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55  
   
正文 0055

加更,有票的親們記得砸給我哦~~~

放下客棧里粗制的酒杯,白衣男子冰藍的眼眸一瞬間換上了溫暖的笑意,蕭暮之抬頭,笑道:"在下蕭暮之."

白衣男子點點頭,隨即說了一段異域話,聲音清亮透徹,如山間的溪流,有一股洗滌人心的力量.

蕭暮之忍不住對這個相貌美若天人的男子升起一絲好奇,看來果然不是大盛皇朝的人,只是這說的是哪邦語言?

看出蕭暮之聽不懂,白衣男子卻在下一刻說出了發音標准的漢文:"我到是有一個你們大盛人的名字,你要知道嗎?"

蕭暮之沒想到這個外邦人的漢語說的如此好,面色微微現出驚訝,隨即平複下來,笑道:"這個蕭某並無強求."

白衣男子笑容溫和而清朗,舉杯道:"如此是小弟失禮了,在下蕭雪海,敬蕭兄一杯."蕭暮之潛意識中不想在碰酒這個東西,但也禮貌性的微沾了一點,蕭雪海看著男人被就蘊濕的唇瓣,于是又舉杯道:"呵呵,我們可是同姓,我父親是你們大盛人,他也姓蕭."蕭暮之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怪不得這人的言行舉止都與大盛朝的漢人無異.

青龍幫的人看著談笑的兩人,一個個捂著傷口看著自己的老大.

"看什麼看,技不如人,還自討沒趣干嘛,操!"大漢捂著手罵罵咧咧的上了樓,蕭暮之看了一眼,微微搖頭.

蕭雪海微微一笑,問道:"蕭兄為何搖頭歎氣?"蕭暮之轉眼對著蕭雪海,忍不住笑道:"別蕭兄蕭兄的叫,你也就跟我二弟一般年齡,若不嫌棄就叫我一聲蕭大哥吧."

蕭暮之忍俊不禁的笑容立刻驅散了生分的感覺,蕭雪海立刻給他添上一杯酒,笑道:"小弟給蕭大哥敬酒,呵呵,還請蕭大哥以後多幫幫我."

蕭暮之照列喝了一點,無奈的說道:"好兄弟,我可不能再喝了,大哥倒是好奇你是哪邦血統."

蕭雪海眼光流動,清澈溫潤的聲音帶上一絲調皮的神色:"那可不行,蕭大哥你喝這麼點,是不是看不起我?"蕭暮之被這個半路沖出來的小弟說的哭笑不得,只得一口喝淨,笑道:"你可不要激我,快告訴我你是哪里人?我可從未見過白發藍眼的人種."

蕭雪海臉上的笑意突然有些沒落,溫潤的聲音蒙上一絲無奈,低聲道:"恐怕說了大哥也不知道,我母親乃是大月氏人,我,我也是個異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蕭暮之微微一愣,看著蕭雪海低垂的雙眸,不知怎麼的心中有些不忍,看到他,仿佛就看到暮然一樣.

"我當然知道大月氏,只是如今已經是齊越國的領地了."

蕭雪海點點頭,掩去失落,笑道:"是啊,所以我現在是齊越國人,不過我更喜歡大盛朝物豐民富,平日里喜好游山玩水,可惜家母早逝,否則也要帶她一覽大好山川."看著蕭雪海故意掩去的悲傷.

"眸如深海,冰肌如雪,蕭雪海這名字取的真好,你父親一定很愛你."蕭雪海臉上揚起一抹柔和的笑意,搖頭道:"蕭大哥你說錯了,我父親從小拋棄了我和娘親,這名字是娘親取的,意思是血海深仇,只是血海不好聽,所以改成雪海了."

蕭暮之愣愣的看著蕭雪海溫和的笑意,明明是這樣一個賽雪凌霜的溫潤男子,為何卻有這般身世.

暮然和他一般年紀,只是調皮的多,從未見他憂愁過.

人各有命.

心下頓時柔軟起來."雪海,客棧已經沒空房了,你要不嫌棄今晚就跟我擠一晚上吧."

蕭雪海笑著點頭,冰涼的風夾雜著水汽從窗口灌進來,雪白的發絲隨風而起,拂過冰雪般的面龐,蕭暮之看著眼前天人般的男子,表情也柔軟下來,仿佛看到自己的弟弟一般.

窗外漆黑一片,只有客棧外的黃紙燈籠散發在淡淡的暖光在風中搖曳,偶然借著搖曳的燈光能看到稍遠的茅草棚下拴住的各色馬匹.

"對了,蕭大哥,我都忘了問你要去哪兒?"

"我要趕去哈赤城."

"哈赤城就要打仗了,老百姓都往外逃,大哥你有何要事在這種關頭去哈赤城?"

蕭暮之頓了頓,思量著怎麼開口.看出蕭暮之的由猶豫,蕭雪海道:"蕭大哥既然有難言之隱,那小弟也不強求."

蕭暮之松了口氣,笑道:"實在是不方便說,對了,你往哪里去?"

"呵呵,我不是說了嘛,就是游山玩水,此處風物不錯,我准備多留幾天."

"此處風物確實不錯,只可惜我有要事在身,也無心力看這好景致."二人聊了多時,直到窗外風雨漸少,客棧陸續又來了幾個客人,都出了錢與先來的人合住一間.

至樓上,小二送來熱水,蕭暮之褪去衣衫躺在床上,無意間瞥了屏風一眼,卻再也無法移開雙眼.

黑色的人影緩緩褪去衣衫,露出纖細順暢的身形,跨進浴桶內,隨即響起清晰的水聲,蕭暮之面色微紅,背過身去面向著牆壁,心道自己這個小兄弟也不知要迷煞多少女子.

睡意朦朧處,一陣幽幽的冷香傳來,隨即一個冰涼的軀體逐漸貼近.蕭暮之眉頭一皺,下意識的縮了一下,下一刻立即醒了過來.

轉身時,正對上一雙冰藍色的眸子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

蕭暮之有些尷尬,但床實在小,所以兩人的身體幾乎貼在了一起,微微向後退,背抵在了冰涼的牆壁上.

"雪海,看著我干嘛?"

"蕭大哥,你的頭發真黑,像古人說的墨蘊絲染."還是頭一次被人誇頭發,更何況是個男人,蕭暮之又好氣又好笑,笑罵道:"你應該誇我是英雄豪傑,有你這麼誇一個男人的嗎?睡覺了,乖."伸手摸了摸蕭雪海的腦袋,這個習慣還是在獨孤鳳身上養成的,失憶後,每次他委屈傷心時,只要自己這樣摸摸他,那人就會像小狗一樣貼過來,什麼傷心委屈都忘的一干二淨.

蕭暮之剛伸出手就愣了愣,原來不知不覺那人已經在自己心中紮的那麼深了啊.

上篇:正文 0054     下篇:正文 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