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婚後試愛:老公太霸道 606.第606章 真相不該被掩蓋(第11更)  
   
606.第606章 真相不該被掩蓋(第11更)

可她前腳一走,霍億霖就聯系了景蓮.臉上盡是陰鹜,顯然是對他將麥芽牽扯進來這件事很不滿.

"我說過,你怎麼折騰我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你已經牽扯到麥芽,這件事,怎麼算?"

景蓮來來回回的走著,走廊里偶爾會有走過的辦案刑警.

眯著眼,狠狠的吸了口煙.

"殺母之仇,不得不報."

簡簡單單的八個字卻仿佛有千斤之重.霍億霖狠狠吸了一口氣,沉吟了半響.

"你我各自立場,我的立場就是小麥,誰敢讓我女兒不舒服,我就讓誰生不如死.景蓮,我欠你一條命,命可以隨時給你,但是!我絕無可能因為這條命就撤了我的底線."

景蓮微微揚唇,似乎一點也不意外這樣寫話會從霍億霖的嘴里說出來一樣.

將手里的煙蒂狠狠的撚息在垃圾桶上的煙灰缸里,瞧著漸漸消散的煙,景蓮淡淡開口.

"我也早就說過,你已經還了那條命,之後的事,你我各自立場."

說完,掛斷電話,將手機放回口袋里,好像剛剛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霍億霖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景蓮……跟自己的個性還真是有些相似.

所有人看見的都是他瘋狂無情的一面,可是,誰又知道這背後的事多讓人唏噓心酸呢?

--------

"咔噠"聲在走廊里顯得很清晰,祁牧雅坐在等候室里,一直在哭.知道門被人推開,她腦子來不及發出指令,身體已經條件反射的站起.

可看到走進來的人是景蓮的時候,眼神里分明有一絲憎恨.

悻悻然的坐下,轉過身子,不想面對他.

"我知道事實往往都是讓人難以接受的,但是,怎麼辦,真相是不該被掩蓋的."

祁牧雅猛的抬頭,一雙眸子含著眼淚,瞪著他.

"你少惺惺作態,無非就是想要看見我們這副模樣罷了,你一直按著沒告發不就是想要得到什麼麼,再說,那些東西都是假的,都是你偽造的,我媽絕對不可能那麼對青姨,她絕對不可能的!"

瞧她像是一頭發了狂的獅子一般,景蓮忍不住笑了.

對,就是要這樣猙獰的樣子,讓他們也嘗嘗自己受過的苦,流過的淚,體會一下什麼叫絕望,什麼叫傷痛.

自己過的這麼寂寥在呢麼可能看著他們過得好呢?人的本性啊就是不能看別人好的.

"可能或者不可能有警察去管,去驗證.若真的要問起來,我還真想要知道知道,沈碧青到底跟你母親什麼仇什麼怨,肯讓你母親這麼花心思去毒害他.

我媽身體一直不好,有肝病,一直吃一些藥來調理,可就是因為沈碧青,她那些所謂的春茶,不,說催命符.殺人凶手就是殺人凶手,說什麼都沒用."

他語氣很輕,可是卻能輕易的挑起人的憤怒.祁牧雅一把拽住他的西服前襟,尖聲咆哮著.

"你胡說,你胡說!我媽不會的,她不會害青姨的,她不會的!"

冷眼看著眼前發了瘋似的祁牧雅,景蓮冷笑一聲.

"不會?你母親更齷齪的事都干的出來,當年,要不是她做的好事,你以為,你還能姓祁麼?"

祁牧雅愣了下,景蓮將她的手掰開,輕輕一推,她便是後退了一步,跌坐在椅子上.

"什麼意思,你說的都是——"

"就是當年,你那善良的母親為了一己之私,將我媽寫給你爸所有的信都謄寫了一遍變成自己的,整整三年,讓你爸以為寫信的人都是你媽.那個年代,一封信,代表什麼,三年又代表什麼你不會不知道吧?說白了就是這些年,韓梅她都在鳩占鵲巢而已.

你有什麼可炫耀的?你有什麼可裝腔作勢的?不然你以為祁正剛為什麼跟你媽離婚?就是因為知道枕邊人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這種事都做的出來,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的?"

聽著景蓮的話,祁牧雅一句話說不出來,只能愣愣的搖著頭,只能一個勁兒說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看著她仿佛受到很大打擊的樣子,景蓮輕輕的整理了下被她抓皺的西服.

"不信,你大可以問問她,親口問,看她怎麼說.不然你也可以問你父親."

"不,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媽不會那樣做的,她跟青姨情同姐妹,她們——"

"情同姐妹?屁!情同姐妹就是搶了姐妹的心愛之人?情同姐妹就是給她下慢毒毒死她嗎?還真是好一個情同姐妹啊!祁牧雅,我告訴你,你們祁家都要為我母親的死付出代價.別覺得自己無辜,誰讓你們是她的兒女呢.母親的債,兒女來還,天經地義啊."

靠在椅背上,軟的像是一灘泥一樣,祁牧雅紅腫著眼,怎麼都不信景蓮所說的,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等證據確鑿之後,你可以好好盡盡孝心,聽說監獄里可不比家里,吃的不好,睡的不哈,還要干活兒,哦,對了,梅姨的腰一向不太好,所以你得多多叮囑她啊."

此刻,這些話極盡諷刺,祁牧雅緊緊的握著拳頭,眼淚簌簌的落著,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該反駁什麼.

但是,不管事實真相如何,那個人,始終都是自己的母親.

"景蓮,我媽為人如何,我比你清楚的多,她不會無緣無故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真相到底是不是你說的那樣還有待商榷,退一萬步講,即便是真的,又如何,她始終都是我的母親,這個事實不能有任何的改變.對我來說,她仍然是我最最親近的人."

那堅毅的表情讓景蓮胸中怒火更盛.

不,不對!她這樣的反應是不對,她應該唾棄,應該討厭,最後韓梅應該眾叛親離才對!

"你——"

"哐當"一聲,門被人從外面大力推開,兩人同時將視線落在門口,皆是驚訝的表情.

"三哥!"

祁牧雅跌跌撞撞的起身,飛奔過去,一頭栽在祁牧野的懷里,失聲痛哭起來.

"三哥,三哥……"

嘴里不停的念叨著,終于,等到了他.

上篇:605.第605章 你早就知道了(第10更)     下篇:607.第607章 你們祁家欠我的(第12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