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31  
   
正文 0031

蕭暮然縱馬到了皇城,守城的禁軍將他攔下.蕭暮然雖然沒有官職在身,但卻有蕭家子孫的特權,他拿出先皇禦賜的暢行牌停也不停的進了皇城,一路上的守衛軍齊刷刷的跪下一大片.

笑話,敢攔人麼,那可是先皇禦賜的東西.所有的人立刻都知道來人是誰了.蕭家大將軍已逝,來人肯定是蕭府的二少爺蕭暮然了.

蕭慕然從來沒有進過皇宮,在碩大的皇城內走幾圈就迷了路.

蕭暮然一知道蕭暮之還活著,沉重的心情一掃而光,又變的急躁起來.小孩子脾氣也上來了.

這時,他抬頭一望,看見遠處氣勢恢弘的大殿,上面龍飛鳳舞的金字寫著清遠殿三個字.

金鑾殿,清遠殿,太和殿,乾坤殿等等都是皇宮最著名的地方,蕭暮然自然知道這是供大臣們休息的地方,他立刻明白自己離皇上處理事務的大殿不遠了.

他立刻向著清遠殿的方向而去.

這時,迎面低頭走來一個小太監一下子撞在了他身上.

"哎喲!"

常德貴失神的心立刻回到體內,意識到自己撞了人,他來不及抬頭立刻跪下.

"奴才該死,奴才該死!"能在皇城隨意走動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是他這個小太監能得罪的.

蕭慕然不像蕭暮之從小練武,他整日只知道沉浸在醫術文墨之中,是個典型的手無縛雞之力之力.他揉著被撞的生疼的肩膀,疼得嘶嘶抽氣.

隨便擺了擺手,道:"起來吧,不怪你,對了,皇上在哪兒,我要去見皇上."常德貴松了口氣,抬起頭道:"回大人,皇上在龍體抱恙,今日不朝,也不見任何人."

沒等蕭暮然歎倒黴,卻突然發現小太監雙眼通紅,像是哭過一樣.他知道,在宮中下人們受欺負是常有的事.不過這個小太監面容清秀,一雙含水的雙眸給人一種柔柔弱弱的感覺.

蕭慕然此刻心情放松,于是蹲下身,問道:"是不是被欺負了?想開點,人活著不容易,不必跟人家嘔氣."常德貴沒想到蕭暮然會安慰自己,他感激的叩頭道:"謝大人關心."

"別大人大人的,我沒有官職."

常德貴驚訝的抬頭道:"那大人你怎麼可以在皇城隨意走動?"蕭暮然嘿嘿一笑,道:"你起來說話."常德貴于是起身,低眉順眼的站著.

"我雖然沒有官職,不過卻有先帝禦賜的暢行牌."擁有先帝暢行牌的只有當朝的蕭家,常德貴立刻意識到眼前的人是那人的弟弟.

蕭暮然說完,道:"你還沒告訴我誰欺負你."常德貴搖搖頭,幾天前的回憶和那人的死訊讓他難受無比.

蕭將軍死了,那個在他眼里像春風一樣柔和的男子就這樣死了.

幾天前的那個夜晚.他就在慕容釋的門外侍夜.

房間中時不時傳出那個男子微弱的哀求,痛苦的哭泣,他當時渾身冰涼,好想就那樣沖進去救他.

可他不敢,他知道自己根本救不了他.

因為自己都只是一個命賤如蟻的太監,哪有資格救別人.

將軍走後,沒日沒夜,他的腦海中都回蕩著那人的音容笑貌.從來沒有人用那樣溫柔的眼光看過他,從來沒有人用手那樣輕柔的呵護過他.可是……可是自己卻懦弱的無法救他.

直到他的死傳遍京城的各個角落,常德貴知道,那個如春風一樣的男子再也回不來了,自己這一生也無法再見到那樣溫柔的笑容.

蕭暮然看著突然失神的小太監,看著他眼中又啪嗒啪嗒掉出的淚水,不由得抓了抓腦袋道:"你別哭了,我現在有急事要見皇上,下次有機會我替你報仇."說著,他微笑的拍了拍常德貴的腦袋,就像平時哄靈兒一樣.

常德貴愣了愣,看著蕭暮然的笑容.

他仿佛看見了蕭暮之站在自己面前,溫柔的笑著.

"蕭將軍……我對不起你."蕭暮然臉上的笑容一窒,面色逐漸沉了下來,他抓住常德貴纖細的手腕,沉聲問道:"你說什麼?蕭將軍?你怎麼會對不起我大哥?"

想到蕭暮之是在進宮之後失蹤的,蕭暮然突然醒悟過來.

難道大哥在皇宮中曾發生過什麼變故?

蕭暮然眼神一冷,狠狠的盯著常德貴驚駭的眼眸,喝到:"本少爺問你話,還不快說!我大哥究竟在宮里發生了什麼事."

常德貴渾身一顫.

不,不能說,將軍已經去世了,不能讓人知道他和皇上的事.

我如今唯一能為將軍做的,就是守住這個密碼,保全他的名聲.

常德貴咬著蒼白的嘴唇,顫抖的搖頭道:"二公子,奴才什麼也沒說,奴才根本沒見過蕭將軍."

蕭暮然看著常德貴激烈的反映跟本就不信,事關自己最敬愛的大哥,蕭暮然的好脾氣完全下去了,他用力的一摔手,常德貴立刻被甩了出去,身體重重的跌在地上,頓時頭破血流.

蕭暮然憤怒不已,冷笑一聲道:"你不說,等我大哥回來,我自然知道,到時候,本公子要你好看."

常德貴捂著額頭,鮮血滲透了他的指縫,他清亮的眸子瞪得大大的,突然道:"蕭將軍不是已經逝世了嗎?"

蕭暮然鄙夷的看著常德貴一眼,道:"我大哥怎麼會死,是有人用計騙了我們.哼,我這就去稟告皇上,一定可以找到我大哥."

常德貴呆住了,看著蕭暮然走向大殿處的背影,他連滾帶爬的過去,大喊道:"不,二公子,千萬不要去!"

蕭暮然停下身,一轉頭就對上了常德貴清澈的雙眸,于是頓了頓,道:"我大哥人好,對你們宮人從來未有過惡言,你如果知道什麼,就告訴我."常德貴死命的抓住了蕭暮然的衣角,顫抖的說道:"知道,我全知道,你不能告訴皇上,你會害了將軍的."

蕭暮然敏銳的察覺到事情有變,他眼神四處看了看,准備先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哪知常德貴已經搖搖晃晃的起身,用衣袖捂著流血的額頭,道:"公子,給奴才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奴才全都告訴你."

蕭暮然看著這個眼光含淚的小太監,不由自主的相信了他,于是點頭跟著常德貴走了.避過一些巡衛的士兵,兩人來到了花園中的一座假山旁,這里林木茂密,假山重疊,十分隱秘.

"現在可以說了吧."

看著無言的常德貴,蕭暮然忍不住催促道:"快說,我大哥的事……是不是和皇上有關?"看著蕭暮然緊逼的眼光,常德貴緩緩點頭,閉上眼,眼角劃過一滴淚水.

"不錯,是皇上.那天蕭將軍上朝後被皇上留了下來.皇上給蕭將軍下了迷香……"常德貴聲音顫抖,沒有繼續說下去.

蕭暮然臉色發青,心中閃過千百種可能.

難道大哥根本沒有失蹤,他是被皇帝密謀殺害了?

"然後呢?皇帝對我大哥怎麼樣了!"

常德貴痛苦的別過臉,顫聲道:"然後皇上強行要了蕭將軍."

蕭暮然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他以為是自己想歪了,于是不可置信的說道:"你說清楚點,皇上他,他到底對我大哥做了什麼."蕭暮然沒有發現,他自己的聲音也開始發顫了.

常德貴咬著牙,狠狠道:"皇上愛上了蕭將軍,強要了蕭將軍!事情就是這樣,所以蕭將軍沒死的消息你一定不能讓皇上知道.不管是出于愛還是出于維護帝王的聲譽,皇上都不會放過將軍的."

蕭暮然渾身發寒,腦袋一片空白,許久,他嘴里狠狠蹦出一句"那個,狗皇帝,我殺了他!"

上篇:正文 0030     下篇:正文 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