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69  
   
正文 0069

第二天夜晚,蕭暮之被綠兒搖醒.

"公子,快起床更衣,國師回來了."綠兒連忙拿來衣服.

蕭暮之臉色發白,強自鎮定的問道:"他不是明天回來嗎?"手心微微滲出冷汗,蕭暮之聽著一串腳步聲逐漸而來.

門被推開,蕭雪海緩步進入屋里,他依舊一身雪白,乾淨的不帶一絲塵埃.綠兒行了個禮退出去,吱呀的關門聲使得蕭暮之的心逐漸下沉.

蕭雪海逐漸靠近,走到了床邊.

蕭暮之忍不住往里面縮了縮,他知道這樣很可笑,一個男人扯著被子像女人一樣提防著被人侵犯.

可他真的很害怕.

六個月地獄般的相處讓他明白,這個兄弟隨時都會翻臉.

也許下一秒就會拿出新研究的刑具折磨他.

但這一次沒有,蕭雪海踱著緩慢的步子在床邊來來回回,最後坐到了床邊,看著雪白的被子下縮成一團的男人.

"蕭暮之!"這是蕭雪海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蕭暮之不由怔住了,幽黑的雙眸愣愣的看著床邊白發白衣的男子,隨即男子的手伸進了被子底下,准確的抓住了蕭暮之的一只腳.

蕭暮之不可遏止的顫抖起來,眼神哀求的看著逐漸靠近的男子,隨即雙唇的冰涼的唇瓣han住,抓住腳的那只手不斷在腳踝處撫mo,最後冰涼的手指輕擦著經脈處的疤痕.蕭暮之瞪大眼,心中的恐懼逐漸升高.

他會不會又像上次一樣將自己的傷口割開?

還是像上上一樣將自己的踝骨卸下來?

那只手逐漸向上,熟練的褪下了蕭暮之雪白的褻褲,然後蕭雪海鑽進了被子中,將男人壓在身下.

他離開男人的唇瓣,冰藍的目光看著蕭暮之,道:"蕭大哥,聽侍衛說你這兩天在練習走路?"他聲音冰冷滲人,緩緩道:"你是不是希望我砍你了你雙腿."他仿佛再說一件很平常的事.

蕭暮之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原本驚惶的雙眸溢滿了痛苦.

"雪海,為什麼不肯放過我."

"我可以放你回去."蕭雪海聲音中似乎還含著笑意,蕭暮之有些不可置信,眼中盛滿了懷疑.

蕭雪海在他的臉龐上狠狠咬了一口,道:"蕭大哥,你不信嗎?我現在就可以讓你出去,還會為你准備最快的馬."

蕭暮之的聲音有些顫抖:"雪海,你……你終于想通了?你不恨我了麼?"他的雙手激動的抓住蕭雪海的臂膀,觸手是絲綢特有的冰涼光滑.

蕭雪海望著男人不可置信的面龐,嘴角勾起一抹極淡的笑意,輕聲道:"大哥,在走之前陪我在做一次吧."他似乎是在請求,一只腿卻已經強硬的擠進了蕭暮之的雙腿間.

原本激動的神色一下子仿佛被潑了一盆冷水,蕭暮之微微顫抖著,喃喃道:"為什麼?我是男人,我是你……哥哥."

蕭雪海神情一下子落寞了下來,聲音中含著濃濃的不舍與傷心:"大哥,我舍不得你走,你如果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你."

蕭暮之瞪大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白發男子,懷疑他是不是受什麼刺激吃錯藥了.

蕭雪海就著這個姿勢,雙手攬過蕭暮之的腰身,順勢將他摟起來坐在床上,道:"大哥,我喜歡上了一個女子,但是,我不知道在她和你之間我該選擇哪一個."蕭暮之想也沒想,連忙道:"當然選那個女子."

蕭雪海將頭靠在蕭暮之肩頭,輕蹭道:"可是那個女子有喜歡的人了,她不愛我."蕭暮之此時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只要能讓這個男子放棄自己,不得不犧牲那個女子,將來有機會一定會報答她的.

"那你就把她搶過來,你這麼好,她總有一天會接受你的."

蕭雪海抬頭一笑道:"我已經搶過來了,大哥,你看看喜不喜歡這個弟妹."他剛說完,緊閉的房門被推開,一個蒙著眼睛的白衣女子被人推進來.

女子狼狽的從地上抬起頭,蕭暮之原來激動的心立刻跌入了冰窖,臉色變得慘白.

蕭雪海看著男人大受打擊的模樣,忍不住大笑起來,道:"大哥,你說這個女子好不好,要是不好我就把她賞給我的手下咯."

蕭暮之看著女子絕美清麗的容顏,如墜冰窖,喃喃道:"夢卿,夢卿……"徐夢卿耳邊仿佛聽到了那個魂牽夢繞的聲音,仿佛要確信似的,她慌亂的叫道:"蕭哥哥,是你嗎?"

他就知道,男子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

他根本就是在玩弄自己.

蕭暮之想下床去,將那個女子從地上拉起來,將她抱在懷里安慰.

他也確實這麼做了.但他起身時才意識到自己是渾身赤,裸的被白發男子抱在懷里.

(剩余未發段落修改中……和諧)

"大哥,怎麼不說話?你告訴我,是留她還是留你?"蕭暮之掙紮著,不斷錘打著男子的胸膛.

放開我,快放開我.

為什麼你都不動的.

我要殺了你,我受不了了.

我的武功呢?為什麼沒了?

"如果你不回答,那我就放你回去,留下她咯?不過她那麼弱,沒有大哥的身子好玩啊."蕭暮之猛的抬頭,顫抖的說道:"不,留我,留我,求你,不要動她……不要."

蕭雪海的表情一瞬間柔和下來,輕啄了男人的蒼白的臉頰,道:"那你想不想跑?"

徐夢卿渾身被縛,被蒙住的雙眼什麼也看不見,但她確信自己聽到了,剛才那一定是蕭哥哥的聲音,自己永遠忘不了的.

"蕭哥哥,蕭哥哥,你在哪兒?"

蕭暮之想著蕭雪海折磨人的手段,頓時心都顫動起來.

"不跑……我不會跑的."仿佛是認命了,男人的聲音虛弱的可憐.

(剩余未發段落修改中……和諧)

.

上篇:正文 0068     下篇:正文 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