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婚後試愛:老公太霸道 269.第269章 你要怎麼樣才能放手?  
   
269.第269章 你要怎麼樣才能放手?

麥芽下了樓,瞧見王媽的時候,嘿嘿一笑,蹭了過去.

"三少奶奶."

雖然也習慣了小麥在祁家大宅里這樣竄竄咄咄的,但是王媽多年來還是謹守本分,不敢逾矩的.

"王媽,我中午去給祁牧野送飯,您能不能做點兒他愛吃的."

一聽這話,王媽頓時喜上眉梢,在祁家這麼多年,她也都把這幾個少爺小姐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疼愛,雖然表面上是主仆,但是對他們的關心卻是不少的.

所以在聽見麥芽要親自送飯的時候,心里別提多高興了.

"好好好,我這就去下廚給三少准備."

說著,喜滋滋的奔著廚房去了.

韓梅走過來,瞧著麥芽,眼里也帶著笑意.

"這就對了,有什麼事啊,別擱在心里."

麥芽沖著婆婆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媽,你要出去?"

看著韓梅換了身衣服,手里還拿著包,應該是要出門的樣子.

"嗯,我出去辦點事."

說完,拍了下小麥的胳膊,轉身離開了.

-----------

沈園里,已經很久沒人來過了,沈碧青的身體每況愈下,當然,她難受的時候是絕對不會讓景蓮瞧見的.

今日韓梅來訪,倒也讓她有些詫異,畢竟,那次之後,她們變已經不再聯絡了.

"你臉色怎麼這麼差?"

韓梅看著躺在床上的沈碧青難掩關心的問著,到底是幾十年的老友,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她哪兒能說割舍就割舍呢.

"沒什麼,最近有些傷寒.你怎麼得空來了?"

沈碧青瞧著她,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一顰一笑都是那樣別有風情.

她從來都是個美麗的女人,這一點,韓梅是知道的.

所以甚至有時候,自己心里是有些妒忌她的,雖然當年的事已經過去了,可是,每每想起,她心里多多少少還是有小疙瘩的.

"我心里一直惦念著你,可是又不能不顧你的感受,上次的事……"

"都過去了."

淡淡打斷韓梅的話,沈碧青臉上帶著淡淡的笑,雖然她很憔悴,氣色不好,但是眉眼間的柔美還是絲毫不減.

有些怔愣的看著沈碧青,韓梅心里思緒萬千,一時間也是找不到什麼話來說.

"景蓮那孩子,我也是從小看到大的,其實,這些日子,我是左思右想,是不是因為牧野的關系,才對麥芽這麼執著的?阿青,我想幫幫忙."

聽著這些話,沈碧青只是垂下了眼,幫忙……

要真是能幫忙就好了,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又要如何去幫忙呢?

"不用了,他的事,他自己會解決,我的兒子,我知道."

這些話語氣寡淡,可是韓梅卻聽得出,她的拒絕.

"我知道你心里的難處,可是,畢竟是祁牧野先和小麥遇見的,總有個先來後到吧."

這句先來後到讓沈碧青猛然抬起頭,看著她,那一雙眼里帶著些許諷刺.

韓梅心里一驚,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話.

"阿青,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沒有在說那件事——"

"你誤會了,那件事在我心里早就無足輕重了,你也無需這樣介懷."

沈碧青淡笑著,可是眸子里卻有些些許冷意.

這些年,她們對以前的事都決口不提,都好想還是從前那般要好的模樣,可是有些事,淡了就是淡了,過去,就是過去,怎麼修補,遺忘,都是不對的.

"我——"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梅姨啊."

韓梅正要在說什麼,景蓮從門外進來,看著兩人,臉上帶著笑意.

沈碧青瞧著兒子,眼里有一抹驚慌,下意識的弄了弄頭發,她現在的樣子一定很糟糕,不行,不行,不能讓他看出來不對勁,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希望能讓自己看上去容光煥發一些.

可惜,這些臨上轎紮耳洞的做法,一點兒用都沒有.

景蓮的視線落在她的臉上,瞧著她憔悴的樣子,不由得眯了眯眼,她的氣色一點也不好,看上去很糟糕.

是生病了?還是因為韓梅來的原因?

"我來看看你媽媽,她身子有些抱恙,染了風寒."

風寒?景蓮瞧著沈碧青,走了過去.

"媽,你沒事吧?"

這個稱呼讓韓梅一怔.畢竟這麼多年都習慣了他沈碧青,沈碧青的這樣稱呼.

什麼時候,他們母子之間冰釋前嫌了?心里忽然有塊石頭放下,心想這樣是不是也就說明和祁牧野之間的事也都翻過去了?

"看到你們倆和好,我真是高興."

這話讓沈碧青臉色有些難看,而景蓮則是目光犀利的看著韓梅.

"哦?是麼?梅姨在高興什麼?高興的是你兒子終于沒後顧之憂了?"

這麼直愣愣的話讓韓梅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很快,她又回了心思.

"你跟牧野都是我的孩子,景蓮,這些年,梅姨待你如何,你也是知道的,你跟牧野在我心里的分量是一樣的."

一樣的?景蓮輕輕嗤笑一聲.

"是麼?我真沒看出來,那我都說了我要麥芽,梅姨怎麼躲起來了?我媽都用救命之恩來說這件事,你也不是絲毫不讓麼?這功夫,倒是說是一樣的?"

一字一句的讓韓梅臉色乍青乍白,很是下不來台.

"景蓮,別說了."

沈碧青不想跟韓梅一件件的算清楚,要說她欠自己,何止是這些呢?只是這些年,她都不想計較罷了.誠如景蓮說的那樣,她是始終拿韓梅當成自己人,可惜,根本就沒法兒投桃報李.

"媽,你臉皮薄不想說,可是我臉皮厚著,想說的可不止這些.剛剛我還聽到梅姨你說了句什麼先來後到是吧.那如果這樣算的話,祁牧野,才是第三者啊."

最後一句話讓韓梅跟沈碧青都愣在那里,久久回不過神來.

看著韓梅的樣子,景蓮卻吊足了胃口,轉回身,做到沈碧青的床邊.

伸手,溫柔的將垂落的發絲別到耳後.

這樣的細心動作,讓沈碧青愣了愣,她的兒子,多久沒這麼親近自己了.

"景蓮,你要怎麼樣才能放手?"

上篇:268.第268章 男人心都很軟的     下篇:270.第270章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