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含笑關山月 正文 0078  
   
正文 0078

蕭暮之茫然道:"審犯人?什麼犯人?"

蕭雪海一笑,道:"大哥你去了就知道,你打過那麼多仗,一定審過很多俘虜,正好幫幫我."

蕭暮之也想熟悉一下府邸,于是點頭道:"那好,我穿下衣服."

此時已經接近傍晚,就快要入夜了,蕭雪海快步的拿起男人的衣衫道:"我來."兩人第一次規矩的靠的如此進,蕭暮之這才發現蕭雪海比自己還要高出一點.

彎著身系好了男人的腰帶,蕭雪海又理了理男人的頭發這才朝著門外說道:"去地牢."霎時,門外出現了兩排黃衣士兵,蕭暮之微微一愣,不由在心中歎息.

一方面為蕭雪海深不可測的實力而感慨,一方面想著在這樣的防守中逃出去的幾率.

經過幾日的調養鍛煉,蕭暮之走起路來也不在搖搖晃晃疼痛欲裂了,雖然速度已經很慢,也不能走太多路,但好在蕭雪海一路上並不急,一隊人都陪著慢慢走著.

跟著大隊人馬七彎八拐,蕭暮之蹙著眉暗暗記下了路線,希望將來逃走的時候可以有用,須臾,只見一彎厚牆前出現了一個向下的入口.

入口很黑,幾乎不可見物,入口處有兩個穿著鎧甲的士兵.

見到蕭雪海一行人,士兵拱手道:"國師,皇上已經在地牢了."蕭雪海也不答話,轉身牽起蕭暮之的手,率先下可入口,輕聲道:"大哥,樓梯比較陡,小心一點."蕭暮之尷尬的看了看周圍的士兵,發現他們的目不斜視,于是也就著蕭雪海的手慢慢的進了地牢的入口.

地牢這東西算是不公開的秘密,王公大臣,富商賈霸家中幾乎都有地牢,蕭暮之的府邸上也有地牢,只不過幾乎沒有用到過,而蕭暮之也從來不會去關注這些.

眼前是漆黑一片,入口也是極窄,兩人的身體緊緊靠著.

突然,一只手緊緊環住蕭暮之的腰身.

蕭暮之渾身一僵.

這時,蕭雪海握著蕭暮之的那只手緊了緊,耳旁傳來男子冰涼的氣息:"大哥,累的話我抱你下去."

樓梯確實很陡峭,以一個非常奇怪的弧度修成的,踏下去時腳跟要努力後移才能站穩,蕭暮之走的確實很吃力,但這並不意味著他願意讓人抱著著,當即回絕道:"不必了,我可以的,雪海,你,你把手拿開,這樣……很不舒服."蕭暮之輕微的掙紮著,伸手想拿開腰間的手,卻發現根本無法撼動分毫,心中也不由寒了下來.

或許是這兩天男子太溫柔,他怎麼忘了男子會隨時翻臉的.

想要推拒的那只手無力的收回.

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點昏黃的光暈,外面的士兵遞了一個火折子進來.

蕭暮之這才發現兩人是如此的近,男子的臉龐就在自己耳邊,那一對波瀾不驚的冰藍色眸子正平靜的看著自己.

蕭暮之低下頭,無法直視男子的眼睛,但最終還是低聲說道:"雪海,我是你哥哥,不,不要這樣."

一聲輕笑從男子嘴里傳出,蕭雪海將手中的火折子移到了男人的眼角邊,炙熱燙人的溫度另蕭暮之想移開一點,腰間的那只手卻慢慢劃向了臀邊,緩慢而淫褻的勾勒著柔韌的輪廓.

蕭暮之不敢在動,眼中溢滿了哀求的神色,男子的手放在男人的臀部,逐漸將男人壓向自己,直到兩人相同的根源抵在了一起.

蕭暮之眼神一顫,看著眼前神仙般絕美的容顏逐漸放大.

蕭雪海吻上了男人略顯蒼白的雙唇,伸出冰涼濕滑的舌尖舔濕,眸子看不見一絲感情,直到看見男人眸子泛起的淚光才離開,聲音溫柔呵護,仿佛在對著最眷戀的情人低語:"大哥,我是你的二弟啊,你也不要拒絕我,否則……"

蕭暮之不敢在動,因為兩人緊貼的下體已經起了反映,感受著男子腿間逐漸蘇醒的灼熱,蕭暮之痛苦的搖著頭.

我是你大哥,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蕭雪海面上揚起迷人的笑容,眼中卻沒有絲毫情緒,那只淫褻玩弄的手再度回到了男人的腰間,扶著蕭暮之一步一步往深處走去.

在狹小的空間,這樣的姿勢使得蕭暮之整個人都仿佛依偎一樣靠在了男子的臂彎,仿佛木偶一般,蕭暮之低著頭任由男子摟著自己向下走去.

這樣確實不累.

但更累更疼的卻是心.

蕭雪海扔掉手中的火折子,狹小的地道里又只剩下黑暗.

雖然他知道低垂著頭的男人不會看見自己的表情,但他還是不願意冒這個險.

不願意再讓人看見自己的淚.

泛著濕意的眼眸平靜的直視著下方,即使是在黑暗中他還是不願意面上表露出一點痛苦,因為男人就在身邊.

大哥,我只是想跟你永遠再一起而已.

為什麼不肯接受我呢……是不是,你其實也嫌棄我.

你說過愛我的……

你說過的.

黑暗中,蕭雪海的臉上依舊掛著淡笑,眼眸中沒有絲毫情緒.

向下的地牢很深,走了一會兒,前方逐漸出現光亮,當踏完最後一節樓梯時,眼前豁然開朗.

只見這是一個空曠的地方,地上鋪著灰白的地磚,靠牆的一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刑具,有蕭暮之見過的,也有他沒見過的.

地牢的牆壁邊點著火把,中間燒著一爐紅彤彤的炭火,不時飄起一陣火星,一進入地牢寒氣都消失了,甚至還有點熱.

空地之外各連著幾個走廊,走廊兩邊都是鐵鑄的欄柵,里面關著犯人,但卻聽不見一點聲音.

一般的地牢牢房一進去,到處都是囚犯的喝罵叫冤聲,而這個地牢卻沉寂的可怕.

蕭暮之看著人架上纏繞的鐵鏈,在火把下泛著暗黑色的光芒.

那是血的印記,究竟要多少血才可以將一條鐵鏈染的失去原有的色彩?

地牢里除了四個如雕像般站崗的士兵外,就是坐在另一邊的三人.

一個身穿紅袍的小男孩正坐在一把血紅的烏木椅子上,左手邊站了一個帶刀的侍衛,右手邊站著一個十四五歲的太監.

蕭雪海一進地牢就放開了挽在男人腰間的手,邀明月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秀麗的小臉上盈滿了笑意:"國師,月兒好想你啊."

蕭雪海走上前去,臉上的笑容變的寵溺起來,摸了摸小皇帝的腦袋,道:"我最近很忙,皇上沒有調皮吧."

小皇帝笑的更開心了,因為他知道國師一向不喜歡觸碰別人,卻很喜歡摸自己.小小的手捏住了蕭雪海修長優美的手指,邀明月撒嬌道:"月兒沒有調皮嘛,國師,你知不知道這幾日不在宮里,有刺客要殺我."

蕭雪海依舊帶著笑容,道:"那我就幫你教訓那幫刺客可好."

小皇帝點著頭,道:"所以嘛,我就把那兩個刺客帶來給你,把他們抬上來."

上篇:正文 0077     下篇:正文 0079