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47  
   
正文 0047

隔著一湖碧波,遠遠望著宏偉的山河殿,慕容釋隨意的坐在垂柳下,修長的手指輕叩著石面,目光懶懶的掃過.

這里是禦花園的邊角處,剛好可以全景的看見皇城的幾大建築,山河殿,清遠殿,金鑾殿.山河殿就建在清遠殿旁邊,平日里還未上山河殿上朝時,大臣們都會在那里休息.

"甯兒拜見皇上."甯妃一改張揚跋扈的模樣,來到慕容釋身旁時已變得嬌滴滴了.常德貴退到一邊,實在不想看這兩人親熱,想到受辱的蕭將軍,再一看得勢的甯妃,心中就跟吃了只蒼蠅一樣難受.

慕容釋瞟了甯妃一眼,見她今日打扮美豔動人,便含笑道:"起來吧,坐到朕身邊來."甯妃輕依到慕容釋身邊,嬌聲道:"皇上,臣妾剛才見您眉頭深鎖,很是難過,皇上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

慕容釋眉頭一皺,難道自己不快的心思表現的那麼明顯麼?怎麼能高興的起來,一想到那人接到聖旨後傷心憤怒的表情,心頭就跟壓了一塊巨石.

明明不想傷害他,可是……唉,最是無情帝王家,即使是皇帝也有身不由己的時候.

吐了口氣,慕容釋看著甯妃與那人相似的眉眼,不由伸手撫mo,輕聲道:"朕只是有些乏了,不妨事."甯妃嬌羞的垂下眼,道:"那臣妾為皇上解解乏."

慕容釋點點頭,閉上眼,很久沒這麼曬過太陽了.

甯妃柔若無骨的手指不輕不重的按壓著頭上的穴位,慕容釋表情逐漸放松,露出少年特有的柔軟面龐,白皙的皮膚在陽光下更顯的透明,甯妃越看臉越紅,這樣的男子即便不是君臨天下的皇帝也能醉倒無數女子吧.

常德貴低著頭,抬眼看著慕容釋享受的表情,忍不住狠狠的瞪著,反正他也看不到,不管怎樣,他就是為蕭將軍報不平.然而,下一秒,慕容釋卻突然睜開了眼,一抹冷冽的光芒出現在他眼中.

常德貴嚇的渾身一抖,連忙垂下眼.

慕容釋眉頭一皺,看著常德貴.

這個太監也太不會掩飾自己了,即使閉上眼,那毫不掩飾的憎恨目光也能清晰的感覺到.

開口是特有的溫和聲音,常德貴卻明顯聽出了其中的寒意.

"小德子,這宮里的規矩你可懂得!"常德貴看著慕容釋若有似無的笑意,心中哀歎一聲,知道自己是在劫難逃,只得跪下道:"奴才冒犯聖駕,願受責罰."

"哦?你有何罪?"慕容釋故作不知的說道,甯妃一見,立刻道:"皇上,甯公公去哪了,您不知道,這個小太監也太沒規矩了,適才對臣妾說話時蠻橫不恭,臣妾心想他是鞠躬盡瘁服侍皇上的人,也不想深究,沒想到竟然對皇上也目無尊卑,真是可惱."

慕容釋不動聲色的呷了口茶,他只是好奇一個奴才怎麼敢這麼明目張膽的恨自己,更何況他還到了自己身邊.現在聽甯妃一說,心中更是覺得有意思,一個太監,竟然如此大膽.

放下清茶,慕容釋面上的笑意逐漸凍結,威嚴的指責道:"大膽奴才,可有此事!"常德貴一咬牙,破罐子破摔,瞪著甯妃道:"她胡說!"

"大膽!"慕容釋低喝一聲,立刻便有兩個侍衛站到常德貴左右,甯妃氣的眼一紅,委屈的靠到慕容釋懷里:"皇上,是不是臣妾有什麼錯處,讓小公公這麼討厭我."

常德貴看著兩人的樣子,更是又氣又怕.

怕的是今日恐怕性命不保,氣的是皇上此刻居然將蕭暮之忘得一干二淨.那夜侍在門外,偶爾傳出的柔情蜜語曆曆在耳,他真的以為皇上是愛上了蕭將軍,可是,此刻看著眼前的一幕,再想到昨日滿朝皆知的事情,常德貴覺得慕容釋根本就是個玩弄臣子的昏君.

甯妃剛一說完,常德貴驀的站起身,清澈的雙眸溢滿憤怒,他一跺腳,恨恨道:"既然奴才有錯,斬了我就是,皇上連忠心的臣子都可以弄上龍床玩弄,我一個小小的冒犯聖駕的奴才,死不足惜."說完,常德貴竟然自己跳下了湖.

雪白的水花四濺.

甯妃氣的雙頰緋紅,她怎麼也沒想到一個太監竟然如此大膽.

慕容釋湖中那一抹逐漸下沉的身影,一把將甯妃推到一邊,怒喝道:"把那個大膽的奴才給朕弄上來!"甯妃一下子被推到在地,臉色刷的白了,腦海中立刻響起了常德貴的話,頓時一顆心七上八下.

侍衛們立刻跳進了水中,等撈上來時,常德貴已經被不醒人事,眼光一轉,慕容釋面色陰沉的道:"把這個太監給朕收押,立刻傳大內太監總管."

大內總管太監名叫錢甯,雖說是總管大太監,但暗地里人人都知道,這宮里真正主事的太監只有甯公公一人,誰叫甯公公是皇上的心腹呢.

錢甯再來的路上已經聽傳召的侍衛說了,當日皇上寵幸蕭將軍時,只有甯公公和他派的三個小太監在外面伺候,後來那兩個小太監都給封了口(熏啞了)放到外宮,只有剩下的一個是他的弟弟的兒子,從小也送進宮當了太監.

錢甯曆經三朝,可謂元老級的太監,看慣了皇家的肮髒內幕,因此常德貴來了之後便將他分到了清遠殿,後來讓他當了個大太監,這次甯公公傳旨,這小子要死要活非要去皇上身邊伺候.

以為是侄子想往上爬,錢甯好勸歹勸也不起作用,沒辦法只好由他去了,沒想到調到皇上身邊才一天就出了這樣的事.

到了禦書房外,錢甯心中七上八下,戰戰兢兢的行了禮,這才發現禦書房里竟然只有自己和皇上兩人,當即嚇的大氣也不敢出,趴在地上.

慕容釋俊美的臉顯得格外陰沉,緩步跺到太監面前.

錢甯趴的更低了.

"朕問你,朕和蕭將軍的事還有哪些人知道!"錢甯身體頓時抖了起來,聲音帶著哭腔道:"回,回皇上,只有奴才和甯公公知道."

"那那個常德貴是怎麼回事!朕聽聞他是你侄子."慕容釋緩緩開口.

錢甯知道什麼事都瞞不過,只得連忙叩首,扣得頭破血流:"皇上饒命,奴才再也不敢了,奴才決不會泄露半個字,求皇上開恩,皇上開恩."事到如今,錢甯也顧不得給常德貴求情了,能保住自己的命就不錯了,至于那孩子,自找的.

冷笑一聲,慕容釋看著這個陽奉陰違的奴才,心中怒火中燒,自己和暮之的事,如果傳出去,該如何說服天下悠悠眾口,只怕那人心高氣傲,受不得半點侮辱,到最後真的會一死了之也說不定.

想到此處,慕容釋當即大喝道:"來人啦,把這個狗奴才給朕當場杖斃."立刻便有侍衛進來,將錢甯牢牢壓制,錢甯抬起頭大呼:"皇上開恩,皇上開恩……啊……"沒有喚得絲毫憐憫,一聲聲慘叫從口中傳出,不一會兒便沒了生息.

頹然的坐在龍椅上,慕容釋望著禦書房大門外的藍天.

他明白自己不是真的憤怒,他只是在發泄,找理由發泄心中的害怕.

"啊——"禦案上的筆墨奏章被他掃落在地,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伏在龍椅上竟覺得無比獨孤.

自己是不是錯了?

不!

朕沒有錯,朕所做的是一個皇帝應該做的事.

蕭暮之,你不能恨我,你不能怪我,即使有一天你知道真相,你也不能背叛朕.

怪只怪你父親冥頑不靈,怪只怪你蕭家不懂功成身退.

"朕沒有錯,暮之,等你回來那天,一切都解決了,朕不會在讓你離開,朕也絕不會在傷害你,但這一次,原諒我……"

上篇:正文 0046     下篇:正文 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