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64  
   
正文 0064

蕭暮之幾乎已經忘了外面竟然還有人,被帶進來的是林勝和黃延康,他們的身上都受了箭傷

鮮血將黑色的夜行衣染得濕淋淋的,他們看到床上幾乎是赤身裸體渾身,手腕腳間幾乎被鮮血覆滿的蕭暮之時,激動的大叫起來.

"將軍!"

"將軍,你怎麼了,惡賊,你把他怎麼樣了?"黃延康嗜血的眼神射出噴火的恨意,在蕭雪海的示意下,兩人被綁在了屋內的兩個柱子上.

蕭暮之看著兩人渾身浴血,立刻沖了上去,然而他剛起身,卻只能站立不穩的狼狽的跌在雪白的皮氈上.

裸露了一身.

無助的抬起頭,蕭暮之抓過一旁破碎的衣衫勉強包裹住自己,卻再也站不起來,雙眼淒涼的看著兩名屬下,道:"對不起,我害了你們."

林勝被蕭暮之的樣子嚇的怔住了.

將軍在他心中的形象永遠的嚴肅剛正的,衣冠發束從來都是一絲不苟.

他從來沒有見到過將軍如此狼狽淒慘的模樣,一瞬間眼睛就紅了.

沖著蕭雪海怒罵道:"妖怪,你這個畜生,你-他-媽的要殺就殺,老子大盛的軍隊兵強馬壯,沒了我照樣能打的你們屁滾尿流."

蕭雪海隨意的站在那里,卻顯得清冷奇絕,仿佛完全沒有聽到林勝的話,他走到黃延康身邊,看著這個雙眼血紅卻一言不發的大漢,猛的拔出插在他肩上的箭,鮮血如箭一般射出來,卻絲毫沒有粘到蕭雪海身上.

這個男人,無論什麼麼時候都乾淨的不可思議.

箭拔的並不高明,箭頭甚至斷在了身體里.

在他拔箭的時候,狠狠的向里紮,直接紮到了骨頭里,隨後有殘忍的將箭折斷,只拔出了剪柄.

這樣的痛不是人能忍受的.

所以黃延康淒慘的嚎叫出聲.

這一聲慘叫徹底撕碎了蕭暮之的驕傲,他努力的爬到蕭雪海腳邊,哀求:"雪海……你放了他們,你這樣他會殘廢的,會死的……"蕭雪海冷漠的看了蕭暮之一眼,仿佛在看一只街上的野狗,隨即走到了林勝旁邊,林勝嚇懵了,隨即更加憤恨的罵起來,什麼難聽的詞都用上了.

但當蕭雪還緩步站到他身前前時,他卻說不出話了,因為一把匕首正在他罵人的時候快速的割斷他的舌頭.

隨即怪異的聲音從林勝口中發出,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從他嘴里掉了出來,那聲音是從喉嚨里發出來的,瞪著眼睛直視著蕭雪海.

因為疼痛而放大的眼球充滿了恨意.

蕭暮之從來沒有這麼無助過.

這人真是自己的弟弟麼?

為什麼他那麼可怕,那麼殘忍.

看著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兩個兄弟,蕭暮之感覺自己喘不上氣來,一陣惡心的感覺,好想吐,卻什麼也吐不出來.

想流淚,卻什麼也流不出來.

都是我害了你們.

赤裸的優美的雙腳踩在柔軟的皮毛里,停在了蕭暮之跟前.

冰藍的眼眸中帶著嘲諷和殘忍,他說:"大哥……只要你可以救他們."沒有任何花俏的手段,這個白發男子直接用最利落殘酷的手段證明了他的冷血.

黃延康已經瘋狂了,嘴里啊啊大叫著,眼中流下了淚水,他的兄弟,他那最愛說話永遠停不下來的兄弟,再也不能出聲了.

蕭暮之愴然的抬起頭,眼神是一片淒涼的黑色,被血染得殷紅的唇瓣無力的吐出幾個字:"你……要怎樣?"

(剩余未發段落修改中……和諧)

上篇:正文 0063     下篇:正文 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