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囚情替身 第八章 你如何才會放棄  
   
第八章 你如何才會放棄













雖然于志明塗防曬霜的力道很溫柔,可是臉色卻陰沉的讓人不敢恭維.

端木紫本來不打算理會他的,不過沒有人喜歡莫名其妙的對著一張黑臉的,深深的吸了口氣,她清了清喉嚨.

"你怎麼了?為什麼生氣?"

"沒有!"于志明想都沒想的否認,雙唇緊抿,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仔細看他的雙眸,不難看出他眼中的認真.

端木紫輕笑,沒想到在他生氣的時候,還不忘為她好好的塗防曬霜,感受著他溫柔的動作,她的心頭也不由的蕩起一抹柔軟.

緩緩的直起身子,她定定的看著于志明:"告訴我好不好?為什麼生氣?"

于志明把頭別向一邊,還向拒絕,可是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她眼中的那抹溫柔,她在關心他?她真的在乎他為什麼生氣?這份認知讓他蕩在谷底的心開始慢慢的飄了起來.

凝視著她深褐色的眼眸,快速的咕嘟了一句話.

"嗯?"他說的太快,聲音太低,她沒有聽清楚.

"你沒有戴戒指啊!"于志明稍稍提高了一下嗓門,說完就低下頭,把視線集中手上的動作,不再看他.

端木紫一愣,看著他氣悶的不說話,臉上猶如討不到糖果吃的小男孩,心中泛起一股自己也不明白的感覺,她看了看自己空空的右手,還是如往常一樣,除了指甲上的紫色,再無其它的飾物,沒有已婚的象征.

她的視線一移,發現于志明的的無名指上,那枚銀色的婚戒在陽光下發射出亮眼的光芒,她輕輕的挑了挑眉,憑著模糊的記憶自從結婚後,他好像一直都帶著.

反倒是她,結了婚以後,除了第一天舉行婚禮的時候,戒指老老實實的在她手上帶了一天,當天晚上就被她收到了首飾盒里面,再也沒有拿出來過,下意識里也從未想起過,也許自始至終這段婚姻都沒有真正的進駐在她心里吧.

她仔細的看著于志明,他臉上雖然沒有太多的表情,但是眼中卻有著難掩的受傷,這件事被別人用那麼尖銳的語氣提出來,肯定令他很傷心吧.

想起這段時間來他為她做的一切,她心中不免有些愧疚,隨即緊緊的握住他的手.

"志明,對不起,我……是我太……"

看著于志明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倏地一滯,所有的話都堵在嗓子處,心髒微微的顫抖著.

那樣純粹的眼神,那樣的深情的愛,款款從他眼中流淌出,如同順滑的絲綢緩緩的將她包圍,滑滑的,軟軟的,柔柔的,令她舒服的禁不住的想閉上眼睛,靠在他胸膛處,渾身也變得無力,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

"呼!"她猛的把于志明推開,側身雙手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剛才就好像有一把大手緊緊的束縛住她的脖頸,讓她透不過氣.

想到剛剛沉醉,她心中一動,連忙抬起頭看向于志明,發現他因為她的力道跌坐在沙灘上,黝黑的雙眸緊緊的鎖住她,仿佛又有一道電流迅速的竄到四肢百骸,讓她感到有些酥軟,她連忙低下頭,用力的抿住雙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震驚中,沒有發現于志明因為她閃躲的動作,表情變得更加黯然了.

即使知道自己不是她所愛的人,即使知道自己要慢慢的努力的去一點一點的獲得她的心,可是她如此明顯的躲避還是讓他的心疼痛無比.

他現在必須離開,否則……否則他怕會控制不了自己,會抓住她的肩膀讓她愛他.

壓下滿心的傷痛,他猛地從地上跳起來,扔下一句:"我去游泳."接著不等端木紫有任何的反應,就大步的奔向大海的懷抱.

看著他匆匆離開的背影,端木紫連忙伸出手想要叫住他,可是雙唇動了動,終究是一個字也沒有喊出來,纖細的胳膊在空中懸了片刻,然後無力的垂下.

把他叫住又如何,對他說些什麼,對他怎麼解釋?難道告訴他,她嫁給他是因為覺得他的性格比較適合兩個人不會互相牽絆,還是說她從來沒有愛過他,所以那枚結婚戒指對她不具有任何意義.

無奈的搖頭輕笑,她不認為這樣的解釋會比讓他暫時離開一些好.

緩緩的收起雙腿靠在胸前,她把下巴放在膝蓋上,看著那個跑到海邊之後接著縱身撲進海里面的身影,心中微微縮了一下.

她的這個決定真的正確嗎?曾經他以為結了婚之後,她還可以像以前那樣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會因為生活有另外一個人的介入而有任何的改變,在結婚前,她能察覺到他對她的包容,就是因為這份包容,她認為她可以不用去在乎自己的行為,可是……現在她開始懷疑了,結婚之後的每一天,他一如既往的對她包容寵溺,從來沒有強迫她做過什麼事情,但是他對她的好卻是一天比一天還要多,他眼中的熾熱一天比一天濃烈.

現在她有些惶然了,在她的認知里,如果一個男人長久的無法得到一個女人的愛,那麼他會在追逐一段時間後,感到疲憊,從而轉移目標,就如同駱牧寒一樣,他喜歡了柔柔那麼多年,可是柔柔的心卻始終系在賀哲峰身上,他也終于無力追逐,轉身對若若展開了懷抱不是嗎?

所以……所以于志明總有一天也會厭倦這種不可能有結果的等待吧,到那天……他就不會心痛了,那麼她就真正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她想起若若罵她的話,她是自私,她是鴕鳥,工作上不管遇到了什麼,她都敢拼敢沖,可是一旦面對感情的糾葛,她只想躲得遠遠的,把自己藏得好好的.

輕輕蹙起雙眉,她努力平複著心底深處的一股躁動,她知道那股躁動的名字叫做愧疚……

身邊傳來的一陣騷動,讓她茫然的抬起頭,有些訝異的看向奔向海邊的人們,愣愣的聽著不管飄來的話.

"有人溺水了……"

"好像是個東方人……"

溺水?東方人?

不知為什麼,她心中突然緊張起來,連忙站起身子,睜大雙眼在海邊的人群中搜索著.

沒有!沒有!

沒有他的身影!

不好的預感升起,她拔腿朝海邊沖去……...

,:..

上篇:第七章 女人的戰爭     下篇:第九章 享受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