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一二九章  
   
第一二九章













舒若深深吸著氣,翻轉過身子,伸直四肢,用力伸了伸懶腰,絲被摩擦著光裸的皮膚,酥酥麻麻的.

她下意識的身手向身側摸去,空蕩的觸感讓她瞬間睜開了雙眼,她轉過頭去,發現身側已經沒有人了,而且手上傳來的涼意,說明他已經離開有一會兒了,他……去哪里了?這段時間,她還是第一次沒有從他懷中醒來.

用絲被環住身體,她慢慢的坐起來,晨曦透過鏤空的窗簾,在地上形成了一個個完美的圓暈,她呆呆的看著它們,思路有片刻的呆滯.

現在她已弄不清她和邵煜勳之間到底算是什麼關系了,當初她的主動示好,是聽從里心里的*,她想要坐在他身邊,和他說話,聊天,想要吃他親手為她做的芙蓉糕.

工作不是很忙的時候,他會和往前一樣,帶她去海邊,相互依偎著坐在一起,用一張毯子緊緊的裹住他們兩個,手里捧住熱牛奶,看著天海藍藍,聽著海的聲音,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自然的仿佛以前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仿佛他們從來沒有分開.

再次貼近他以後,舒若才發現習慣是個很難消失的東西,即使已三年沒有接觸過,但是一旦靠近,曾經所有的習慣又在瞬間爆發出來,習慣他的擁抱,習慣他的體溫,習慣他的一切,等她從習慣中稍稍拉回一點思緒時,兩個人的身體已經緊緊的糾纏在了一起,雖然與她剛開始"純友誼"的目的不同,但是她一點也不覺得厭惡,甚至還有所期待,所以她沒有阻止他,反而更緊的擁住了他現在瘦弱的身子.

從那天開始,她時不時的會在她曾經的家中過夜,第一次她晚歸的時候,以為會看到家人不贊同的眼神,沒想到所有人看到她就好像沒事人一樣,即使是她脖子上的吻痕那麼的顯眼.既然他們沒有說什麼,她也索性收起了心底的尷尬和忐忑,有時候一連兩三天都會睡在外面.

還有一件事令她比較好奇,自從她回來以後,從來沒有見過江迎曦,她曾經問過邵煜勳,後者一副事不關已的語氣說道:"她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雖然不是很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但是不可否認,提起江迎曦時,他淡漠的態度確實令她有絲竊喜.

這段時間她發現,邵煜勳不僅芙蓉糕做的堪稱美味,而且他做其他的手藝也是非常棒,如果她前一天晚上她留下的話,那麼第二天早上餐桌上就會出現美味的早餐,第一次她還以為是他大早晨就叫外賣,直到他當著她的面親自又為她做了一份早餐,她才佩服的五體投地,沒想到,三年來他在廚藝上的變化竟然這麼大.

舒若有些好奇的側耳傾聽了一會,咦?怎麼一點聲音也沒有,浴室里沒有聲音,廚房里……好像也沒有聲音,整個房間靜悄悄的,仿佛只有她一個人似的.

吐出口氣,她披上睡衣來到了浴室,看著鏡子中那個頭發微亂的女子,做了一個鬼臉,心情輕松無比,重新回到他身邊,她仿佛又找回了消失許久的快樂和輕松,雖然對于兩人的現狀誰也沒有什麼,但是她不想否認心中的期待,她想聽到他說出真實的心.

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她走出了房門,在客廳,書房和廚房轉了一圈,也沒有找到邵煜勳的影子,而且餐桌上也沒有像往常一樣出現精致的早餐,此時她終于感覺到一些不對勁了,連忙跑到臥室,拿出手機撥了出去,可是一陣沉默之後,是無法接通的提示.

無法接通?他去哪里了?發生了什麼事?她不死心,一遍又一遍的撥打著他的電話,得到的仍然是同樣的結果.

再也無法掩飾心中的慌亂,不安也漸漸的充斥她的心頭,他到底去哪里了?昨天晚上他還擁著她一起入眠,為什麼早上起來之後,他消失的仿佛沒有存在過?

輕咬下唇,她撥打了會場的電話,得到的回複是今天沒有看到總裁進會場,公司呢?撥過電話以後,得到的結果讓她心急的想要大叫,他到底去了什麼地方?為什麼哪里都找不到他?如果他有什麼事的話,為什麼不說?她就睡在他身邊啊!

心中的胡思亂想簡直就快把她逼瘋了,任何一個人碰到和她此時相同的事,都會感到莫名其妙和著急吧.

她迅速的穿好衣服,打算親自出門去找人,可是在她去書房的抽屜中去拿鑰匙時,桌上的一本台曆引起了她的注意.

台曆上的日期映入她的眼簾,仿佛一把重錘狠狠的敲響她,直直的盯著台曆看了好一會,她才無力的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

抱住雙膝緩緩的蜷縮在沙發上,會是她想的那樣嗎?

他應該是去那里了吧,今天……是江迎晨的忌日,孟宇軒不是說過,每到江迎晨的忌日,邵煜勳都會去她的墓前陪上她幾日,今天……今天他也是去哪里了嗎?所以所有人才會找不到他,所以他才會關掉手機,就是不想讓其他人打擾到他和江迎晨的獨處嗎?

那麼……她呢?她算什麼呢?她就睡在他身邊,他離開時甚至連一句話,她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離開的,跟她說一句有那麼困難嗎?還是他的心里全被江迎晨占滿了,已經沒有空間再去想她了?

他和她現在算什麼呢?聊友?床伴?……或者還是替身?她無法再給自己更高的定位,因為過高的定位會讓今天的一切看起來更可笑!

……有些冷,她更用力的抱住了自己,仿佛這樣就可以驅散心底的那股寒意.

不知過了多久,書房的門被打開了,舒若緩緩的抬起頭,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她已經在這里坐了一天了嗎?

來人快速的走到她面前,伸手攬住她,嘴里好像在說著什麼.

她沒有聽清他在說什麼,只是聞到了他身上吸附的淡淡幽香,那是黃菊花的味道.

黃菊花?她輕輕的勾起嘴角,抬起頭看著面前有些疲憊的神色.

"你去她那里了?"

沒有說出姓名,但是邵煜勳就知道她說的是誰,沉默了一會,他緩緩的點點頭.

舒若低下頭,掙紮著從沙發上下來,蜷縮了一天的雙腿一時間沒有力氣,整個人搖晃著向前倒去,在她快要接觸地面的時候,腰身被人環住了.

"娃娃……"

舒若直起身,慢慢的轉過頭看著他,緩緩的揚起一抹嫵媚的笑.

"你喊的人是誰?江迎晨還是舒若……"...

,:..

上篇:第一二八章     下篇:第一三零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