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10  
   
正文 0010

蕭暮之抱著斬將圖,心思沉重的往回走.

為什麼?

難道我做的還不夠麼?為什麼要懷疑我的忠心,我的父親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天下黎民,為什麼到頭來還是不信任我.

"蕭將軍……"常德貴急急忙忙跑出來,手中還拿著雨傘.

"蕭將軍,下雨了,還是拿上傘吧,要不要小的讓人准備馬車回府?"蕭暮之抬眼看了眼,才發現不知何時已經下起了大雨,整個皇城都籠罩在蒙蒙煙霧之間.

"不用了,多謝公公,我想走一走."蕭暮之含笑接過常德貴遞來的雨傘.

常德貴一臉擔憂.雖說是笑的,但眉間那一抹憂慮卻看的常德貴不住心疼.

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但常德貴一看蕭暮之接到畫之後的神態也知道,這和皇上有關.

多好的人呐,皇上他……哎……

"蕭將軍放寬心,您一片忠心,皇上他不會不明白的."

蕭暮之有些意外的看了常德貴一眼,這是蕭暮之頭一次這麼仔細的打量這個小太監,長的很清秀,看模樣也不過十七八歲,此刻他正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

蕭暮之心中一窒,這巍巍皇城之中,竟還有人如此有情有義.

"謝謝常公公,呵呵……"蕭暮之伸手撫上了小太監的鬢發.

常德貴愣住了.

他張著嘴,一眨不眨的盯著蕭暮之.

一抹紅暈爬上了臉頰,常德貴閉上了眼,長長的睫毛輕微的顫抖起來,他不敢看,蕭將軍的眼神太過溫柔,他怕……自己會沉淪下去.

自己……只是一個太監而已.

"呵呵,你剛才跑的太急,頭發上沾到樹葉了."蕭暮之彈掉手上的樹葉,望著常德貴溫和的笑了笑,撐起雨傘,走入了茫茫大雨中.

常德貴看著逐漸消失在皇城的身影,良久,嘴角拉出一抹苦笑.

出了皇城,撐著青色的竹傘,蕭暮之眯起眼看著空曠的街市,雨水淅瀝瀝的沖刷著青石板,萬人空巷,往日喧囂的都城難得的安靜下來,天地間只剩下雨水連接出的帷幕.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不知怎的,蕭暮之不想這麼快回府,他信步走到了湖邊.

湖名叫太白湖.

湖邊有一個小亭,名叫太白亭,隔著一湖于亭相對的就是都城著名的太白樓.

此時正是寒冬過後,入春的第一場雨,下的淅淅瀝瀝.

茫茫煙水籠罩在湖面,剛發芽的蓮葉只有手指長,一嗖嗖小船在湖中飄蕩.

蕭暮之進了小亭,將雨傘放在亭邊,忍不住又一次打開了那副畫.

畫中的將軍威武不屈,仰頭向著城樓上的天子,身後的劊子手舉著大刀,畫面添上了嫋嫋煙霧,象征著將軍注定要走上幽冥的黃泉路.

蕭暮之驀的打了個寒顫.

帝王的恩寵來的快,去的也快,古人說的沒錯,功成身退才是正道,我蕭家百年封將,盛極必衰,是到了該歸隱的時候了.

蕭暮之打定注意,收好畫卷准備回府.

刀劍之聲突然入耳.

只見湖面,一群黑衣人踏波舉刀,正追趕著一個人.

由于雨勢過大,蕭暮之看不清那些人的樣子,但在都城之內干如此明目張膽的行凶,蕭暮之身為朝廷大將,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伸手在腰間一摸,一把寒光爍爍的寶劍鏘然出竅,蕭暮之足間一點,踏著湖面的小舟初荷向著被圍攻的那人而去,修長矯健的身影猶如一條黑龍,帶著寶劍的寒光威風凜凜的挑開黑衣人的一刀.

"你是何人,不要多管閑事……"其中一個黑衣人開口,眼中射出精光,但他話未說完,突然手捂著喉嚨,只見那里不知已經何時插入了一只銀色的暗器,黑衣人慘叫一聲掉進湖水中,鮮血頓時暈染開來.

蕭暮之瞪大眼,只聽身後的人冷冷的說道:"滾,用不著你幫忙."那人穿著一身黑色紋龍袍,衣袍早已破敗不堪,身上刀傷劍傷無數,胸前的衣襟敞開,露出布滿傷痕的蜜色胸膛.

剩余的七個黑衣人互相使了個眼色,向著蕭暮之兩人攻來,招招取人性命.

蕭暮之立刻反映過來,這因該是江湖中人的爭斗,否則不會如此殘忍.

最初的駭人過後,蕭暮之立刻恢複自己將軍本色,手下的攻勢頓時變得殺氣騰騰.

所有人都驚了一下,沒想到這個半路殺出來的人殺氣竟然如此重.

他們哪里知道,蕭暮之征戰三年,幾乎夜夜都是伴著鮮血入睡,踩著尸體打仗.那個黑衣男子奇怪的咦了一聲,知道蕭暮之是個強援,當即更加殘忍的屠殺起來.

蕭暮之立刻發現,這個人的武功很高.

在蕭暮之解決完最後一個人的時候,他立刻一轉身直接點了黑衣人的穴道,在那人又驚又怒的眼神中將人扔到了太白亭外的柳樹下.

上篇:正文 0009     下篇:正文 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