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少的純情腹黑妻 167.第167章 哥哥2  
   
167.第167章 哥哥2

而她卻遇到了不少這類型的開關,大多都是地下室之類的開關.

難道………

她眼前睜得大大的,這就是她一直在尋找的東西嗎?

難道百里夜把牢里的開關設置在嫣然的房間里嗎?

確實夠精密的,因為沒有一個人能夠想到,把開關設置在看起來最無關事緊的地方.

她看了一會兒,便收回了眼線,因為此時的嫣然也在房里,要想進去,必須等嫣然不在的地方.

當她和嫣然走進餐廳的時候,還是沒有看到百里夜的身影,她知道百里夜沒有那麼快回來了.

便帶著嫣然玩了一會兒之後,叫傭人陪著嫣然一起玩了,而她謊稱她要進去睡一會兒.

當她把書桌上的螺旋旋轉的時候,果然如她預料的那般,床上的大床緩緩的分開了兩半.

安娜走上去,看了看,只見一片里面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

她在嫣然的房間里找到了一把手電筒,光亮的燈光照在漆黑的地上,安娜看到的就是一個不見底的抬起,她頓時抬起腳,往踩在台階上,台下是斜陡的,看上去,很深的樣子.

安娜手中拿著手電筒,順著台階走了下去,憑著燈光,往前走,就在她走了大概十幾分鍾的時候,就到了地底下了,而樓上的開關則自己自動關閉了.

她看著眼前的情景,這里面放的最大的就是百里家族生意上的一些貨物,軍火那些,她沒想到,百里夜會弄出這樣的一個地下室出來.

她憑著燈光越過這些貨物繼續往前走,下面一個人影也沒有看到,看起來倒是有很多臥室的樣子,一個挨著一個,沒想到設計的人還蠻有頭腦的嗎,就算以後家族毀滅,他們還是能夠找到藏身的地方.

她順著漆黑的走廊繼續往前摸索著,也盡量放低了自己的腳步聲,注意著里面的情況,她逛了大半天,都沒有她想看到的人影.

本來想靠在牆上休息一會的,沒想到剛靠在牆上,就響起了一道劇烈的聲音,只見身後的牆壁緩緩的往後移動,安娜仔細的看著,發現是一道設有開關的石牆,她好奇心的往牆門的另一邊走了過去,當她踏進這里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個真正的監獄了,這里關著什麼樣的人都有,有些人看到她的身影出現在這里,都不停的呐喊著,也有些在不停的咒罵著百里夜的,她往人群里看了一眼,並沒有看到她想看到的人影.

她繼續往前走,在一個小屋子里,看到了一個身影被高高的掛在了木架上,

頭發早已凌亂,衣服破爛,完全看不出真人的樣貌,安娜由于好奇心,想著到底是什麼人被獨立關在了,這里,她往前走著,在那名囚犯轉動頭顱的時候,她清楚的看見了對方的臉龐.

那不是詹甯的父親,老頭子嗎?

果然在這里,她繼續看著,而老頭子注意到有人進來了這里,以為是百里夜,因為百里夜時不時的回來這里折磨他一番,而他也早已習慣了,並沒有抬起頭來看.

安娜走了上去,輕輕的開口喊道,

"詹伯伯,你怎麼在這里,"

她看著滿身狼狽的老頭子.

而老頭子聽到陌生的聲音,卻忽然的抬起了頭顱,雙眼銳利的看著安娜,把安娜的身影往腦海里掃了一遍,雙眸間滿身驚嚇,

他以為他看到了他,

"喬洋,就算有下輩子,我還是會選擇今生的這種決定,絕對不後悔,別以為你兒子把我抓來,折磨著我,我就會感到痛苦,我實話告訴你吧,我的兒子很快就會到來了,"

老頭子威嚴的聲音緩緩的在小房間里響起,隨後還能聽到他張狂的尖笑聲,他的雙瞳緊緊地盯著安娜的身影,眼里滿是恨意,恨不得眼前的這個人馬上消失,他不知道為何喬洋死了那麼久了,現在的他,還能見到喬洋的身影.

而安娜則聽著詹老頭子的話,她不明白老頭子話里到底是什麼意思,她或許可以猜到,現在老頭子的頭腦並不清晰吧,不然也不會把她看成喬洋的,她是跟她的父親長的很像,只不過現在很少人看的出來,沒想到,詹老頭子一眼就看到出來.

看來他確實是很恨她的父親.

安娜看著老頭子,才緩緩的開頭口道,

"

詹老爺子,你為什麼那麼討厭我的父親,他到底是得罪了你什麼,"

安娜疑惑的問著眼前的人,既然今晚的她進來了,那麼她必須要知道,她的父母是為何而死的,還是只因為他們的嫉妒心.

詹老頭子,聽到是女生的時候,眼簾便漸漸的清晰了起來,

"哈哈,哈哈,走了一個兒子,來了一個女兒,喬洋,你知道嗎?我現在最後悔的是,為什麼當初沒有趕盡殺絕了,那也不至于如今的下場了,"

詹老頭並沒有理會安娜的話語,只是一直在狂笑著,

而安娜聽到他的話,臉色漸漸變得冰冷了,她知道她的殺父仇人是誰,可是,沒想到,對方連一句懺悔的話都沒有,

她走到木架旁邊,抽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小刀,抵在了詹老的脖子上,

冷冷的聲音,仿佛地獄修羅一樣的聲音,緩緩的在詹老的耳邊響起,

"說,告訴我,你剛才說的那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還有回答我的話,不然的話,我不介意親手殺了你,"

安娜的眼眸頓時變得冰冷,沒有一點溫度的看著詹老,尖銳的小刀在詹老的脖子上映出一道細細的血痕,而詹甯也沒想到眼前的女子,回來這一招,頓時身影變得有些發抖,

才緩緩地說起了他心中的事情.

而安娜則在靜靜的聽著他講的故事,詹老的語氣里,都是充滿著對她父親的怨恨,認為,她的父親和他的妻子有一腿,而把他妻子的逝去也責怪到了她父親的頭上,她從他的口中和她得到的真相差不多,可是沒想到詹老心中對她父親恨得程度是那般的高,或許,是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太過于宏厚吧,導致如今的狀況.

上篇:166.第166章 哥哥1     下篇:168.第168章 哥哥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