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紫殤(下)  
   
紫殤(下)













四年的校園生活過的飛快,入學似乎還是前幾天的事,沒想到轉眼就該畢業了.

端木紫拿出手機按下"1"號快撥鍵,彩鈴聲音剛剛響起,電話就被接通了,接著一個興奮地聲音傳來.

"阿紫,你們班已經聚完餐了嗎?你現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端木紫好笑的聽著他"噼里啪啦"一連串的問話,無語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們班還在進行中,估計沒有兩三個小時,是無法完成的.等到十一點的你再來接我吧."

"好好好,"手機另外一頭的林建豪用力點著頭,仿佛使得力氣越大,另一端的端木紫就能感覺到似的,"不要喝太多的酒,這樣會傷胃的,還有,多吃點菜,否則會醉的,還有……"

聽到他又開始的嘮叨,端木紫連忙打住:"好了,我知道了,記住十一點來接我就可以了,我要進去了,同學都在叫我了."說完就掛斷了手機.

她靜靜的看著手機,嘴角掛著一個淺淺的微笑,但是卻很幸福,這個傻家伙,如果不阻止他的話,他不知道還要講多久,每天都像個老媽子似的嘮叨來嘮叨去,真是快要煩死了,不過……如果一天聽不到他的嘮叨,她就覺得好像缺了點什麼,渾身都沒有勁.

她馬上就要畢業了,可是林建豪還要再在學校里待一年,嗯,既然兩個人就快要短暫的分開了,那麼今天晚上等他來了之後,就滿足他的願望,正式成為他的女朋友好了.

把手機拿到唇邊輕輕的吻了一下,端木紫就轉身走回包間,短短的幾步,造成了她一生無法抹去的陰影.

每年大學生畢業,喝醉的學生滿校園都是,發酒瘋的,猛哭的,唱歌的,更有甚者,還有躺在地上打滾的,真是什麼樣子都有,沒想到在平時或者斯文,或者開朗的外表的包裹下,竟然都有些如此瘋狂的靈魂.

包間里,好多同學都已經開始站立不穩了,說話也是前言不搭後語,舌頭好像短了一截似的,桌子上的菜還剩下許多,可是酒卻是一打一打,消失的非常快,速度令人咂舌.

畢業聚餐的時候,不管你平時冷漠和熱情,不管你會喝酒還是不會,都逃脫不了一陣猛灌,即將分離的傷感會讓人跑去平時太多的偽裝,所有的語言仿佛都融進了每一杯酒中.

端著同學遞過來的酒杯,端木紫疏離的表情上出現了一抹淡笑,她仰頭喝下這杯酒,或者說這杯情意.

一旦開了頭,所有的一切就會變得理所應當,一杯接一杯,不管什麼時候看,酒杯都是滿的,意識開始麻痹,看著酒杯中的酒,也由剛開始的有些抗拒,到後來的無所謂,腦中仿佛只剩下一個字,喝,接著就是人影晃動,接著就是天旋地轉,接著……就是沒有意識……

*******************

別人喝醉了酒,會發生什麼事?端木紫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就是發生在她身上的事令她作嘔.

頭痛欲裂,身子也好痛,這是端木紫醒來之後第一個感覺,也是唯一的感覺,整個人就好像她那次從半山腰上摔下來一樣,渾身像散了架似的.

她輕輕的翻動著身子,雙腿之間的傳來的摩擦感讓她一愣,接著渾身僵住了,雙眼倏地睜開,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她怎麼會在這里?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她一下子坐起身子,雙腿間傳來的疼痛讓她忍不住的低呼一聲,她緩緩的低下頭,大腿內側已經干涸的血漬以及身上的青青紫紫,已經讓她清楚地明白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

瞬間,腦子里一片空白,她傻傻的呆在那里.

突然胃里湧上一股惡心的感覺,她用被單裹住自己的身子,踉蹌的跑下床,接著就吐了起來.

她用力的嘔著,仿佛要把所有的東西都吐出來一樣,直到胃里再也沒有一點東西了,她還在那里干嘔著.

許久之後,虛脫的她緩緩的坐在地上,重重的喘著氣,睜開還有些酸澀的眼睛,看著靜悄悄的房間,這個房間里似乎只有她一個人.

當眼神慢慢的移到那張凌亂的大床時,說不出的惡心感又湧了上來,她發瘋般的沖向那張床,抓起被單用力的撕扯著,就在這張床上,就在她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她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人強暴了,她恨,她好恨啊……

許久之後她終于無力的滑下身子,把臉深深的埋進臂彎中,發出一陣陣的嗚咽……

那一天她在賓館里待了一夜,而尋不著人的林建豪在她宿舍樓下等了一夜……

********************

"阿紫!"林建豪興沖沖的跑到端木紫身邊,搶過她手中的大提包,"東西都收拾好了嗎?離校的所有手續辦好了嗎?現在就要回家是不是?我送你."

端木紫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說什麼,她還能跟他說什麼?從那天開始,她和他之間仿佛豎了一道高高的強,再也沒有任何話可以說了.

她不理他,搶過他手中的提包一言不發的往前走.

看著她冰冷的態度,林建豪呆呆的愣在那里,自從那天她畢業聚餐回來之後,她對他就是這個態度,她再生他的氣嗎?那天他十點半就等在她聚餐的餐館外面了,直到所有的人都離開了之後,他也沒有發現他的身影,連忙跑進去一看,里面空無一人,撥打她的手機也沒人接,他又匆匆的跑回她的宿舍,幾乎每個人都喝醉了,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沒辦法,他就一直在樓下等著,直到等到第二天早上,才看到一臉疲憊的她走了回來,當時看到他,她什麼也沒說,面無表情的就上樓了.

從那一天起,他們之間好像又恢複成他剛入學時的那種情景,疏離,冷漠,不耐,為什麼?深深的恐慌攫住他的心,他連忙追上去,強扯出笑臉說道:"阿紫,到底怎麼了?阿紫,你好漂亮啊,阿紫,你有沒有男朋友,阿紫,我追你好不好,阿紫,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林建豪,夠了!"端木紫大吼道,用力的把提包丟在地上,"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不要再說這些話,我聽著倒胃,我和你一點關系都沒有,什麼都沒有,省省你的這些花言巧語,把這些送給其他的女生吧,林建豪,我討厭你!"

吼完,她拿起提包就迅速的離開了,沒有勇氣去看身後那張心痛的面孔.

她沒有辦法再坦然的面對他,她不知道該如何和他繼續走下去,每當他靠近他,那天晚上的惡心感就會湧上來,讓她不能自已.

"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這是她最喜歡聽他說得一句話,可是現在這句話聽起來卻讓她感到無比的諷刺,女神?在他心中,她還配嗎?

到現在為止,她都不知道自己*于誰,不知道那天晚上有幾個男人從她身上滾過,她不覺的是不是處女很重要,讓她無法接受的是,她竟然是在那種情況下被人糟蹋的,每當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深深的屈辱和反胃感就會在她心中翻滾著,為此,她現在還患上了嚴重的失眠.

林建豪那麼乾淨,那麼陽光的一個男孩,這樣靠近他,她就感覺似乎是侮辱了她,她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她,她的心態已經不再純潔了,現在的她已經不適合他了,就放他走吧,讓他走的遠遠的,不再看到他,至少她不會這麼自我厭惡……

…………

端木紫深深的吸了口氣,現在已經了無睡意了,她下床走到窗前,看著外面淅淅瀝瀝的雨線,尖銳般的疼痛戳刺著她的心.

林建豪畢業以後,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風尚",盡了最大的努力進入她所在的部門,看著他每天投來的深情視線,每一個眼神都想一把刀子似的狠狠的割著她的心,她想要躲開他,可是……又貪戀他所給予的溫暖,每當她想靠近他的時候,那晚的一切如同夢魘一般緊緊的籠罩著她,讓她無法呼吸,她想把曾經過往的一切都拋開,可是……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還有一個星期,她就要成為于志明的妻子了,林建豪將要完全的走出她的人生,他的人生也將沒有她的參與.

她無力的靠著窗戶滑下,雙手撫在胸口的位置,感受著那里強有力的跳動,一個名字在那里鮮活的跳躍著.

"阿豪……"...

,:..

上篇:紫殤(上)     下篇:緣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