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寒意綿綿(一)  
   
寒意綿綿(一)













昏暗的酒吧里,輕柔著回蕩著"ifiletyougo"的音樂.

幾乎每天下了班以後,駱牧寒都喜歡到這里來喝一杯,回到家中……一個人有些寂寞.

自從安姨和邵卓成結了婚以後,他也從那個家中搬出來了,只是偶爾才會回去住幾天,那是哲峰和柔柔的小天堂,而他沒興趣做一名不識趣的電燈泡,再說了,這兩個人的感情也需要好好培養一下,應該給他們留出足夠的空間和時間吧.

看著杯中透明的液體,他輕輕的晃了一下,然後輕抿了一口,嘴角揚起淡淡的笑意.

下個月……若若就要回來了吧,上個月她剛剛拿到了服裝設計的大獎,曾經的那個小女孩終于實現了她的夢想,他輕托住下巴,手指不停地在桌子上寫著,口中低喃:"若若……"

"先生,這是你的橘子水."一個甜甜的娃娃音響起,聽到她的聲音,駱牧寒微微皺起眉頭.

連著這一個月來,每次他坐到這間酒吧里以後,不出半個小時,這個娃娃音的主人就會出現在他身邊,同樣,每次都會為他送上一杯橘子水.如果不是因為這家酒吧的環境不錯,再加上還是在回家的路上,他恐怕早就不會踏入了,看來他需要和酒吧的主人談一談員工的問題了.

深吸口氣,他抬起頭看向這個女人,確切的說,是個女孩吧,她大概二十歲左右的樣子,屬于偏瘦型的,骨架小小的,棕褐色的頭發在肩後束成一縷,長長的厚厚的劉海幾乎占了她半張臉,眼睛大大的,此時正彎彎的笑著,鼻子不是很挺,但是很小巧,雙唇的顏色有些蒼白了,不過嘴角的笑意倒是挺燦爛的.

他低頭看到她端著托盤的手臂,好細,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瘦弱的手臂,即使是柔柔生病的時候也不曾有過,他有些懷疑她是不是有些營養不良,整個人看起來太嬌弱了.至此,對于要和老板談談的想法,他有些遲疑了.

低頭看了看面前的那杯橘子水,即使這麼看著,似乎就有一種清清亮亮的感覺.

"我沒有點橘子水."

"我知道啊!"女孩用力的點點頭,臉上的笑容更大了,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所以我才給你送上來啊!"

駱牧寒看著她,剛剛有些打消的想法又開始翻滾,就在他想說什麼的時候,女孩把橘子水又往他面前推了推.

"這是免費贈送的,不收錢的."

看著她臉上真誠的笑容,駱牧寒有片刻的恍惚,他不由的脫口而出:"每個客人都會免費送上一杯橘子水嗎?"

女孩搖了搖頭,額前的劉海也跟著晃動了一下:"當然不是,只有你才有這種待遇喲."

看著她不斷眨動的雙眸,駱牧寒移開了視線:"為什麼?"

"嘻嘻,"女孩輕笑了出聲,"當然是為了接近你呀!"

聽到她這麼直白的話,駱牧寒差點嗆到,他轉過頭難以置信的看著女孩莫測的笑容,現在的女孩都這麼大膽嗎?

他輕吐口氣,盡量維持臉色不變:"小姑娘,你……"

"我已經二十三歲了."不待駱牧寒把話說完,小女孩徑自的報出年齡,"所以小姑娘這個稱呼對我來說不合適."

二十三歲?相較于他快三十二歲的年齡,的確是個小姑娘,不過看著她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駱牧寒深呼吸著點點頭.

"小姐,我不認識你,而且,我也沒有興趣認識你."

女孩的笑容未變:"沒關系,我們自我介紹一下就認識了."只聽自己想聽的,第二句話直接刪掉.

在駱牧寒想要發火之前,她連忙把手伸到他面前:"我叫阮棉棉."

軟綿綿?駱牧寒一愣,看著她不似開玩笑的表情,感到有一絲好笑,她的名字好符合她,軟綿綿的聲音,以及看起來軟綿綿的脾氣.

看到他的表情,女孩不依的叫起來:"不行,不行,我就知道,你會笑,每次我告訴別人我的名字以後,都是一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她撇著嘴,看起來煞是可愛.

女孩長長的歎了口氣:"這個名字是我媽媽給我起的,她說她特別喜歡女孩叫棉棉,從小她就希望自己的名字是棉棉,可是外婆不同意,所以當我出生以後,她毫不猶豫的就給我起了這個名字."接著她把下巴放到胳膊上,臉上的表情更郁悶了,"可是她忘記了一樣事情,那就是我爸爸姓阮,合在一起就成了阮棉棉了."

看著她一臉苦惱和無奈的模樣,駱牧寒感到心中湧動著一股笑意.

"還有啊……"阮棉棉似乎越說越起勁,"十歲那樣我曾經以絕食抗議我要改名,可是媽媽一看到我絕食,不但沒有勸阻,反而坐在地上就大哭起來,說我太不珍惜她的心願了,最後惹來了爺爺奶奶還有爸爸,我被狠狠的批了一頓之後,幾位大人親自把我押到了餐桌旁,後來媽媽看我一直不理她,就同意了我的要求,不過新名字還是要她來起,你知道她給我起的新名字是什麼嗎?"阮棉棉抬起頭看著他.

待阮棉棉又重新開始說起來之後,駱牧寒發現自己剛才竟然回應了她的話,搖了搖頭.

"媽媽竟然給我改名叫阮嘉欣!"

軟夾心?此時駱牧寒再也忍不住了,終于大笑出聲,她說的實在是太生動了,他都能想象出她和她媽媽因為這個名字抗議的模樣.

阮棉棉沖他做了個鬼臉:"真是太沒有同情心了,我正在敘述我的悲慘往事,你竟然笑的這麼開心,不過也罷了,看到你這麼開心,也算是善事一件."

駱牧寒漸漸收住了笑意,他深深的注視著面前的女孩,她身上似乎有一種魔力,一旦和她交談過會不由的受她吸引,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笑過了,也從來沒有這麼輕松過了.

他把面前的酒推到了一邊,端起了那杯橘子水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但是很爽口.

同時他也興起了和她說話的*:"最後改名成功了嗎?"

阮棉棉聳聳肩:"如果改名成功的話,你現在還會聽到這個名字嗎?"

駱牧寒點點頭,伸手說出了自己的名字:"駱牧寒."

阮棉棉立刻握住了他的手:"這樣我們就算認識了,就算是朋友了喲,既然是朋友,那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聊聊天?"

如果聊天對象是她的話,駱牧寒發現自己倒是頗為樂意,不過……

"你不是在上班嗎?"她身上此刻穿的就是這件酒吧的服裝.

阮棉棉搖搖頭:"我到時間下班了,從現在開始我的工作就是和你聊天了……"

那天晚上,第一次駱牧寒和一個剛剛認識的女孩一直聊到深夜……...

,:..

上篇:風卷云舒     下篇:寒意綿綿(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