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風清云柔  
   
風清云柔













書房中.

女人端著一杯剛剛煮好的咖啡走了進來,看到男人閉目靠在椅背上,呼吸均勻,似乎已經睡著了.

她把咖啡輕輕的放到桌上,看到桌上厚厚的文件,深深的自責湧上心頭,她什麼都不會,如果她能夠幫他分擔一些工作,那麼他就不用這麼辛苦了吧.

她走到男人面前,癡癡的凝視著他的睡顏,這個男人,這個她傾心愛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只是這樣看著他,她就覺得仿佛擁有了全部.

她知道,他不愛她,在八年前的那個午後,她知道了在這個男人心里珍藏的是另外一個女人,另外一個她視同姐妹的女人,看著他眼底為別人燃燒的深情,她絕望了,她沒有辦法想象沒有他的日子,她該怎麼活下去,既然沒有辦法活,那她就放棄吧.

落地窗前,她呆呆的注視著手中的裁紙刀,無意識的用力滑下……

醒來之後,一切都變了,她的姐妹消失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他……對她也不若以往的溫柔,每天她都在站在他身後,凝視著他孤寂的身影,她明白他心中的痛苦,可是……她選擇不問.

都說愛一個人,就應該給他快樂,他的快樂不在她這里,可是她卻無法選擇放手,是因為她不夠愛他嗎?可是絞痛窒息的心又是怎麼回事?

媽咪問她:"不可以放棄嗎?"

勾唇苦笑:"如果可以放棄,我就不會去做那些事情了."她輕撫著手腕上的疤痕,身體上的傷可以愈合,那麼心頭上的傷該怎麼辦?

最終他還是娶了她,因為媽咪的下跪和哀求,如山重的恩情迫使他放棄了心中的所愛.

樓角處的她看到了那一幕,緊握住雙拳,她沒有走出來.

媽咪的自尊換來了她的婚姻,即使現在想起那日的情景,她的選擇還是一樣,只要能留住他,任何事情她都可以去做.

她留住了他的人,可是卻再也觸碰不到他的心,但是她可以假裝她很幸福,她真的真的很幸福,因為他就在身邊.

他喜歡吃若若做的飯菜,那麼她就去學,嬌嫩的手上,傷痕累累,可是她一點都不覺得痛,因為她終于做出了和若若一樣的味道.

他喜歡若若的長長地碎發,那麼她就去剪,發型屋里,她剪短了連發型師都覺得心疼的及腰長發,可是她很開心,因為那天,她在他眼中看到一抹訝異.

他喜歡若若的一切,那麼她就努力成為若若,脫掉可愛的淑女裙,換上了牛仔和t恤,跑到海邊,將自己白皙的皮膚曬成了小麥色.

看著鏡中的自己,她滿意的笑了,鏡中的人就是若若,活脫脫的若若,若若的頭發,若若的穿著,若若的膚色,她開心的笑著,滿懷期待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長時間的沉默以後,他朝她走了過來,拉起她的手就走,看著包裹著她的大手,心中湧動著無盡的甜蜜,只要他這麼握著她,不論去哪里她都不怕.

他沒有帶她去其他地方,而是來到了他們的新房,她的臥室,結婚之後他從未踏入的地方.

他從衣櫃里拿出一件件的粉色或者白色的長裙,然後不發一語的扒掉她身上的牛仔褲和t恤,接著又把長裙穿回她身上,她從來沒有見過他這麼憤怒的眼神,一時間呆在了哪里,任由他擺弄.

十分鍾後,她重重的跌在一堆衣服中,傻傻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腦中全是他剛才說的話.

"不要再去做這種無聊的事情,即使你再像,也不是她."

轉頭看著鏡中又穿回長裙的她,她終究是她,不論她怎麼變,不論她再怎麼像,她終究不是若若,因為有一樣東西她無法模仿,就是若若所擁有的愛.

她看著鏡中的女人,眼中晃動著淚水,嘴角無奈的勾起.

"不怕不怕,如果他不愛你,那麼你就用雙倍的愛去愛他好了,那麼你們之間還有擁有兩份愛……"

她一直在想,如果若若結婚了,是不是他就可以忘掉,一定是這樣的,只要若若結婚,他就永遠的只屬于她一個人了.

……

若若結婚了,若若終于結婚了,是他親手將若若送到別的男人手上.

那天,她笑了,他……卻哭了.

那晚他抱了她,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抱了她,窒息的力道讓她雀躍著,可是那一聲聲深情的呼喚,又讓她粘起的心破成了一片一片.

他在用靈魂喊……若若……

即使他不愛她,即使他喊著若若,但是能這樣緊緊的靠在他懷里,她就很開心,因為她是云雅柔,只為賀哲峰而活的云雅柔.

…………

她輕輕抬起手想去撫摸他的臉頰,可是猶豫了一會,她又慢慢放下了.

自嘲的搖了搖頭,她好像越來越膽小了,連碰他都不敢了,她怕一旦碰了他,就再也壓抑不了心中的那份渴望,想要更多的渴望,她怕如果她變得更貪婪了,會把在她身邊僅剩下軀殼的他逼走.

他恨她吧,是她把他囚禁在她的牢籠中,因為她,他連追求的機會都沒有,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云雅柔,他是不是會更開心一點呢?

但是,即使知道他不愛她,即使知道他痛苦,即使他現在只剩下軀殼,即使她的愛讓他窒息,她還是無法放開他,真的沒有辦法,沒有……

她會停止愛他嗎?會,當她心髒停止跳動的那一刻,這份愛也就會無力的跟著停止了……

捂住胸口,緊閉上雙眼,靜靜忍受著那份突然而至的心痛,她低喃.

"哲峰,你恨我嗎?我卻好愛你呀……"

快速抹去臉上的淚水,她又看了一眼熟睡中的他,轉身輕輕的走了出去.

********************

關門聲輕輕的響起以後,原本熟睡的男人睜開了眼,雙眸不顯惺忪,他直直的看著緊閉的房門,面色如常,但是放在腿上緊握的雙拳,卻顯示了他內心的不平靜.

你知道現在最寂寞的人是誰?

他的腦中又出現了若若前幾天問他的一句話,最寂寞的人是誰?聽到這個問題,他只是笑著喝了一口咖啡,沒有說話.

"是柔柔."

聽到她的答案,他第一次發現,原來咖啡也可以令人發哽.

"阿紫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我現在也有了念恩,瑞齊和敏佳相伴,聽說現在牧寒身邊有個非常可愛的女孩,而你……"若若輕抿了一下雙唇說道,"柔柔一直在愛著你,關心著你,可是只有她,只有她是活在只有給予的生活中."

"哲峰,她很寂寞,或許連她都沒有察覺到她的寂寞,因為在她心中她所想的每一件事,都和你有關,從來沒有她自己,即使是想到她自己的話,也肯定是因為你."

"哲峰,柔柔已經不是那個集寵愛于一身的小公主了,她只是一個等愛的……可憐女人."

最寂寞的人……

輕吐口氣,他起身走了出去,在客廳里看到了正在看錄像的她.

那……應該是她十八歲生日那年的錄像吧,因為那時若若剛剛來到這兩個家,在錄像上的顯得有些拘謹.

而那個帶著尖尖的小帽,打扮的如同公主一樣的人就是她,十八歲的柔柔.

那時的她就如同一個天使一樣,開心的笑著,可是此時……

他看向坐在沙發上的她,十三年過去了,她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往日那種發自內心的快樂,現在的她也在笑,可是眼里卻有掩不住的哀傷.

嘴角是上彎的,可是眼角卻滑落著晶瑩的淚水.

多久了,有多久他沒有好好看過她了?

自從八年前若若離開以後,他就開始避著她,結婚以後,他更是以工作為借口避著她.

他總是以為自己是那個最可憐的人,那麼她呢?

看著她眼角隱隱浮現的細紋,此時他才意識到,這八年來痛苦的人不是只有他,她的痛苦絕對不亞于他,至少……至少還有她在愛著他,而她卻是一個人在苦苦的支撐著.

"……這個世界上最愛最愛你的人是柔柔,她愛你勝過她的生命,她什麼都可以放棄,唯獨不能放棄你……"

過去的一幕幕仿佛電影似的,在他眼前上演.

那個為了得到他的眼光,裝扮成若若的柔柔,那個為他做菜的柔柔,那個傾心愛他的柔柔,那個即使自己已經傷痕累累也要安撫他的柔柔,那個一直在身後等待他回首的柔柔……

往事如尖錐一般狠狠的刺向他的心,痛得他幾乎無法呼吸,他匆匆的跑到她身邊,緊緊的抱住了她.

正在看錄像的云雅柔有些怔愣的看著他,沒有任何疑問,伸出手輕輕的擁住了他,輕撫著他的後背.

不知過了多久,賀哲峰從她懷中退出,握住她已經不再白嫩的小手,深深的注視著她.

"柔柔,我們要個孩子吧……"

云雅柔瞬間呆住了,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她雙手顫抖的捧住他的臉,嘴唇囁嚅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許久之後,她撲進他的懷中,用盡所有的力氣抱住了他.

感受著那份一直的心跳,撲通,撲通……

他笑了,她卻哭了……...

,:..

上篇:大結局(四)完結篇     下篇:風起云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