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婚後試愛:老公太霸道 893.第893章 計劃的婚禮和蜜月  
   
893.第893章 計劃的婚禮和蜜月

秦小萌想到糖糖那小嘴兒叭叭叭的,能哄的人團團轉的樣子就忍不住笑了.

兩人回到楓林別墅,雖然大家表面都沒說什麼,可是說好的婚禮突然要擱置心里都明白兩人還有的磨合.

小鬼頭知道自己要離開自然是不願意的,好不容易有人和自己在一位,不用那麼孤單了,小孩子玩兒心都重,難免依依不舍.

可是麥芽嚴厲起來讓人根本就招架不住,糖糖苦著臉,沒辦法啊,只能做好分別的准備了.

"大伯母,反正你和沐塵哥哥在家里也無聊,要不就跟我們一起走嘛.我好舍不得沐塵哥哥啊."

"祁子衿,我告訴你,耍賴也沒用."

將掛在雪晴身上像是無尾熊一樣的糖糖抱下來,小麥冷哼著,打斷了小丫頭的非分之想.

"媽媽,你太殘忍了,你無情,你冷酷,你無理取鬧!"

麥芽:"……"

就說不應該讓著孩子看那麼多狗血劇的,說這些台詞比背唐詩宋詞還溜呢.

"對對對,我就是無情冷酷無理取鬧,反正你得跟我回去,你最近是太瀟灑了,特優班也不去了,學習總不能就這麼落下."

好吧,又來了……萬惡的學習!糖糖吸吸鼻子,小手狠狠往額頭上一拍.

"唉,天要亡我!"

這逗趣兒的模樣讓所有人都笑了,小沐塵露出一排整齊的小白牙,顯然是覺得這個妹妹太活寶了.

"等過一陣子,我有時間一定帶著沐塵去找你玩,小丫頭,到時候,你可不能嫌我煩哦."

雪晴的話讓糖糖一雙眼睛睜大,連連點頭,生怕她會後悔似的.

"說好了,拉鉤,蓋章!"

說著拉過雪晴的小拇指,然後扣上大拇指蓋章,好像這約定這樣就成了似的.

楓林別墅里笑鬧著,可從醫院跑出來的甯願可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

"怎麼回事?你怎麼……"

頌恩看著甯願身上穿著單薄的衣服,小腹的位置也隱隱滲出了血,還有那臉色,哪里像是他認識的那個意氣風發的小師妹了!

"師兄,快……快走."

踉蹌著上了車,甯願覺得自己的小腹越來越疼.

本來她真的沒有打算在這個時候就讓頌恩來的,但是,她真的不能在繼續這麼下去了.

今天景蓮不過是聽到麥芽的名字就已經迫不及待的離開醫院,她還能期待什麼呢?長痛不如短痛!現在趁著他的疏忽,是離開最好的時機.

"好."

頌恩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想到小師妹既然嫩過這樣求自己,一定是不得了的大事.

算了,先別管那麼多,先找個落腳的地方.

甯願指揮頌恩去買一些消毒用具以及消炎藥,自己這種狀況,可能會病情惡化,萬一真的出了事,去醫院就會被景蓮找到,所以她必須堅持住,至少也得到了緬境才行.

頌恩會的普通話有限,只能勉強記住藥名,買了需要的藥品,那店員看著他那東南亞的長相,加上笨拙的語言直覺有趣.

"你怎麼弄成這副樣子?"

甯願躺在單人床上,有些無力.

刀口突突的跳著疼,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師兄,雙氧水,鑷子,還有棉球."

一邊說著,一邊拉開衣服露出那足足有三寸長的刀口,上面的線都還沒拆,看的頌恩眸子緊縮.

"你這是……"

這個部位,怎麼感覺這麼怪異,再怎麼樣也不會有這麼長的刀口才是,她到底是和誰起了沖突.

畢竟是個單身男性,也不會往那方面想,甯願苦笑了下.

"沒事."

她不想說太多,就當所有事都是夢一場吧.

很快的將血漬清理之後,按上了紗布,疼的像是有火燒一樣.冷汗順著甯願的額頭流下來,浸濕了她的頭發.

結束到最後一步,她渾身虛脫似的躺在那兒.

頌恩連忙收拾了下,然後看了一下,這里雖然簡陋,卻也能勉強休息.只不過,這個時節,晚上要是這麼對付的話,看甯願目前這副模樣,很難堅持.

"我去買些東西."

說著,轉身離開,門被關上的一刻,甯願看著因為房子舉架太低被頌恩擦身的燈繩,搖曳的光,在眼前來來回回.

傻傻的看著天花板,已經有些斑駁的痕跡.

-----------

"蓮少爺,已經看了各處的車輛出行記錄,醫院的閉路電視也看了,沒有痕跡."

沒有痕跡?他就說一定是事先有預謀的,如果沒有人接應怎麼可能做的這麼天衣無縫!

麥芽,除了她還有誰呢?

當初帶走甯願,現在又將甯願帶走.她到底是想做什麼?

他已經不糾纏了,為什麼她要來……

該死的,那個女人,心腸真是石頭一樣,怎麼能夠拋棄自己的兒子就這麼一走了之.難不成她要讓自己的兒子變成一個沒有媽媽的孩子麼?

"你們這群廢物!"

小麥,小麥她絕對知道!

將電話撥通,可回應他的確實冰冷而機械的女聲——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打給祁牧野,也同樣是這樣的回應.景蓮以為是兩人故意躲著自己,更是怒火中燒.

"甯伯,立刻去鎖住城里的所有關卡,不管用什麼手段,必須找到她,她身子那麼虛弱一定跑不遠."

甯伯眼圈兒都泛著紅,他真是太不關心這個女兒了,竟然沒看出她一直有要走的意思.

這孩子剛生完,差點都丟了命啊,好不容易從鬼門關繞出來,她怎麼還……還要丟下孩子離開呢?

"你放心吧,蓮少爺,我一定讓人去找."

坐在病床上,看著還有些凌亂的被子,景蓮的眼色越來越陰鹜.

他真的想不通,為什麼她要躲著自己,為什麼要離開?如果不想在自己身邊的話,她明明可以不要這個孩子,將這個孩子打掉一走了之的不是麼?

可她沒有這麼做,怎麼突然生了孩子之後就離開?

她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麼!

甯願,有什麼不滿,你說出來不就好了,為什麼要這麼悄無聲息的離開,你的心怎麼這麼狠!

死死的抓住那白色的被子,景蓮覺得自己的眼眶酸痛的厲害.

他好不容易以為自己能夠像其他男人那樣生活的,怎麼忽然變成這個樣子?

"少爺,您休息一下吧."

保鏢的話讓景蓮猛的抬頭看向他.

"我到底哪里不好?她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嗯?為什麼?"

那可憐的小保鏢無辜的看著景蓮,也不敢言語,只能直愣愣的站在那兒一句話也不敢說.

-----------

"阿嚏!"

飛機上,麥芽忽然打了個大大噴嚏.

祁牧野以為她是有些冷了,連忙打開毯子蓋在她身上.

"我耳朵感覺熱的很,是不是有人念叨我啊."

"除了我能念叨你,還能有誰?和小萌談的如何?她考慮和牧饒和好的事了?"

在他看來今天兩人出去是為了說這事兒,可沒成想,麥芽不過是拿秦小萌當個幌子去見了景蓮而已.

這兩天的事兒實在太多,尤其是這回說好了准備婚禮又擱置下來,簡直就成了大大的負能量了.

"他們能解決好的,感情的事兒,別人說不清楚,哦,對了,我過一陣得去趟港城."

回港城?

"比賽?"

"嗯,巡回賽,要積分,下一站去港城,然後去歐洲,最後一站在舊金山."

弄了半天還是個巡回呢.

"多長時間見不到你?你也不怕我……"

貼著她的耳廓,後面內半句真是讓人心肝兒亂跳.瞧他這話問的,讓小麥臉騰的就紅了.

拜托,這還有別人呢!

看了一眼微笑走過來的空姐,連忙向一邊坐了坐.

"二位喝點什麼?有果汁,咖啡,茶."

"來杯果汁"

"一杯咖啡"

"好的,二位稍等."

說著,空姐將果汁和咖啡倒好放在兩人的面前.然後又笑眯眯的向後面的旅客走去.

"你啊,正經一點啊.孩子的事應該快一點定下來."

現在對于自己,孩子和祁牧野才是最重要的,工作是生活的調劑,至于之前的那些事,她不要去追究.

就算景蓮說跟宮家有關,也無所謂.有些事,如果真的知道了,說不定,會更難堪.

她不想面對失去丈夫的可能.

五年前,已經放開過一次手,現在,就算天塌下來,她也不要放手.

祁牧野並不知道小麥心里所想,只是拉著她的手,把玩著.

以前小麥不覺得什麼,可是自從知道了這些事之後,她才發覺,原來祁牧野一直都在用這樣的小舉動來確定自己還在.

其實,在他的心里一定很怕自己離開.

就像,自己也會恐懼一樣.

靠在他肩膀上,窩了一個舒服的姿勢.

"老公,不管小萌和牧饒的結局如何,我們現在開始准備咱們的婚禮吧,等我去港城之後,就辦婚禮.然後接下來的循環賽,我參加完之後,我們再補蜜月.你說好不好?"

聽著她的安排,祁牧野倒是覺得可行的.

婚禮,蜜月,以前都沒在意的,現在統統補上.

"嗯,好,只要你喜歡,就可以."

上篇:892.第892章 再次逃走了     下篇:894.第894章 他心里真正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