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40  
   
正文 0040

越是尋找,蕭暮之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最後,他在一扇半掩著的朱漆色大門停了下來,從細縫處看去,沒有人,屋內的地板上零亂的擺放著一些東西.

蕭暮之小心的推開門,沒發出一絲聲音,然後又迅速的關山,腳下的地毯華美珍貴,繡著無數的鳳凰神鳥,朱漆的大柱上雕刻著各種各樣栩栩如生的鳳凰圖案,地板上零亂的放著一些奇怪的東西.

以及,一些破碎的衣物,直到一片暗金色的碎布進入蕭暮之眼前.

蕭暮之英俊的臉龐有些發白,眼角猛的一抽.

他順著碎步緩緩抬頭.

眼前的一幕讓他忍不住瞪大了眼,心跳跟著下沉.

(剩余未發段落修改中……和諧)

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這個男人是因為救自己.

從驕傲的云端被扯下地獄.

獨孤鳳……你怎麼那麼傻……我一直恨不得你死啊.

蕭暮之咬著唇,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當他抬頭時卻看到了獨孤鳳正用一雙幽深的目光看著自己.蕭暮之勉強一笑,緩聲道:"我帶你走."

獨孤鳳沒有說話,漆黑幽深的眸子藏著一絲令人心疼的小心翼翼,蕭暮之脫下自己的外袍,將獨孤鳳包好,撿起地上的赤龍鞭撇在腰間,語氣溫柔萬分:"不要出聲,我們逃出去."獨孤鳳一聲不吭,將頭埋在蕭暮之胸前,黑色的長發掩住了他的面龐.

蕭暮之一轉頭,看向身後的燭火,眼中蒙上一層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恨意.他握著赤龍鞭,猛地揮出,毫無一點聲音的,那些燭台頓時掉落在地上,順著華麗的紋鳳垂幕熊熊燃燒起來.

獨孤鳳抬起埋在蕭暮之胸前的頭顱,呆呆的望著上升的火焰,嘴里發出一聲奇怪的笑聲,那笑聲壓抑著好像是骨頭摩擦的聲音.

蕭暮之低頭對上他幽黑的雙眸,歎了口氣.

這個男人,無論如何他都恨不了了.

蕭暮之抱著獨孤風,憑著高明的輕功很快繞出了靈毒門,一路上,他做了無數破壞,包括將那些美麗妖嬈的毒花毒草踐踏的一片糟糕.

很快,兩人隱秘到了山林深處,遠遠的可以看見靈毒門升起的濃煙和受驚的飛鳥.

想象著東方紫英此刻暴怒的神情,蕭暮之對趴在身側的人道:"那個女人現在恐怕氣瘋了,你……"蕭暮之說不下去了,因為他發現獨孤鳳竟然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他,他居然還笑的出來?

蕭暮之看著這個男人毫無防備的天真笑容,突然意識到事情大了.

"你知道我是誰嗎?"蕭暮之試探的問.

獨孤鳳抿嘴一笑,冷酷的面龐露出了小孩子才有的柔軟神情,他點著頭,嘴里咿咿呀呀不清不楚的說道:"你……系人."

蕭暮之一愣,不可置信的繼續問道:"那你知道你是誰嗎?"黃昏的夕照下,獨孤鳳神情逐漸茫然起來,最後一雙眸子委屈的看著蕭暮之,可憐兮兮的搖著頭.

蕭暮之看著那人茫然的眸子,歎了口氣.

如果是自己受了那樣的對待……

蕭暮之想想都覺得寒氣襲人,不管怎麼,這個男人都是因為自己才會變成這樣子,自己有責任要照顧他,至少也要送他回鳳凰宮.

鳳凰宮,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唉,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還好這山林地勢迂回,容易隱蔽,算了,在走遠一點.

打定主意,蕭暮之問道:"你還可以走路嗎?"

獨孤風茫然的神情一下子消失,他歡快的點頭,從蕭暮之身邊爬起來,可是剛一站立,整個人卻狼狽的摔了下去.蕭暮之眼疾手快,一下子接住了.

痛苦的呻吟從獨孤鳳唇間逸出,霸氣的雙眉皺成一團,獨孤鳳渾身發顫,只能依靠著蕭暮之站立,他抬眼,眸子溢滿了驚恐.

一瞬間,蕭暮之覺得自己心中對獨孤鳳升出一種奇怪的情緒.

不是因為他救了自己而感激,而是一股莫名的心疼.

那樣霸道邪魅的男人,卻無法反抗的被人殘忍的玩弄,而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一手攬著獨孤鳳的腰身,蕭暮之滿目溫情的抬手撫mo著男人緊蹙的眉梢,低聲道:"疼嗎?我們休息一會兒,放心,那個老女人……我會幫你報仇的."蕭暮之恨不得率領千軍萬馬把那個狗屁靈毒門滅的一干二淨.

獨孤風睜開眼,似乎完全沒聽到蕭暮之的話.

或許只是不想聽,不想在聽到關于那個女人的事情.

他努力的站直身體,沖著蕭暮之一笑,咿咿呀呀的比劃,蕭暮之看著他不停的摸自己的肚子,終于明白他是餓了.

淡淡一笑,蕭暮之牽起獨孤鳳的手,輕聲道:"我們在走一點,到了有水的地方在給你做吃的."

他知道,那人不想讓自己抱著.

潛意識里,他不願意依靠任何人.

這是一個強者的自尊!

蕭暮之無聲的應允了獨孤鳳的行為.

他牽著獨孤鳳的手陪著他緩慢的走著,直到太陽逐漸落山,一鉤彎月掛在東天,兩人來到了一個水潭邊.

潭的另一端是一條小型的瀑布,潭水不深,十分清澈,浸泡在潭水中被摩擦的光滑的青石板清晰可見.

蕭暮之扶著獨孤鳳在潭邊坐下.

他沉默著.

他一直在探獨孤鳳的脈息,已經察覺不到真氣的存在.

那個女人,到底給他吃了什麼東西?

對了,那兩個紫衣人說什麼嗜武丹,這種東西從來沒聽過,不知道暮然會不會知道,他讀遍百家醫書,或許他能治好.

獨孤鳳靜靜的坐在潭邊,玩著自己的手指頭,不時的,他側過頭看一看蕭暮之,眼中既委屈又有些無奈,當蕭暮之的目光與他相遇時,才一拍自己的腦袋,好笑的說道:

"知道你餓了,我這就給你抓魚去."

獨孤鳳立刻笑了,將頭點的像小雞啄米,看了看男人黑發上干固的血跡,蕭暮之決定還是先給他洗個澡,處理一下傷口.

他看著獨孤鳳泡在潭水里不停玩水的腳,于是指著水笑問道:"要不要洗個澡."

"洗澡?魚……我要魚."獨孤鳳似乎對洗澡沒什麼興趣,指著潭水深處說著,他的聲音低沉悅耳,帶著孩子氣的天真,面對著這樣的獨孤鳳,蕭暮之不知如何是好.

他就像一個受到驚嚇的孩子,對任何事都小心翼翼.

蕭暮之有些心痛,面上卻溫柔的笑道:"洗完澡就給你抓魚好不好?我幫你脫衣服."伸手解開獨孤風胸前的暗扣,他立刻受驚的縮成一團,放在水里的腳迅速收回來,整個人都緊緊的蜷縮在一起,如同一只被人逼的無路可逃的小狗,只露出黑漆漆的眼睛恐懼的望著自己.

蕭暮之的手頓住了.

最後緩緩的落在了獨孤鳳的頭上,輕柔的撫mo.

他能感覺到手下的人在顫抖.

即使看到了那樣殘酷*的畫面,蕭暮之還是無法想象.

怎樣的折磨才可以把一個那樣強大冷酷的男子逼到這個地步.

蕭暮之耐心的撫mo,順著黑色的長發緩緩的安撫著,滑過健碩的脊背,輕柔的拍撫.慢慢的,獨孤風逐漸平靜下來.

可是卻再也不願靠近蕭暮之.

這樣下去不行,他的傷口需要清洗,否則會發炎腐爛.

月光下,蕭暮之嚴肅的臉龐一沉,強勢的抓過獨孤鳳,不顧那人驚恐的叫聲,開始剝下他那一層單薄的衣服.

一層薄衣褪下,呈現在蕭暮之眼前的是一具男子修長健壯的身軀,如果忽略上面慘不忍睹的傷痕,那是一副足以另無數女人發狂癡迷的身體.

蕭暮之抓住獨孤鳳的手,將人放到自己腿上,雙腳夾住他踢打的腿,小心的不去碰那些傷口,但難免的摩擦還是讓獨孤鳳疼的顫抖起來.

哀傷無助的嗚咽聲從男人的嘴里發出來,他轉過頭,漆黑的眼里蒙上了一層水霧,哀求的看著蕭暮之.

低歎一聲,蕭暮之更加的小心,他從自己身上撕下一塊乾淨的布料,沾上水仔細而緩慢的擦拭著,清洗著那些可怖的傷痕.

斷斷續續的低泣聲傳出,獨孤鳳不再掙紮,即使他現在什麼也不明白,但他也知道了,越動越痛,于是他乖乖的不動了,任由蕭暮之清洗.

蕭暮之將他放在青石板上,掬起清水清洗著那一頭質感極佳的黑發,直到洗清了血跡.獨孤鳳赤,裸著身體,乖巧的躺著,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蕭暮之,每當蕭暮之的手移到傷口處時,他總會不自覺的發抖.

每當這時,蕭暮之便會輕柔的拍著他的腦袋,像是安撫,像是保證.

上篇:正文 0039     下篇:正文 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