,一臉落寞的神情,感覺就像被人拋棄了的小狗似的.

"吱——"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腳就好像有意識的踩了刹車,遲疑了一會,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快速的把車子退了回來.

下了車,看著面露驚喜的邵煜勳,她輕咳了幾聲:"我只是感覺……有些渴了."

邵煜勳笑著沒有說話,走過來牽起她的手就往屋里走.

她本來想掙脫,但是那種包容的厚實感讓她貪戀,只要……再握一會就好了.

走進客廳以後,房內一室寂靜.

舒若呆呆的看著眼前的情景,客廳里的擺設和她三年前離開時一模一樣,一點都沒有變.

就在她怔愣的時候,邵煜勳已經為她倒了一杯果汁,杯子還是她曾經最喜歡的草莓玻璃杯.

為什麼會這樣?他保留著這些東西,江迎曦會怎麼想?

"想什麼呢?"邵煜勳坐在她身邊攬住她的肩輕聲問道.

舒若不自在的動了動身子,沒有說話,但是眼神依然在房間里游移.

看著她的動作,邵煜勳噙在嘴角的笑容更幸福了:"在找什麼?"

"呃?沒,沒什麼……"舒若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果汁,猶豫著,"那個女人……對這個家的擺設沒有意見嗎?"

問話之後,她恨不得把自己的舌頭咬掉,她和他都沒有什麼關系了,問這種問題做什麼.

邵煜勳蹲在她面前,雙手將她的小手包裹住,深深的凝視著她:"只有這個家的女主人才有資格對這個家的擺設有意見,而女主人自始至終只有一個人,那個就是……"

"好了!"舒若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不敢看他的眼神,"我已經不渴了,……我要走了,再見!"

為什麼……現在要對她說這些?自從她回來以後,為什麼他總是說著會令她誤會的話?

"娃娃!"邵煜勳握著她的手不放,面帶希翼的看著她,"想不想吃芙蓉糕?"

舒若一愣:"芙蓉糕?"難道他知道哪里有賣的嗎?

看著她呆呆的模樣,邵煜勳心情大好,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拉著她走向廚房.

走進廚房以後,舒若臉上的表情更呆了,廚房里大部分的擺設也是和三年前一樣,只是……在角落里放了兩件看起來比較專業的烘焙機.

"四十分鍾之後,你就可以吃到香噴噴的芙蓉糕了."

頗為興奮的聲音傳來,舒若轉頭看向旁邊的人,他的一身打扮讓她連嘴都合不上了.

此時邵煜勳身上穿了一件圍裙,雙臂也戴上了套袖,一副居家男人的打扮.

"你……"舒若指著他,張口結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邵煜勳似乎很滿意她此時的反應,走過來在她唇上啄吻了一下:"乖娃娃,等一下就可以吃了."

接著他走到一個廚子跟前,從里面拿出面粉,泡打粉,植物油……以及許多她連名字都叫不出來的東西,接著他開始打蛋,和面,配料……,動作嫻熟的更是令她瞠目結舌.

這個人真的是她認識的邵煜勳嗎?真的是那個連煮面都不會的邵煜勳嗎?可是此刻他動作熟練的仿佛他一直都在做似的.

一直?舒若緊緊盯著他,難道……難道是他?這三年來都是他?怎麼會?

她無力的靠在牆上,看著他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往下進行,臉色依然還是那麼蒼白,他現在的身體應該還不舒服吧,可是他的表情為什麼還那麼認真,好像在做一件多麼重要的事似的.

眼里有什麼東西流出來了,她迅速的沖出廚房,快速的在臉上抹著.

她沒有哭,沒有哭,早在兩年前她就已經學會不哭了,所以她現在不是在哭……

她把臉上的濕意抹去,再次看著客廳里熟到不能再熟的擺設,即使現在她閉上眼睛在客廳里走上一圈,依然可以暢通無阻.

心中翻動著一股*,她朝樓梯看了看,咬了咬牙,向樓上沖去.

看到她的身影跑到樓上以後,站在廚房門口的邵煜勳終于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至少她還沒有離開.

忍住胃部傳來的翻騰刺痛感,他轉身回到了廚房,該把成形的芙蓉糕放到烘焙機了.

打開臥室的門,床頭上掛著一副大大的婚紗照映入舒若的眼簾,癡癡的看著那張照片,她慢慢的走進臥室,在照片對面的位置席地坐了下來.

那是她的婚紗照,是她和邵煜勳一起拍的婚紗照,照片上的她掛著幸福的笑容,那個時候,她是幸福的吧,一個認為自己生活在天堂里的人,怎麼會不幸福呢?可是……幸福總是短暫的,多久了?有多久她沒有幸福的感覺了?

每天都是坐在大量的設計稿中間,每時每刻都在用新的流行元素填塞著她的大腦,或許對外人而言,她是幸福的,因為她成功了,因為她得到了她一直追求的東西不是嗎?可是……為什麼她卻感覺不到那種幸福,再也笑不出來照片上的模樣?

是她對幸福的要求高了,還是現在的一切對她來說一點都不幸福?

那個女人是舒若,現在的這個女人也是舒若,為什麼同是舒若卻無法有相同的笑容,為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臥室的門被推開了,一陣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傳來,接著邵煜勳端著一小盤芙蓉糕蹲到她面前.

凝視了她一會,邵煜勳拿起一塊芙蓉糕送到她嘴邊:"娃娃……"

看著面前的芙蓉糕,舒若下意識的咬了一口,剛出爐的焦酥香甜感立即在她口中化開,這是她熟悉的味道,三年來一直熟悉的味道……

她抬起頭愣愣的看著他:"為什麼……沒有把我留下……"

接著她推開他跑了出去,不一會樓上傳來汽車的引擎聲.

邵煜勳呆呆的愣在原地,他把舒若咬了一口的芙蓉糕放進嘴里,輕輕咀嚼著,嘴角微微的勾起,可是……一道淚珠自眼角滑下.

*********************

夜已深,大地寂靜.

可是卻有一道纖瘦的身影沿著院落一圈圈的走著.

三年前他是那樣的決絕,連挽回的機會都沒有給她,三年中她學會了不哭,學會了冷漠,學會了成為自己戲中的女主角,可是三年後卻發現,決絕的他為了她做了三年的芙蓉糕,原來的家依然保持著三年前的模樣,仿佛那個家中的女主人不曾變過.

為什麼?既然已經放手,為什麼還要保留這些?他想證明什麼嗎?

"這麼晚還不去睡覺,睡不著嗎?"涼涼的調侃傳了過來,她轉頭對上了來人,輕輕的笑了笑.

"你不是也沒睡覺嗎?也睡不著嗎?"

"恩."駱牧寒點點頭,"我的確睡不著."

本來想調侃他,沒想到他倒是大方的承認,舒若一時間感到無趣,噘了噘嘴.

她可愛的表情讓駱牧寒心情大好,伸手揉了揉她的頭發:"好久沒有看到若若這麼可愛的樣子了."

舒若撥開他的手,不依的叫道:"哪有——"

"呵呵……"駱牧寒輕笑,"既然我們都睡不著,不如聊聊天吧."

"聊天?你想聊什麼?"

"就聊……"駱牧寒雙手扶住她的肩膀,目不轉睛的看著她,"你是不是願意做我的女朋友……"...

,:..

上篇:第一二六章     下篇:第一二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