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緣起  
   
緣起













"不,我不同意離婚!"沙發上的女人尖叫的說道,雍容華貴瞬間褪去,湧上臉頰的只有濃濃的恐慌.

她連忙走到男人面前,緊緊的抓住他的衣袖說道:"卓成,我不能沒有你,我不要和你離婚."

看著女人美麗的臉龐,此時掛上了淚痕,邵卓成只是微微的擰起眉,聲音沒有太大起伏:"樂美,對不起,我……不能和你一起走下去了."

"不,我不要!"女人慌亂的的搖著頭,"卓成,我愛你,如果失去你我會死的,你忘了你答應過我爸爸,說要照顧我一輩子的,你不可以離開我."

"樂美!"邵卓成緊緊的扶住她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我答應過方伯伯會照顧你一生,我一定會做到,但是……我卻沒有辦法繼續和你以夫妻的情分走下去……"

不等他說完,女人用力的甩開了他的手,臉上出現了濃濃的恨意:"你是為了她對不對?你是為了蘇安才要和我離婚的對不對?為什麼?她比我好嗎?她比我漂亮嗎?為什麼你選擇她卻要拋棄我?為什麼?"

聽到蘇安兩個字,邵卓成明顯的一愣,一絲痛楚滑過他的眼眸,他低頭看著左手小拇指上的尾戒,心中湧起無盡的溫柔,這是她送給他的,在他生日那天,她在寒風中等了他兩個小時,然後把這枚尾戒送給他.

她的鼻頭凍得紅紅的,但是卻一臉的幸福,她把尾戒套在他手上,然後用小手包裹住他的大掌,甜甜的笑著:"卓成,我知道你很忙很忙,還有很多很多的事,但是我只要你騰出這麼一點時間……"她撫摸著他的小拇指,"只要這麼一點時間來想我就足夠了."

想起她幸福的眼神,胸口刺痛著,蘇安,那麼善良,那麼溫柔的一個女孩,她是那麼容易滿足.

他為什麼迷戀上她,他已經無法說清楚,只是某一天他發現她在他心中好重好重,根本不是一個小拇指的分量可以比擬的.

他長長的歎了口氣,對上女人飽含恨意的雙眸:"樂美,如果沒有遇到蘇安,我不會想到和你結束現在的生活,我會按照當初答應方伯伯的那樣,一直照顧你,即使沒有愛情,但我可以讓你依靠,但是……現在我已經做不到了,我的心已經被蘇安完完整整的占據了,當這份愛情擺在我面前時,我掙紮過,可是它的力量太強大了,我無法抗拒,為了當初那個承諾,我舍棄了她,我以為沒有了她的愛,我只是又回到了曾經的生活,可是她流著淚離去的那一瞬間,我就知道了,我無法放開她,無法沒有她,她是我的心,她走了,我就是一個沒有心的人,一個沒有心的人,又怎麼會繼續生活下去……"

自從蘇安離開後,這半年來他每天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腦海里全是她的身影,曾經他以為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可是事實證明,有些事徒勞的,時間沒有帶走他對蘇安的感情,反而讓失去的噬心之痛每天伴隨著他,他無法再堅持下去了,就讓他這次拋開所有的承諾,為自己活一次吧.

聽了他的話,女人仿佛泄了氣的皮球癱坐在沙發上,她呆呆的看著他,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絕望:"你愛她?"

邵卓成用力的點點頭:"我愛她!"

"呵呵……"女人輕笑,"你從來沒有說過愛我,如果當初不是我爸爸讓你答應的話,你是不是不會娶我?"

邵卓成看著她好一會,緩緩的點點頭.

女人眼神一黯,最後的一點神采也消失了,許久之後,嘴角掛上一抹嘲弄的笑:"蘇安已經消失半年了不是嗎?你已經找不到她了."

邵卓成深吸口氣:"我會一直找下去,直到找到她為止."

看著他堅毅的神色,無限的悲哀自女人心頭暈開,她輕輕的搖了搖頭:"我不會和你離婚,永遠不會,除非我死,你……你想找她的話就去找她吧,我……始終是邵太太……"

邵卓成還想說什麼,可是她眼中的死寂封住了他所有的話,他沉默了一會兒,轉身向門外走去.

剛打開房門,就看到門外靠牆坐著一個五歲的小男孩.

"煜勳,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男孩抬起頭看著他,眼神有著不屬于這個年齡的冷漠:"你要拋棄我們,為了另外一個女人拋棄我們?"

稚嫩的嗓音有著深深的控訴.

"煜勳,爸爸……"

"你不是我爸爸,你已經不要我們了,你就不是我爸爸了."

說完小男孩越過他走進了房間,接著重重的甩上了門.

看著緊閉的房門,邵煜勳無奈的歎了口氣,無力的離開了……

********************

痛,雙腿好痛啊,鑽心的疼痛讓她心髒抽搐著,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麼痛?

記憶在腦海里翻湧,昏迷前的一切湧了進來,她想起來了,是車禍,她被重重的撞了,接著什麼都不知道了.

孩子!她的孩子!她的孩子有沒有怎麼樣?

一股強大的意識促使她從昏迷中清醒過來,她倏地睜開雙眼,適應了一會有些刺眼的光度,接著一個充滿疼惜的婦人的面孔出現在他她面前.

"小安,你醒了?"

蘇安費力的喘著氣:"媽,孩子,我的孩子怎麼樣?"她能感覺到腹部邊的平坦了,"我的孩子呢?"

看著她驚慌失措的模樣,婦人連忙安撫道:"放心,放心,孩子沒事,只是因為早產,身子有些虛弱,現在在保溫箱里呢,等醫生說可以了,我再把孩子抱來給你."

蘇安緊緊的盯著她,想要從她臉上找到一絲不確定:"真的?你沒有騙我."

"傻丫頭,媽媽怎麼會騙你呢?孩子真的沒事,你安心養傷吧."

看著母親擔憂和藹的面孔,蘇安終于慢慢的閉上眼睛,重新回到睡眠狀態,是的,媽媽不會騙她,從小到大都沒有騙過她,所以她相信孩子沒有事,只是有些虛弱.

當她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雙腿雖然會痛,但是卻無法移動,她用盡所有的力氣也沒有辦法移動,一連串的檢查後,醫生搖了搖頭.

她癱了,一場車禍奪去了她的雙腿,看著她呆愣的模樣,母親擔心的安慰她:"小安,沒事的,醫生只是說有可能癱瘓,並不是絕對,我們再換家醫院,我相信一定可以治好你的腿.

看著母親焦急的面孔,蘇安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心里竟然出奇的平靜,甚至連一點點哀傷都沒有,只有深深的無奈,這是老天對她的懲罰吧,因為她破壞了別人的家庭,搶了別人的丈夫,所以老天奪走了她的雙腿,她沒有怨,只是覺得自作自受,不過,老天還是憐惜她的,至少把孩子給她留下了.

"媽,我想看孩子."長久的沉默之後,她緩緩的吐出一句話.

母親連忙點頭,沒過多長時間就把一個小小的娃抱了回來,當孩子偎入她懷抱的那一瞬間,所有的煩躁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平靜,她的女兒,她的世界.

看到女兒手腕上的牌子時,她疑惑的問道:"媽,她怎麼叫云雅柔啊?"

母親把削好的水果放到她面前,溫柔的說道:"我讓她跟我姓,這樣以後你再嫁人也方便一些."

嫁人?蘇安愣愣的看著她,不,她不會再嫁人了,在她心里,她已經嫁給了邵卓成,當她把尾戒套在他的手指上那一刻,她已經成為了邵卓成的妻子,一個已經出嫁的人,如何再去嫁人?

不過她不想讓母親再為她擔心了,就跟她姓吧,雖然她早已為孩子想好了名字,就讓這個名字塵封在她的心底吧.

*******************

十八年的日子原來過的那麼快,當她還沉浸在往事中時,她的女兒已經長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也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她微笑著想著她收養的幾個孩子,心中寬慰,他們都很優秀,沒有辜負她的期望,有了這些孩子,她很滿足.

能找到嗎?征信社已經找了兩個多月了,還沒有消息,她心中的希望越來越渺茫.

柔柔因為早產,身子特別虛,三個月前一場重病讓她倒了下去,直到現在還非常虛弱,每天都要在醫院里度過,稍稍不留意,就會推進急診室,所有的方法都求盡之後,她無意中碰到了一個大師級的人物,他說需要為柔柔找一個命硬的人相伴七年,就可以逢凶化吉了.

不管什麼江湖術士,不管什麼旁門左道,人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一絲絲希望也會緊緊的抓住,所以她找了征信社,讓他們按照大師給的八字和資料找到相符的人,可是兩個多月過去,一點消息也沒有.

"咚咚……"輕輕的敲門聲響起,接著一個儒雅的男子走了進來,"安姨."

她輕笑:"哲峰,什麼事?"

男子臉上出現淡淡的欣慰:"人……已經找到了."

"是嗎?"她驚喜的問道,"她叫什麼名字?"

"舒若."...

,:..

上篇:紫殤(下)     下篇:第一章 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