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第一百七十五章.舞台坍塌後受傷  
   
第一百七十五章.舞台坍塌後受傷

南宮藝因為手誤傷了蘇淺淺,心里一直很自責,第二天蘇淺淺上班不久,他就捧著鮮花到婚紗店找蘇淺淺.

"我沒事啊,你這樣子!"看到南宮藝悶悶不樂的,沒有以往的霸道氣勢,更是以往的神采,蘇淺淺倒是怪不習慣的,還是喜歡之前那個總是有些自大的南宮藝.

說了自己沒事,可是南宮藝臉上還是沒有露出笑容,蘇淺淺只好忍著痛甩甩手臂,告訴他,自己真的沒事.

南宮藝的身體靠在後面的牆壁上,泛著迷人光澤的眼睛盯著對面的婚紗樣板看,雙手以一個自然的狀態墊與後背,緩慢的說:"姐姐,我昨天晚上想了很多."

蘇淺淺盯著他看,似乎從來沒有見他露出這種傷神的模樣,就像是做出很大決定要放棄一樣很重要的東西,那種失落,那種傷懷.

"想了很多什麼?"蘇淺淺雖不知道他昨晚想了什麼,但見他現在這樣,蘇淺淺猜跟她有關.

南宮藝的視線由其他地方轉移到蘇淺淺的身上,盯著蘇淺淺那一如既往清澈如泉的眼眸,他下定決心的回答:"我想跟顧之深比賽."

"比賽?"一聽南宮藝說比賽,蘇淺淺又想到昨天發生的事情,不是又是劍道吧?比了一次了,再比還有意義嗎?

"嗯."南宮藝點點頭,又繼續說:"昨天贏得不光彩,還手誤傷了姐姐你,所以我要跟他再比一次,如果他贏了,我就無條件退出!"

"好啊,比什麼?"南宮藝的話一落地,顧之深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往辦公室門口一看,顧之深正提著兩小袋東西走進來.

蘇淺淺立刻跑到顧之深的面前,小聲嘀咕他:"顧之深,你別跟他一起鬧好不好,他還只是個小孩子."

顧之深低頭看了蘇淺淺一眼,他在她眼里看出了憂慮,既有對他自己的憂慮,又有對南宮藝的憂慮.顧之深認為,在愛情面前,沒有大人小孩之分,愛了就是愛了.

顧之深溫柔的朝蘇淺淺露出今天第一抹微笑,將手里提著的兩個小袋子遞到她手里,輕聲對她說:"新鮮出爐的蛋撻,快吃吧,別等它冷了."

蘇淺淺愣愣的接過顧之深遞過來的東西,等再張眼望向兩人時,兩人已經不在辦公室里面了,怕會出事,她連袋子都沒來得及放下,急忙追出去.

從二樓追到一樓,一樓里並沒有顧之深和南宮藝的身影,蘇淺淺急忙朝前台的陶菲菲問:"菲菲,你知道剛剛他倆到哪兒去了嗎?"

陶菲菲抬頭看著蘇淺淺,放下手中的筆,指著門口方向說:"看到他倆朝世紀廣場那邊走去了."

"謝謝!"蘇淺淺趕緊追上去,沒走兩步,忽然發現手里的袋子十分的礙事,又退回前台,將袋子放在陶菲菲的面前,對她和孫雯昕說:"蛋撻,新鮮出爐,給你們吃了!"說完,便大步流星的奔出婚紗店.

一直追到世紀廣場,蘇淺淺到處找顧之深和南宮藝,可今天是w城的歡樂節,到廣場上玩的人太多了,蘇淺淺要一眼就找到顧之深和南宮藝,還真有些困難.

雖說廣場上人多,但還是很冷,出來的時候,蘇淺淺忘把圍巾戴上了,當風在耳邊呼呼響的時候,冷得她直縮脖子.

"他倆到底在哪啊?氣死人了,這兩人..."蘇淺淺著急的四處張望,十分擔心兩人,顧之深明明是個成年人了,還跟南宮藝一般計較,蘇淺淺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鬧,等會找到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才行.

實在是找不到兩人,蘇淺淺想著就算了,外面實在是太冷,還是回婚紗店好了.就在她要離開,不遠處卻傳來了一陣歡呼聲,以及鼓掌聲,處于好奇,她又朝那邊走了過去.

圍了好多人,蘇淺淺看不到里面發生了什麼事,究竟在做什麼,再則蘇淺淺也不太喜歡擁擠的人群,想著還是離開吧.沒等她來得及轉身,一個人拿著手機從里出來,兩邊的人讓出了過道,以至于讓蘇淺淺看到了里面的人.

"顧之深?"前一秒,顧之深的身影在視線里一閃而過,蘇淺淺驚訝的叫出了顧之深的名字,再也不顧什麼形象了,趕緊朝里擠進去.

人太多,往里擠的好痛苦,等擠進去的時候,蘇淺淺的頭發都亂了,她理理頭發,眼睛往前望去.

看到眼前這一幕,蘇淺淺驚愕的眨巴著眼睛,嘴巴張成o型,就像魚缸里的一條比目魚.

他們...他們...他們究竟在干嘛?

他倆身上都綁著威亞,腳踩在了一長達十米,寬于一米的泡沫牆上,身體沒有任何可以倚靠的位置,手也沒有可以扶的地方,各自站在泡沫牆的兩邊.

泡沫牆的中間有一個高台,高台上掛著一面紅色錦旗,比賽規則就是誰能用最快的速度拿到錦旗,並且打到對手就可獲勝.

看起來很容易,但實則卻很難,泡沫牆是軟的,每走一步牆就會往下陷,泡沫牆往下一陷就會導致身體失衡,而身體一失衡就會掉出泡沫牆,最後掉出泡沫牆的人就出局了.

蘇淺淺在下面觀看,只見顧之深和南宮藝同時到達高台,接下來就要去搶錦旗了,錦旗只有一面,只能由一個人獲得,那麼現在要做的就是爭奪.

爭奪錦旗,看的蘇淺淺心驚膽戰,一會是南宮藝要掉下來,一會是顧之深要掉下來.十米高啊,雖說身上都吊著威亞,但還是很不安全,蘇淺淺就擔憂的朝兩人喊:"你們兩個,快下來,不要再比了!"

聽到蘇淺淺的喊聲,南宮藝知道蘇淺淺正注視著自己,他想在蘇淺淺面前表現的好一點,只要拿到錦旗就獲勝了,只要獲勝就能跟蘇淺淺在一起了.

南宮藝有些迫不及待,手抓著高台,不停的推開顧之深,拼盡全力去搶錦旗.但是沒等他伸手,被顧之深一撞,錦旗卻掉下去.

比賽規則:錦旗掉下高台落于地面,則算平手.

正是精彩的時候,錦旗竟然掉下來了,觀看的人一陣欷歔,真是掃興!

南宮藝和顧之深兩人慢慢的泡沫牆上降下來,將兩人降到了舞台上,蘇淺淺快速的跑上去,一上去就對兩人大罵:"你們兩個能不能成熟一點,這麼危險,萬一出事了怎麼辦!"

工作人員將南宮藝和顧之深身上的威亞取下來,主持人剛要上台說話,舞會忽然一陣搖晃,不等有人反應過來,顧之深已抱住蘇淺淺,三秒之後,舞台'咔嚓’陷下去了.

還好舞台並不高,只有一米,驚魂未定的南宮藝正要尋找蘇淺淺,只見舞台側邊的柱子倒下來,正朝顧之深和蘇淺淺所在的地方倒去,他驚惶的叫道:"小心!"

眼見柱倒下來,蘇淺淺都來不及拉著顧之深躲開.前一秒,顧之深突然將蘇淺淺的頭抱在懷里頭,一個轉身讓自己背對柱倒下來的方向,柱重重的打在了他的後腦勺,替蘇淺淺挨了一棍.

等全部人明白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舞台已經倒了,煙塵滾起,就像裹了一層霧一樣.

動靜一停,蘇淺淺急忙起身,扶起倒在身上的顧之深,這時候顧之深已經昏迷了,腦後有血,染紅了蘇淺淺的手,蘇淺淺驚慌失神的朝其他人喊:"救護車,快幫我叫救護車!"

南宮藝收回飛走的神,顫抖的爬起身來,朝蘇淺淺走過去.見顧之深的血染紅了蘇淺淺白色的外套,他心里抽了一下,急忙去搭把手."姐姐,快,扶他到我背上來!"

蘇淺淺忐忑不安的抓住顧之深的手,在其他人的幫助下,將他伏在南宮藝的背上,然後跟著南宮藝一起趕往醫院.

不知道什麼時候,眼淚打濕了蘇淺淺的臉,看著昏迷過去的顧之深,她好擔心的跟在南宮藝旁邊,身體直哆嗦,心里頭一片空白,就像做夢一樣.

即將穿過斑馬線,但卻到了綠燈,站在馬路那一頭,南宮藝見蘇淺淺已是心急如焚,也顧不上什麼紅燈停綠燈行了,直接穿過馬路.

"南宮藝..."看見南宮藝不守交通規則就穿馬路,蘇淺淺心慌的追上去,因為亂走馬路,導致路上的汽車亂成一鍋粥.

"救人要緊!"望著手足無措的蘇淺淺,南宮藝扭頭對她說道.

蘇淺淺點點頭,快速的走到馬路那一頭.

順利的到達醫院,南宮藝也體會到首次的緊張感,人的生命很可貴,他以前很看低生命,一個人到底能活多長他也一點都不介意.但此刻,他擔心顧之深,因為他看到蘇淺淺眼里的淚.

"醫生,快救命!醫生!"一進門南宮藝就大聲朝里喊.

"醫生,醫生!"蘇淺淺也著急的尋找醫生.

現在,蘇淺淺就乞求顧之深的平安,害怕,很害怕他會出事.當他護著自己那一刻,蘇淺淺感動了!

!!

上篇:第一百七十三章.只為你感到羞澀     下篇:第一百七十五章.受傷賣萌求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