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鳳月無邊 第十三章 急智  
   
第十三章 急智

第十三章 急智

盧云唇顫了顫,再問道:"邱公怎麼會死?他是突然死的嗎?"問到這里,見他們疑惑地盯著自己,盧云低聲解釋道:"那跪著的少年中,有我的弟弟.諸位郎君如果知道什麼,請務必告訴小女子."說罷,她再次向他們一福.

盧縈這話一出,幾個儒生不由同情起來.其中一人低聲說道:"具體事由我等也不知.只知道這些少年圍著邱公說話時,邱公突然倒地,胸口處被插了一把短劍.事出突然,當時圍在邱公周圍的少年全給抓起來了."

他說到這里,同情地看著蒼白著臉,卻目光烏黑沉靜的盧縈,認真說道:"小姑子,邱公在士林中名聲極大,茲事不可小視.你還是快快回去告訴你的長輩族人,由他們來出現處理吧."

說是這樣說,他最終還是搖了搖頭,長歎一口氣,顯然對盧云脫身一事不抱希望!

盧縈低下頭來.

沉思一陣後,她抬頭問道:"敢問三位郎君,這些金吾衛的首領是何等樣人?處理邱公之事又以何人為主?"

這三人吐辭文雅得體,一看就是有才學的,因此盧縈有此一問.

她卻不知道,她這話一出,三人看向她時,目光也變得慎重起來.面對噩耗,還能如此鎮定的,本已不多,一開口便問到要點的,更不會是常人.

不知不覺中,三人客氣起來,那清瘦儒士說道:"這些金吾衛是邱公的追隨者,金陵阮秀的兒子阮成帶來的人.至于處理邱公之事的,應該是兩個貴人."他說到這里便閉上嘴,一副不想再說的樣子.

不過盧縈弄明白自己想知道的事了.

她再次朝著三人一福,以示感激後,轉過身便朝人群走去.少女身形中還透著青澀,可那步履于細碎中盡透沉穩.看著盧縈的身影,那清瘦儒士說道:"我們也去看看.""好,這個小姑子看來是個聰慧的,也不知她會做些什麼?"

盧縈再次來到了人群外圍.

她朝著跪在地上,低著頭身子隱有哆嗦的盧云看了一眼後,目光向四下尋去.

不一會,她便看到了停在不遠處的馬車,以及站在馬車旁,正在聆聽著幾個金吾衛說話的中年人.

這時,一個細小的議論聲傳入她的耳中,"這些孩子完了.""是啊,他們運氣也太不好了."

"也不知是誰下的手?""哎,真可惜."

聽到這里,盧縈又轉頭看向盧云.

她相依為命的弟弟正低著頭,像個犯人一樣地跪在地泥地上.他瘦小的身形正在不停的顫抖著,不用看,盧縈也知道,此刻他定然是一臉絕望.

剛才那個儒士勸她,要她去找大人商量,可她家里哪有大人?至于平氏,不說他們沒有能力,便是有能力,也不會用在援救盧云身上.

她的弟弟,只能自己救了.而且還不能拖延,誰知道這種事有沒有陰謀?再說,盧云真入了監獄,光是那打點的錢,便可以把姐弟兩人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生活毀得一干二淨!

想到這里,盧縈走了幾十步,來到那些馬車的外圍,吸了一口氣後,她抬起頭,清脆響亮地喚道:"兩位大人,小女子知道凶手是何人!"

……

這個時候,盧縈的話便如落在油鍋中的水,"滋——"的一聲,能令得整鍋油都沸騰起來.

齊刷刷的,所有的人都轉過頭來,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盧縈!

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中,盧縈提步向前走去.隨著她走動,眾人連忙讓出一條路來.連那些攔著路人不准上前的金吾衛,也任由她闖了進來.

盧縈進入場中後,卻沒有如她所說的那樣,直接面見兩位大人,而是急急走到眾少年前,低頭朝他們打量而來.

把少年們從頭到手再到腳,細細地打量一遍後,少女盧縈竟是不顧禮儀地提步上前,彎腰抬起那些低著頭的少年的下巴,近距離地盯著他們的面容打量起來.

看到盧縈的動作,好些人面面相覷,一個華服中年人更是蹙眉道:"這小姑子在干什麼?"

這時,馬車中傳來一個低低的,似是藏著笑意,也似是溫柔天生的聲音,"這小姑啊,她剛才的話是瞎編的.現在混進來了,她便忙著找凶手了!"聲音低了些許,似笑非笑,"真是膽大啊!"

本來,那華服中年人已經准備發火了,聽到馬車中的那個聲音後,卻是一怔,他與另外一個貴人相互看了一眼後,同時收起了差點脫口而出的呵斥.

這時,盧縈已經把十幾個少年審視了個遍,當然,她漏過了盧云.

打量完少年們後,盧縈急急來到馬車旁,此時此刻,邱公的尸體便放在馬車旁,二個仵作正在檢查.

盧縈走到一旁,朝著邱公端端正正插在胸窩中的短劍瞟了一眼後,走到一旁,徑自打開他的右掌翻看起來.

她一個末及笄的少女,開始虛言誑人,此刻又大模大樣地擺出查案的架式,簡直視眾人如無物.終于,那個中年權貴冷下臉來,他沉聲喝道:"來人,把這個信口雌黃的女子押下去!"

"是!"

蹬蹬蹬的腳步聲傳來,轉眼間,二個金吾衛便走到盧縈身後,同時伸出手,便准備把她拖出去!

就在這時,盧縈頭一抬,大聲道:"諸公,邱公一生高潔,生無不可對人言之事,死了,卻要憑白添加幾條無辜人命,累他一世清名麼?"

這話一出,兩個貴人同時眉頭一蹙,而走到盧縈身後的兩個金吾衛,也動作一僵.

昂起頭,盧縈明徹透底的目光看向兩位權貴,嚴肅地說道:"小女子以為,這世間之人,無論是謀財還是害命,必須要有動機.而這里的大多數少年,都是沒有動機的.他們是否無辜,其實不用小女子分說各位大人也是明白的."也不等幾個權貴反應過來,她騰地轉身越離兩個金吾衛,大步走到跪著的眾少年面前.

她清楚地知道,在上位者的眼中,沒有無辜不無辜的說話.賤民命如草,她要說服他們,大義是不起作用的,唯一有用的,還是找出凶手來!

一直處于渾渾噩噩中的盧云,陡然抬起頭來.看到盧縈,他的雙眼瞬時睜得老大,轉眼間,大顆大顆的淚珠順著他的臉頰流下.

盧縈沒有看向弟弟,她只是提步走到其中一個少年,盯著他,沉聲說道:"郎君貴姓?"

見她單挑著一個少年問話,眾人一怔,兩個權貴也蹙了蹙眉,其中一人搖了搖頭,制止了走向盧縈的幾個金吾衛.

上篇:第十二章 踏春     下篇:第十四章 權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