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63  
   
正文 0063

蕭雪海笑的很得意,修長雪白的手指緩緩插入男人的發間,隨後使勁的揪住,輕聲道:"然後沒等我開口問你,管家就將我趕了出去,你當時也看到了,可是你沒有來救我."

"我跟娘被趕了出去,娘很快就死在了回鄉的途中.從那以後我就發誓,我要你們蕭家的人不得好死."

"我現在挑斷了你的手腳經,你是不是很恨我,哈哈,你起來罵我啊,賤人,野種,哈哈……哈哈哈……"

"啪!"又是一個巴掌,蕭雪海怒吼道:"睜開眼看著我,你為什麼不說話!"蕭暮之睜開眼,沒有蕭雪海預料中的驚恐害怕,只要一雙濕透的黑色眸子,如水中的一顆黑色的寶石,這個蒙蒙的水霧反射著朦朧的月光.

"……雪海,大哥對不起你."蕭暮之的淚水一滴一滴的滑進汗濕的發間.

他想起來了.

十年前,確實又那麼一個陽光柔和的午後.

自己看書時逗著暮然玩兒.

隨後隔岸的湖邊一個乞丐一樣的小男孩被管家打了出去.

當時,他真的以為只是一個誤闖入府的乞丐而已.

蕭雪海愣了愣,冰藍色的眼眸蕩起湖水一樣的波瀾,握住蕭暮之漆黑如墨的長發,緩緩道:"你說什麼?"

緩緩伸出帶血的手,血液已經凝固在手腕間.

即使這雙手已經沒有了力氣,蕭暮之還是伸了出去.

緩緩的牽住了一縷雪白的發絲,之間輕微的揉動,仿佛在溫柔的撫mo.

他已經無法將手抬得更高,只能努力的小心的牽住那一縷白發.

"對不起……對不起."原來早在十年前,這個像雪一樣的男子已經進入了自己的生命,但自己欠他的實在太多了.

一滴淚從冰藍的眸子滑落,隨即蕭雪海笑了,笑的陰冷而譏諷"蕭大哥……已經晚了啊."

"從今天開始,鎮國將軍蕭暮之已經死了,你只是我的禁臠,我發泄仇恨的工具."衣物的撕裂聲驚醒了蕭暮之,他抬手搭在了蕭雪海的手腕上,聲音因為痛苦而顯得低沉沙啞:"你要做什麼?"

蕭雪海一下子跨到了男人的腰上,嘴角泛起冰冷的微笑,看著那只無力的搭在自己腕上的手,猛的甩在了木質的床頭上.

骨頭被撞擊的痛楚使得蕭暮之痛的晃了神,當他再次睜開眼時,白發男子的手已經扒下了他的褻褲,身體暴露在空氣中,感受到了陣陣寒意.

然而那只緩慢的游走在腰間的手卻更加冰涼刺骨.

蕭暮之眼中有什麼正在逐漸破碎.

過往的記憶一下子沖入了腦海.

過來這麼久他以為自己不會在受到這樣的對待.

感受到身下人逐漸發顫的身體,蕭雪海笑的更開心,他知道蕭暮之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自從他有能力之後,男人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監視范圍下.

蕭暮之絕望的做最後的掙紮,顫抖的用還在不斷痙攣手覆上了蕭雪海雪白的手掌,堅定的要將他拉開.

然而那只形狀優美的手卻如泰山一般不可撼動.

漆黑的眼中覆上了一層絕望的水光,蕭暮之仍舊不放棄的開口:"雪海……拜托你下來."他的聲音有些發顫,有著不可掩飾的恐懼.

他不信……他甯願相信是自己想歪了.

他再怎麼恨自己,好歹也是自己的血脈兄弟.

他不會的……

蕭暮之痛苦驚惶的表情顯然取悅了蕭雪海,天知道,他一直在等這一天,一直在等著男人痛苦的表情.

(剩余未發段落修改中……和諧)

他狠狠的扇了男人個個耳光,大吼道:"你竟然敢死,我偏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後,他露出了一個殘酷的笑容,冷冷道:"把人給我帶上來."

上篇:正文 0062     下篇:正文 0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