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05  
   
正文 0005

"大哥,這個姐姐怎麼還沒醒啊?"蕭靈兒看著躺在床上的大姐姐,她從來沒看過這麼漂亮的女子.

"大夫說她極氣攻心,神智受損,需要好生調養,靈兒,你吩咐下人做些補養湯品."蕭暮之放下手中為女子拭汗的白巾,靜靜的凝視著女子的容顏,美目如煙似畫,肌膚若雪,真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他看著女子睡夢中皺起的眉頭,心中一痛,忍不住伸手撫上女子的眉心,想將那一抹哀愁抹平.

"之兒,聽說你救了一位姑娘……"蕭母如門來,看到的正是這一副景象,自己不苟言笑的兒子一臉溫柔的撫mo著女子的眉梢,她話說道一半就斷了.

蕭暮之這才醒悟過來,連忙端正臉色,有些辯解的說道:"娘,我只是看看這位姑娘有沒有發燒……"上官長玉連忙收起驚愕的表情,繼而滿臉喜色的走到床前,仔細端詳道:"這姑娘生的美,睡的也踏實,應該是大戶人家的小姐,跟我們之兒正配……"

蕭暮之尷尬的叫道:"娘,你說什麼呢?孩兒沒那個意思."看著自家兒子端正的表情被打破,上官長玉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拉著蕭暮之的手道:"孩兒害羞什麼,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等姑娘醒了,問明了府邸,娘就派人去說親."

蕭暮之猶豫了一下,道:"人家姑娘萬一不願意呢."

上官長玉一聽就知道自己這個兒子是真的動心了,不由笑道:"且不說我兒品貌端正,文武雙全,單是官拜一品的鎮國大將,就不知有多少豪門千金想著這門親事,好了,不說了,這姑娘我真是越看越喜歡,就不知人品怎麼樣,我吩咐人去熬些補藥."

看著母親走出去的身影,蕭暮之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古人云: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蕭暮之想,這可能就是一見鍾情吧.

到了下午,女子悠悠轉醒,蕭暮之連忙走過去,只見女子清澈的雙眸正疑惑的看著自己.

蕭暮之一笑,壓下心中怦然心動的感覺,溫雅的笑道:"姑娘你醒了?身子可有不適?"

"你,是誰?這是哪里?"

"姑娘不必害怕,在下蕭暮之."

女子喃喃出聲:"蕭暮之,蕭暮之……你是鎮國大將軍蕭暮之!"

蕭暮之一愣,道:"你認得我?"

"當然認得,我父親經常提起你."

蕭暮之更驚訝了,他感覺到女子的來曆恐怕不簡單,于是問道:"不知姑娘令尊是?"

女子沒有大話,而是突然下床,一下子跪在了蕭暮之面前,眼淚順著雪白的面頰滑落,她泣聲道:"蕭哥哥,我是徐夢卿啊."蕭暮之大驚,立刻扶起女子,仔細打量,他無論如何也無法將眼前傾城絕豔的女子和小時候那個野丫頭聯系在一起,立刻蕭暮之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連忙問道:"伯父他……"

蕭夢卿咬著唇,淚痕楚楚的嗚咽道:"如若不是我常年在外求學,只怕這一次也難逃一死,父親他,他已經被斬首示眾了,我如今有家也歸不得,只怕皇上也要緝拿我,要斷了我們徐家的後路,嗚嗚……蕭哥哥,我父親是冤枉的,他不會行刺皇上的……"

"夢卿別哭,一切有我,你先在我們家住下了,我會找機會向皇上進言,求他赦免你."蕭暮之知道,如果徐壽言真是冤枉的,那也是皇上要故意冤枉,因此平反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先保住夢卿的性命.想起這個從小愛粘著自己的小妹妹吃了這多苦頭,蕭暮之不勉心痛,他猶豫了一下,輕輕將徐夢卿摟在懷里,拍著他的後背低聲安慰.

徐夢卿自小就喜歡蕭暮之,為了能夠與他相配,她外出求學,雖為女子卻習的滿腹經綸,只為了能夠和蕭暮之匹配,希望將來有一日站在蕭暮之身邊,可以成為他的驕傲.如今好不容易求學歸來,卻落得個家破人亡,一顆身心早已疲憊不堪.如今一心愛慕的男子正輕言安慰自己,一腔委屈怨憤更是難以抑制,靠在蕭暮之懷里哭了個天昏地暗,蕭暮之心疼不已,只得不住安慰.

看著哭泣累倒在自己懷里的徐夢卿,蕭暮之輕歎一聲,小心將她安置在床上,用濕巾輕輕擦干她臉上的淚痕,吩咐下人好生照顧便出去找母親商量.

徐夢卿這件事情可大可小,需要從長計議.

上官長玉聽聞兒子愛上的竟然是友人之後,不由又驚又喜,她一臉擔憂的說道:"皇上竟然要拿徐家開刀,就不會給她這個平反的機會,依我看,夢兒常年在外也無人認識,不如從今之後改名換姓嫁如我們家,這樣,我們也算對得起徐太傅了."

蕭暮之細想一翻也只有如此,于是徐夢卿便更姓為上官,對外只說是上官長玉的義女,因為念及上官夢卿大喪在身,蕭母也未提起二人的親事.

"蕭哥哥,夜深霧寒,把這件披風披上吧."一雙白玉般的手為蕭暮之披上一件藍色的披風,蕭暮之回頭,拉著徐夢卿坐下,緩聲道:"你大病初愈,怎麼不多休息下."說著反而把披風披到徐夢卿身上,徐夢卿含羞低頭,輕聲道:"蕭哥哥,你在看什麼?"

蕭暮之攤看手中的書卷,清朗的笑道:"是一本兵家書籍."說著拿給徐夢卿看.

"《百戰卷集》,這是前朝抗虜名將蒙佘所著兵法,我也曾攝略過,可惜很多地方都不懂."徐夢卿輕輕靠近蕭暮之身側,看著這卷兵書頗為遺憾.

蕭暮之眸中瞬間綻放出一絲驚喜,高興的說道:"夢卿博覽群書真是難得,呵呵,來來,正好我也有不懂之處,不如一起研讀."徐夢卿含羞點頭,兩人在庭間林風之下,挑燈夜讀,明月灑下層層清輝,只見月華下,美人如玉,君子謙謙,好一幅才子佳人景象.

蕭暮之越是和徐夢卿相處,內心的情潮越是澎湃,這樣溫柔典雅,才高八斗的女子實在少見.

"蕭哥哥?"見蕭暮之正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的臉,徐夢卿心中撲通撲通直跳,兩人坐的如此近,蕭暮之身上特有的男子陽剛之氣撲面而來,她覺得自己渾身都熱了起來.

蕭暮之被徐夢卿這柔柔一喚,這才醒悟過來,他低眼與女子對視,低沉的嗓音柔和了濃濃的愛意:"夢卿,你可有中意的男子?"

徐夢卿一臉嬌羞,慌忙起身,望著蕭暮之溢滿情意的雙眸,轉身跑出庭院,到了轉角處,她回眸一笑,羞紅了臉道:"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說罷趕忙跑開.

蕭暮之喃喃低語:"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呵呵……"二十年來,初嘗愛情滋味,蕭暮之只覺得滿心都像溢滿了蜜一樣,甜的人難以自持,他起身快步追上了徐夢卿,一把摟在懷里.

徐夢卿滿足的閉上眼,依偎在男子懷中,天知道,這一天她等了多久,這一縷情思,一系就是十多個寒暑,如今終于能和意中人相依花前月下,她只覺此身再沒有比這更快活,更滿足的了.

上篇:正文 0004     下篇:正文 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