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33  
   
正文 0033

慕容止走到禦書房外,從斜開的門窗中看去,不勉有些心痛,事情的始末他已經知道了,想到昨天夜里在王府,慕容釋脆弱的樣子,他低歎了一聲,交待了門口的太監幾句,沒有向帝王辭行,徑直出宮而去.

早在慕容釋登上帝位那一天,兄弟之情已隨風而逝,如今自己所有的,不過是安分守己的了此一生.

慕容止歎了口氣,緩步向著皇城外走去,遠處,一抹熟悉的身影突兀的闖進視線中.

暮然!他怎麼來了?

慕容止微一皺眉,信步追上前去,手掰過那人的肩頭,看到的卻是一張蒼白慘淡的臉.不同于蕭暮之的俊朗挺拔,蕭暮然長相身形十分清秀,如果出去平日里嬉皮笑臉的形象,他是個很清雅的男子.

慕容止看著蕭暮然臉上未干的淚痕,這才想起,他還有喪在身.

"暮然,你怎麼進宮來了?"眼前的男子眉眼間盡是關切的神情.蕭暮然望著友人,勉強的扯出一抹微笑,淡淡道:"我也不知道,就這麼來了,我還要回去未大哥守喪,我大哥命薄,追查真凶的事不勞穆王爺費心了."蕭暮然行了個禮,側過慕容止搭在肩上的手,轉身走開.

慕容止眉頭皺的更深了.

他與蕭暮然認識不是一兩天了,蕭暮然是個怎樣的人他很清楚.

從來沒有規矩的對自己行過禮;

從來都是笑的不尊禮法;

……也從來沒叫過我王爺.

這個人的弟弟對自己的大哥做出了那種事,蕭暮然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慕容止,他快速走開,聽著身後一如既往的溫雅呼喚,蕭暮然趕緊加快腳步.

慕容止有心疾,追了沒幾步就有點臉色發白了.他覺得蕭暮然不對勁,非常的不對勁.

他的心開始慌了.

路過的小太監看著王爺臉色慘敗的樣子嚇壞了.慕容止擺擺手,指著蕭暮然遠去的身影道:"快,讓人攔住他."于是巡視的守衛們紛紛向蕭暮然而去.

蕭暮然被包圍了,他一轉身就看見額頭滴汗的慕容止,在太監的攙扶下捂著胸口向自己走來.蕭暮然看著慕容止蒼白的臉頰,關心的神情,他不住後退.

若是以前,蕭暮然可以坦然面對這樣的關心,他會拿著本醫術興高采烈的撲過去,然後吹吹牛,說將來成為天下第一神醫要醫好慕容止的心疾.

但此刻他卻無法面對那樣的目光,那樣的神情.

仿佛兩人的身份一瞬間改變了.

慕容止已經到了跟前,他伸出手指輕輕擦去蕭慕容眼角的淚滴,輕歎道:"別哭,你大哥會心疼的."

我也會心疼的.

蕭慕然瞪大眼,激烈的打掉慕容止的手,吼道:"不許你提我大哥,你們沒一個好東西!滾開,我討厭你."慕容止眼神動了動,微喘了幾聲道:"暮然,你在這樣我就要死了."

說完,慕容止倒了下去,太監侍衛們一陣騷亂,有人喊道傳禦醫,快傳禦醫.

蕭暮然呆呆的看著慕容止倒在地上,淚水忍不住掉了下來,他緩緩俯下身,跪在慕容止身旁,開始了救治.

每一次慕容止心疾發作時,蕭暮然總會第一個趕到,然後施展他學的醫術.

等到禦醫氣喘籲籲的趕到時,慕容止已經悠悠轉醒,身旁卻見不到蕭暮然了.

慕容止知道,這一刻有什麼已經改變了.

他的心開始慌起來,因為蕭暮然的表現,他有些醒悟.

慕然,難道你知道你大哥真正的死因了麼?你恨皇上,也恨上了我?

蕭暮然回到家時,已接近傍晚,前來祭拜的人依舊絡繹不絕,只是現在來的多是一些跟隨大哥出生入死的親兵,那些高官們早走了.

進了堂內,看見靈兒站在一旁,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紅的不成樣子.蕭暮然好不容易止住眼淚,他走到靈兒面前,問妹妹:"靈兒,大哥走了還有二哥和娘親呢?別哭,二哥帶你回鄉下,不作官家小姐."

蕭靈兒抬起衣袖,擦了擦蕭暮然臉上的眼淚,抽泣的點頭道:"好,只是大哥不能陪我們一起去了."

蕭暮然笑了笑道:"可以的,大哥一定會來的."

大哥,暮然一定要找到你.

上官長玉從堂後迎了出來,一下午提心吊膽的,見著蕭暮然回來才大哭道:"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

蕭慕然看著上官長玉悲憤的哭泣,走上前去,聲音沙啞的說道:"娘,您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從皇上那天的表現你已經猜到了是不是?"

上官長玉止住淚,呆呆的問到:"然兒……你見到皇上了?"

蕭暮然緩緩搖頭,道:"娘,大哥不管是生是死都不能在回朝廷了,娘,我現在就召集蕭家的親部,一定能把大哥找出來,到時候我們一家人就歸隱田園.娘,你說好不好?"

上官長玉點點頭,忍住淚道:"只怕你大哥性情剛烈……已經,已經……"

"不!不會的,大哥從小就教我,男子漢要頂天立地,絕不能輕易尋死覓活,而且大哥他那麼孝順,他不會丟下娘親你的."

來往的賓客以散,上官長玉聽了蕭暮然的話宛如找到了一絲希望,點頭道:"對,對,你大哥是個懂事的孩子……然兒,你一定要小心行事,千萬,千萬不要讓人知道,特別是皇上."

"嗯,娘,夢卿姐呢?"蕭暮然突然想到徐夢卿,自從她暈過去之後就一直沒看到她.上官長玉也立刻派人去找,沒多時,下人們來報,說徐夢卿已經出走了.

走時只收拾了幾件衣服和瑣碎銀兩.

"夫人,在小姐房里留了一封信."上官長玉連忙打開,看完信,上官長玉長歎一聲,道:"想不到最懂我兒的竟然的夢卿,她說絕不相信你大哥的死訊,要把你大哥找回來,這孩子……我蕭家虧待她了."

上篇:正文 0032     下篇:正文 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