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77  
   
正文 0077

蕭暮之解著里衣的手驀的停住,露出胸口大片蜜色的肌膚,眯著眼看著逆光而來的兩個身體,蕭暮之將衣服系好,准備下床.

南郭宏看了一眼正准備下床的男人,低聲道:"蕭公子躺著吧,我是奉國師的命來瞧瞧你的身體."說罷綠兒已經搬來了椅子在床邊,南郭宏就在床邊坐下,神情平靜的看著蕭暮之.

蕭暮之無奈的扯出一抹笑容,將自己的手遞了過去.

搭上男人的脈搏,南郭宏看著腕上的傷痕,說道:"其實你的傷如果有鳳凰膽和孔雀翎還是機會複原的."看著蕭暮之原本平靜的雙眸驀的升出一股炙熱的光芒,南郭宏繼續道:"可惜這兩種東西只記載于傳說中,可遇而不可求,百年來也沒有人真正見過."說完,又自顧自的搭著脈慢騰騰的說道:"內氣虛弱,經絡不振,沒有什麼大礙,平日里多休息別到處溜達就行了."

收回手,又留了一副補養的方子,轉身就出去.

綠兒拿著那藥方,看了蕭暮之一眼,不咸不淡的說道:"公子這身子也還好有國師,一般人哪養的起."綠兒說話間再也沒有了往日的熱絡,拿著藥方出門熬藥去了.

蕭暮之呆呆的在床上坐了會兒,心中一陣失望.

剛才聽南郭宏的話還以為自己恢複經脈有望了,誰知……

苦笑一聲,蕭暮之知道那人是故意給自己希望,又刻意粉碎,故意讓自己失望.

難道……自己已經那麼惹人厭惡了麼?

想著綠兒的表情,蕭暮之蹙起眉,眸中浮上一層淡淡的哀傷.

隨即又笑了.

還好,他以為是我勾引雪海,總比……總比他們都厭惡雪海要好的多.

偌大的國師府冷冷清清,蕭暮之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只能蓋著被子坐在床上發呆.

不知道夢卿現在怎麼樣了,國師府人那麼少,有人照顧她嗎?她一個弱女子,一個人在那麼空曠寂寥的院子里,會不會害怕?

其實蕭暮之是想去看看,但是蕭雪海曾經暗示過,不准自己再去看她.

正想著,綠兒端了熬好的藥進來,雖然現在對蕭暮之沒有好感了,但主仆之間的規矩還是沒忘,因此也沒有故意刁難.

"公子,吃藥了."蕭暮之披上衣服,默默的喝著湯藥,突然一個下人進來,是個高高瘦瘦的青年男子.

這還是蕭暮之除了綠兒之外看見的惟一一個下人,平日里就算遠遠看見一個,在偌大的府里一晃也就不見蹤影了.

蕭暮之看向青年男子,眼睛在也移不開了.

原因無它,只因為那人手中的木質長匣內正放著一條紅火色的鞭子.

蕭暮之看到它,仿佛那個愛跟自己撒嬌的大男人就在眼前,他忍不住直接走到了那個青年面前,伸出手細細的撫mo著火熱的鞭身.

早已經熟悉了赤龍鞭的溫度,這一刻感受到,蕭暮之竟覺得那樣安定而溫暖.

細細的撫mo了一會兒,蕭暮之直接從盒子中拿起了赤龍鞭放在腰間,這才問道:"這是給我的嗎?"國師府的下人們一向很隨意,那青年當即笑道:"您自己都已經收起來了,還用問我嗎?這是國師讓我給您送來的."

蕭暮之沉默了,隨即道:"勞煩你了."

青年笑道:"哪兒的話,應該的,公子,我走了."

"嗯."

青年走後,蕭暮之拿出了腰間的長鞭,將它貼到了自己的胸前,瞬間仿佛有一團火在自己身體上炙烤,一切的寒意蕩然無蹤.

當蕭雪海進來的時候發現男人穿著單衣躺在桌上睡著了,他皺著眉,正打算教訓綠兒,突然看到男人安靜的睡顏,一時竟有些怔住了.

平時看他睡覺時總是蹙著眉,難得有這樣安心的時候.

蕭雪海有些心動.

大哥,你是不是開始信賴我了?

所以你才能這樣安心的睡了?

這麼說,你以後就不會離開我了?

呵呵……

下一秒,蕭雪海冰藍的眼眸驀的收縮,死死的盯著男人緊握在手中的長鞭.

原來……不是因為我.

是因為他……

呼吸逐漸急促起來.

蕭雪海驀的站起身,如雪的肌膚上慢慢滲出細密的汗珠.

他現在覺得自己喘不過氣來,他想殺人!他想將眼前的男人狠狠的蹂躪.

修長的手指捏的咯咯做響,白發男子撐著桌面,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想平息心中那一陣快要窒息的痛苦.

蕭暮之被一陣桌椅移動的響聲驚醒,剛睜眼就看見蕭雪海臉色蒼白的喘著粗氣,仿佛下一刻就會倒下去.蕭暮之的心一下子提起來,連忙扶著男子的肩,急問道:"雪海,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蕭雪海頹然的坐下,冰藍的眼眸直視著眼前的人,完全說不出話來,許久,才平靜下來,輕輕一笑,緩緩搖著頭,雪白的發絲隨著輕微的在胸前晃動"老毛病了,大哥,沒事的,不用擔心."

蕭暮之眸子浮上一絲心疼.

輕輕拍著男子的脊背.

怎麼這麼年輕就有病根了,將來怎麼辦.

"南先生有看過嗎?是怎麼回事?"看著男人擔憂的面龐,蕭雪海緊握的手逐漸松開,有些勞累的將頭靠在了蕭暮之的肩上,道:"看過了,沒事的."

蕭雪海確實有病,而且是嚴重的心里疾病.

每當傷心痛苦時,他就會渾身痙攣,呼吸急促,忍不住用屠殺和虐待來發泄.

唯一知道這件事的只要南郭宏一個人.

蕭雪海不允許第三個人知道,哪怕是蕭暮之!

他的容貌已經讓他從小受盡了欺辱,他絕不能忍受別人再知道自己的心理有問題.

看著男人放在桌上的長鞭,蕭雪海伸出雪白的手指撫mo著金色的手柄,問道:"大哥,記得你說過這是一個朋友送你的,他對你很重要嗎?"事實上,對于男人和獨孤鳳的關系,蕭雪海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問了.

希望男人怎樣回答自己?

蕭雪海悲哀的發現自己是那麼沒有底氣,沒有自信.

看著猶豫了一下,張嘴欲言的蕭暮之,蕭雪海害怕男人的答案,驀的起身道:"算了,不管那個人,大哥,府里清冷你是不是很無聊,剛才皇上給了我兩個犯人,讓我幫忙審問,你跟我一起去可以嗎?"

上篇:正文 0076     下篇:正文 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